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1-22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    

统计信息

  • 访问数:894890
  • 博客数:442
  • 建立时间:2006-11-02
  • 更新时间:2016-12-31

我的收藏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李叶明博客|随笔南洋网创办人、专栏作家、多家海内外媒体特约撰稿人,著有《随笔南洋》

背包女游客 身陷狮城80天

2012-07-18 13:02:5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谭丽是一名来自中国的旅游爱好者。足迹遍布菲律宾、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等多个东南亚国家。谁知今年华人新年除夕,一次快乐的出行竟然变成梦魇,令她在新加坡坐了一个多月的牢。

  今年春节前夕,她与定居印度尼西亚的好友相约,去峇厘岛玩浮潜。

  这样的自助旅行对谭丽不是第一次。她很快订好机票,选择搭乘廉价航空经新加坡转机,先到雅加达与好友小聚两日,再一起飞往峇厘岛。

  年除夕下午,谭丽乘坐虎航班机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她在机场大厦内没有发现转机柜台和标志,当时感觉有些疑惑。随着人流走到入境柜台,她向柜台官员出示护照。官员问她要签证,她说自己只是在这儿转机,没有办理新加坡签证。

  事实上,她也没有办理印尼签证。因为印尼友人告诉谭丽,她可以到雅加达机场办理落地签证。

  那位官员听谭丽说没有签证,就叫来一名警察。谭丽被带到一个玻璃房,开始接受盘问。谭丽再次解释,因为只是转机,目的地是雅加达,所以没有办理签证。她还向警察展示了装满浮潜工具的背包和她办的旅游保险。

廉价航空终站 不提供转机

  后来她才知道,新加坡樟宜机场有四个航站楼,而她所在的是专门给廉价航空运营的终站,是唯一不提供内部转机的。因此她必须先出关,再入关,所以要有签证。

  后来一位高级警官进来了解情况。之后拿走她的护照,让她在房间内等候。她一个人一等就一个半小时,又饿、又渴,又很想去厕所;她更急于想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续程前往雅加达。可玻璃门是锁住的。她试图通过墙上的对讲机呼叫,却无人回答。

  后来终于有人开门,让她上了厕所。之后她看见那位高级警官,于是上前询问处理结果。对方向她出示“拒绝入境通知”,然后挥手让她回房间等候。这下谭丽傻了眼,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时,一位女性华族官员走过来询问情况。谭丽连忙解释。对方问她是否有亲戚在新加坡。她说没有。有好友现在印尼,是印尼永久居民。那位女官员表示要帮她,让她拨电给印尼朋友,求证中国公民在雅加达办落地签之事。随后她带谭丽去见拒绝她入境的高级警官。可对方说印尼朋友不是印尼官员不算,除非虎航提供书面文件。于是谭丽被交给另一位警察,过后被带出候机楼。

  当时是下午5点,谭丽以为自己被允许登机了。就在这时,一辆看似囚车的黄色面包车开来。谭丽被要求上车,说是转往另一处“办公室”。谭丽回忆说,当时她本能地向后退,不愿上车。在挣扎中那名辅警在另一位女性同事的帮助下,抓住她推进车里。

  大约两小时后,又来了几名警察跟她谈话,告诉她“惹麻烦了”,因为在挣扎中踢伤政府人员,她因此被捕。

春节之际 身陷囹圄

  就在万家团圆欢度春节之际,谭丽身陷囹圄,在举目无亲的新加坡过起了铁窗生活。

  上法庭时,谭丽被允许打一通市内电话。可要拨给谁呢?她只好要求打给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可谁知,大使馆当时正放长假过年,电话一直无人接听。而在印尼的朋友一直等不到她,于是四处打电话找她,并确定她是在新加坡“失踪”的。

  锒铛入狱的谭丽怎么也想不通,一次快乐的出行,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甚至一度想要自杀。当时狱友见她终日以泪洗面,便纷纷开导她。谭丽才慢慢回过神来,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挣扎,那么最多是被遣返,不会闹到在监牢里过年这么惨。

  一个星期后,谭丽终于打通使馆的电话。使馆人员帮她通知家人。在印尼的朋友也终于知道她的具体下落,专程飞来新加坡探监。后来谭丽的家人千方百计找到一位熟识的新加坡人,他愿意出面担保并找律师替她打官司。

