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4-28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743438
  • 博客数:611
  • 建立时间:2006-11-17
  • 更新时间:2017-04-06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附件

70后”海外女作家婚恋散文经典

/施雨

20111011日,星期二

 

70后”海外女作家婚恋散文经典

《中国女性文化》杂志,2011年第一期(总4期)

 

施雨主持《中国女性文化》杂志读吧

 

跨国婚姻不仅是地理时空上的跨越,还有心理、情理、常理和伦理的跨越。婚姻是一个名词,也是一个动词。

 

引小路在第一次婚姻失败之后海归北京,挣扎了半年,由于无法适应的北京生活,她失去了工作。可是,却赢得了爱情

 

一向冷傲的引小路,在北京把自己扔进了京城价位最高的婚介所,想认真找一个。可是,并没那么容易。一次次见面,一次次失望。她与本土的男士不来电。婚介公司总经理说,这样吧,我看你的性格很适合外国人,我把你的资料放国际部吧,不额外收你钱了。果然,引小路与现在的老公Rob就这样被红线栓住了。

 

有了爱情和婚姻的女人,还需要什么?当然是需要爱情结晶了。遗憾的是,生活又给引小路开了个玩笑——夫妻俩患了不孕症,需要做人工受精。又是一路的艰难困苦喜怒哀乐,最终,引小路如愿以偿做了一个小小男生的妈妈。

 

怀宇的婚姻也是中西合璧。虽然夫妻俩恩爱有加,但一床被子盖着中西两种文化,必定存在差异与冲突,然后是和解与融合。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文化?于是,这对欢喜冤家在灵秀风趣的笔下,尽显风情。对于婚后从夫姓,怀宇是这样说的:平心而论,姓名不过一串字符而已,其意义见仁见智。姓名于我,是生命之初父母为我搭建的一座屋宇,幼小纤细的性灵在屋宇下成长,一路过来,它为我挡风避雨,逐日与我的生命融为一体——我连旧衣都难以舍弃,又怎么能够舍弃家一般的姓名?

 

依林的感情生活比较曲折,与中国丈夫离异之后嫁给了一位英国绅士,感情甚笃。遗憾的是,位英国绅士在伦敦地铁大爆炸中遇难。虽然现在她又有了好归宿,但那段感情依然清晰隽永。她忧伤地询问:那一霎地铁爆射而出的烟火中,你是否还曾这样坚持?烈焰中你离去的瞬间,你是否曾在眼里心头闪过我的名字,你是否曾尝试给我留下只字片语?你是否曾伸出一双手要握住我的一声呼唤?

 

邹璐写的是与自己一样在异乡失婚的女子,怎么孤寂地过中国春节。她说,在这个城市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尤其是在除夕的夜晚。不仅我是孤独的,还有很多孤独的男男女女。生活是多么的不完美,因为不完美才要及时行乐,好像这样的除夕之夜,大家能够聚集在一起,能够一起吃饺子,喝红酒,是不是就很快乐呢?

 

吟寒以梅、菊、竹、兰来比喻她笔下的四位女子。女人们在年复一年的操劳间穿梭,故事里已氤氲起人逾中年的云霓,虽是绚丽不再,终也浓淡相宜。褪去韶华,渐渐返璞的时光流岚悄然笼罩了她们。腮边无意间就染上了零星浅褐的沧桑,那是女人们的年轮,美丽而厚重。女人们没有沉鱼之姿惊鸿之颜,故事里亦无风起云涌回肠荡气,她们只以拳拳爱心为笔,饱蘸光阴之墨,书写着凝练了十数年风雨后的宽和与素朴。


点击查看大图

20111010225058999[1]

点击查看大图

20111010222452431[1]

点击查看大图

20111010222417413[1]

点击查看大图

2011101023335301[1]

点击查看大图

2011101022552583[1]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施雨 海外女作家 中国女性杂志 随笔

中南半岛
删除+0 中南半岛 发表于 2011-10-13 09:25:25
链接美国“文心社”

http://wxs.zhongwenlink.com/home/news_read.asp?NewsID=59184 
中南半岛
删除+0 中南半岛 发表于 2011-10-13 09:27:24
文章标题:失婚女人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1-10-12
作  者:邹璐 出处:原创 浏览37次,读者评论0条,论坛回复0条


