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3-26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735528
  • 博客数:610
  • 建立时间:2006-11-17
  • 更新时间:2017-03-09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留言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 FondaBao 发表留言 2012-10-23 07:00:11
该消息为悄悄话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 FondaBao 发表留言 2012-10-20 11:56:31
您好,有关“城市文学”讲座,在新加坡管理大学领票的活动,是什么时候开始可以领票呢? 
伊菲之歌
删除 伊菲之歌 发表留言 2012-03-10 16:58:44
该消息为悄悄话 
红袖添香伴君读
删除 zhaohui 发表留言 2011-10-22 19:12:59
这个空间给我的感觉是:深沉、有内涵、热情、充满青春的气息。我会常来学习。(握手) 
xjq_mo的个人空间
删除 xjq_mo 发表留言 2010-11-05 15:33:20
我在找緬甸的文友,請介紹. 
段春青-换个好心情
删除 段春青 发表留言 2010-09-22 20:15:18
敬祝中秋节里,一切都圆圆满满。

简单的语言,深深的祝福。 
段春青-换个好心情
删除 段春青 发表留言 2010-07-21 23:09:43
该消息为悄悄话 
灵魂的语言
删除 韩山元 发表留言 2010-06-23 19:55:15
感谢中南半岛用细腻的笔调引领我神游缅甸这个美术展。

看了文字生动的描述,我仍然觉得缅甸是个不容易认识和理解的国家,缅甸人民和我们好像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个人原以为能通过美术了解缅甸,看来可能性不大。

过去我以为,艺术作品有时可以作为“心灵之窗”,让人窥视艺术家的心灵世界;一个民族优秀的艺术,则可以让人窥视这个民族的心灵世界。

现在看来,艺术有时不像心灵之窗,倒像一艘小船,我在此岸,艺术家和他的民族的精神世界在彼岸,原以为艺术可以载送我到彼岸,但是经历了好长的航程,彼岸还是那么可望不可即。我想,观赏这回缅甸的美术展,也会有这种感觉吧。

我相信,欣赏异国艺术的乐趣与魅力正是这样的从此岸到彼岸的过程,也许,正是因为它的神秘难解而格外引人入胜。

全文有很多美文佳句,往往让人浮想联翩,发人深思。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5:02
本文建构在两种的创作理念,楼主并不纯粹写画展或观画记,而是结合作者曾经的缅甸之行的所见所闻,观感等。文中提到“装置艺术”,我提点自己粗浅的看法。
所谓的“装置艺术”并不按照事物的原貌进行创作,而是搅乱、打破世界的固有秩序、排列(放置)方式,也就是说,它是一种对传统或真实世界的颠覆。山可以被当成海,海也可以被当成是山。这样的随意性地把艺术创作的规律彻底的改变,自由和错置成为它最大的特色,反正艺术家自有自己的诠释,至于这诠释能不能获得“验证”,得到观众的肯定,那是另一回事了。以缅甸的情况来看,在这么一个贫穷落后,宗教色彩如此浓厚,军法统治如此严酷的当儿,艺术家们采取这样的艺术手法,也许是一种对现实的“无声的抗议”。在艺术家的眼中看来,现实已被无尽的嘲弄、扭曲、压榨,心中纵有不平不满,也很难在传统写实的创作里表现出来,故而这种装置艺术倒是可以发出另类的声音。
装置艺术源自六十年代的西方,一方面是学生、工人、农民的觉醒,一方面是西方传统的道德价值观的分崩离析,艺术家普遍感到无所适从,彷徨迷离,於是装置艺术应运而生,并且很快成为一种“新兴”的艺术思潮。但这种错置、倒置、反置的作品,只能满足艺术家个人但创作欲望和自由心态,跟超现实主义的创作一样,远离了人们的实际生活、思想和感情,只能引领一时的风骚,最后成为极少数人的创作精神。
跟中国的一些所谓的“行为艺术”不同,装置艺术仍有其可取之处,作为一种对世界的扭曲变形,艺术家们“婉转”地表达世界的黑暗和压抑,而“行为艺术”很多时候沦为泄欲的工具。
我想,装置艺术家之所以能在缅甸这个神秘、封闭的国度里受到一定程度的欢迎,乃是从西方文化中得到某种灵感,结合缅甸的现实模拟出来的一种艺术样品,它远不如传统绘画的深厚、深阔,富有民族和宗教色彩,但也看得出他们努力的方向。装置艺术并非全是人性扭曲的张扬,它也有优点,比如楼主所说的“幽默”。装置艺术是无声的语言,透过不同程度的扭曲倒置让人产生一种视觉的落差,进而引发心灵的震撼。尽管军法管制,西方文化的侵入是难以抵挡的,这也说明缅甸的艺术家们通过这样的表现形式,找到了自由创作的空间和生存的环境,可以说装置艺术是缅甸某些艺术家们的新生态的艺术创作。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4:43
“这的确是一种挑战,来自创作者,作品以及观众三位一体共同参与的一场挑战,而观众的观赏过程也可以视为“行为艺术”的一种吧。”

