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六口游北欧

2018-05-03 18:15:50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因为老大去挪威Oslo交换半年,我们决定12月假期,老二考完试后,老四考完唢呐三级,参加了RI华乐团在维多利亚音乐厅举行的年终音乐会后,去北欧旅游。综合每个人的考试时间,最后订了卡塔尔航空12月8日凌晨从新加坡出发,经多哈,9日下午2点到丹麦哥本哈根的机票。23日早晨从Oslo经多哈返回,因为27日老二要动眼睛手术。

老三11月初考完O水准华文后就没事了,安排她负责学习使用新买的佳能DSLR相机,并规划哥本哈根的行程安排。她先在Airbnb预定了地点优良、价格适中、正好住六个人的民宿。接着,查找从民宿到景点,景点之间,及回民宿的巴士地铁步行路线。根据景点的距离,安排每天的行程。去哥本哈根是老爸儿时的梦想,现在马上就要实现了。

12月7日夜晚,我们就离家出发去樟宜机场。卡塔尔航空座位宽敞,服务不错。每人有个电视,可以娱乐,也可以追踪飞机飞行的地面三维地图,知道经过哪些熟悉的中东和东欧城市。飞机配有前下后三个摄像头,乘客可以从电视上看到摄像出来的影像。老大在两天前的凌晨帮我们在网上订位时,没能将座位订在一起。三个孩子坐一起,爸爸在旁边管他们,妈妈一个人坐前面。因为妈妈很担心自己身体吃不消,临出发前去看了专科医生,开了药,时刻准备着。上了飞机,就不受打扰地睡觉。

当地时间早晨5点多到多哈,享受国家领导人待遇,从飞机的旋梯走下来,气温不冷不热,走入巴士,开进转机的候机室。人很少,要等待三个小时。妈妈如常做了八段锦、易筋经、抬腿功、站桩等。发现多哈机场的厕所不错,有手动冲洗器,只是比日本的马桶盖差一点点。临登机前才发现有一个让乘客安静躺着睡觉的房间,对转机的旅客很有用。

从多哈到哥本哈根的飞机没有坐满,我们又在后面,就一人占两三个位子睡觉了。准时降落哥本哈根机场,孩子们已经跟在机场外等候的老大联系上了。老大已经买好哥本哈根卡,出来后直接去坐火车进城。北欧的火车地铁巴士都没有检票口,凭自觉买票,偶尔抽查。老大给民宿的主人发消息,说我们到了。出了火车站,绕过TIVOLI游乐园,就到了我们的民宿门前,按铃,楼上跑下一人接我们上四楼。有一个老式电梯,门要用手打开的,启动停止时很突然,只能乘三人。我们都担心它不稳,其实老产品很结实安全。

开门一看,民宿高大宽敞,门厅直通饭厅和厨房。左边是一个房间和客厅,右边是一个带厕所的房间。临街的厅有个小阳台,右边的房间有个小门开出去是一个很小很陡的旋转楼梯,直通楼顶的天台。六个铺位布置得跟酒店一样。洗衣机和烘干机合在一起,晚上大家洗完澡,把衣服全部丢进洗衣机,半夜,妈妈起来烘干,早晨起床时,孩子们就可以穿干净衣服了。电磁炉温度调节很方便。需要快速煮饭时,如鱼虾等,可以很快烧好。晚上睡觉时,小火炖牛肉,早晨就可以吃了。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4-06 13:36:02
周五晚
因仰慕丹麦设计的美誉,我们放下行李,就去丹麦设计博物馆,布置得一般。当今新设计层出不穷,从网络媒体商店等就能看到很多,而博物馆这种展出形式跟不上创新设计前进的步伐。接着,去城郊海边路易斯安那现代艺术博物馆。出了地铁,天全黑了,我们沿着冬夜(其实是下午五六点)空无一人的马路走了十多分钟,来到昏暗的博物馆。进了馆,在室内,才感到明亮温暖。看了毕加索、Andy Warhol(他画了毛泽东)、Yayoi Kusama(草间弥生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060279
) 等的作品。

北欧的公共交通方便准时,但车次不频繁。在等车的时候,我们在车站的7-11买了点儿热狗吃。走出中央火车站,在回民宿的途中,找到便宜的超市Rema 1000,买了肉虾水果蔬菜等。到家后,快速煮了一些晚餐,比热狗便宜又好吃。

第二天早晨,爸爸妈妈很早就醒了,孩子们还在呼呼大睡。窗外马路上常有人走过或骑过,是周五晚、周六的早晨,很多丹麦青年还在享受周末的夜晚。妈妈说附近有个24小时开的超市Netto,我们去找找看。早晨五点多,我们穿衣出门。很多店铺都亮着灯,有酒吧和便利店。右边有个小街是步行街,沿路挂着灯笼,有些人流。在转弯处的地下就是超市。因为离家近,我们之后几天几乎每天都来这里采购。

