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叶明博客|随笔南洋网创办人、专栏作家、多家海内外媒体特约撰稿人,著有《随笔南洋》

侯德健与政治

2009-09-05 19:57:53

  遗忘的力量总是难以抗拒。当年风靡华人世界的《龙的传人》,如今再提起,年轻人想到的或许只是王力宏,却不知这首歌的原创作者是侯德健——1970年代以来华文世界最有才华的创作歌手之一。

  当年,《龙的传人》在台湾和大陆分别由李建复和张明敏唱红后,海峡两岸都视之为爱国歌曲,它以令人惊讶的速度传遍华人世界,堪称全球华人的“国歌”。而曲名“龙的传人”也当之无愧的成为华人的代名词。

  我要感谢“连士升青少年文学基金”和南大孔子学院,为我们请来了侯德健,在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举办了题为:“龙的传人”侯德健——中文流行歌曲三十年的公开讲座。在讲座上,我们不仅听到了侯德健演唱的多首歌曲,还有机会与侯德健一起合唱《龙的传人》,令许多“老”歌迷热泪盈眶。

  之所以会热泪盈眶,原因是合唱之前还看了一段录像。录像上,一群落难的华人正在跟侯德健合唱《龙的传人》。画面里,是激昂的歌声,画外音,是侯德健沉痛的解说。

  那是1980年在泰国的一个难民营,那里居住着从柬埔寨逃亡出来的20万难民,其中有3万是华人,当时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们没有得到PRC(中华人民共和国)和ROC(中华民国)政府的任何援助;而侯德健当时所能带给他们的,只有精神上的一丝慰籍与支持,那就是《龙的传人》。

  “百年前宁静的一个夜,巨变前夕的深夜里,枪炮声敲碎了宁静夜,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多少年炮声仍隆隆,多少年又是多少年,巨龙巨龙你擦亮眼,永永远远地擦亮眼……”

  和着录像里的场景和余音,唱着以上的这段歌词,怎能不让人情绪激动?而令人倍感遗憾的是,现在年轻人所熟悉的歌词里,恰恰没有了这一段!

绕不开政治的侯德健

  原本,主办方给侯德健准备的题目是“中文流行歌曲三十年”,可是随性的侯德健从一开始就“跑了题”。他从“三杯水”的故事讲起,谈了奶奶对他的爱,随后又谈到了爷爷,谈到了父亲,谈到令他心仪的第一位女生。

  当话题回到音乐后,就再也绕不开他似乎并不愿意再谈的政治。一曲新作《转眼一瞬间》,诉说的是他十多年不能回返大陆、郁积已久的情愫。后来,有一位可爱的听众问他,为什么十多年不能回大陆呢?这似乎在在证明了遗忘的力量。

  但是侯德健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拒绝被遗忘。从《新鞋子旧鞋子》在胡耀邦的安排下登上人民大会堂;到《龙的传人》在台湾无法通过审查,被迫修改歌词的风波;再到难民营合唱《龙的传人》所引发的思考,最后谈到了他1983年的惊人之举,侯德健的歌,似乎总是绕不开政治。

  1983年,台湾还处在戒严时期。在两岸相互隔绝的情况下,侯德健竟然抛家弃小只身经英国转赴中国大陆。在那个时代,这被视为“叛国”行为。何况侯德健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国民党的老兵,《龙的传人》其实是在台美断交的刺激下愤然而作的,侯德健也因此被当时的执政者捧为“民族英雄”。如果了解了这些就不难明白,侯德健的出走,对于当时的台湾会是怎样的一颗“震撼弹”。

  而谈到出走的原因,侯德健在讲座上显得非常平静。他说,1980年在难民营的那段经历让他意识到,要想提升全球华人的尊严和地位,要想改变海外华人的处境,最根本的问题是要有一个健康、富有、强盛的中国大陆。接着他语带调侃的自嘲道:“我当时就是去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去了。”

现在的流行音乐少了什么?

  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侯德健是背负着更大的理想“出走”中国大陆的。他不是受了谁指派,也不是冲着大陆的“市场”而去的,他凭的只是一腔发自内心的激情。但从此也开启了他大起大落、颠沛流离的20年。

  我很喜欢他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政治本该是人的一部分,但人不应该是政治的一部分。”这句话,就像他的许多歌词一样富有哲理。

  有嘉宾提问,大陆的流行音乐欠缺了什么?侯德健认为少了“真我”以及优秀的创作。他提到大陆一家很有名气的音乐学院开办了“流行音乐系”,简称“流音系”(谐流莺),侯德健说,这个系名真难听,当即引来在场听众的一阵哄笑。

  原本我也想问一个问题,跟1980年代相比,现在的流行音乐又少了些什么呢?当听到“流音系”的笑话,联想到前面侯德健躲不过、绕不开的“政治”,我似乎已经得到了答案:现在的流行音乐,充斥了太多风花雪月和媚俗的娱乐倾向,缺少的不恰恰是侯德健那种理想、抱负、和发自内心的激情吗?

