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叶明博客|随笔南洋网创办人、专栏作家、多家海内外媒体特约撰稿人,著有《随笔南洋》
  宗乡总会的刊物《源》最近做了一个专题,题目是“新老移民一家亲”,主要介绍新移民在会馆的融入情况。近年来,新移民已悄然走入会馆,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积极融入。在一些百年老会中,新移民会员越来越多,尤其在青年团,比例最高可达百分之八十。有的新移民还进入了会馆领导层,成为理事或执委等。

  而新移民的顺利融入,与这些会馆开放和包容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一些会馆正努力扮演新移民“在家乡之外的第二个家”。受访的新移民纷纷表示,会馆里洋溢着浓浓的亲情与乡情,是吸引他们加入的重要原因。

  谈到新移民的融入,很多会馆前辈都表示“完全没有问题”,有的甚至开玩笑说:有问题的是本地的年轻人。“新移民来会馆很快就‘融入’了,反倒是本地年轻人不愿意‘融入’我们。”为此,晋江会馆提出要“用年轻人带动年轻人”——用积极融入的新移民,来吸引和带动本地年轻人加入会馆。

老移民不老,新移民不新

  对“新老移民一家亲”这个题目,立意大家都清楚。但对于被称为“老移民”,反应或许不尽相同。比如吴大地先生就说:他是会生气的。他在10月24日的文章中写到:“这种说法我不认同,我是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从来没有移民过。”所以他的感受是“百般的不痛快”。

  吴先生说的也没错。为了与“新移民”相对应,用大而化之的“老移民”去称呼新加坡人,并不十分妥当。这显然不是严谨的出自学者或官方的正式称呼,只是约定俗成的一个民间用语罢了。

  对于并不严谨的民间用语,仔细推敲,问题肯定很多,不管是“老移民”还是“新移民”都一样。比如被称为“老移民”的,很多其实并不老,或根本不是移民,最多算是老移民的后代而已。同样,被称为“新移民”的,也未必都是移民,比如超过百万的劳工和学生等;而新移民的“新”字更是能横跨20年。

  记得看过一篇报道说“老移民欺骗新移民”,讲的是加拿大一些做房屋中介、保险经纪的“老移民”,利用新来移民不熟悉情况、英文不好的弱点,在交易中谋取不当利益。仔细一看,他们所谓的“老移民”不过是早去了两三年而已。

  可见,加国的移民“老”得还是比较快的。在新加坡则不同。“新移民”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最早的,来本地定居已超过二十年了,至今仍被视为“新移民”。看来咱新加坡的“新移民”是不太容易变“老”的。

何必要生气?

  这些不够严谨的民间用语,出现这样有趣的现象并不奇怪。作为一个来新加坡十多年的老“新移民”,我对这个词从不介意。因为我知道,这只是一个约定俗成、图方便的说法,并不带有任何贬义。

  而吴大地生气的原因,主要是觉得“老移民”一词矮化了主人的地位。他说:新移民眼明手快,把土生生长的称为“老移民”,是为了强调大家都是移民。“就好像一只鸟,辛辛苦苦筑了一个坚固美观安全舒适的巢……新鸟申请到居留权之后,说旧鸟不过是‘先飞来这里的鸟’;大家都是鸟,没有多大差别。”吴先生认为,这是“近乎喧宾夺主的态度”了。

  我个人觉得,吴先生似乎多虑了。新移民使用这个词,未必有那么深远的用意。之前的“主客之争”,也不过是新移民对于自己身份地位的一种思辨,并不涉及或威胁本土新加坡人的地位。

  如吴文中提到的,那些爱说“老移民”的本地人用意是善良的,是想拉近新老移民的距离一样,新移民使用这个词也未必就有恶意。吴先生何不试着对新移民的用意也做一些善意的解读呢?

多一点宽容与信任

  吴文中还提到“骗婚”——拿到公民权后,移民的“自由恋爱”就结束了,如果心里还不能认同新加坡,这就形同骗婚。

  话当然是没有错。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或事,让吴先生觉得有必要提醒新移民“火候不到,请勿求婚”呢?或许吴先生不了解,放弃原国籍,是一个多么艰难的决定。尤其对中国新移民,尤其在中国迅速崛起的今天。如果没有对新加坡一定程度的认同,新移民会盲目选择入籍吗?

