日历

« 2017-06-29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15642
  • 博客数:13
  • 建立时间:2010-04-01
  • 更新时间:2015-11-16

最新评论

我的收藏

我的好友

最新留言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三月初,支持前首相达信的红衫军宣布,在曼谷举行百万人和平集会,要求现任首相阿比昔解散国会、重新大选。泰国局势随即进入新一轮动荡。

  为应对红衫军示威,泰国政府在曼谷部署了五万军警。由于盛传,有人将在曼谷制造爆炸,政府宣布自311日起,在曼谷及周边地区实施国内安全法,对重要地点进行监控。尽管后来示威人数不如红衫军宣称的那么多,尽管红衫军主要来自曼谷以外,但他们选择在曼谷市中心繁华地带安营扎寨,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之势。

首创泼血抗议

  在314日短暂的高峰过后,示威群众有大幅减少的趋势。于是,红衫军在16日发起抽血行动,每名献血者抽取10毫升鲜血。约40名属于反对党为泰党的议员也参加了献血。当晚,红衫军领袖率领先锋队,将收集到的300多公升鲜血运到首相府和阿比昔领导的民主党总部门前实施泼血抗议。

  他们将整桶整桶的鲜血泼在入口处和附近的围墙上,一些示威者还向住宅院内投掷装有血液的塑塑料瓶、塑料袋等。红衫军扬言,要让拒不辞职的阿比昔踏着人民的鲜血去执政

  一时间,电视镜头里的曼谷血流成河,这一场景震撼了全球电视机前的观众。经过几轮泼血抗议后,反政府示威很快被推上另一高潮。泰国朱拉隆功大学女教授素达说:这是政治上的创新,鲜血比颜色更具特殊意义。鲜血是生命。我们为民主而捐血,代表我们准备为民主而不惜牺牲性命。

  事实上,根据泰国的民间习俗,泼血也是一种下咒的巫术。红衫军领袖纳塔兀说:这些鲜血显示我们对追求民主的承诺。这是重要的诅咒仪式。他表示,如果阿比昔还是顽固不化,即使他双手没有沾血,双脚也将沾染我们含咒的鲜血。

  而政府则抨击这是野蛮行径鲜血是暴力的象征,向住邸泼血令人悲痛。之后,一个由医护人员组成的团体公布报告,并迅速得到官方证实,指红衫军泼血行动中的血液,被验出有艾滋病毒、乙肝、丙肝病毒等。当局指责红衫军领袖妄顾民众安全。

终酿成严重流血事件

  面对红衫军的逼宫,首相阿比昔有家归不得,一直暂住在位于曼谷北郊的第11步兵营。阿比昔表示,他愿意聆听红衫军的看法,但不会马上解散国会。而红衫军领袖则声称:我们只在解散国会的情况下才会与阿比昔谈判。

  后来,双方还是自328日起展开谈判。可是由于双方立场差距过大,谈判没有结果。红衫军坚持阿比昔应立刻解散国会、举行大选。阿比昔则表示:解散议会不是解决当前政治危机的出路,也不可能化解社会对立与矛盾;更重要的是,作为联合政府的首脑,他不可能代替执政联盟的其他政党作出决定。

  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红衫军很快将示威行动升级。48日,他们冲破警方防线,强行闯入国会大厦,迫使在大厦内召开的内阁会议中止,副首相等人乘直升飞机仓皇逃离。红衫军还从军警手中缴获一批武器和弹药等。

  局面似乎愈发不可收拾。阿比昔随后宣布,在曼谷及周边地区实施紧急状态法。在法令下,五人及以上集会被禁止,政府有权采取包括宵禁、限制出版等一系列措施,甚至调动武装部队维护社会秩序。

  有消息指,阿比昔内阁早已打算清场,惟军方高层多次表示不会动武,才令清场行动拖至410日。然而,当天的清场行动最终还是酿成泰国18年来最严重的流血冲突:21人死亡,八百多人受伤,死者包括4名军人和为路透社工作的一名日本籍摄影记者。

