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3-25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735301
  • 博客数:610
  • 建立时间:2006-11-17
  • 更新时间:2017-03-09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精华III

棠棣花迟

 邹璐

 

五月中,我匆匆的行程终于回到遥远北方。就在这里,一个关外游牧民族成就了他们民族史上最伟大的功业,缔造并终结了中华大地上最后一个王朝,就是这里,我的祖籍地,父母诞生成长的地方,祖父母辈安息长眠的地方。每当提起北方,我便有油然而生的豪情,想用清朗豪迈的声音说,我的家乡在东北,我,是北方人的后代。

久别的家人已经早早等候在机场,拥抱的瞬间,也把多年漂泊在外的牵挂暂时释然,我们的车子轻快地离开沈阳桃仙机场,沿着从沈阳到丹东的高速公路飞速行驶,想说的话很多,所以不想说话,我倒希望车速不要那么快,我倒希望能把窗外微雨黄昏的故乡景致看得更真切一些。

姚千户屯、杨千户屯、连山关、下马塘、火连寨┄┄,这些听来有些熟悉却是陌生的地名,我并不确定它们准确的位置,但是我知道它们就在我现在重返的这片土地上,我开始一遍一遍重复在心里念叨这些名字,我并且告诉自己,今后无论我走再远的路,我走到哪里,我要记得这些名字,如同记得自己的姓氏,自己的民族,自己的族人一样。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来处,都有归处,隔着再远的旅程,都有一个起点叫做家乡,我喝过这里的地下水,吃过这里的野山菜,我已经不会说自己的乡音,可是,我要珍惜地记得这些地名,记得它们,记得曾经我的父母在这里成长。

已是五月,山色一片翠绿葱郁,我们的车子在群山之间飞驶,一条道路沉默而阔达,伸向远方,如同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某种性格,在这群山之间,我看见时隐时现的铁路线,看见偶尔有火车时而出现,时而又消失在山洞之中,这是年少时父母曾经时常提起的铁路线,那一场“跨过鸭绿江”的战争早已结束,曾经无数抗美援朝的“英雄儿女”就是沿着这条铁路线,隆隆奔赴战火纷飞的前线,王成和王芳们是父母他们少年时代的英雄和偶像,“向我开炮,向我开炮”是他们那个时代的口号和豪言壮语,而终于绿水青山将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蜒蜒成了往事,沧桑成了昨天,荡气回肠的历史挽歌依然是那首百听不厌的“一条大河”,我不禁在心里由衷感激我的父母,感激他们在我年少时讲过那些难忘的故事,大时代中的小地方,大背景中的小人物,而有一天当我有机会回到这里,看到这里的一切,轻易就有了相熟的记忆和历史深处的某种相知与联系。

看到吗?那片房子背后的高台?那里曾经有个大庙,有间大庙小学,你妈妈小时就在那里读书,坐在身边的姨妈絮絮叨叨地说着,我还是沉默,像少年时偶尔回到故乡,不爱说话,安静,内心却不肯停歇地翻腾着,这是一个深山里的矿山,看得见山脚下的村庄,道路,河流,看得见半山坡上开垦出来的田地,还有深山沟里隐约的房子,隐约的人家聚落。

南芬露天铁矿,据说这是亚洲最大的露天开采矿山,我的祖父母辈从上个世纪中期辗转迁徙落户在这里,从此和当地数万的矿山居民一样,靠山吃山,生息终老在这里。今天所见,这里已经发展成为满山满谷遍布楼宇街市的繁华市镇,有一条公路和一条铁路由山里一直延伸出去,奔向另一个群山环抱的山外,也带走很多山里的孩子,矿山的孩子,他们永远离开矿山,离开家乡,就好象我的父母这样。

我想起多年以前,那时候奶奶家就住在铁道下面,每晚入睡,听得见火车隆隆的声音,南北大炕总是烧得很热,每逢过年,全家人聚在一起,热闹得像是甜蜜挤在一起的糖葫芦串,而今老屋早已在市镇规划下夷为平地,让我无处找寻曾经的景象,那景象只有在记忆深处寻回了。