  终于在坐牢34天后,谭丽得以取保候审。

80天经历 感慨万千

  采访谭丽时,她“身陷”新加坡整整八十天。当天是她在狮城的最后一天。她终于可以回家了。面对镜头,她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在新加坡打官司,十分昂贵。单律师费就花掉她2万新元。出狱后,她为打官司在新加坡暂住的开销也不小。

  而官司的进展出人意料。由于谭丽坚持自己没有“故意攻击”,她的代表律师决定写信给总检察长陈情。在详细陈述事发经过后,律师表示:整起事件是因为困惑和缺乏沟通导致;当事人有良好的学历和职业,是旅游爱好者,从来没有前科。

  果然,控状后来被撤销。谭丽很快拿回护照,准备回国。当然,她也拿到一份警告信。

  回顾这80天经历,她感慨万千,并反省自己,以后出国一定要仔细收集资料。如果她早知道新加坡廉价终站不能转机,就不会有这次麻烦了。

  2012-07-09,刊于《联合早报》新汇点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李叶明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2-07-13 13:07:58
我对谭丽案件的看法(转)
谢镛

  日前读到贵报有关中国女游客谭丽曲折80天的报道,笔者身为中国人民友好使者,肚里充满不平之气。

  谭丽有护照证明身份,有往返机票,只缺签证。她没打算来新加坡,没有新加坡签证并不犯法,去印度尼西亚没有签证(如果拿不到落地签证),最多不许入境,坐另一班机打道回府,也不是犯法行为。新加坡移民关卡局找谭丽的麻烦,岂不是多管闲事,替印尼移民局办事?

  廉价航空公司更是造成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他们只拿客户的钱,连安排交通把旅客送上飞机都不干,太不负责任。谭丽人地生疏,根本不知道要转机得从甲转站楼走到乙转站楼,必须先出关,再入关,需要签证。

  无知之过,经过解释,补签(落地)也就解决了,但机场移民局人员却采取了全不理睬的态度,一反樟宜机场一向为往来及过境旅客提供一流服务的传统,最后导致谭丽被押上警车,送进拘留所。谭丽不愿上车并与警方人员挣扎,警方有人受伤,造成伤人罪,谭丽坐监牢,最后还得请律师上法庭打官司,才恢复自由,破财消灾。

  这次事件虽然不算是大事,但却暴露了我国公务员执法有时太过认真,缺乏伸缩性。执法严不是坏事,但要合乎情理,就是不能讲情,也得合理、有理,绝不能无理。用“矫枉过正”四个字形容此事,不算过分。

  笔者于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在前《南洋商报》当翻译时,曾处理一则新闻:一名大陆难民偷渡到澳门,再从澳门乘港澳渡轮偷渡去香港,船到港,被挡驾,因为他没有护照证明身份,只好坐原班渡轮回澳门,船到澳门又被挡驾,原因与香港一样。渡轮船长既然不能把这位偷渡仁兄抛进海里,只好让他留在船上,做一名长期免费旅客,在港澳渡轮上渡来渡去,又不许上岸。消息传了出去,这位仁兄就成了新闻人物,得到国际人士关注,最后得到某国际难民机构安排,前往第三地定居。整个过程拉拉扯扯了两年多的时间,渡来渡去的次数肯定在三千班次以上。

  与谭丽案不同之处在于,那位偷渡仁兄是以喜剧收场。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2-07-13 13:08:29
早报网 站长的话(转)
(2012-07-13)

  不久前,有读者投诉说,他们一家人在樟宜机场登机口,遇到安检人员的无礼对待。后来,负责安检工作的策安保安机构在答复中,诚恳地向读者致歉,一场茶杯里的风波总算平息。

  今天,又有两位读者针对另一起发生在樟宜机场的事件发表看法。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中国背包女游客谭丽。据知,她原本计划取道我国转机到印度尼西亚,但因为没有办新加坡签证,又在过境过程中发生了一些误会,后来在和警方纠缠的过程中打伤了警察,结果锒铛入狱,最终得花钱请律师打官司,才重获自由。

  这两起事件都发生在樟宜机场。樟宜机场是国门,是国家的脸面所在,来自世界各地的四方来客能否对新加坡产生良好的第一印象,机场工作人员的态度是很重要的。倘若机场的办事人员,包括安检人员和海关人员,都能有礼有节地办事,办得合情合理合法,肯定会让世人留下美好的印象。
谈笑风生 发表于 2012-07-13 19:11:03
你在新加坡没有签证就是新加坡的事了,难道你带违禁品或者你转机偷渡到去第三国,新加坡就不管了?你去查查看全世界有那个国家的机场是这样办事的?