欢迎侯德健移居新加坡

  虽然这是侯德健第一次来到新加坡,但是他说,他对这里一见倾心。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来过美丽的狮城。原本他以为,新加坡与香港广州一样,到处是高楼大厦,但来了之后才发现,这里并没有那么多高楼,随处可见的是大片的绿树和草地。他说,这里的空气比广州新鲜一千倍。

  在讲座中,他多次提到,他要去移民厅问一下,移居新加坡需要怎么办手续。主持人在讲座结束时也半真半假地说:我们已经在外面为侯爷准备了移民申请表格。而我则由衷地希望,移居狮城,并不是侯德健的一句戏言。

  我想,狮城会欢迎侯德健,就如狮城华人欢迎他的歌声一样。我希望狮城不仅有侯德健喜欢的市容和空气,也能提供给他自由发挥创意的土壤。我更希望移居狮城的侯德健,不仅带来他的音乐,也能带来他原本对于政治和社会的热情,因为有了那样的热情才是侯德健,我所认识的真正的侯德健。

刊于《联合早报》(2009-09-05)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9-09-05 20:35:15
我的几点感想
感谢主办单位为我们带来了侯德健的声音和身影,感谢叶明这篇至情至理的文章。

侯德健的演讲结束,正是我们思考的开始,任何一场专题演讲的成功,往往不取决于现场的红火热闹,而是取决于演讲之后能不能引发起人们的思考。如果演讲一过,所讲的话就随风而逝,很难说那是成功的演讲。

侯德健本人是有思想深度的人,他把自己的思想深度贯彻到所创作的歌曲中,他开创了流行歌曲的新风。他关心政治,但没有像余天那样卷进政治的漩涡。他说:政治本该是人的一部分,但人不应该是政治的一部分。这可以成为一句格言。

一位很有才气的年轻朋友说,政治是暂时的,文化才是永恒的。是啊,已经半个世纪过去了,谁还记得50 多年前中国政坛一些风云人物?但是人们没忘记徐悲鸿和他笔下的奔马,我深信50年,100年后,人们也不会忘记吴冠中。例子太多了。
眼前的侯德健也是例子,台湾政治人物三十多年来走了不知多少,人们忘掉的也不知多少,然而,侯德健的《龙的传人》人们就是忘不了。文化艺术的生命力比政治顽强。

政治我们还是要关心的,你不管政治,政治可要来管你,你说能不管政治吗?像侯德健,关心政治,但是又与政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态度可取。

先说到这里,希望引起讨论。
逗号的个人空间
逗号 发表于 2009-09-05 22:55:34
不知道侯先生有没有提到自己在6。4。其间的活动,以及自己对自己在6。4。活动的反思。
逗号的个人空间
逗号 发表于 2009-09-05 23:08:58
  1983年,台湾还处在戒严时期。在两岸相互隔绝的情况下,侯德健竟然抛家弃小只身经英国转赴中国大陆。在那个时代,这被视为“叛国”行为。何况侯德健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国民党的老兵,《龙的传人》其实是在台美断交的刺激下愤然而作的,侯德健也因此被当时的执政者捧为“民族英雄”。如果了解了这些就不难明白,侯德健的出走,对于当时的台湾会是怎样的一颗“震撼弹”。



--------------------- 侯先生抛家弃小,“叛国”为那般?想是要投身政治?后来却与政治若即若离,不知道为什么?谁可以介绍一下吗?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6 00:58:06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09-9-5 20:35 发表
政治我们还是要关心的,你不管政治,政治可要来管你,你说能不管政治吗?像侯德健,关心政治,但是又与政治保持一定的距离,这个态度可取。
谢谢山叔的回应。是的,有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知识分子,是应该关心政治和参与政治的。但不是变成政客。

侯德健没有变成政客。他还是一个有思想、有深度的创作歌手。希望他能写出更多好歌。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6 01:19:26


QUOTE:
原帖由 逗号 于 2009-9-5 22:55 发表
不知道侯先生有没有提到自己在6。4。其间的活动,以及自己对自己在6。4。活动的反思。
关于这个问题,侯先生没有谈。我也尊重他的意思,在文章里或在这里,不谈此事。