导  读: 她说,幸福跟金钱没有关系,幸福跟年龄没有关系,她说话的口气斩钉截铁,好像是在发表宣言,那幸福跟什么有关系?刚开过刀的后背伤口不疼了?两只小猫?有人陪伴一起吃年夜饭?幸福只跟幸福的人有关系。


  
  
失婚女人的故事
文/邹璐
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

“70后”海外女作家婚恋散文经典
《中国女性文化》杂志,2011年第一期(总4期)

  新年的钟声已经响过,余韵犹在夜色中回荡,已经凌晨一点多,执意要回家。

  离开朋友温暖而明亮的大客厅,乘车独自一人回家。从城市西部到城市的东部,那段路有些漫长。其实这个城市国家一点儿也不小,尤其是当你独自一人行驶在路上,竟会有无尽的感觉。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刚刚雨停,似乎有些地方还在飘着微微细雨,沾着清凉雨水的夜色,沾着清凉雨水的新年,一种深刻的孤独袭来。原来自己是知道的,一直都是知道的,却始终在逃避,或者说是一种隐忍,让我感觉到背脊和肩膀隐隐的痛,那是因为不自觉身体也在参与异常抵抗和逃避。

  这个夜晚没有星星,没有月亮,除了一路街灯明亮,还有就是亮着灯的窗口,许着愿的寺庙,睡着觉的城市,和有些疲倦却无睡意的我。一朵开在暗夜里的花,无人问津,无限落寞。电影的感觉,而自己正游离在镜头外观望镜头中的自己。

  沿着这个城市动脉一样的路径回家,这个城市最强有力流动的血液脉搏,而家则是我们的心脏。异乡和故乡一样遥远,心脏和头脑相去甚远,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能够感觉得到,却想不明白,而另外有些时候,我们可能真的想明白了,却又变得沉默,不动声色。

  在异国他乡过年,无论那所房子是你的,不是你的,华丽的,简朴的,都是寄居,你属于这里,可是这里不属于你,你可以自由自在在这个城市国家行走奔跑,但是,你的内心却是疏离生份,甚至不忠实地,好像戴着墨镜,过滤了刺眼的阳光,也同时令周围的风景,行走的人群改变颜色。

  新年了,想不起要买些什么饰物装点门户,也不知道该买些什么食物水果应节应景,而所有买回来的,对联,盆栽,福字,罐头,杯面,凤梨酥,那是被超市里几乎充满的吆喝一样的“新年到,新年到”的歌声催促下的盲目跟从。

  我总是想着在新年的时候去到某个地方,一个可以收留我,和那些总觉得一言难尽的心情的地方。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啊,任意就可以抵达的远方,陌生的风景,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那里才是我心情妥善安放的地方。你看到的我为什么这样心神不宁,那是因为我的身体和我的灵魂分家了,我想去远方,可是我没有及时逃走。我深信灵魂之说,深信快乐是灵魂的事,我的身体并不感知快乐。

  在这个城市我是一个孤独的人,尤其是在除夕的夜晚。不仅我是孤独的,还有很多孤独的男男女女,比如今晚的聚会。

  我的朋友Eva刚刚离婚,离婚的前一天,她发来短讯给我,亲爱的,这将是我告别婚姻的最后一天,15年的婚姻就要结束了,不过,我并不难过,因为我有一双漂亮的小儿女陪伴。

  伤感是最容易被传染的,我应该怎样回复她呢,我的婚姻早就结束,可是婚姻没有给我带来孩子,离婚也没有留下孩子陪我,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一段被众人见证的爱情,就结束了,我没有孩子,孑然一身,我像一棵长满苍翠叶子的树,风来了,自己哗哗地大声歌唱,我很自由,自由的代价就是没有负担,想尽点责任,却不知道要对谁付出,生命轻到随时可以放弃。