北欧超市不提供免费塑料袋。收银员的工资很高,他只是坐在那里扫码收钱,顾客需要自己把物品放在台上,之后自己把物品装入袋子,如果需要商店的塑料袋,收银员扫了所料袋上的码收钱后,顾客自己把物品装入袋中。用信用卡很方便,如果用现金,有机器自动收钱自动找零钱。北欧人都会说流利的英文,还有丹麦青年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但超市的商品上只有丹麦文。我们分不清是猪肉牛肉羊肉还是鸡肉,最后,只好看图说话,画了只猪就是猪肉,依此类推。还要当心是鲜肉还是腌肉。老大的同学曾经买了一片三文鱼,回家后发现是咸鱼,吃了很多天,才消灭掉。爸爸本来要买新鲜的牛奶喝,结果错买了加在咖啡中的淡奶。老大的办法是带上手机,随时用google translate。肉的价格差别很大,牛排很贵,牛腿肉便宜。我们买了牛腿肉,加肉骨茶汤料,小火熬几个小时后,牛筋酥烂,很受孩子们的欢迎。还有格陵兰的北极虾仁,我们买最大袋的,跟鸡蛋一起炒,被孩子们一抢而光。还有丹麦特产腌制的圆蹄Rullepølse,切片热热就能吃了。丹麦曲奇饼,简易包装大大的一盒,才12 DKK,买了两盒,孩子们醒来,一盒就见底了。菠菜只买叶子,不买杆和根,好吃但比较贵。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5-3 18:11 编辑 ]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03 18:13:00
周六一天
回家后,老爸做饭,妈妈和早起的老三去侦查地形,今天出门要坐的巴士站。在北欧的第一天清晨,行走于充满古典异国情调的街道,真是一种享受。有花店开了,老板娘把一盆盆花搬出来。我们绕了一圈,找到几个巴士站,但都是反方向的。就在我们要放弃坐地铁时,发现了马路对面很不起眼的巴士站,只有一根木棍竖着,上面有电子显示的下一班车的到站时间,下面是巴士经过的站名。车站很小很不起眼,但功能齐全。回家吃完早饭,领着大队人马来到这个小站,下一班车还要十几分钟才来,我们就在附近观光照相。有著名的沿河红房子、老式尖顶的楼、地面的鸽子、水中的鸭子等,几乎所有欧洲标志性的景色这里都有了。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赶到汽车站,车正好来。

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是玫瑰堡。下了汽车,引路的老三说要沿着大路向前走,而很多人走进步行街中。我们就跟着人流走了进去。两旁是欧洲古典风格的商铺,在一个圆盘的广场中,有卖花的摊铺,有一群人唱圣诞歌。按照路牌走出街区,来到一个空旷的公园,在公园的左前方才是玫瑰堡。我们刚才沿着大路走才是正确的方向,在步行街中绕了些路,也看了些独特的北欧街景。公园里有雕塑,路两旁的树木美丽整齐。有父亲带孩子在河边喂鸟。父亲骑自行车,孩子坐在车前有盖的棚里,不会受到风寒,设计简单巧妙,很受欢迎。跨过一个护城河,终于来到玫瑰堡。

护城河围起来的城堡不大,买票的人群排起了长龙。爸爸排队,其他人随便逛逛。不远处传来奏乐声,大家挤入人群,隔着护城河观看。原来这里是皇家卫队的驻地,戴着黑色高帽子的皇家卫队正在列队奏乐,接着就边奏乐边行进去Amalienborg换岗。我们本来计划要去看换岗的,看来这天来不及了,只能改天了。

玫瑰堡1606年开始建造,1624年最终完成,是文艺复兴风格的城堡。室内陈设了当时皇家的用具,满是耀眼的土豪金色和红色。有些房间的墙上挂满了油画,一幅一幅排得很密。有些房顶上画满了壁画,不留一丝空白处。地下博物馆中是皇冠珠宝等,大量金灿灿的黄金。厕所很小。

出了玫瑰堡不远是国家艺术馆,陈列了法国印象派如马蒂斯等的画作,还有历史上各个时期丹麦画家的画作。接着,我们又坐车去Amalienborg城堡。

下了公共汽车,跟着很多人走进一个圆顶的高楼,我们以为是Amalienborg城堡,进去一看才发现是Frederik's Church教堂。它是巴洛克风格的,屋顶高大,而且装饰得很华丽,感觉升上去,就到了天国。

出教堂不远,看到有四座大厦围着一个巨大的广场,这才是Amalienborg城堡。它始建于1669-1673年,最终成型于1749年,从护城河型的城堡转变成了巨大广场型城堡。有两个大厦开放给公众参观,其他还有皇家居住其间,有皇家卫队士兵来回巡逻。里面的陈设简朴一些,多了些书籍和天文科学仪器。

之后,回到民宿附近,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舍弃了Christiansborg,去参观国家博物馆。爸爸已经患了恐博症,直接回家给大家做饭。妈妈带四个孩子参观国家博物馆。博物馆中陈列了埃及、希腊、罗马等的文物。镇馆之宝是埃及的木乃伊。当年的有钱人热衷于在活跃的文物市场,收购埃及、希腊、罗马的文物。埃及是墓室的石刻、纸莎草文字、木乃伊等。希腊罗马主要是雕塑。