  婚姻,当然得先有感情。但这不等于说,除了感情,其他的都不用考虑。我知道有些本地朋友,对新移民入籍时再三权衡利益和待遇问题很反感。可是说白了,这些务实的考量,往往是在感情稳定、进入谈婚论嫁的阶段之后才会有的。

  结婚不就是为了过日子吗?爱情走到这里,自然会遭遇柴米油盐。就像很多夫妻结婚越久,感情谈的往往越少,但你能说他们没有感情吗?

认同感不是拿来拷问的

  再说,一纸婚书,保障的不是感情,而是为了确定法律关系和与之相关的义务。成熟的夫妻从来不会拿结婚证书去拷问对方。因为感情不是拿来拷问的,感情是在交往和生活中培养的。感情是拿感情来换的。

  网上总有人喜欢问,新移民能用什么实际行动来证明你们效忠呢?这很难回答。但同样的,当有人反问:新加坡人每天都用什么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效忠呢?可否让新移民学习学习?竟然也同样难以回答。

  其实这样的问题,除了表达不信任外,并没有任何意义!而不信任能够换来更多认同吗?

  在我看来,认同跟爱情一样,是心里的一种感觉。在不被接纳的情况下,越挫越勇的爱情能够走多远?爱情如果不能用心去感受,你又要让对方证明什么呢?所谓的高标准、严要求,就一定能保证爱情的质量吗?尤其到了婚姻阶段,宽容的情怀其实比炽热的爱情更重要。

  所以,还是放松一点吧。莫让融入太沉重!从新移民融入会馆的事例不难看出,真诚的欢迎与包容,自然会换来真诚的融入与感激。

  融入其实没有那么难。
超风的个人空间
超风 发表于 2009-10-29 10:00:37
俺坐到沙发啦~~

随遇而安,顺其自然
快乐蓝天 发表于 2009-10-29 10:35:15
顺其自然,快乐融入

融入其实没有那么难。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10-30 15:37:13
回复 #3 快乐蓝天 的帖子
快乐融入---很好的提法。
elon 发表于 2009-11-10 11:01:11
吴大地—回应李叶明的《莫让融入太沉重》
和张元元一样,也同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张惠雯发表文章,说“既谈融入,何言主客”,把永久居民的“主客”身份模糊化。她进一步说:“我不认为新移民是客,他们只是‘后来者’而已。”

说“老移民”和“新移民”都是移民,没有不同, 而“老移民”只是先来者而已的这种论调,早已深入新移民群中并盛行于网络之上。

身为新加坡国民,对这样的说法,当然有责任澄清。於是我用“筑巢说”来说明永久居民与新加囯民的身份的区别:“这就好像一只鸟,辛辛苦苦的筑了一个坚固美观安全舒适的巢。为了扩展,欢迎新鸟同来共同建设。新鸟申请到居留权之后,说旧鸟不过是“先飞来这里的乌”;大家都是鸟,没有多大差别。”我指出,这种态度近乎“喧宾夺主”。

李叶明竟然说我过虑,没有必要如此评论。他认为新移民使用“先来者”“老移民”这些名词;提倡永久居民 “主客模糊” 身份的说法,未必有什么用意。

难道,他希望新加坡国民,对这种不但是错误的,而且是有害的观念,充耳不闻,袖手不理,任其生根蔓延。

新移民是一个很笼统的观念,它包括了新公民、永久居民以及在这里工作读书的外国公民。就是因为很多人都对这些区别,没有明晰概念,所以才有“张元元事件”的争议。为了澄清概念,我区分了这三种新移民。我更刻意指出,新公民必须认同新加坡;首先把自已看成是新加坡人。这是他们与永久居民,基本不同之处。我还说,如果他们对国家认同没有诚意,那他们在为了取得公民权所作的效忠新加坡的宣誓,就形同欺骗了。

没想到李叶明对我这种澄清,也大不以为然,认为我对新移民“火候不到,请勿求婚”的提醒,虽然正确;但是没有必要。因为,国人提醒新公民认同囯家,就等于感情的拷问,会让移民感到不受信任。

在我的言论发表之前,早报一连刊登了三篇新移民洋详洒洒的鴻文伟论(杨建伟 《多听、少说、欣赏、称赞—新移民融入新环境的四项基本原则 》、张惠雯《 既谈融入,何言主客?》、李叶明 《新移民是客人还是主人?》)。本地人有关移民议题的言论,早报言论版只刊登了我一篇。

可是连我这一篇评论,新移民李叶明似乎都认为是多余的,他说本地人批评新移民,“除了表达不信任外,并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后果严重,会使到移民的融入,变得“沉重”。

在李叶明眼中,本地人不但不宜对移民不适当的言论加以评论,甚至连生气都最好避免。

杨建伟、张惠雯与李叶明的文章里,在提到本地国民时,老爱用“老移民”“先来者”这些代号。用心何在,当然不敢猜测,不过如果稍把其意义延伸诠译,听在耳里,实在令人不快。於是,我把个人的感觉说出来,希望他们用比较准确的称呼。难道这也不行吗?