  Eva在电话中说,这是我第一次没有老公陪伴,独自一人当家过年,说完,她在电话那端笑了,可是我却想哭了,多么勇敢的小妈妈,我很想一一拥抱她的那两个漂亮宝贝,Eva 说,她还邀请了Violet 和Lina,我们都是单身女人,我们会有一个幸福愉快的除夕之夜。 
中南半岛
删除+0 中南半岛 发表于 2011-10-13 09:28:07
是啊,看到violet时我在想也许她是幸福的吧,她今年已经60多岁,她看上去那么雍容华贵,并深具权威,她在新加坡生活超过26年,她不喜欢寒冷的北欧家乡,更喜欢赤道阳光,她笑称自己很擅长烧煮,所以她的先生总也离不开她,他们共同走过世界很多地方,始终不离不弃,始终惜惜相伴,好到不要有孩子介入,可是,又怎样呢,十年前,他敌不过病魔的苦战,先她而去,从此留下她一个人,富有而孤独地生活在遥远异国他乡。

  她没有孩子,只有钱,她不想回去北欧,也没有人能够走进她的生活,她喂养了两只猫,倒是越来越有灵气,每当她从外面回来,她会花很长时间跟这两只猫交谈,“你们想我了没有?亲爱的。”如果有一只猫很懂事地“喵”了一声,会感动到她落泪,“亲爱的,谢谢你,我也很想你们,来看看,我们今晚吃点什么好吃的?”这样听起来,她是不是真的就幸福了呢?

  她说,幸福跟金钱没有关系,幸福跟年龄没有关系,她说话的口气斩钉截铁,好像是在发表宣言,那幸福跟什么有关系?刚开过刀的后背伤口不疼了?两只小猫?有人陪伴一起吃年夜饭?幸福只跟幸福的人有关系。

  Lina 说,能够在异国他乡和朋友一起吃一顿年夜饭,一起看一场久违的春节联欢晚会真的好幸福。我看着她有些松弛疲倦的脸颊,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有感而发。

  她是众多被本地教育部聘用的华文教师之一员,她在普通源流的学校工作,她每天都很忙碌,声嘶力竭,疲倦得有些笨拙。她看见华文部主任新年前穿起优雅的旗袍,她说,我甚至不敢穿高跟鞋,因为那样会使我的脚很累。她对于自己的薪水起初是满意的,因为比较在中国那个小县城的微薄收入,她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满足感,可是,也因为学会了比较,她现在不能感觉到满足了,甚至很失落,可是,她不知道如何才能填平这个因为不满足而产生的失落感,挫折感,而每当想起远在中国的先生和女儿,她的失落感挫折感就显得尤其强烈,她常常会对自己的努力产生怀疑,她不可能造就她的学生成为什么精英精华,相反这些叛逆又放肆的大孩子没有直接投诉她,找她的麻烦已经是幸运,后来她想明白了,她就是一个工作赚钱机器,有一天这架机器自动罢工,她就回家了。有时候,她会担心回去之后先生和女儿还记得她吗,因为她觉得自己苍老的厉害,不过,她也安慰自己,看在钱的份上,他们应该感谢她,可是,他们看钱还是看她,在孩子的重要成长岁月,她已经缺席三年。

  总之,生活是多么的不完美,因为不完美才要及时行乐,好像这样的除夕之夜,大家能够聚集在一起,能够一起吃饺子,喝红酒,是不是就很快乐呢?

  Eva家是经过认真而隆重布置的,大捧的红玫瑰,流苏的灯笼,更多娃娃们的照片,各式各样的巧克力,很多还没有打开来的点心,精选的餐具,每个人的盘子边都有一尾金边红鲤鱼。

  没有人可以评估你的快乐,这是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感受,所有一切仅仅是遭遇,是遇见,是外部条件,如果没有因此转化为你的内在体验,并以心情来感觉和描述,终究还是“无关”。

  进而,快乐肯定了我们的生活,不快乐让我们甚至对自己的存在产生怀疑,所以,快乐的感觉直接评估了我们的生活质量,这样看来,快乐又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评判体系,为了保证我的生活质量,确定我的生活品质,我要重新修订我的快乐定义。可是,这样的说法,Eva说是自欺欺人,Violet说是生活的智慧。Lina说,自我安慰也挺好的。

  我在苍茫潮湿的夜色中回家,我认真想过了,这个除夕之夜是美好的,美好的,美好的,美好的,别问我,不想说话。



本文在2011-10-12 6:22:52被施雨编辑过 
中南半岛
删除+0 中南半岛 发表于 2011-11-13 22:17:01
转帖“美国文心社”相关报道

http://wenxinshe.zhongwenlink.com/home/news_read.asp?NewsID=54637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