回到家,大家又饿又累。吃完饭稍作休息,晚上还要去Tivoli乐园。爸爸太累了,决定不去。妈妈带着四个孩子走去Tivoli乐园。也许是星期六的缘故,快到门口时,就感到人流的拥挤。门口排起了长龙,进到园里,彩灯闪烁,人山人海,熊熊的篝火前,有卖吃的和穿的。几乎都是欧洲人的面孔,只有我们几个外国来的亚洲人。丹麦有很多漂亮的年轻男女,看得我们目不暇接。在哥本哈根,我们总感觉到街上人多热闹,基本是纯种北欧人,感受不到北欧地广人稀、出生率低。孩子们想去玩一个高空的项目。妈妈想象着在寒冷的冬夜,吹着高空中猛烈的寒风,一定会冻死这些热带动物,就跟孩子说,我们明天全副武装,穿得暖暖的,再来玩。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03 18:14:20
周日一天
星期天早晨起来,远征克隆堡。一趟地铁坐到终点,出了站就看到远处突出的半岛上耸立着的城堡,但沿海走过去,要花十几分钟。我们慢慢地边照相边走。照到两只天鹅和低头望着大海悲伤的王子。这个王子是汉姆雷特,还是美人鱼化为泡沫后,后悔的王子?

克隆堡始建于1420年,跟明成祖建紫禁城的年代差不多,是丹麦现存最老的城堡,是护城河型。因为是军事要塞,护城河比较宽,而且有两道河。另一面对着大海,装有多门大炮,扼守海峡最狭窄处,过往船只,都要交税,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钱。这里起家发展比英国早,城堡所在的Helsingør (Elsinore) 镇,曾经欧洲最重要的镇之一,如同今天的坡镇。所以,莎士比亚根据克隆堡写出了《哈姆雷特》。

克隆堡四面是石头砌成的宫殿,铜屋顶,中间是一大片广场。走近楼房参观,里面是一些家具用品等,也许是年代久远,留下的东西不多。在堡内的大厅里,有个女声在唱圣诞歌曲。此厅长62米,是世界上最大的厅室之一,屋顶是尖锥形塔顶,这时游人又不多,使得圣歌听起来很有意境。因为是周末,这天有些特别的活动,一些给小孩子的游戏。我们感兴趣的是下午两点在教堂的小提琴演奏会。想进教堂参观一下。但从外面广场进去的大门是锁的,要两点才开门。门上写了通知说可以从二楼的Jul Market(丹麦语的圣诞市场)进去。于是,我们就走进了圣诞市场。克隆堡的房间除了一小部分陈列文物供游客参观外,大部分房间都成为了圣诞市场。无数的摊贩在里面摆摊设点,十分拥挤热闹。我们在人群中穿梭,终于来到二楼教堂的顶部。从这里无法进教堂,只能从高处观看教堂的陈设和壁画。又走回去,来到教堂的门口,有一些老人已经在那里排队了。时间还早,我们就到地下室逛了一圈,十分昏暗,像是以前用来贮藏食物弹药的地方。有一个石刻,昏暗中看不清,后来才知道是一个丹麦的土神。那个原先在里面大厅里唱圣歌的女郎现在堡的进口处唱着,因为来往人流拥挤,感觉不到那个意境了。我们出了城堡来到外面向大海的一侧,岸边高地面向海面架起很多门火炮。高高的旗杆上,一面丹麦十字旗在狂风中劲舞,让人联想到海盗船上的旗帜,强悍慑人。我们走下堤岸,迎着冬天刺骨的寒风,沿着海边散步。云层厚厚的,没有一丝阳光。大家实在受不了了,就走近城堡,在背风的矮墙后面暖和暖和,教会了孩子们冬天野外取暖的基本技巧。

回到城堡里,教堂刚刚开门,进去在前排找到位子坐下来。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郎拿着提琴用丹麦语做自我介绍,我们一句也听不懂。琴声响起,先是熟悉的圣诞音乐,最后有胡桃夹子等。在演奏的过程中,太阳慢慢从高处的窗户射进几缕冬日珍贵的阳光,伴随着音乐,感觉神圣起来。音乐会结束,我们也离开了克隆堡,照了几张在落日余晖中的城堡和外面镇上的一座教堂。想起杭州十景之一“雷锋夕照”,有湖有山有塔。这里是有海湾,有小镇,有教堂。而克隆堡最好是从另一个方向照晨曦,名为“克隆晨曦”。

