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时代背景    

上世纪20年代,五四新文化运动和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为无产阶级政治与文化革命奠下基础。在创造社和太阳社作家蒋光慈、郭沫若等的大力提倡下,“阶级革命文学”在中国蓬勃发展。由于大量作家的南来、两地紧密的文艺联系以及对中国文学的一步一趋,革命文学开始传遍新马各地。新马当时正处于英殖民地统治,民族压迫和阶级矛盾日愈加激,鉴于“革命文学”字眼过于敏感,新马侨社也有别于中国,“革命文学”结合了本地浓厚的南洋色彩,成为“新兴文学”运动,萌芽于1925-26年,滥觞于1927年,1928-30年达至繁盛期。

   

何谓“新兴文学”   

根据作家衣虹(潘受),“新兴文学”是普罗列塔利亚文学,是相对与布尔乔亚文学(资产阶级文学)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这类文学强调文学属于无产者,维护普罗大众的利益。作品倾向新写实主义,通俗化,致力于暴露黑暗,歌颂光明,在哲学上追随历史唯物辨证法。

 

新马“新兴文学”,既是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延伸,必然带有显著的“中国性”和“阶级性”。南来作家把革命文学介绍到新马,其理论依据有明显的反帝反封建、反阶级压迫观念。配合了当时新马文学浓厚的南洋色彩,作家强调“新兴文学”必须负起揭示黑暗、改造南洋社会的使命。其理论建设的推展可分两阶段:   

                1928-29年:着重提倡与鼓吹

                1930年:倾向批判与总结   

     

在新马大力提倡新兴文学理论的南来作家有永刚、许杰、承礼、衣虹、罗依夫、杨实夫和陈炼青等。早在1927年,永刚就在《新国民杂志》副刊发表《新兴的文艺》,强调文艺是时代的表现,在特权阶级压迫劳动阶层的时代应当启发民众,表现人生,作家必须写出反映客观现实的“真的文艺”。   

   

1928年,许杰开始在吉隆坡积极倡导新兴文学理论。论文发表于所编《益群报》的文艺副刊《枯岛》中。他意识到在南洋的特殊环境,提出革命文学必须与南洋色彩文艺相结合,强调“同情”与“反抗”精神:即同情被压迫阶级,反抗阶级敌人,论点集中反映在《枯岛》第15期编后话《尾巴的尾巴》中。其他系统性的论文有:《从恋爱文学到革命》、《恋爱文学之没落》,呼吁青年人抛开恋爱文学,迎接新兴文学。

 

承礼的《关于新兴文学》是最早在新加坡提倡新兴文学的论文。他强调艺术的民主化、生活化和劳动化,认为作家必须写平民化的作品。此外,孙艺文的《混沌初开》、如鹤的《走出象牙塔之后》、依夫的《在文学分野的转途中》、《充实南洋文坛问题》、木然《关于新兴文学的几句话》、陈炼青与张冲讨论新兴文学的通讯等,都是早期鼓吹新兴文学的重要论文。   

   

衣虹是倡导新兴文学理论的集大成者。他为众多的新兴文学理论作了总结,集为系列论文,如:《新兴文学的意义》:探讨新兴文学与革命文学的异同;《新兴文学的内容问题》:强调新兴文学必须正面描写现实、作阶级宣扬、鼓舞气氛、文以载道;《新兴文学的大众化问题》:论述新兴文学的选材和技巧;《新兴文学之历史的使命》:强调文学教育大众的使命感。衣虹对新兴文学的内容、意义、服务对象、艺术性等问题提出独到的见解,贡献极大,影响深远。   

       

报章副刊和新兴刊物是传播新兴文学理论的重要管道。20年代的编者大都非常重视文学的时代任务,他们通过报章副刊大力倡导新兴文学,特别是在发刊词和编后语。代表副刊有:新加坡《星洲日报》的《野葩》、《流星》,《南洋商报》的《满陀罗》、《叻报》的《椰林》;马来亚《槟城新报》的《椰风》、《益群日报》的《枯岛》、《民国日报》的《公共园地》等;最早的新兴刊物如《涛声》、《混沌》和《野马》等。   

   

《野葩》发表了许多驳斥反对新兴文学的论文,对新兴文学理论的推展贡献巨大。1930年初,《野葩》主编毛澄波发表《寒噤之前》,强调创办副刊的宗旨即是提倡新兴文学。《枯岛》编者许杰强调作家的革命精神,认为文艺是社会的反映、改造社会的先驱,旨在揭示社会罪恶,挑战恶势力。《椰林》刊载了依虹对新兴文学的总结论文和批评。副刊理论皆以浅易的文体呈现,加上报章拥有广大的劳动读者群,副刊自然成了传播新兴文学理论的最佳载体。 