老屋的前面有一个小小院落,院落的中央有一棵粗大的山楂树,老屋背后还有一棵苹果树,我几乎想不起来那时候我究竟有多么小,依稀记得小小的我欢天喜地地在过年时换上崭新衣裳,站在挤满家人的小小院落,拍着手,期待爷爷点燃挂在窄小院门上的长长一串鞭炮,那串鞭炮要响多久呢,跨过子时,迎来新年,剧烈而热烈的炸响长久地回荡,小小院落弥漫着喜庆的硝烟,然后,仰头望一眼山楂树,高高的树端挂着一盏红灯笼,那融融的红色光芒就在北方寒冷的腊月的夜空里温暖而长久地亮着,亮到今天,照见我的眼角泛起的晶莹泪光。

父母少年时家境清贫,他们需要到山上耕种,和每天往返很远的山路,去残缺不全的庙里的小学校断断续续读书,但他们也是幸运的,读到更多的书,从此远离家乡。我的父母是离乡背井远走他乡的人,落地生根留在南方的长江边上,他们常在嘴边念叨的就是他们的故乡,我因此知道他们有多么热爱自己的故乡。

可是,留在家乡的人可能更加热爱自己的家乡呢。那天下午,等我到对面山梁上祭拜过我的外公外婆,我来到舅舅在半山坡上自建的房子的家,他特别留我坐在烧得温热的炕上喝一杯茉莉花茶,他说他要上网给我一个惊喜,然后开始在网络中搜索卫星拍照的他的家乡,当然,那也是我的故乡,我不知道这个在矿山工作超过三十年,从来不曾离开过矿山土地的电器技工,居然对于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歇数十年之久的这块土地有着如此深厚的情谊,他一遍一遍在屏幕上放大那张地图,直到可以清晰辩认出他家门前的那条山路和门口面对的高高山梁,他的这个小小热情感动了我,他啧啧称奇于电脑上的清晰地图,电脑上无法显示他家屋后山坡上种下的近百棵果树,而我则啧啧称奇于他的这片有地房产和包括山楂、李子、栗子、葡萄等在内的近百棵果木树,他对于土地的热爱使他的生活如土地一般丰厚富足,我就在想,每当初春时节,从他家的后面山坡看过去,是不是如歌中所唱,

亭亭白桦,

悠悠碧空,

微微南来风,

木兰花开山岗上,

啊,北国之春已来临

《北国之春》,这首歌也是父亲生前深爱的歌,尽管这是一首来自东瀛的歌,可是那“残雪消融,溪流淙淙”的歌词中却是唐宋的意境,民间的情怀,质朴的亲情,温暖的乡谊。

棠棣花开,

朝雾蒙蒙,

水车小屋静,

传来阵阵儿歌声,

啊北国之春已来临。

我在歌声中回家了,歌声中家乡成为沉甸甸的牵挂,在乡间,在山边水湄,真的就让我看到一株正在盛开的棠棣,五月花迟,那满树繁花无声无息却又喧嚣热闹,在满目翠绿山谷中绽放。

故乡再远,她在天涯游子的心里,诗经中说“棠棣之华,偏其反而:岂不尔思,室斯远而。”又是一年春去春来,棠棣花开花落,不是不想家啊,只是家乡太遥远。只是啊,无论以后因为岁月,因为距离,家乡有多远,那一树缤纷白花永远盛开。

 

2466字)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棠棣花迟 那年春天 那年秋天 邹璐散文 东北故乡 散文

中南半岛
删除+0 中南半岛 发表于 2012-07-08 02:21:52
链接国家图书馆“读吧,新加坡”网站

http://m.nlb.gov.sg/ebooks/view_entry/755316d2-7b7b-4703-a50f-c778369cb2bd

链接国家图书馆“读吧,新加坡”网站
http://readsingapore.nlb.gov.sg/

2) “Late Blossoms” (“棠棣花迟”) by Zou Lu (邹璐)

Written in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sanwen” (novella) style, the author journeys to her former hometown in northern China and shares memories of her impoverished past.

About the author:

Zou Lu was born in China but now resides in Singapore.  Despite starting to write only in 2006, she has won fans with her prolific essays and poems.  In the short span of five years, she has three anthologies of poetry and two collections of essays to her name, all published in Singapore. When she is not penning poems or writing creative essays, Lu is involved in promoting social and cultural activities.  She is also a founding member of www.sgwritings.com.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