语言的意义,视其语境(contexr)而定。用人类进化史的语境看,人类都是从东非洲走出来的移民。说新加坡国民都是移民,确实没错。不过,如果张元元告诉我这个61岁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说我和她一样,在新加坡都是移民,我只是先到岛上而已。那听起来,就有点刺耳了。
吴大地的个人空间
吴大地 发表于 2009-11-10 12:47:10
早报不肯刊登的回应
谢谢 elon 把我回应李叶明的言论转贴在这里。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09-11-10 12:53 编辑 ]
冷风狂 啸细雨难断
冷风细雨 发表于 2009-11-10 13:32:13


QUOTE:
原帖由 elon 于 2009-11-10 11:01 发表
... 语言的意义,视其语境(contexr)而定。用人类进化史的语境看,人类都是从东非洲走出来的移民。说新加坡国民都是移民,确实没错。不过,如果张元元告诉我这个61岁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说我和她一样,在新加坡都是移民,我只是先到岛上而已。那听起来,就有点刺耳了
土生土长还是移民。。我真的不苟同。我在另外一个帖子和内山老哥讨论了很久也没有达到一个结论。我继续坚持我的看法。土生土长不是移民,可以说是移民后代。

此乃指鹿为马之事。此用心可议啊。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09-11-10 13:37:18
回复 #7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刚看早报,默克尔说德国统一尚未完成。
德国统一已20周年了,德国总理还说没有统一。这是不是指鹿为马?
冷风狂 啸细雨难断
冷风细雨 发表于 2009-11-10 13:48:02


QUOTE:
原帖由 德下花园 于 2009-11-10 13:37 发表
刚看早报,默克尔说德国统一尚未完成。
德国统一已20周年了,德国总理还说没有统一。这是不是指鹿为马?
她指的是法理统一了,但实际上那无形的墙还在。东西德还是有隔阂存在的。两地的发展和生活水品也不一样。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11-10 13:49:55
回复 #6 吴大地 的帖子
吴先生多虑了。早报不会为了照顾我的感受而不登您的文章。

我也有文章不被刊登。凑巧手边就有一篇,请您指正: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ewthread.php?tid=38120

您如果要回应我的文章,随时可以到这里来。我非常欢迎。
吴大地的个人空间
吴大地 发表于 2009-11-10 13:52:53
树犹如此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09-11-10 13:32 发表


土生土长还是移民。。我真的不苟同。我在另外一个帖子和内山老哥讨论了很久也没有达到一个结论。我继续坚持我的看法。土生土长不是移民,可以说是移民后代。

此乃指鹿为马之事。此用心可议啊。
梁文福今天在早报发表了一篇散文,说出了本地人的感觉:

树犹如此
(早报 2009-11-10)

梁文福
  有位德国朋友,每逢来岛国,总要用一两天时间,在植物园看看热带树木。坐在我的车上时,他总是对蓊蓊郁郁的路树赞叹不已。电邮中问他何时再来,他说非常渴望:“单是那些树,就够我想念了。”

  德国朋友不会懂得《世说新语》里“树犹如此”的语典。我挪用此话,玩味其意:“单是树,就够想念了――更何况是人?” 洋人会如此含蓄吗?或许我想太多了。又想起孟浩然《过故人庄》的句子:“绿树村边合”。树犹如此,难怪此诗主客相契,结尾客人还不客气地预约:“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访客来到“花园城市”,无不欣赏怡人苍翠。不久前,有位台湾朋友坐在我车上,由衷感叹:“单看这些路树,就能看到城市规划的成就。”岛国移植树木使其速长的技术,远近驰名。曾有朋友问,举目所见之树,都是移植的吗?我说有些是,有些不是,看树根就知道了。