观众的反应或许可以说是一种条件反射,而作品是客观存在,因为存在,便有一种内在的思想。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4:17
“娃奴所拍摄的是这段长约13分钟乍看之下一成不变的旧建筑,是她从清晨,白天,直到晚上,捕捉这栋旧建筑在一天中不同光影变化下的情景,当我们欣赏这个作品的时候,那种感觉只能用微妙来形容,画面是完全的寂静的,看似不变其实已经在变并且不断变化,炊烟是什么时候升起的?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那是一只狗?还是两只狗?其实,还有第三只狗,窗户打开了,窗户关上了,人在窗口,人在门口,人在街头,一个人也没有。画面在不停地变幻中,无声无息,只有播放器嘶嘶啦啦的机器的声音一直在响,靠近些能感觉机器运作太久而散发出的热量和气味。”

这一大段描述是最贴近生活的,一个普通的艺术工作者的生活,虽然浮光掠影,却能在我们的视网膜里展现一幅富有生活和文化的底蕴。
时代颠覆人的思想,艺术家的创作反过来颠覆传统。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3:47
“展室中间,以纱制围幔围起来的地方,地上放了数十个泥塑,这些泥塑如同创作者的墙上涂鸦,每件作品都是粗糙的,扭曲的,零乱的,笨拙的,上面还有一些不规则的洞,充满混乱怪异的情绪,这些作品带给我极大的困惑,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他们让我感到狰狞,扭曲,丑陋,卑微和隐隐的不安全。可是在那些纱幔上的留言,用缅文书写在小字条上,我的朋友翻译给我听,听来却是挺正常的,是的,我说正常,是由于我觉得这些作品看来很有些不正常。”

同样的泥塑,我也在波士顿哈佛大学的博物馆见过,一尊尊无头、无手、无脚,或仅剩半张脸的人物雕塑,同样也是扭曲、怪丑,大约是为了控诉战争的可怕、狰狞。这些雕像有好几百年的历史,应是最早期的“装置艺术”。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3:24
“如果说缅甸的物质生活是贫穷的,它的精神生活尤其是它的宗教信仰所延伸的宗教艺术,宗教文化却是富足丰盛的,给每一位旅行者留下深刻难以忘怀的印象,记得当我第一次去到仰光,某天,参观仰光城里著名的大金塔,当地导游用充满自豪的口吻告诉我,塔顶的罩檐上有1065个金铃,420个银铃,7000颗红蓝宝石,以及巨大钻石,等等,他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手上还有一叠和佛塔一样闪闪发光的照片。”

