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叶明博客|随笔南洋网创办人、专栏作家、多家海内外媒体特约撰稿人,著有《随笔南洋》

1000万与苏格拉底之死

2017-12-23 21:46:39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本地城市规划师刘太格日前接受媒体访问,重申“新加坡应以1000万人口来做城市规划”。此观点在网上和传统媒体上都引来批评。《联合早报》日前刊登卓梅华的《人口重素质不重数字》,明确反对“以1000万人口为目标”。

  文章说:“单是目前561万人口,已经让国人觉得生存空间被挤压……近年来,交通基础设施故障频繁、公共医疗服务轮候就医时间冗长,更让人觉得我们这个弹丸小国已不胜负荷。人们不免要质疑:690万人口的新加坡还会是一个宜居城市吗?若是1000万人口,岂不是更人满为患?”

  这篇文章道出了很多新加坡人的感受。比如地铁故障频繁,确实会给人造成“小国已不胜负荷”的感觉。但仔细想想,地铁故障频繁与人口规模,有什么直接关系吗?难道地铁是被新加坡人“坐坏”的吗?

  事实上,地铁故障频繁,跟运营和维修的关系更密切一些。以东京和上海这两个国际大都市为例,东京都会区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1万4700人,上海主城区居民人口每平方公里达1万3400人,几乎是我国人口密度的两倍,总人口也都远高于我国。可人家的地铁系统有经常故障吗?

  同样,就医时间也不必然随人口增长而变得冗长。假如规划做得好,能及时或提前多建几座医院,多培养一些医务人员,就医等候时间是可以缩短的。由此也可以看到,提前做好规划的重要性。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我们没有乡村。这是全球少有的特例。不少人会以新加坡是亚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来佐证新加坡已经“很拥挤”了。但他们忽略了,新加坡并不是亚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甚至连前十名都排不进。

  作为一个城市,应该与其他城市相比,才更合理。除了之前提到的东京和上海,这里再提几个亚洲城市,如孟买,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3万人;加尔各答,每平方公里2万3900人;澳门,每平方公里2万1200人;首尔,每平方公里1万6700人;台北,每平方公里1万5200人……

  新加坡的人口密度目前是每平方公里7800人,即便2100年真能达到1000万总人口,密度也只是每平方公里1万3000多人,依然排不进亚洲前十名(即便其他城市未来80多年都不增加人口)。

  另外,人口密度与拥挤程度也不必然划等号。比如香港,因为有大片山地,其人口密度从数字上看并不高,但城市的拥挤程度却是世界之最。加之失效的房屋政策,香港有很多人仍住在堪称“城市贫民窟”的笼屋。一个房间被隔成十几个笼子出租,这在新加坡是违法的。

  作为城市规划大师,刘太格指出,只要提前规划,就能找到应对方法——提高人口密度而不必造成拥挤。他过去就曾运用技巧,在居民感受不到人口密度增加的情况下,提高住宅区的人口密度。不过这里有一个关键,就是必须提前规划,不能等建好新镇后才来设法增加人口密度。那才是造成拥挤的原因。

  由此可见,刘太格提出要以1000万人口来做规划,正是为了避免拥挤。我们必须明白,同样是说1000万,谈规划与谈人口政策,性质完全不同。刘太格先生谈的是城市规划,他考虑的是到2100年人口万一接近1000万,要避免措手不及,出现没有土地可供应的情况。

  作为一个弹丸小国,以长远眼光来做规划是必须的。现有561万人口,就导致基础建设不胜负荷,只能说明之前的规划不够前瞻。

  那如果按1000万人做规划,到时人口没有那么多呢?那也不是坏事。因为超前规划只会带来更完善、更具规模的基础设施和预留更多发展用地,只会让新加坡走的更长远,人民也能享受到更不拥挤的基础设施。不是吗?

  明白这个道理,我们何必反对按1000万做“超前规划”的建议呢?何况这个提议来自一位城市规划领域的专家,一位被誉为“新加坡规划之父”的大师。

  刘太格是把新加坡打造成为令国人自豪、令世人羡慕的最佳宜居城市的功臣。他的经验与智慧备受国际同行肯定,他完全可以去更珍惜他智慧的地方,赚取丰厚回报。何必在离开建屋局和市区重建局这么久,还以近80岁的高龄,来蹚新加坡人口问题这滩“政治浑水”呢?

  众所周知,自2013年人口白皮书引发“民意反弹”后,人口问题已变成政治敏感议题。该讲的道理已经讲清楚了,但民意就是不接受。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已经没有政治人物敢再提690万。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个被否决的数字;在政治人物眼里,这是个“政治不正确”的数字——谁公开谈论,谁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在这种情况下,刘太格居然公开谈论1000万。这么“夸张”的数字,必然遭到民意的汹涌回击。他其实大可以明哲保身,只向有关当局做内部建议,不必公开表态嘛!主流媒体上对他的批评还算是温和的,网上就难免粗言秽语了。这种民意“围剿”专家的现象,令人不禁想起“苏格拉底之死”。

  作为古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西方哲学的奠基人,苏格拉底是被民主的雅典处死的。谁敢说对苏格拉底的判决不代表民意?民意“围剿”专家的事,自古希腊就有了。这是民主的雅典城邦最终没落的原因之一。而今天的新加坡民意能听懂并容纳刘太格的1000万吗?这恐怕也是攸关岛国存亡与兴衰的一个问题吧。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人口问题 时事评论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