肚子饿了,正好路过一个商场,就进去吃了贵贵又难吃的三文治和汤。坐火车回城去圆塔,在路上看到有华人卖中餐打包的盒饭,只有一半价钱,但看起来好吃很多,我们决定回来的时候打包回家吃。圆塔是欧洲仍在使用的最古老的天文台,于1637年破土动工,建成于1642年。其旋转结构类似伊拉克的螺旋塔。区别是它是一个圆柱形,而不是伊拉克螺旋塔的下宽上窄。圆柱的外面有墙和窗户。其中心内部还有个中空的小圆柱,从上面可以直接看到底部,有个地方,垫了玻璃板让游客观看,黑洞洞的踏进去,把人吓了一跳。儿子爬圆塔时突然兴奋起来,上下来回跑着。而妈妈则爬得气喘吁吁,几乎走不动了。我们登到顶上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只能看哥本哈根的夜景,远处一个华为的标志十分明显。在圆塔里面的旅游商店里,孩子们买了些纪念品。老大说,在北欧,任何地方的纪念品价格都是一样的。

回到家吃了打包的中餐盒饭,就要去玩Tivoli乐园。今天由爸爸带队,妈妈在家休息。虽然全副武装,孩子们还是受不了高空中的冷,每人玩了两个项目就相继阵亡回家了。第一个提出要回家的是,去时雄心最大的儿子。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6:55:49
周一
周一早晨由老三带队去坐游船。河边有个小亭子卖游船的票,寒风中冷冷清清没有游客。我们前去买票。妈妈低头看票,没有注意卖票的小伙子。过后,女儿们说这个小伙子是她们看到的最帅的。附近有个楼梯向下走,标记是厕所。妈妈就走了下去,推开门,里面意想不到地温暖舒适,有丝绒面的凳子。这时有个老太太大声对我说:“Watch your door.”妈妈吃了一惊,以为误入了住家,想要退出去。老太太又说:“Please close the door!” 妈妈这才明白,自己没有冬天北欧人关门防止冷空气进入的好习惯,赶紧去关门。这也许是很早就有的旧式厕所,现代进行了翻新,所以很宽敞豪华。

上船地点在黑色桥下。桥的栏杆上挂满了情人锁。船来了,是很矮很平的船。导游让大家都必须坐下,因为站起来会有危险。行船时,我们才知道由于涨潮,运河水位升高,我们的船只能小心翼翼地将将能穿过几座桥,船顶的蓬跟桥墩几乎相擦而过。运河是哥本哈根繁荣的象征,它仿造荷兰港口的运河修建,目的是为了招商引资。运河周围是古老的标志性的红房子,还有仓库、股票行、教堂等建筑。几乎所有靠贸易发展起来的沿海城市都类似,例如上海的黄浦江和外滩。现代,这里沿海又建了歌剧院,垃圾回收厂等。导游说丹麦用垃圾发电,自己的垃圾不够用,还会进口其他国家的垃圾。当然,游船也会经过著名的美人鱼雕像,她看起来很小,很孤独,虽然有很多游客从船上或岸上看她,但她旁若无人,只想着她的王子。

从游船上岸后,我们沿海岸边,走向刚才看过的美人鱼雕像。沿途路过国家歌剧院,因下午才开门,无缘进去参观。继续往前走,路过Amalienborg城堡,发现广场上换岗仪式刚刚开始,我们跟着人群围上去观看,有警察指挥着维持秩序。我们站在警察身后,随着卫兵队伍的行进变化,跟在警察后面抢占最佳位置观看拍摄,其表演主要是军乐队走动着演奏乐曲。寒风中,我们没有等军乐队演奏完,就离开了。

美人鱼雕像很小,只有真人大小,很多游客排着队近距离跟她一起照相,这似乎是游丹麦的规定项目。在回家的路上,逛了一圈海边的公园,有雕塑、喷泉、古老的营房、教堂的尖屋顶、护城河及上面的桥。其中有一段路是砖头铺设的路面,孩子们觉得坑坑洼洼的,不好走。妈妈说,这是古迹,那时只有皇家的驻地才有砖头铺设的路面,是高级的路,那时其他地方都是泥土路。

坐车回家休息一下后,接着去逛步行街。虽然是星期一下午,天黑得早,街上灯笼高挂,商店招牌闪烁,人头攒动,很是热闹,跟乌节路周末的夜晚差不多。最重要的是周围都是人高马大的北欧人,我们则是外国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洋人,而且几乎个个是俊男美女。有个顺口溜形容北欧四国:瑞典人傲里傲气,丹麦人洋里洋气,挪威人土里土气,芬兰人傻里傻气。丹麦人的洋气,这次算是在这繁华之地见识了。我们只是用眼睛看商品看美人,不看价格不掏钱包。这里又看到好几摊中餐,价格似乎是统一的,我们又打了几包,分量更足些。