 

新兴文学创作内容与风格   

     作家也致力于新兴文学创作,体裁以小说诗歌居多,还有散文和剧作。初期的新兴文学创作,侨民意识浓厚,多采用中国题材,鼓吹革命和阶级斗争,如忠实的《笑纹与波光一样柔和》,以中国的北阀战争为背景。渐渐的,新兴文学注入了新马文学“本土化”的“南洋色彩”内容多描写南洋劳动阶层的苦难和抗争,反映当地阶级对立的社会面貌,有强烈的反殖民统治色彩,也渗透着侨民流离思乡的悲情,如亚庸的小说《侠姑》。诗歌受了中国革命派作家的影响,格调多呈激荡高亢,抨击黑暗,讴歌光明,如狂涛的《火车驰过铁路》。   

 

     20年代后期新兴文学创作十分繁盛,大量作家作品涌现,代表作有:曾圣提《生与罪》(小说):写一个有五个孩子的失业汉,因为贫穷与饥饿而去抢劫,反映新马社会本质。吴仲青《梯形》(小说):反映妓女悲惨命运和下层人民的生活;曾华丁《五兄弟墓》(小说):叙述五个被压迫奴役勇敢反抗统治阶层,最终壮烈牺牲的时代悲剧;海底山《拉多公公》(小说):写殖民侵略者对土地的剥削;如风《我登上了不拉洒的最高峰》(诗歌):讽刺资产阶级生活。浑才《苍鹰》(诗歌):讴歌理想的社会生活;一工《旺相可风》、《博士敬进教育言》(散文);林姗姗《良心之狱》(戏剧)等。  

   

1927-30年,新兴文学作品大量发表于报纸副刊和文艺刊物上,最具代表性的有:《叻报。椰林》(1928年12月创刊)浪花小说《生活的锁链》:反映南洋工人受剥削的非人生活;慧玲小说《铁牛》:描写被世世代代受压迫苦力的挣扎和反抗;《星洲日报。野葩》(1930年1月创刊);王哥空小说《夜》:以革命加恋爱为题材,鼓吹青年人投身社会改革;春光小说《云霞姑娘的转变》,写对新生活的向往;《益群日报。枯岛》(1929年创刊);昂丁小说《阿茂》、《死了丈夫的妇人》;定君小说《C君的遗书》等。其他新兴刊物还有:《荔》、《海丝》:陈晴山《乘桴》、槐才《血泪》;一工的散文;《声涛》:浪花小说《群儿的母亲》;野马》:刘科盈剧作《两个劳动者的对话》;《混沌》:孙艺文散文《混沌初开》等等。

   

   

20年代后期的新兴文学作品,内容有深度,创作技巧趋向成熟。现实主义和浓郁的南洋色彩是作品的主要特色。新兴文学在新马的传播虽然得到各界的热烈响应,形成一股热潮,但也遇到阻力,引来不少的批评和反对,引发文艺纷争。

 

1930年3月发生在《野葩》的论争:   

署名陵的作者发表《文艺的方向》,认为现代文艺走错了方向,要努力建设“肯定的文学”引起理论作者悠悠的反驳,他在《关于文艺方向》强调“改造社会”的文艺。滔滔在《星洲日报。垦荒》《我们所需要的文艺》,则强调“穿上地方色彩的衣裳,而向着伟大潮流的普罗文艺”,力挺新兴文学。

   

   

1930年2月发生在槟城《南洋时报》副刊《南洋文艺》的论争  

《南洋的文艺》刊载了作者准清致编者关于革命文学和人性的论文,引起多个文人加入论战。其中有:编者旧燕《文艺上的人性问题》、向青《从唯物、唯心,说到心理革命文学》、曼弦《文艺家的要求》、浪和际云等。作家们各持己见,展开激辩,最后向青为时代文学(即新兴文学)作了圆满的总结:“现实的生活+真挚的人性+审美的形式=时代文学”。 

 

1930年之后,由于发生了文字案,许多文艺刊物被迫停刊,编者被令离境,文学活动陷入低潮,新兴文学也跟式微。然而,它的扩展促使新马文学走向写实道路、提升了创作的内涵、树立起肩负时代使命的正确文艺观。对整个新马现代文学史来说,影响重大、意义深远。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林子空间 革命文学 新兴文学 评论

雁门关
删除+5 杨洛 发表于 2010-01-21 10:45:41
不错,长见识 
林子空间
删除+0 林子 发表于 2010-01-21 23:18:15
谢谢杨洛网友阅读和鼓励!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