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3-29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736222
  • 博客数:610
  • 建立时间:2006-11-17
  • 更新时间:2017-03-09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人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

 

 

抵达德黑兰的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餐,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到酒店外走走看看。

 

从旅游地图上,我发现酒店所在的位置就在老城区,这里距离古老的清真寺以及大巴扎市场并不远,通常我习惯于步行,有目的的,或者漫无目的的,这样可以比较踏实,切身而具体地感受一个陌生城市以及这片陌生的土地。

 

可是,当我走出酒店来到大街上,我发现街上的大小店铺都还没有开门,一道道铁栅栏门上都有“铁将军“把门,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地抬起手腕查看时间,手表上显示已经是当地时间上午八点半,难道这里街道两边的店铺只是下午营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人行道上挺干净的,路上的行人很少,走了一段路,过了两个路口,我几乎没有碰到什么路人甲,四车道的宽阔街道上来往的车辆也很少,难道是公共假期,还是有什么缘故?我顿时感觉自己孤伶伶一人流落异乡街头,举目无亲,语言不通的种种不便和孤独无援。

 

通常当我们决定到国外旅游,多数会选择在自己的假期,方便出行的时候,却很少有时间仔细研究对方国家的公共假日或传统节日,有时候恰好遇上当地的传统节日,遭遇一场意外的热闹,一阵惊喜,感觉不错,当然是旅行的意外收获,开心不已,但像此时此刻,站在寂静空旷的德黑兰街头,想到网络上或者传闻中的种种不安全讯息及画面,说老实话,心里掠过一丝恐惧。

 

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看不到,看来我只能原路返回酒店了,至少那里是温暖的,那里也是安全的。也许我可以下决心把带来的几本旅游攻略仔细研究一遍。

 

当我回到酒店,因为满腹狐疑,于是向酒店服务生打听原委。原来当天是由于他们的一位宗教领袖逝世,举国哀悼,服务生用简单生硬的英语告诉我,“所以今天是公共假日,所有的人都在家里哭泣。“

 

回到房间,打开电视,果然看到屏幕上出现大批大批的人,占据整个画面,他们聚集在清真寺,忧伤、沉郁、悲戚、严肃、流着泪的面孔,一遍一遍诵经的声音,画面上黑压压的人群,和人们身上穿着的黑袍,让人感觉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也让我深刻感觉到一种完全不可理解的文化所带给人的无比沉重的压力、不适和距离感。我才真正意识到,我来到了一个世界上唯一政教合一的国家。神权统治高于一切,人们过着一种体制穆斯林生活

 

虽然如此,当天晚上我还是有机会在当地朋友的引领下,参观了距离酒店并不远的两座清真寺和古老的大巴扎市场。当有人引领,并有朋友似的愉快交谈,情况就截然不同了,虽然是陌生的朋友,也感觉温暖亲切。

 

夜幕下,街灯昏暗,街上同样行人稀少,可能是夜幕笼罩的缘故,并不让人感觉非常突兀,怪异,当地朋友告诉我,你现在看到这里的街上一个人也没有,明天你再来看,这里满街都是人。

 

是这样吗?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作为一个旅行者,也许只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果然,到了第二天,当我再次来到古老清真寺和大巴扎,我几乎难以置信这里怎么会聚集这么多的人,无以复加的多,人山人海的多。做买卖的,送货的,流动商贩,摆地摊的,有档口的,还有拖家带口来逛街的,与朋友约好来用餐的。人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因为禁止车辆进入,这里其实是步行区,甚至连摩托车也禁止进入,不过有一种据说是从中国进口的观光车可以载客在区域内环绕。从昨天街头一个人也没有,到今天熙熙攘攘的人群,我只是很好奇,他们是怎样迅速占据大街小巷?

 

据说伊朗的女性受到严格教法的管束和限制,在公共场所被严格要求穿恰朵(黑色长袍)和戴头巾,即使是外国游客也必须严格遵守,并有道德警察沿街巡逻,随时监督,但是她们中很多人几乎很少在家中烧饭、烧菜、做家务,多数女性都会到清真寺祈祷礼拜,或者就是聚会用餐,然后就是逛街Shopping,这样一天就结束了。

 

由于宗教信仰的缘故,他们有很多在我看来有些不可思议的集体活动,例如某一天当我来到伊斯法军的皇家大广场,据说这是世界上第三大广场,当地人问我是否有北京天安门大,我很难回答,因为北京天安门已经有很多新的建筑设施,让我们无法确认从前的宽广辽阔程度,可是伊斯法军基本保留了从前的壮观宏伟。