回到家,享受在这间民宿的最后一晚。住了几天,大家都爱上了这间房子。整个面积比我们家大,屋顶高。阳台可以眺望TRIVOLI乐园,不时有阵阵钟声传来。有洗衣机每天晚上洗了烘干,第二天早晨就可以穿了。电磁炉烧饭,方便自如干净。更有二十四小时开的超市近在咫尺。我们每天煮饭,吃到了新加坡很少吃的新鲜牛肉、格陵兰岛的虾仁、丹麦特产熏制圆蹄、鳕鱼等。超市农产品价格不是很贵,但餐馆的价格就比新加坡贵很多了。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6:57:09
周二离开
第二天早晨,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把全家打扫干净,把床单被单等拆下来,丢掉垃圾,把钥匙留在桌子上,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我们先去火车站存行李,选了一个自动存取的储藏柜,得到一个代表我们全家的密码。接着就去参观周二免费的The Ny Carlsberg Glyptotek,这个雕塑博物馆由著名的啤酒制造商建立,收集了埃及、希腊、伊特鲁里亚、罗马等各个历史时期的雕塑,也有法国和丹麦19 和20世纪的雕塑。一进门,就是一大排创立者Carl Jacobsen (1842-1914)本人和他妻子的头像雕塑。展品丰富、展厅辉煌。有放置在一间间小房间的,让人觉得仿佛走过了时光隧道,来到了古代;也有置于宽阔的大厅两旁的,仿佛是古人伫立大厅四周,观看我们在大厅的舞台中演戏;有的置身于中央花园的绿树和喷泉中,陪伴休息的游客,为我们在丹麦的博物馆之游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老三说,她曾经做梦来到一个雕塑博物馆,梦境中的场景跟如今看到的,一摸一样。每个博物馆的展品都很丰富,弯弯曲曲,绵延不绝,让人走得腰酸背痛,基本大同小异。法国的近代雕塑学习希腊罗马,几乎差不多。只是近代不再有神的名字,而是些普通人的雕像。跟中国佛教造像的不同是,西方注重外形的美,中国注重内心修炼后的美。

回火车站取行李的路上路过一间餐馆,进去吃了个饱,就坐汽车去轮渡码头。哥本哈根的汽车四通八达,但缺点是没有那么频繁,我们要坐的汽车需要等近半个小时后才来。使得本来觉得安排充裕的时间显得有些紧张了,如果误了这班车,我们就赶不上轮船了。幸好,丹麦的公共汽车十分准时可靠。现在是淡季,船上的乘客不多,儿子和爸爸买的是双人客舱,结果给了他们一个四人的客舱。安顿好,我们赶快去甲板上看船离港。甲板上风很大,大多是抽烟的乘客。我们探路走到最高层,风更大,只有我们几个。我们想在甲板上看船驶过克隆堡,但天渐渐黑了,除了岸边灯光点点,什么也看不见,寒风凛冽,最后大家只好放弃回客舱休息。逛了一会儿游戏和购物的区域,就无事可做,早早休息了。老二抓紧时间,读研究的论文。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6:58:02
Oslo中转
第二天早晨去吃预定的早餐,天开始蒙蒙亮,船驶进挪威的峡湾,深青色的山峰上是皑皑白雪,十分美丽。在丹麦,大家还没有见过雪。我们走到甲板上,有大胖鸟跟随着船飞行,有一只停在栏杆上,不怕人,任由我们跟它合照。绕过一座美丽的小岛,就看到歌剧院了,船慢慢停靠,我们去舱位取行李。我们这层正好是出口,很多人已经在出口排队了。下了船,可以走到火车站,沿路是海湾歌剧院等,但考虑到冬天海边风大寒冷,我们去等候公共汽车。火车站很大,集火车、地铁于一体。到了Oslo,就由地头蛇老大带路,坐上地铁直奔她的宿舍。这里是学生村,住着世界各地的各种人。跟我们共享一个厨房的有一个非洲埃塞俄比亚小伙子,他煮的咖喱饭很香,似乎是速成配方,很快就煮好了。

我们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做饭,吃完后,在雪花飘飘中游玩Sognsvann Lake。湖面全部结了厚厚的冰,宽阔平坦,湖边的树木在天地一色的灰白世界中,静穆地接受着更多雪花不断地覆盖,湖对面的树木似乎已经被雪花覆盖得不见踪影。一年没有见到的雪,还是让我们有些震撼和畏惧,大着胆子走入湖面,踩出一串自己的脚印。湖中间有一个水泥台和扶手,远远看去像是一艘小船,我们说走到那里,可以独钓寒江雪,但还是有些胆怯,没有人敢走过去,我们还是不那么坚信挪威的冷能把湖中心也冻得结结实实。爸爸开出一条雪道,助跑后滑了一段,孩子们跟着他滑。儿子不怕摔,跑得太快,摔了几交。要到时间赶飞机了,我们走上岸回家。远处有几个游人,学着我们开出雪道滑了起来。

先坐地铁再坐火车,来到机场,整个过程都是自觉买票、自动售票,十分顺畅快捷,没有进出闸门的排队。在火车上,有列车员来查票。我们买的是打印出来的纸票。有些人是买在卡上,查票员用仪器查出,有些是在手机上。到了机场,挪威航空的checkin也是在机器上自己完成的。有个小柜台,服务少数不熟悉的乘客。入闸门也是扫描机票自动打开。唯一需要排队的是安检,来来回回的长蛇排了很长时间。进到里面发现因为下雪很大航班延误,我们的也不例外,延误了一个多小时。等候时,老大遇到了她的同学,奥地利来的,和她的两个女同伴也去Tromso看北极光。飞机来了,我们跟着老大走到外面,从后门上飞机。她的同学从前门通道排队上来,比我们慢。