  政府发言人过后矢口否认军队以实弹射杀示威者。针对有地下战士协助红衫军对抗军队,当局表示将收集证据,以查明是否有幕后势力製造混乱、攻击军人,从而引发流血冲突。而红衫军则表明不会妥协,并一度动员群众到医院抢回尸体,说是要避免政府掩盖杀人真相。流亡海外的达信也通过手机简讯喊话:阿比昔已下令镇压人民,请站出来,协助拯救民主。

  (二之一)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国际时评

方石煜的文字间
方石煜 发表于 2010-05-19 00:54:12
  事实上,泰国近4年来的纷纷扰扰,都与达信这位前首相有关。达信1949年7月26日生于泰国北部的清迈府。他是第四代泰国华人,祖籍广东丰顺。达信早年是一名警察。中年下海,迅速冒起成为泰国的电信大亨,创造了一段令人惊叹的传奇。

  2001年,达信把他的传奇延续到政坛。2月,由他一手创立的泰爱泰党赢得大选,达信以压倒性的优势成为泰国第23任首相。之后,他又成为泰国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完成任期,并成功连任的首相。

达信“分裂” 泰国?

  在任期间,达信像CEO一样管理国家。他主持第一次内阁会议,就发给36位阁员每人一台笔记本电脑,规定今后内阁会议一律使用电脑,要求阁员摆脱对秘书的依赖。面对低迷的经济,达信通过低息贷款和政府救济拉升内需,带动经济走出低谷。而主要贷款和救济措施向农民倾斜。占泰国人口70%的农民,是达信执政的最大受惠者,并最终构成了达信的权力基础。

  然而,这位超人气的首相还是在2006年的一场政变中被推翻。事实上,对于达信贪污受贿、以权谋私的指控,从2005年就开始了。反达信的黄衫军领袖、出版业大亨林明达,原本是达信最忠实的支持者,但他后来公开指控达信贪污及收受巨额回扣。

  然而真正给达信带来巨大危机的,是2006年1月,由泰爱泰党控制的下议院修改电信法,为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收购达信家族的电信公司打开了方便之门。这场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总额达38亿美元的收购案,成了达信利用权力为家族牟利、套现并逃税的铁证。这也是黄衫军揭竿而起的主要原因。

  对此,台湾政治评论家江春男一针见血地说:“达信是商人出身,本性难改,在政也言商,一方面替人民找赚钱的方法,一方面也替自己赚大钱。议会、反对党和街头运动都奈何他不得,于是才会发生军人政变。”

  政变赶走了达信,却没有弥合社会的裂痕。从此,泰国以支持或反对达信分成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反达信的黄衫军主要由曼谷等城市中产阶级和精英阶层组成,人数虽少,却得军方和泰王的支持。而亲达信的红衫军则由广大农民和贫困人士组成。红衫军与黄衫军的尖锐对立,从本质上反应了泰国草根阶层与精英阶层的矛盾和冲突。

你方唱罢我登场

  自达信2006年被军人赶下台后,泰国已换了3任总理,黄衫军和红衫军,你方唱罢我登场,泰国政局一直难以平复。

  2007年,支持达信的人民力量党在大选中击败军方支持的民主党,沙马出任新首相。达信也于次年2月结束流亡,返回泰国。就在达信支持者欢呼雀跃之际,针对达信及其家人的多起贪污案开审。同年5月,黄衫军在曼谷持续大示威,指责沙马为“达信的傀儡”,要求其立刻下台。

  同年7月,刑事法庭裁定达信妻子逃税罪名成立,入狱3年。达信家族在提出上诉后不久,再度逃亡,并寻求外国政府的庇护。于是,其声誉严重受损。黄衫军乘胜追击,沙马政府成为众矢之的。