 

当时,我看到正有清真寺的工作人员在一片片卷起铺在广场上的地毯,让我感到非常吃惊。想想吧,时间一到,一片片地毯从清真寺抬了出来,然后一片片铺排在地上,城里许许多多人,陆陆续续如潮水般聚集在广场上,密集地甚至是拥挤地,在诺大广场上以整齐划一的节奏进行崇拜,仪式结束之后,人们纷纷四散开去,广场又恢复平静和空旷,地毯又被一片片卷起,一片片收回到清真寺,这是多么巨大、繁琐又枯燥的工作量,而有些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如此,一遍一遍将地毯搬进搬出,每天,固定的时间,这一幕无声无息,悄然并迅速地重复进行,这就是崇拜的力量。

 

而真正让我见识到浩大、密集、带着宗教的兴奋,甚至狂热的浩瀚人群,是在我即将离开德黑兰的那天晚上,在伊玛目霍梅尼国际机场。

 

我因为担心交通阻塞问题,较早抵达机场,发现这里的出发大厅几乎没有什么店铺可以消磨时间,不免有些无聊。这里是先排队进入闸门,后办理登机和通关等手续,因此出发大厅的人并不多。

 

这时我就注意到不断有捧着花束的人们往大厅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他们是些什么人?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都捧着花?难道这个国家至今还保留传统用花束欢迎归来的人。

 

好奇心让我不由自主追随了他们去看个究竟,出发大厅在三楼,经过一个长长的扶手电梯可以下到一楼的抵达大厅,当我来到扶手电梯旁,我有些吃惊地发现,扶手电梯已经停止运行,围绕在扶手电梯旁边站了很多人,他们都隔着护栏在向下观望,他们在观望什么?当我也努力挤到围栏旁向下一看,我感到彻底的震惊和震撼,在机场的抵达大厅,我无法估量的很多很多人!

 

我相信这里有成千上万的人,他们并且绝大多数都穿着黑色或者深色的衣服,黑压压一片,女人们几乎一律的黑色恰朵(黑袍),这黑色给人的感觉相当压抑,无可抑制的肃穆、沉闷,但如果你注意到黑色头巾下面的那张脸,却是满脸的欢喜表情,带着难以抑制的喜悦,生动的,活泼的,表情丰富的。

 

她们多数拖家带口,手里牵着,怀里抱着年幼的小孩,女孩子九岁之后必须穿恰朵(黑色长袍)和戴头巾,所以这里的孩子们看上去是最亮丽的色彩,他们似乎从小见惯了这种大场面,几乎没有哭闹,并且虽然这么庞大浩瀚人群,但整个机场大厅并没有显得特别混乱,没有嘈杂交织的声音,人们手中多数捧着带着矜持华美的假花,一种激情和兴奋悄然在人群中传播扩散。

 

原来正有一个从麦加朝觐回来的航班,他们好像欢迎凯旋的英雄,我想任何政治领袖都不会受到民众如此隆重,发自肺腑,充满激情的热烈欢迎,只有崇拜的力量。

 

伊朗人绝大多数虔诚信奉伊斯兰教。他们认为,安拉是他们唯一的真主,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最伟大、最仁慈的主。他们每天去清真寺或在合适的场所祈祷5次,求真主宽恕他们的罪,赐福给他们,保佑家人平安幸福。全国各地的宗教组织,每年都组织信徒免费到各地宗教场所朝圣旅游,免费提供食宿交通。

 

我记得在我14岁那一年我曾经读过一本书,非常遗憾我已经忘记书的名字,但是有一段细节描写我至今记得,当经过长途跋涉的骆驼队列回到他们的城市,全城的人都聚集到广场上来,人们热烈拥抱亲吻那些朝觐归来的人们,亲吻他们的脸颊、长袍、衣襟、围巾,甚至亲吻他们的脚板,背囊,沉默而疲惫的骆驼也受到热烈的欢迎和拥抱。

 

2900字)

201513


点击查看大图

朝觐回来的人好像凯旋的英雄

点击查看大图

在这样的人群中能找到自己熟悉的面孔是特异功能吧

点击查看大图

人山人海,人海茫茫

点击查看大图

电梯停止运行,上面站满了人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邹璐 随笔 伊朗 德黑兰 穆斯林 土耳其 伊斯兰之旅 伊斯兰世界 大巴扎 伊斯法罕 伊朗之行 政教合一国家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