但隐约可以体会到,侯先生对当时的很多事情是有自己的反思的。至于反思的具体内容,估计以后会有机会知道。

另外有去现场的朋友应该都能感受到,侯先生在讲座中,对中国后来的变化和发展,是持肯定态度的,对台湾则相反。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6 01:27:37


QUOTE:
原帖由 逗号 于 2009-9-5 23:08 发表
侯先生抛家弃小,“叛国”为那般?想是要投身政治?后来却与政治若即若离,不知道为什么?谁可以介绍一下吗?
在文章中有交待:
谈到出走的原因,侯德健在讲座上显得非常平静。他说,1980年在难民营的那段经历让他意识到,要想提升全球华人的尊严和地位,要想改变海外华人的处境,最根本的问题是要有一个健康、富有、强盛的中国大陆。接着他语带调侃的自嘲道:“我当时就是去解决这个根本问题去了。”

另外,还有一点他没有明说,但可以体会到,就是他对当时台湾歌曲审查制度的不满,所以“出走”似乎还有抗议和逆反的情结。

侯德健曾积极参与政治,但我觉得这并不属于“投身”政治。因为他始终是一个歌手,而不是政客。他是以一个文化人、创作歌手的身份参与政治的,仅止于参与和表达观点而已。
夏蟬歌的个人空间
夏蟬歌 发表于 2009-09-06 07:26:34
回复 #2 韩山元 的帖子
听说侯德健返台后对易经八卦颇有研究。不知他讲座中有无提及。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6 09:35:53
回复 #8 夏蟬歌 的帖子
讲座中没有提到。侯德健对易经有研究并不奇怪。易经也是一门大学问。

不过,有一个背景值得注意。那就是他离开大陆后,并不见容于台湾。他因为参与了那次事件,之后却发表了不利于某些人的谈话(我相信他说的是实话),导致两面不讨好。他移居新西兰,其实是丢掉了自己的舞台。在这种情况下,他总要做点别的吧。
山水为邻 发表于 2009-09-07 23:14:49
看到侯德健这个名字,首先想到的是,再是龙的传人,可他竟只字不提,我想大概是主办方事先讲好的,也可能是这些年来,棱角磨圆了,毕竟这个字眼太敏感。
antiao的个人空间
antiao 发表于 2009-09-07 23:32:04
感觉上, 侯的激情只是适合作一个文化人,作一个创作歌手,这种激情不适合搞政治。
而搞政治的台湾人,(我对台湾了解不多哈),偶欣赏施明德那样浪漫的革命者。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8 15:22:02


QUOTE:
原帖由 山水为邻 于 2009-9-7 23:14 发表
看到侯德健这个名字,首先想到的是,再是龙的传人,可他竟只字不提,我想大概是主办方事先讲好的,也可能是这些年来,棱角磨圆了,毕竟这个字眼太敏感。
是的。我也有同感。侯德健对这个话题欲言又止。看来这十几年的遭遇,或许是我们外人难以想象的。
叶明空间《随笔南洋》
叶明 发表于 2009-09-08 15:24:55


QUOTE:
原帖由 antiao 于 2009-9-7 23:32 发表
感觉上, 侯的激情只是适合作一个文化人,作一个创作歌手,这种激情不适合搞政治。
而搞政治的台湾人,(我对台湾了解不多哈),偶欣赏施明德那样浪漫的革命者。
是的。侯德健是一个文化人,不是政客。他对政治的热情,是属于“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范畴。
逗号的个人空间
逗号 发表于 2009-09-08 17:42:24
积极参与政治,搞政治的人要有献身精神,要目标明确并能坚持理想。否则,就会落入两边不讨好的境地。

两岸三地以外,华语流行歌曲的市场就是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侯德健多年前没有移民新加坡而去新西兰应是不得已的选择。他因政治活动而使自己更加走红,也应政治观点将自己陷入困境,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能够细细品味。

我想,侯德健此次如此低调,不久之后他应会移民新加坡。
yelunp的个人空间
yelunp 发表于 2009-09-11 21:45:44
人与事,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的。

此时的侯德健,应与当年的侯德健有所差别了,不然的话,他也白白地度过了这些不平凡的岁月。
喜蛋的Blog
喜蛋 发表于 2009-09-11 23:06:29
欣赏叶明这篇文稿,写得条理分明,恰到好处,因为侯德健讲座时我也在现场
西斯子民 发表于 2009-09-14 10:05:37
回复 #2 韩山元 的帖子
政治是暂时的,文化才是永恒的?

怎么可能?政治也是永恒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