  2008年8月,黄衫军占领首相府,11月底占领曼谷两大机场。面对社会持续动乱,沙马和他的继任者——达信的妹夫颂猜,都无能为力、回天乏术,不到三个月,两人相继下台。12月底,民主党党魁阿比昔成为泰国新任首相,黄衫军的抗议才算平息。

  但如此同时,红衫军又开始积极行动起来。他们指阿比昔借助军方势力上台,不合法!2008年12月底,红衫军封锁国会大厦。2009年4月,红衫军冲击东盟与对话国系列峰会会场,迫使峰会中途取消,各国领袖大被迫“逃亡”。今年2月底,泰国法院判决没收达信约14亿美元的非法所得,红衫军于是再次走上街头。

泰国民主何去何从?

  经过四月份的流血冲突后,双方似乎出现了寻求妥协的意愿。一直拒不辞职的阿比昔提出和解路线图,同意提前解散国会,于11月中旬举行大选。红衫军立刻表示接受阿比昔的和解,但同时提出,必须让副总理素贴为4月的流血冲突负责。由于红衫军提出新要求,令这场拖了2个月的示威活动再次与和平收场的大结局擦肩而过。5月14日,红衫军示威者与军警爆发激烈驳火,首都曼谷变成战场,泰国已到了内战的边缘。

  事实上,泰国推翻君主专制已有78年的历史,民主的历程也不算太短了。但78年来,泰国发生了18次政变,民主一直在政治动荡、政府轮替和军事政变的怪圈中打转,宪法被无数次的中止和修改,首相换了一个又一个。除了达信,甚至没有人能够做满一届。

  新加坡时事评论人吴俊刚说:“泰国民主折腾了几十年,既死不了,也长不高。十足是个民主的怪胎。”“一味盲目讴歌民主而不顾现实的人,却仍然像称赞皇帝的新衣一样,称颂着泰国的民主和台湾的民主。也许是因为在这两个地方,动辄有数以万计的人走上街头示威。殊不知,示威所反映的往往不是民主,而是民主的失败或失效。”

  而更为吊诡的是,在这场政治恶斗中,双方都高举民主大旗,一方自称“反独裁民主联盟”(红衫军),另一方则称“人民民主联盟”(黄衫军)。他们用近乎相同的口号和手法,鼓动大批民众上街示威,似乎在为泰国的民主而奋斗、而流血。但残酷的现实却告诉我们,在民主口号的背后总能看到政治人物的操弄和他们的政治动机。  

  而受伤的却是泰国的经济。比如泰国著名的旅游业,近年来的损失估计已达数十亿美元。民主的肾上腺素,显然无法疗治这种实实在在的伤痛。新加坡《联合早报》在一篇社论中指出:泰国显然已失去方向感,以至于在政治恶斗的漩涡里,或挣扎或陶醉,更确切地说是在自我戕害。这是泰国人民的极大不幸。

  然而可悲的是,不管这场“民主游戏”如何收场,泰国都很难做到长治久安。即便大选如红衫军所愿提前举行,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社会严重分化、国家和民主机制的公信力严重受损,其实早已为新一轮的民主恶斗埋下了伏笔。

  (二之二)
SG00001的个人空间
SG00001 发表于 2010-05-19 01:46:03
“殊不知,示威所反映的往往不是民主,而是民主的失败或失效。”

确实不敢认同。
制度的变革,就是社会各利益集团的较量,对利益的争夺绝对不是吃饭、喝茶,通常都会流血冲突,强势会慢慢从这个过程学会妥协,从而获得相对公平的利益分配规则。各国历史从来就是这样发展,只是因为各国社会环境不同,发展速度与程度不同。
布卡士 发表于 2010-05-19 11:19:01
泰政府拒与红衫军谈判 除非对方结束抗议集会
http://www.zaobao.com/yx/yx100519_001.shtml