还有不要颠倒次序,是谭丽自己认为看到一辆看似囚车的黄色面包车开来。谭丽被要求上车说是转往另一处“办公室”。是她在挣扎中踢伤政府人员才因此被捕,文章也没有说她已经被关在拘留所后警方才告诉她为何被捕。而文章中也说明谭丽后来也清楚知道,如果当时自己没有挣扎,那么最多是被遣返,不会闹到在监牢里过年这么惨。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程序,不是你随便说一句小问题没问题就放行那么简单,出去任何国家最重要的是依法而行,而不是挑战执法人员,你去美国机场不遵守警察指示,然后动手动脚看看,看你能不能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斜桥的个人空间
斜桥 发表于 2012-07-13 20:29:17
谭丽的行程如下:乘坐虎航自中国抵达新加坡,再换乘虎航自新加坡飞雅加达。由于虎航使用廉价航空站,而廉价航空站没有过境关卡,必须入境新加坡再出境,因此,中国公民在廉价航空站转机需要新加坡签证。对这一点,是谭丽出行前应该做的功课。出国不是小事,谭丽也不是第一次出国。谭丽疏忽大意,应自负一定的责任。

但是,主要问题在于虎航的极端不负责任。虎航应该知道廉价航空站没有过境关卡,持有中国护照的谭丽需要新加坡签证。这一点,在谭丽预订机票时,虎航就有责任提醒谭丽。至少,谭丽没有新加坡签证,应该拒绝谭丽在国内登机。因此,虎航责任最大。

虎航的不负责任,本人有过经历。一次,我,太太和女儿预订虎航自新加坡飞东马来西亚。预订时,我输入了所有护照信息。到了登机那天也拿到了登机牌并过了海关。但在登机前,海关人员找到我们,告诉女儿的护照只有3个月的有效期(规定必须有6个月的有效期),不能登机。我们被迫取消行程,在海关人员的帮助下,再次办理入境手续,提取行李。女儿盼望已久的春假彻底报销。我立刻致电马来西亚的旅店,解释了我们的处境。非常幸运的是,旅店同情我们的遭遇,取消了我们的预订,而且没有罚款。一般,旅店会收取至少一天的房价。而虎航订票,因是廉价航空,不能退款。

我只知道女儿的护照有效,但忘了6个月的规定,是我的责任。但虎航在我订机票时就知道女儿的护照期限,但根本没有采取措施(我有足够的时间为女儿申请新护照),非常不负责任。从此,我再也没有同虎航打交道。

廉价航空,不应自我贬值到不负责任!
斜桥的个人空间
斜桥 发表于 2012-07-13 20:31:31
记得乘坐美国联合航空,工作人员告诉我,如果因航空公司疏忽使没有签证的乘客登机,航空公司会被有关部门罚款10万美元。
海海歌 发表于 2012-07-13 21:56:45
我的看法
新加坡是著名的国际中转港,所有航站楼都有内部转机。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多次拿下世界最佳服务机场第一名,为转机旅客提供无可挑剔的服务,曾经是樟宜机场和新加坡人光荣。

我经常使用樟宜机场,也有过转机经历。但我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樟宜机场的廉价终站是没有内部转机的。为什么会这样?

既然开始不提供内部转机,樟宜机场就有责任让旅客知道。希望这起事件,能够提醒所有转机旅客,小心樟宜机场有陷阱!
海海歌 发表于 2012-07-13 22:10:56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新加坡廉价航空终站(Budget Terminal)是2006年3月26日正式投入运作的。头几年可能航线不多,转机需求不明显。

但这几年廉价航空发展很快,从这里可以飞中国、香港、泰国、马来西亚、印尼、澳大利亚,转机旅客自然会大幅上涨。

我相信谭丽不会是第一个在廉价终站遇到麻烦的转机旅客。可为什么从来没有听到这方面的报道?这是已经运作超过6年的终站。难道是有人在刻意隐瞒这些事件吗?

