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2-28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    

统计信息

  • 访问数:907519
  • 博客数:443
  • 建立时间:2006-11-02
  • 更新时间:2017-02-19

我的收藏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李叶明博客|随笔南洋网创办人、专栏作家、多家海内外媒体特约撰稿人,著有《随笔南洋》

怕输、怕死、怕老婆

2016-04-22 03:34:4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新加坡男人常被形容有”三怕“——怕输、怕死、怕老婆。对此,很多新加坡人都坦然接受,甚至连前总理吴作栋,也在一次正式场合中拿新加坡男人的”三怕“来打趣和自嘲。他也是个新加坡男人嘛。

  不过在这”三怕“中,“怕老婆”不是新加坡所独有。在中国一些大城市,也常有被人说“怕老婆”或“妻管严”的。不过当事人往往不觉得是丢人。尤其在类似新加坡这种经济发达、思想开化的城市,女性比男性强,女性掌管家中财政,甚至成为家庭收入主要来源的并不少见。这在由传统男性主导的家庭恐怕难以接受。他们甚至把对老婆的尊重与疼爱也视为“怕老婆”。可这明明是维持家庭和谐、婚姻幸福的智慧啊。

  至于“怕死”,很多人会说,这是人的本能啊。谁不怕死?不过新加坡的这个“死”字,其涵义往往不是真死。比如一个男人没听老婆劝,做了件“错事”,心里就会嘀咕:“完了完了,这次一定会被老婆骂死!”又比如,某老师警告学生,这次必须交作业,“否则你们会死得很惨”。这些都不是真死,而是带有很难过关、处境悲惨的意思。

  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新加坡人的“怕死”,常常会演变成小心处事、步步为营、不肯越雷池半步的谨慎性格。这种性格跟“怕输”,在某些层面上是重叠的。不过“怕输”在新加坡的语境中,更多含有不愿意落后,不愿意在竞争中输给对手的意思。

  在新加坡的方言中(闽南语),“怕输”的发音是Kia Su。这是男女都有,被认为是全体新加坡人的一种性格特点。比如新加坡有个著名的“怕输父母网”(kiasu parents),讨论孩子从小到大的成长和教育,从怎么给孩子争取幼儿园学额,到怎么才能为孩子报上名校,怎么给孩子补习,怎么突击提高孩子的应试技巧,怎么应付各级会考等……凡是新加坡家长关心的,各种消息无所不有。

  不过单纯是怕落后,其实不算坏事。新加坡是个城市国家。受国土狭小,缺乏自然资源之困,国民似乎天生具有危机意识,总是怕自己输给竞争对手。因为对小国而言,落后有可能意味着无法生存!加上新加坡只有城市没有乡村,对于不想过竞争压力大、节奏快的城市生活的人,却也无处可逃,这或许也是导致新加坡人出现“集体怕输”症状的一个原因。

  既然说是“症状”,那就好像不是好东西了。上个星期,在新一届国会讨论预算案时,一位年轻的官委议员慷慨陈辞,她说“已成为新加坡人DNA一部分的怕输文化,根本不值得我们庆祝,因为正是这种文化,导致新加坡人喜欢随波逐流,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更没有勇气去创新和冒险”。

  她指出:怕输文化将催生出一些不良的次文化,比如一些企业家,不是积极努力地去经营自己的企业,而只是在贪图如何多领政府的津贴。他们只看到眼前利益,只会选择和大家冒一样的险,他们所谓的创新,永远和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既然我们要鼓励创新,就要考虑如何培育不怕输、不怕死的企业家。

  这位议员的发言在社会上激起热议。为此我也受邀上电台节目,参与了一场空中讨论。我在节目中表示,赞赏这位议员的发言。因为怕输性格其实或多或少带有患得患失、斤斤计较和从众心理之类的负面东西,这些确实都不利于创新。而原本是害怕在竞争中落后的“怕输”,最近有演变为“害怕竞争”的迹象。这显然不会让新加坡未来走得更好。

  2016-04-13,刊于《国际先驱导报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李叶明 国际先驱导报 狮城散曲

wangzheng 发表于 2016-04-13 23:28:05
怕输原本是同学之间的口头禅,六十年代以前还不流行,大概兴起於六十年代初,很可能在先英校同学间传开--这只是个推测,没认真考证,也无从考证,因為一般来说,华校生近儒,对学习的态度比较嚴正,都不会去调侃功课好,学习很拼的同学。英校生则较开放,学习态度可以散漫。想做功课的而不愿加入玩耍的,会被同学嘲〝怕输〞。这渐渐形成口头禅,用来嘲弄正经八百,爱拼的同学。

〝怕输〞能广為流传,应该拜国民服役之赐。当新兵不像当学生,耍散漫可不行。军训做不好就要挨骂挨罰,新兵不得不拼。体能差点的或者脑袋瓜不太灵光的,往往都是教官们的靶子。而弱者所忌惮的是那些些强者所达成的成绩被定為大家的标準,难以做到。弱者不得不私下讥讽强者〝怕输〞,冀以希望強者收敛一点,令成绩低些,标準降些,别为难大家。