  (曼谷综合电)泰国政府否定了它同反政府的红衫军谈判的可能性,政府坚持要红衫军先离开他们在曼谷的盘踞点;红衫军之前表示愿意接受参议员的调解,化解他们同政府的争议。

  自八天前,政府军逼近反政府民众的聚集地区以来,已有38个红衫军成员命丧曼谷街头。

  泰国首相府部长沙迪昨天表明,首相阿比昔已经拒绝了在国会参议院议长斡旋下与红衫军进行谈判,并强调和平结束当前政治危机的前提是红衫军结束抗议集会。

  沙迪与首相府代发言人帕尼坦共同发表电视讲话。沙迪说,如果参议员们能够说服红衫军同意停火,政府没有意见。但是,和平结束危机的唯一出路是示威者结束示威,这样,恐怖分子就不能再借这场示威来滋事。

  泰国的60名参议员前天呼吁政府军队与红衫军停止冲突,在参议院的安排下进行谈判。

  对此,红衫军领袖纳塔武说:“红衫军接受参议院议长的调解建议,我们现在随时准备参与谈判。”他也说:“我们将会毫无条件地参加谈判,议长能提出任何建议,我们都会考虑。”红衫军之前提出的谈判条件是:军队先撤走。

  纳塔武说,之前的两轮谈判之所以会失败,是因为有海外势力的干预。他指的显然是在2006年9月的政变中下台的前首相达信。

  联合国希望冲突双方能克制。联合国人权事务最高专员比莱说:“最终,危机只能通过谈判化解。我希望领导人们能为了泰国人民,放下尊严和政治立场。”

  对于政府军队逼近示威者盘踞点,泰国副首相素贴拒绝接受红衫阵营提出的停火建议。他说:“保安部队是按政府的指令执行任务。”

  素贴说:“我们的控制措施是切断示威者的粮食供应、制止新的民众加入、向民众施压力,要他们回家。”他强调,全面的“清场”,将会是最后的一步。


  红衫军前天不理会政府发出的最后通牒,坚持不离开曼谷市中心的示威场地。

  泰国政府代发言人帕尼坦说,控制示威者的计划正顺利执行,但他说,民众得有耐性,因为,此行动需要点时间。他说:“行动将会继续进行,但政府会尽量避免同民众冲突,减少死伤。”

  由于局势不明朗,泰国政府宣布将目前的公定假期延长至本月21日。副政府发言人素帕猜对路透社记者说:“延长假期是为了让政府有更多时间来化解危机,并保障无辜平民和公务员的安全。”

  占据曼谷长达七周的红衫军示威者人数正在锐减。在高峰时期,他们在曼谷市中心的集会地点挤满了数以万计的支持者。昨天,只有大约3000人仍坚守在营地内,其中包括老人和几名小孩。

  军队可能展开镇压的消息,让营地内原本洋溢着的嘉年华气氛不复存在。台上的人虽然努力地载歌载舞,希望激起示威者的斗志,但大家脸上明显出现了倦意。

  不过,红衫军仍坚持会斗争到底。银行职员汶延天天都到红衫军的示威场地去,他说:“军队有枪,但我们有人民的力量。”

  红衫军在营地的其中一个出口放置了10个灭火器,里头装满了火药,并连接到车用电池。一名示威者说:“如果军队向我们逼近要展开镇压,我们就会引爆这些炸弹。”
布卡士 发表于 2010-05-19 11:19:57
红衫军再度请求泰王化解危机
http://www.zaobao.com/yx/yx100519_009.shtml

  (曼谷法新电)泰国反政府的红衫军请求泰王化解危机,但泰王蒲眉蓬至今大体上都保持沉默。

  红衫军领袖乍杜蓬上周末说,泰王“陛下是我们唯一的希望。”

