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计信息

  • 访问数:1906965
  • 博客数:1634
  • 建立时间:2006-11-22
  • 更新时间:2010-10-08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山中岁月的思念
--《空谷回音》赏析之二

(按:2008年6月26日,我已写了这篇评析文章,但后来不知“塞”到何处,再也找不着。随着时间的消逝,我也忘了这篇。至2010年1月10日,我又写了另一篇《酩酊在秋夜的空谷回音里》,并收录在与邹璐合著的诗文集《荡起双桨》一书里。近日因眼疾休闲在家,乘机收拾整理旧稿,无意中发现这几乎已成了“绝响”的文章,有点惊喜……)

邹璐的诗《空谷回音》

那是一种距离
冰寒的季节
枯雪封存的山巅
关于春的想象
关于夏的记忆
山中岁月
空谷回音留给自己听
听见夕阳在归鸟的翅膀下
听见月光在树叶间
呼吸,看见
看见幽蓝幽蓝的思念
看见温柔的絮语
如同落叶在树下
层层积累层层覆盖
四季已是你历经的风景
世界也是你脚下的微尘
你的存在不是为了存在
如同星空下的琴音
只为那动容的山色和月色而存在

    怀鹰的评介与赏析:

    诗人来自山谷,思念却是一种距离,由于有这个距离,山谷传来的回音倍觉亲切,但有一丝说不出的凄美。

    诗人在山谷里有什么回忆呢?

    “冰寒的季节
      枯雪封存的山巅”

    山谷远离尘世,冰寒的季节留下最深的印象。诗人遥望被“枯雪封存的山巅”,只能想象春天的模样和关于夏天的记忆。日子就是这么单调、平凡,这是诗人留给自己的“山中岁月”,连山谷里的回音都好像是为诗人而敲响。

    但山中岁月其实也不那么刻板,到处都充满一种圣洁而神秘的氛围。诗人“听见夕阳在归鸟的翅膀下”,这是一句很富有情韵而丰美的语言。诗的语言可以让生命跃动,让日子清澈,让天空更加“希腊”,让想象更加无限的延伸。夕阳怎么可能在归鸟的翅膀下?如果你用世俗的眼光来读,那你就错过了美的瞬间。诗的存在,是为了那个美的空间;唯有美,才是诗的灵魂。

    听见-夕阳-归鸟-翅膀,有如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那么不经意的组合在一起,将动态的归鸟(翅膀)和静态的夕阳融化在一起,奇就奇在归鸟翅膀下的夕阳是可以被听见的,“听”这个凝练而喜悦的表情动作有很深的意涵,一下子将大自然静穆的画面给搅动了。

    时间不断的迭更,诗人从听夕阳转而听月光:“听见月光在树叶间/呼吸”,树叶的呼吸是自然的,但转换成月光,月光便被赋予生命色彩,而这生命的色彩却是用“听”听来的,不只是耳朵在动,心弦也在动。

    谁说山中岁月是寂寞的呢?在诗人眼中,没有一样东西不美。

    诗人不仅用耳听,用心听,也用眼睛(心眼)看,看见的是“看见幽蓝幽蓝的思念/看见温柔的絮语”。思念是抽象的心灵触觉,只能用心去感受,但诗人却说“看见”,看见不一定是真的看见,这是想象空间里的“看见”。“幽蓝幽蓝的思念”可以是一种既深且浪漫的思念,也可以指在旷野里燃烧的烟,“温柔的絮语”也许是晚风的换喻。

    夕阳-归鸟-月光-树叶-烟-晚风,这正是山中岁月最令诗人怀念的画面,而这些画面“如同落叶在树下/层层积累层层覆盖”,这山中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记忆被压缩到最深层的地方(积累和覆盖)。

    诗人从山中岁月跳了出来,她的心灵、世界完全改变了。诗人走过雨季,行脚匆匆,世界只不过是“脚下的微尘”。而诗人的存在不是为了眼前这个虚幻的世界,她的心始终在那山谷。“如同星空下的琴音/只为那动容的山色和月色而存在”,无论走得多远,诗人的思念始终在那星光下的山谷。

    诗的境界高远而深邃,有很大的张力。我们一边读着,一边随着诗的节奏而呼吸,那绝美的景观让人思潮起伏,很想飞到那山谷去听一听夕阳在归鸟的翅膀下的歌唱。


si05.jpg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文艺评论

杨林的个人空间
杨林 发表于 2010-04-10 23:33:25
回复 #1 怀鹰 的帖子
两篇评论,都是针对同一篇诗歌,角度不同,各有姿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