大批阿兵哥〝出了兵〞到了社会,自然而然将〝怕输〞一词,推广开來。自从前总理吴作栋拿来自嘲後,便成為新加坡人自嘲的特色。〝怕死〞〝怕老婆〞原本也是社会一些人的通病,将它们湊在一塊来说,以我的理解,不过是增加趣味而己。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6-04-14 08:38:53
回复 #2 wangzheng 的帖子
谢谢楼上提供的“怕输”一词的演变过程。很有意思!
wangzheng 发表于 2016-04-14 17:08:20
原本说别人〝怕输〞,是因为本身爱偷懒,不求上进,又是为了刺激对方靠过来同流合污而说的。而被指〝怕输〞的,其实他不是个弱者,不是输家,而是一个积极向上,努力求好的人。但是,現在〝怕输〞一词被广泛視為贬意。如今,指摘和被指摘的两造,其正邪的身份,恰恰不知所以地被互掉了,真是个天大的误会。然而,这也没啥大不了,将错就错呗,难得糊塗,我们就愛自嘲,皆大欢喜。

[ 本帖最后由 wangzheng 于 2016-4-15 02:09 编辑 ]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16-04-16 14:19:16
社论:摒弃唯恐人后的怕输文化
2016年4月7日

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年所提出的新预算案,被坊间形容为是一份着眼长远,通过创新推动转型的方案。国会在辩论预算案时,主要分别从经济面和社会面进行讨论。官委议员郭晓韵前天的发言,则别出心裁地从文化面切入,让人耳目一新的同时,也引人深思。她说,阻挠转型改革目标实现的最大障碍,归根究底是人性,特别是根深蒂固的文化习惯,其中具体又以“怕输”心态为代表的国民恐惧心理。郭晓韵不无担忧地判断,当恐惧成为一种永久的国民特征,甚至是文化性格时,其结果将是划地自牢。

“怕输”确实已经成为国人日常生活的普遍心态,它初次登堂入室进入公众视野,应该是1999年时任总理的吴作栋在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会论坛上,发表《新加坡何去何从》为题的演讲。他半调侃地形容国人不只是追求物质上的5C(公寓、汽车、现金、信用卡、私人俱乐部会员资格),更有三怕:怕输、怕死、怕老婆。当然,怕输作为一种大众心理,在那之前已经流行了好一阵子了。吴作栋当时呼吁,国人应该在继承各族文化的同时,也寻找彼此的共同点,并发展特有的新加坡人气质。

作为一个深具本土气息的概念,“怕输”其实涵盖好几层意思。它有不畏艰难,努力达成目标的积极性,也有考虑周全,为避免出错而准备不同预案的做事习惯。在消极的一面,它则形象地描绘了一种唯恐人后,担心自己失去占便宜机会的不良心态。而这一层面,恐怕已经越来越成为许多国人的潜意识;也正是这一层面,让郭晓韵担心国家的未来发展,将因此而无法取得突破。如果当年我们还可以自嘲地对待怕输心理,在当下更加不确定的环境里,我们或许应当以严肃的态度有所反省。

以“怕输”形态展现出来的国民恐惧心理,一旦成为日用而不知的文化性格,其对于经济和社会的影响将无远弗届,而且又恰好站在“创新”“转型”等强调“改变”价值的对立面。在经济上,怕输文化导致墨守成规,因为担心失败而拒绝尝试新事物。同时,也因为不愿失去别人能获得的好处,就算自己并不能真正从政府所推行的奖励措施当中获益,也争先恐后地去申请资助,久而久之就沦为郭晓韵口中的“乞业家”,挤占其他企业创新的机会。

在社会层面,“怕输”势必导致自私自利的心态,害怕别人获得比自己更多的好处,因此随时留意占便宜且妨碍他人抢先机。一旦这样的国人多了,自然无法建立要照顾社会弱势、突出公平价值的所谓包容性社会。每次预算案公布后,一些人因为得不到好处,或是看不得别人得到好处而感到不满,已经预示了未来削弱社会凝聚力的因子。当社会老龄化、贫富差距扩大等趋势,都促使政府必须更注重分配时,只以自己的利益斤斤计较的“怕输”心理将引发更多的争议。

理解“怕输”心理为何养成,可能有助于改正的努力。这与政府自建国以来不断强调新加坡的脆弱性,不断激励国人自力更生不无关系。为了敦促全民奋斗,很多政策在设计上采取直接的赏罚手段,来改变人们的生活习惯。在这个意义上,“怕输”文化既是新加坡过去成功的动力,也是未来进一步提升、突破的障碍。要打破这个“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怪圈,朝野恐怕都得反躬自省。国人在思考公共事务时,应当警惕自己是否被怕输心理所左右;政府未来制定政策时,也得投入更多的人文思考,避免过度的务实主义扭曲了政策原意。

五十年河东,五十年河西,文化的形成并非一朝一夕,其改变也难以立竿见影,但只要问对了问题,答案其实已经在其中。如果我们承认“怕输文化”存在的事实——从郭晓韵的演讲赢得在场国会议员拍扶手表示赞同来看,基本的共识并非没有;如果能持之以恒,一如今年着眼长远的预算案,我们将可以从“零和”的本能走向“共赢”的未来。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