  这是红衫军第二次公开呼吁泰王干预,设法结束军警与红衫军在曼谷多个月的对抗。

  泰王在位60年期间,曾多次干政。1992年,军方将领和示威领袖应召入宫,跪行觐见泰王。在电视播映这个场面后,有效地化解了当年的军民冲突。

  因2006年军事政变推翻首相达信而引发的这个多年动乱,泰王却在去年9月因肺部感染和发烧,进入诗里拉吉医院留医。

  泰王宫没有发表文告,传媒也不敢谈论这个敏感的问题,但从他今年两次公开露面的镜头看来,他显得很虚弱。

  2月27日,他坐在轮椅上,牵着一头爱犬,短暂离院回宫赴宴,还出现在曼谷的湄南河畔。本月5日,他再次返宫参加登基60周年庆典。

  这位大多数泰国人有生以来仅见的唯一君主,上个月于医院细声开腔向一批新法官发表简短声明,要求他们秉公审案,却只字不提示威事件。

  包括红衫军在内的许多泰国人,都希望泰王像1992年那样毅然干政。

  德国海德堡大学泰国专家钱伯斯表示,红衫军请求泰王干预的目的,似乎是要寻求折衷方案,“如果他们能够找到权位至上者来迫使政府停止目前的镇压行动,将是某种胜利。”

  不过,他和多名观察家认为,这个愿望将会落空。
阿牛的牛博
阿牛 发表于 2010-05-20 10:22:20
曼谷成火场 ●军队清场 ●红衫军领袖集体自首
● 苏玉兰 整理
  (曼谷综合电)泰国局势急转直下,泰国军队出动装甲车冲破红衫军在曼谷市中心设置的路障,双方爆发枪战,造成至少6人被打死,包括一名意大利记者,以及58人受伤。

  警方说,该名记者腹部中枪,在抵达医院前就伤重不治。

  红衫军领袖昨天下午集体向警方自首,但一些示威者不满领导人决定投降,在曼谷至少20个地点,包括泰国股票交易所和东南亚第二大购物中心中央世界(Central World)纵火。泰国东北部两个府的红衫军支持者也闯入当地市政厅放火。

  不过,首相阿比昔过后通过电视台发表讲话时说,他相信泰国很快就能恢复和平。他说:“我有信心,也决意要解决问题,让国家恢复和平与秩序。”

  泰国政府军和装甲车是在昨天凌晨开进曼谷市中心,包围红衫军示威营地。军队过后在装甲车的掩护下,摧毁红衫军以轮胎和竹竿设置的路障,同时向示威营地发射催泪弹。

  泰国军方过后宣布结束围剿行动,不过,路透社目击者透露,在红衫军领袖投降几分钟后,红衫军主要营地外有三个手榴弹爆炸,造成两名士兵和一名外国记者严重受伤。

  一些激进示威者拒绝解散,他们在至少20个地点纵火,泰国股票交易所、中央世界购物中心、一家电影院和银行都成了他们的纵火目标。消防部队发言人说,盘谷银行多家分行遭纵火。

  目击者说,中央世界购物中心被大火吞噬,看起来似乎就要坍塌。全国警方发言人蓬萨帕透露,中央世界的首三层楼已被烧毁,而大火还在继续狂烧。

  第三频道电视台也遭示威者纵火,大约100名员工受困在天台,当局过后出动直升机,才救出所有员工。

  泰国全国的银行宣布将于周四和周五停业两天,昨天提早闭市的泰国股票交易所也宣布今明暂停交易。泰国股市昨天闭市时依然微升0.71%至765.54点。

  由于局势再次陷入动荡,阿比昔宣布曼谷从昨晚8点实施宵禁,直到今天上午6点。不过,持有护照的外国和泰国旅客,将获准前往曼谷机场。

  暴力事件也蔓延到红衫军在东北部大本营,至少有7个府发生纵火事件和抗议示威。5000多名示威者闯入乌隆府的市政厅,放火焚烧一栋建筑物。孔敬府也有1000多名示威者冲破警方设立的警戒线,纵火焚烧市政厅。

  当局实施新闻封锁,下令所有免付费电视台播放特别节目,向民众提供镇压行动的发展。

  前首相达信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表示,他担心镇压行动全面引燃各地的游击战。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