宗教文明带来的是文学艺术的创造,包括佛塔的设计建造,神像的雕塑等。这可以说是最原始的带点神秘色彩和宗教意味的艺术构想,带动后世的人们探寻自身的存在意义,生命的层次和感情的依归。 
怀鹰自在
删除 怀鹰 发表留言 2010-06-22 11:12:58
缅甸的艺术家该和普通平民很不一样,他们属于觉醒的一代,有自己对乡土、现实和信仰的见解,并且坚持自己的创作,就这点来说,是令人敬佩的,尽管生活在极权的国家里。 
中南半岛
删除 中南半岛 发表留言 2010-06-22 08:37:02
谢谢留言,呵呵,技术问题,懒得研究,写在这里也挺好的。 
段春青-换个好心情
删除 段春青 发表留言 2010-06-21 12:08:18
回复: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呵呵,来这里回复~~~莫怪!)

这次画展想要表现的主题的确令人迷糊,或许是我不懂艺术的缘故,看了那些展示品后,除了在“光线设计”之前,只感到微微的战栗和慌恐。

“而年轻人更富有开放自我的个性,甚至对于自己国家的社会习俗,宗教信仰,政治文化提出质疑,或开一些不很张扬的幽默玩笑。”

我认为有种“山高皇帝远”的感觉!或许他们一直“期待”着什么,可是“表现”的手法欠缺点“主题”,或许需要点胆量吧!不过相信这次之后,他们的“期待”将变成“不再期待”。

不过,通过这次展览,不难看出,他们极力想跟上世界的步伐,无论如何,我们就边走边看吧~~~

谢谢您的分享 :D 
承璋的海阔天空
删除 承璋 发表留言 2009-12-26 10:25:09
新年有没有钟声呢?有的,那是在漫天飞雪之后我为你敲响的,它越过千里皑皑白雪,像滚雪球一样来到你的窗前。当……当……,听到了吗?请把它收藏起来,伴你走过新的一年。 
今生无悔
删除 意水 发表留言 2009-11-16 14:15:07
该消息为悄悄话 
UFO2012
删除 刘斌 发表留言 2009-10-04 17:41:45
云惟利,1970毕业于南洋大学,获文学学士学位,旋即专攻古文字学,获硕士学位,后负笈英国,获语言博士学位——学途书旅,贯穿中西,语言功夫已如穿石之水,甚为精湛,这从他的散文集《春花小语》中即可感味。

《春花小语》收散文28篇,分两卷。卷一以《花木集》为名,凡写市野间花木草果目欣口赏之色味;卷二以《看山集》名之,凡写山岭中村光野趣醒心明眸之景境。

读者若求其实,便可从中了解掌故常识:作家对所述之物如草莓蘑菇豆芽萝卜蕃椒椰子等等,从其生生长长到其形貌用途颇有经验,写的格外真切,很得一番考证功夫,读后令人很长见识;

读者若求其趣,便可流连其中陶冶雅趣闲情:作家每每听雷鸣,写雨声,述花容,状树貌,闻鸟啼,传水音……,都或取譬以人,或况人间物事。如写姜花是“乡村美人,刚健中带轻柔”,写凤凰木那一树的花团锦簇则“宛若小儿女的情怀,眼中是异样的热”,读来情丰趣厚,自有一番生动;

读者若求其意,便可从中捕捉种种精神:如《望金门》中一个“望”字闪出对中国两岸统一的切盼光眸,《少年僧尼》中于那佛家生活中却贯穿了俗事凡理,《香山听雷》中那雷声轰鸣着的乃是怀抱一抹文化良知的知识分子灼热的心跳,《烧饼油条豆浆》的热气中则飘荡出作家对中华五千年文明无限隐忧的一声叹息……总之,作家每状一物都绝不黏着于物,而是生思发想,抽绎精神;

读者若求其辞,那篇篇美文则是满目嘉言:云惟利文笔纯清净洁,淡素而内蕴深敛,语气犹如流云,娓娓而来,决无一丝浮浪之色却又美轮美奂,这大家之气的老道已使他整个的文风直如“清水出芙蓉”了。 
中南半岛
删除 中南半岛 发表留言 2009-09-26 00:27:38
惊讶。

握手。 

给我留言

悄悄话方式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