其实有关方面应该广泛提醒转机旅客,或者要求航空公司提醒转机旅客。这总好过他们来到新加坡后才发现转机有问题。

真是不可思议!请问这里有谁是早就知道廉价终站没有内部转机的?我是今天才知道。怎么会这样?

[ 本帖最后由 海海歌 于 2012-7-13 22:27 编辑 ]
斜桥的个人空间
斜桥 发表于 2012-07-14 01:16:33
这是我常用的网站,可以查询飞机起飞和到达的信息。有趣的是,新加坡樟宜机场航站楼介绍中,没有廉价航站楼。也许,机场只希望介绍光鲜明亮的1,2,3航站楼,对于犹如仓库一般的廉价航站楼有些个羞羞答答。

http://www.flightstats.com/go/Ai ... .do?airportCode=SIN
斜桥的个人空间
斜桥 发表于 2012-07-14 01:18:49


QUOTE:
原帖由 海海歌 于 2012-7-13 21:56 发表
既然开始不提供内部转机,樟宜机场就有责任让旅客知道。希望这起事件,能够提醒所有转机旅客,小心樟宜机场有陷阱!
由樟宜机场通知游客已经太晚了,这是航空公司的责任。谭丽的遭遇,是虎航的责任!本人6楼的帖子也写得很清楚,出现乘客因签证被目的地国家拒绝入境,航空公司负全责。

[ 本帖最后由 斜桥 于 2012-7-14 01:21 编辑 ]
斜桥的个人空间
斜桥 发表于 2012-07-14 01:26:24


QUOTE:
原帖由 海海歌 于 2012-7-13 22:10 发表
我在网上查了一下,新加坡廉价航空终站(Budget Terminal)是2006年3月26日正式投入运作的。头几年可能航线不多,转机需求不明显。
的确,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去廉价航站楼,对于已经熟悉了的光鲜明亮的1,2,3航站楼,对这个仓库式的简易建筑很是惊讶。当时还以为这就是樟宜机场的最老的航站楼。以后才知道是新建的航站楼,就是造成这个样子,感觉有些怪怪的。毕竟,从廉价航站楼出发的飞机的目的地机场不少都比这个航站楼好得多。
海海歌 发表于 2012-07-14 10:23:20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7-14 01:18 发表

由樟宜机场通知游客已经太晚了,这是航空公司的责任。谭丽的遭遇,是虎航的责任!本人6楼的帖子也写得很清楚,出现乘客因签证被目的地国家拒绝入境,航空公司负全责。
如果是由航空公司在游客买票或登机时通知他们,也可能太晚了。游客的行程难免会受到一定影响。当然比他们到了新加坡才知道会好一些。

我说由樟宜机场通知游客,不是要等游客到了以后才通知。那样的话已经不必通知了,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还需要通知吗?

我说的是事先的广而告之。当第一个转机旅客在机场出现类似麻烦时,就应该宣传这里的转机须知,告诉可能来这里转机的旅客,在这里转机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海海歌 发表于 2012-07-14 10:25:33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7-14 01:16 发表
这是我常用的网站,可以查询飞机起飞和到达的信息。有趣的是,新加坡樟宜机场航站楼介绍中,没有廉价航站楼。也许,机场只希望介绍光鲜明亮的1,2,3航站楼,对于犹如仓库一般的廉价航站楼有些个羞羞答答。

...
该说的不说,这么羞羞答答会害死旅客的。

因为转机麻烦被遣返的旅客,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
UFO2012
刘斌 发表于 2012-07-14 13:49:51
廉价机场没有中转服务,必定会经常发生这种事情,机场应该有标准的处理方式?其实,最容易的办法是打电话让虎航的地勤人员来接她就是了,因为她有虎航的有效机票,只跟虎航有关系!

相信机场人员太闲,没事找事!
楚越 发表于 2012-07-14 17:17:37
回复 #14 刘斌 的帖子


QUOTE:
廉价机场没有中转服务,必定会经常发生这种事情,机场应该有标准的处理方式?其实,最容易的办法是打电话让虎航的地勤人员来接她就是了,因为她有虎航的有效机票,只跟虎航有关系!

相信机场人员太闲,没事找事!
刘兄台也是个知识达理广见世面之人,为何对法律这门知识给遗漏了呢?