  看树原该带着敬意仰视,观赏巨木老树,尤其如此;然而偶尔我们也会从意想不到的角度来看树。多年前某次受邀与高级公务员在高楼顶层共餐,吃饭时透过玻璃窗俯瞰市景,忽觉眼底那些密密麻麻整齐种植的树木,一棵棵,一排排,真的很像花园模型中随时可以插下去拔出来的小小标签――移植,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在岛上曾经历国民服役的男儿,野战训练时,沙尘汗水中,都曾与那些土生土长的树木亲密无比。某年军训演习后,极度疲惫,抱着枪杆,靠着无名树木歇息;傍晚凉风中,隔水望着“边疆”,忽然对眼前的树林――那可不是移植的――充满感情;莫说侵犯,若有人要轻慢它们,我是会生气的。

  移植新绿,当然也构成花园城市美好图景。主客之分,不必泥执,像孟浩然那首诗般也挺好。不过,总不能反客为主,说岛国之树只有先移植后移植的分别。移植的树若认为树影婆娑和土地滋养只是相互交换,各取所需,生命就不会扎根。每逢车行路上,风雨大了,看到移植路树倒下的画面,我就会想:树犹如此,树犹如此。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09-11-10 13:54:07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09-11-10 05:48 发表
她指的是法理统一了,但实际上那无形的墙还在。东西德还是有隔阂存在的。两地的发展和生活水品也不一样。
统一就是统一。一个中央政府,一本passport。难道统一还有别的意思吗?

我不承认统一还有广义狭义之分。
冷风狂 啸细雨难断
冷风细雨 发表于 2009-11-10 13:55:30


QUOTE:
原帖由 德下花园 于 2009-11-10 13:54 发表


统一就是统一。一个中央政府,一本passport。难道统一还有别的意思吗?

我不承认统一还有广义狭义之分。
哈哈。。您这话很熟悉哦。。这话不是我说。我只是试着解释一下。我没有说我同意或不同意她的看法。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09-11-10 13:58:24
回复 #11 吴大地 的帖子
所以,只有土生土长的才是本地人?

那我和新移民一样,不是本地人了。不过我和老婆生了一群本地人。
冷风狂 啸细雨难断
冷风细雨 发表于 2009-11-10 14:00:09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09-11-10 13:52 发表


梁文福今天在早报发表了一篇散文,说出了本地人的感觉:

树犹如此
(早报 2009-11-10)

梁文福
  有位德国朋友,每逢来岛国,总要用一两天时间,在植物园看看热带树木。坐在我的车上时,他总是对 ...
写得很含蓄。。。不过写得真好。。不亏是梁文福。。。我想这扎根还是很重要的。。。本地人不扎根,新加坡就没有前途。在情感上不奢望第一代移民扎根很深。这是对人的感情的尊敬。一个人迁移后对自己生长的地方都没有感觉,怎么能奢望此人对这新地方有感觉而能扎根?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09-11-10 14:00:18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09-11-10 05:55 发表

哈哈。。您这话很熟悉哦。。这话不是我说。我只是试着解释一下。我没有说我同意或不同意她的看法。
我认为她是指鹿为马,你同意吗?
吴大地的个人空间
吴大地 发表于 2009-11-10 14:02:12
移民日报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09-11-10 13:49 发表
吴先生多虑了。早报不会为了照顾我的感受而不登您的文章。

...
从来没有想过早报不登我的文章会是为了照顾你的感受。你是不是把自已看得太重要了!

有人说早报是份移民日报,我开始有这个感觉了。
冷风狂 啸细雨难断
冷风细雨 发表于 2009-11-10 14:07:10


QUOTE:
原帖由 德下花园 于 2009-11-10 14:00 发表


我认为她是指鹿为马,你同意吗?
我没仔细看这事的相关报道。不好评断。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11-10 14:08:56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09-11-10 14:02 发表

从来没有想过早报不登我的文章会是为了照顾你的感受。你是不是把自已看得太重要了!

有人说早报是份移民日报,我开始有这个感觉了。
我从来没有把自已看得太重要。所以我的文章不获刊登,我一点想法也不会有。

如果吴先生认为自己的文章没有被早报刊登,就说早报是份移民日报,有点令人无语了。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09-11-10 14:11:29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09-11-10 06:07 发表
我没仔细看这事的相关报道。不好评断。
根据题目不就可以评断了吗?无论怎么说,统一就是统一,还会有其他意思吗?我不接受。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