Tromso虽然地处北极圈内,这个季节没有白天,只有几个小时的清晨和黄昏(twilight),但却是旅游胜地,游客很多,从Oslo每两小时就有一班飞机到达。有公共汽车到我们住的酒店,但站台在外面,想着要在北极的冬夜的野外等候,我们就有些怕,买了机场大巴的票,一下子就钻进了温暖的大巴,坐德士的人也很多。酒店是一间著名的连锁店,小贵。我们赶紧睡下,明天将有艰巨的任务。临睡前,又查了北极光的预报,跟在Oslo时查的一样,是纯绿色的go,后天也是,但今天不是,我们满怀着希望睡着了。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6:59:57
Tromso早晨狗拉雪橇
第二天吃完早餐,来到大厅,已经挤满了人,炉子中的篝火烧得旺旺。孩子们走到外面说我们的车已经来了,司机一看到我们,就报出我们的名字和人数,因为我们是一车十四个人中唯一的亚洲人。车穿过隧道,驶离本岛,越过Whales island,来到一个山谷中间。这时天刚蒙蒙亮,四周一片银白。向下看去是一排排狗舍和狗舍周围的一盏盏灯,有些狗已经醒来汪汪叫了。女主人说今天气候很好,十分温暖。对我们来说,温暖这个词太不适合了,但对她确实很适合,她只穿了紧身的毛衣。我们在小木屋里换上温暖防水的衣裤和靴子。穿了这副武装,孩子们兴奋地在雪上打滚。走向狗舍的下坡很陡,妈妈就索性坐在地上滑下去,虽然有些慢,但安全。后面一些欧洲女孩也学样滑下去。

狗拉雪橇,是两人配对,一人驾驶,一人当乘客,中间轮换。妈妈跟儿子说好,他全程驾驶,妈妈全程当乘客,躺在那里指挥,并提供饮水等服务。老大跟爸爸配对,老二跟老三配对。男主人教我们控制狗拉雪橇的要领,如何刹车,如何保持平衡,如何在上坡时帮狗狗推雪橇。不用踩油门,因为狗会迫不及待地不知疲倦地向前跑;不用转弯,因为狗狗会跟着前面男主人的雪橇转弯。最重要的是会使用刹车,控制速度,保持距离。乘客有个刹车的锚,可以插入雪中,妈妈练习了几遍如何使用。妈妈和儿子是跟在男主人后面的第一辆车,接着是老二老三,再后面是爸爸和老大。车闸一松开,狗狗就飞快地跑起来。儿子驾驶,一切都控制得很好,只是上坡很多,儿子推得很累,妈妈担心他体力吃不消。幸好,我们跑得快,需要时时停下来等后面的雪橇队伍。儿子向后看,说一开始是老二驾驶,现在改成老三了。后来才知道,老二体力吃不消,中间倒下了,老三用锚刹住车,代替老二做了驾驶。儿子又看到再后面的一辆雪橇不是爸爸和老大了,而是一对欧洲人。原来,那对欧洲人不会控制速度,狗狗总是跑到老大的雪橇边上来。启动时,为了不要伤到狗狗,要先把狗狗推开,后来,他们就让欧洲那对人先走了。经过了一段艰难,来到一片结冰的湖面,旅途顺畅起来。狗狗在白雪皑皑的山谷的宽广的白色湖面上快速奔跑,驾驶和乘客都能放松心情,观赏周围的美景。天空灰暗但晴朗,山峦树木都十分清晰,有时还能看到有人在山顶上滑雪。