1。试想当时这名女过客的身份背景还没检测清楚,就算在当时的中国大使馆都还没去查证,也不能确认此女过客的真实身份和背景。
若她持的是假身份,或与非法犯罪集团,卖淫犯罪集团或恐怖主义有联系的话, 如何是好?能这样子随便的入境吗?

2。 如果刘兄台你来接她,带她走出这廉价机场,要带她过去对面的国际机场转搭别的飞机,在这当儿这女过客挣扎一下跑了在人群众消失的无影无踪。请问刘兄台是否要负责代她坐牢?

3。所以说为何虎航的地勤人员拿这么一点月资要去冒这么大的风险?若不小心在闯客挣扎逃跑时给撞伤自己或三长两短,这谁来负责?

4。所以说这种带过客出境到另一个安全地点的工作,只有那受过专门训练又带武器又执法权力的警察们是最正当的。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2-7-14 17:42 编辑 ]
UFO2012
刘斌 发表于 2012-07-19 10:29:25
回复 #15 楚越 的帖子
恐怖分子关在监牢里,断条腿都能跑出来,全城戒严下都能游泳到马来西亚~~

却对一个平常女游客,你疑神疑鬼,不觉得是:拿着鸡毛当令箭?
大黄蜂 发表于 2012-07-19 10:39:58
看看TINA网友的评论-转
1)谭丽是否准备不周

无论是否同情谭丽,大部分人总结说谭丽事先准备不周,没弄清楚从廉价航站楼转机是需要过海关因此需要签证的。当然,理论上这是对的。但说实话,如果不是本地人,有几个人会想到这一点?扪心自问,你会想到吗?反正我是不会。如果是像上海那样有两个机场,那应该想到,但明明是同一个机场。有几个人会去多想一个机场的不同航站楼会在不同地方?然后有几个人会想到从T1,T2,T3转机不需要过海关但廉价航站楼是需要的?有几个外国人会想到这一点?

是的,这些信息估计航空公司或机场的大段说明文字里都有,但有几个人会仔细看那些信息?更不要说压根儿想不到转机要过海关这一点,怎么会想到去查呢?

所以,确实,她准备不周,但在这一点上,恐怕没多少人能想到,这对一个普通游客来说,难度太高。

BTW,我也去过一些国家,但真的从来没想到过一个不需要过境签证的国家机场,有的航站楼转机不必过海关(这是常态),但有的航站楼却需要。

2)情绪失控处理不当

虽然我觉得要求谭丽做好第1点中的准备工作有点苛责了,但她面对海关人员和警察时确实反应失当,完全不该有什么挣扎之类的行为。把她带到其它办公室又会怎样?不会怎样吧。车子看起来像囚车又怎样?也没什么吧。这都不能说明她被逮捕了啊,有什么好怕的。可能由于中国警察的种种可怕传闻(在派出所莫名其妙死亡之类的)使她太恐惧警察了吧?我在新加坡已15年,遇到的警察不能说都温文尔雅,但至少不至于无故欺负别人。

3)是否没有签证绝对不能入境

貌似是。有同情谭丽者如叶明提出警察其实可以把谭丽护送或押送到飞印尼的飞机就没事了,反对者明确认为这是不奉公守法的。不过没有人提到的一点是,让谭丽去另一处办公地点时要坐车,这时谭丽已经入境新加坡了吧?而且没有签证。都出了航站楼了,显然已属新加坡境内。如果可以护送或押送至另一处办公地点(没签证,已入境,不违法),为什么不能护送或押送至另一架飞机?我看不出在法律上这有什么不同。我不是法律专家,但依常理,不能说同一件事,目的不同,一个违法,一个不违法。

所以,不是不能,不是违法,只是海关人员或警察不愿意或不选择那么做。

4)没有印尼签证就不能让转机印尼?

那么为什么海关人员或警察不选择押送她上飞印尼的飞机?很多人认为因为谭丽没有印尼签证。这恐怕也不能成立。其它航站楼转机印尼的,怎么知道他们都有印尼签证?根本无法知道,也不必知道。肯定也有很多确实没有印尼签证(反正可以落地签),容许这些人转机,为什么不容许谭丽转?