要过一条公路时,要当心不能撞到行驶的汽车,在男主人的指挥下,一辆雪橇一辆雪橇地过。回程本以为会很轻松,但在一个陡坡上,我们翻车了。艰难地从雪地里爬起来,继续上路。男主人要我们等一下,儿子回头一看,几乎每辆雪橇都在同一个地方翻车了,有的还翻几次车。只有老二驾驶的雪橇没有翻车。老二的平衡性还是不错的,她学骑马时平衡能力就不错。回到驻地,儿子帮女主人把狗狗解下来,牵着它们走到指定的狗舍,妈妈则把雪橇整理干净拉到指定地点。男主人点起了篝火,煮好了咖啡和茶。大家围坐在篝火旁,吃点心喝茶,讲自己的故事和感想。男主人叮咛我们去他的网站点赞,我们也确实享受这次经历,准备去点赞。我们本来要订另一间全天的活动,早晨孩子玩狗拉雪橇父母玩鹿拉雪橇,中午孩子冰上钓鱼爸爸滑雪妈妈休息,晚上一起追逐北极光。但等我们订时已经没有位了。妈妈临时在网上搜索找到这间Activetromso。但它只有18岁以上大人的预定选项,没有给我们家两个小孩的。让老大写电邮去问,回答说:他们的狗拉雪橇项目是Tromso路程最长、地形最复杂的,需要自己驾驶,不适合小孩子。但如果顾客认为自己的小孩足够强壮,也可以预定,两个小孩算一个大人。妈妈决定选这个艰巨的项目,让儿子保证他全程驾驶。结果,两个买小孩票的,玩得最开心。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01:16
追逐北极光
回到酒店,妈妈因为坐了很久的雪橇和汽车,晕车,就躺下睡了,担心晚上能不能再长途跋涉。一觉醒来,精神还不错,大家又全副武装去追逐北极光。来到游客中心本以为会有很多车很多人,结果只有一辆小面包,上前一问,就是我们的车。司机兼导游Stefán Erlingsson,看了我们的预定号码,就让我们上车了,同行的只有一位中国女学生和一位德国男士。天上云层密布,看不到星星,Stefán说,大约要等到八九点,星星越来越多了,就能看到北极光了。他说看北极光需要耐心、乐观和运气。其实,做什么事都需要这三点,首先要耐心地尽人力,乐观和耐心是相辅相成的,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最后成不成只能靠运气。

大家都到齐坐稳后,Stefán伴着音乐开车前行,路上车挺多,但还算顺畅,走跟早晨同样的路线。不久就发现四周一片漆黑,公路上不再有路灯,只有反光条,前后也没有其他汽车,只有我们一辆车孤伶伶地奔驰着。Stefán停在路边雪被铲平的一片空地上。大家下车来到北极严寒的野外,如果谁觉得冷,可以问Stefán要衣服穿。老二要了一件连体的衣服穿上,说是很暖和。其他人觉得穿自己的衣服就够了。那个中国来的女学生过一阵觉得冷,也要了一件。她把她的三脚架和相机架了起来,我们也学着架起我们的相机。Stefán看看天说还有不少云,按照天气预报,需要再等一会儿。我看到在高高的雪堆后面有些光亮,问Stefán那是什么。他说,那是我们住的城市,就是光污染。看来那个雪堆是故意要把光污染挡住的。我看看其他方向远处也有山峰,就问Stefán,那些光会不会把北极光挡住。他说北极光会从天边开始横贯天空。那个女学生看指着天边一片白色,说那就是北极光。老三马上用相机对准它,曝光三十秒,大家围上去看照出来的相片,确实像照片上看到的北极光。连照几张后,我们让老三对着光污染同样照一张,看有什么不同。果然,北极光的照片是绿色光,而光污染的光是红黄的;北极光的光是有不同形状的光,光污染则是一大片。Stefán也拿出相机来照,还以北极光为背景给人照。我们也试着给人照,人站在相机前,三十秒一动不动,表情也不能动,但照出来,人很模糊,让人一动不动,实在太难了。我们看到Stefán用闪光灯,老大说她在冰岛时,用红光灯照人。但我们的相机在调焦方面很难控制,总是不成功。后来,让Stefán来帮忙,他也控制不好。就用他的相机给我们照了一张,北极光越来越淡,效果不是很好。Stefán说我们换去峡湾试试。