当然,海关人员或警察并没有义务一定要送谭丽转机(不管是护送还是押送),但也没有法律禁止他们这么做。只是,他们选择了一个安全、政治正确的方法。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觉得他们处理得太死板、太官僚。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2-07-19 10:45:00
我的一些看法
我认为谢庸先生说得有道理。如果印尼落地签证的说法不属实,倒霉的只会是谭小姐本人。谭小姐会被印尼方面遣返。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无需承担责任。毕竟谭小姐并不是要入境新加坡。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何必替印尼办差,先行遣返当事人呢?

何况,他们并不知道印尼是否开放落地签(事实上是开放的,谭小姐说,上网就可查到相关资料。)另外我感觉,他们并不关心让谭小姐转机是否会给印尼造成麻烦。他们拒绝谭小姐入境,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她没有签证。

表面上看,新加坡移民与关卡局这么做,只是照章办事,并无不妥。但实际上,这么做确实如谢庸先生所说,不尽情理,没有为旅客着想。这在一般民众眼里,应该属于官僚作风吧。

至于执行遣返程序时,没有明确沟通或说明,确实是造成后来谭小姐情绪激动的一个重要原因。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2-07-19 10:53:15
补充一个细节
关于谭小姐如何踢伤押送她的辅警,有人提到佛山“无影脚”,仿佛谭小姐是武功高手,可以飞起一脚踢中警员要害。还有人猜测她穿着“尖锐”的高跟鞋,所以踢到一脚就不得了。这些说法我看是电影看得太多了,想象力太过丰富。

根据谭小姐本人叙述,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踢到人。是押送她的那位女性辅警后来告诉她的,说她的大腿疼痛,疑似被谭小姐踢伤。

谭小姐对我说,她唯一有可能踢到对方,是当时她被几个警员按住,非常粗鲁的塞进车内,那是以头朝内,脚朝外的横卧姿势,她整个人几乎是倒在车内,所以可能是有蹬腿的挣扎动作踢中了车外那名警员大腿。她完全是无意的,甚至当时并不知道有踢中对方。

不过,由于这是她单方面一个猜测,并不十分肯定,所以我在报道中没有提到这些。在这里不妨透露给大家,请大家自己判断。

我可以确定的是,谭小姐是一名普通女性,是一名背包客,不是什么武林高手。她的校友曾向我透露,她没学过武术,以前倒是走过“猫步”(大学生时装队,业余走过台步)。她在背包旅行途中只穿运动鞋,从来不穿高跟鞋。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12-07-19 10:56:04
与网友的一些讨论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12-7-16 19:11 发表
更尤其,各国对于单身女性入境都是非常小心的。理由是 - 单身女性入境卖淫的例子太多太多了。谭丽自己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或者说在和李叶明的访谈中不谈这个问题,反而处处以受害人的角色自居,控诉新加坡官员的官僚,让本来想让人同情的心理都荡然无存。还有,整件事被报道的方式都是谭丽的一面之词。李叶明作为特约记者,为什么没有去向新加坡移民局查证他们的说法?这样的报道是客观的吗?
作为学过法律一名专业人士,刘学敏说话应该是非常严谨、小心才对。可惜,我竟看到如同充满偏见的匿名网友一样的无端猜测和指责。

首先,你所说的“各国对于单身女性入境都非常小心”,不等于各国都会拒绝单身女性入境。各国关卡人员一般都有能力做出正确分辨,不会像你这样用“一刀切”的态度来怀疑。

其次,我与谭小姐交谈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谭小姐明确告诉我,关卡人员没有这样的怀疑或暗示。事实上,她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是一名从事外贸和船务生意的自雇人士,英语在中国人当中算是流利的,她是一名旅游爱好者,曾经去过很多国家,从来没有犯罪记录,也从来没被任何国家拒绝入境。何况,她当时只想转机,没打算入境新加坡。

最后,我对刘学敏无端指控我的报道不客观,表示愤怒。对于你这种想当然的指控方式,表示费解。这根本不是一名学过法律的专业人士应有的态度。
楚越 发表于 2012-07-19 10:58:30
回复 #16 刘斌 的帖子
但是如果这谭小姐在印尼不能入境又送返新加坡时,突然变口说她是用假身份的异议份子要求成国际难民, 那时新加坡移民局就会有两难了,一要回应中国把她送回去,一是程序上回返地点只是新加坡 (那些人道组织又会有话说了)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2-7-19 11:23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