大家上车向回开,左转右转,来到Kaldfjoid。儿子说比我们计划明天要去的Ersfjord还近。这次汽车停靠的路边只有一小片被铲去雪的空地,最多停两辆小面包车。Stefán开门,向天空一看,说good。我们跟着走下车,发现天上星光灿烂,一道白光从峡湾的天边划向头顶的天空,大家惊叹着,想要赶快拍下来。Stefán拿着三脚架和相机,向峡湾的下面走去,让我们跟上。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下坡,落在最后,Stefán用头上的探照灯照着我,我穿了有反光条的防水裤,老二说这条裤子白天看起来很难看,但这时真的很管用。到了一片较为平坦的地方,大家都把相机架起来拼命照相。Stefán不跟大家挤在一起,继续走下坡,在贴近水面的斜坡上,架起了相机。我们先照峡湾的北极光,水面有北极光的倒影,照出来也是绿色的。北极光不断变换着形状,如同灯光秀。我们又转过来,对着山和树照北极光。Stefán走上来,给我们每个人照有北极光背影的照片。他先曝光十秒,再闪光,他数到九时,我们摆表情。每人都照了一张,我们全家又有合影。Stefán教我们识别星座,我们也对着星星照了几张。走上岸,北极光的表演也跟上来,我们又在上面每人照了一张。偶尔有一辆车开过来,会把一张照片弄得像鬼怪一样。Stefán说那是light ghost。Stefán给我们每人一些饼干,一人一杯热茶,说他来自冰岛,是摄影爱好者。我感叹,北欧人的生活真是暇意,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还赚钱多,工作时间短。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则是靠着山水雪光,吃得太暇意了。今晚,我们也心满意足,不虚此行。要知道很多人追逐几天后,才能看到,或者看到的没有这么美丽,甚至看不到。聊天得知,那个女学生来自西安雁塔区,师大附中毕业,在英国留学,算是他乡遇故知。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6-2 23:14 编辑 ]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04:08
坐缆车登山俯瞰Tromso及离开
第二天早晨,睡个懒觉,慢慢吃早餐。儿子看窗外海边的景色,失望地大声说:妈妈,我画错了。原来,他在新加坡时,照着网上的照片,画了一张海景画。接着,我们坐公共汽车,去对面岛坐缆车上山。对面岛还有一座特别的三角形的教堂,我们忘了下来照几张像。缆车每半个小时才开一次。儿子有经验,上了缆车站在向下的那头,我们被挤在中间。听到一个荷兰人眉飞色舞地跟一些印度游客说,他第一次租车第一次在雪地里驾车,昨晚他租了一辆车,自己找到一个点,在那里架起篝火,等到了北极光。看来昨晚真是好天气,还有比我们更幸运,花费更少看到北极光的。来到山顶,下面的城市、岛屿、峡湾尽收眼底,能看到海边我们住的酒店的标志。这时,儿子开心地说:我画的是从这里看到的海景。虽然是正午时分,太阳还是升不起来,只在天边绕圈圈。我们知道冬天北极是没有白天的,只有凌晨和黄昏,今天能看到太阳,已经是不错的天气了。这里虽地处北极,但不是很冷,如同新加坡地处赤道,却不是很热。山顶上有些游人,但不是很多,沿着悬崖边看风景的人比较多,再往山上爬的人就很少了。白雪皑皑,不知道雪有多厚。老爸说沿着裸露的岩石走,雪就不是很深,他一个人爬到高高的山顶。等我们坐了缆车下来,再坐公共汽车回到城里,天已经全黑了。路边亮起彩灯,还有一只漂亮的小鹿灯。我们找到亚洲超市,如同进了我家楼下的小店,全是中国的东西。我们不能煮,就买了些方便面和罐头,回酒店吃。孩子们又自己去逛了旅游纪念品商店。

第三天早晨很悠闲,孩子们吃完早餐,就在餐厅外的钢琴上弹奏。老大跟新加坡的同学Skype,商量做咨询项目的事,她回去后,要当个小头目了。之后,我们发现了酒店顶楼有个健身房,房外有个露天的阳台对着海景。我们就轮流穿着毛衣,在露天照相,以示勇敢。后来,我们发现楼下的露天酒吧中,有洋人穿着短袖T恤喝酒,不知他为何不觉得冷。说实在,这种天气,妈妈在中国时曾洗冷水澡,中国有人冬泳,北欧人也在露天给婴儿洗冷水澡。但我们家的热带动物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寒冷。退了房间,我们又去海边,顶着寒风,跟对岸的三角教堂合影。坐机场巴士来到机场,爸爸看着行李,妈妈和孩子们又去机场的海边照相,四周只有车,没有人,风很大,不一会,大家就逃回有暖气的室内了。还是自动登记,还是安检排很长时间队,刚到里面,就开始登机了。在自动登记的机器前,有个欧洲老太太问我们这个机器怎么用。妈妈想这高科技减少了人工,但也许会难倒老人。孩子点开屏幕,出来一片国旗,让人选择自己的语言。老太太选了熟悉的国旗,就向我们致谢,说OK。接下来,她就会自己操作了。看来欧洲老人的科技水平不错,只是没有统一的文字,造成了一点点麻烦。飞机停在广场上,需要走过去上楼梯登机,最稀奇的是,它是螺旋桨的老古董飞机,女儿快快照下飞机和妈妈的背影。儿子说现在还有一家公司在造螺旋桨飞机,是什么什么型号。飞机飞行安全平稳,窗外的天空越来越亮了,能看到下面的山川峡湾和白云。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5-25 17:35 编辑 ]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10:30
Bergen游一
两小时后,飞机到达Bergen,坐地铁到达市中心。要下车时,妈妈和儿子动作慢了些,门已经关上了,只好坐到下一站终点,再转回来。酒店就在附近,是一座历史悠久的酒店,建于1928年,由著名两位设计师设计,获得过建筑大奖,集巴洛克风格、古典主义和功能性于一体。在火车站边上,房间很大,价格不贵。其中一间居然有张古董的四柱双人床。在当年火车站附近是热闹繁华之地,而如今游客喜欢入住海滨的海景房,所以那些贵的酒店都靠海边。我们因为后天早晨要赶火车,就订了这间酒店。第二天我们还看到有人在楼下大厅里拍电影。这种古香古色的地方确实是拍电影的好地方。我们放下行李,赶快去坐地铁一站,走到缆车站换票,接着是找吃饭的地方。鱼市场中,有人殷勤地兜揽生意,看我们是华人,就找来一位华人店员。都是海鲜,但很贵。我们走出去,老大用谷歌找到附近有家泰国餐不错,找了半天,原来就在缆车站附近。泰国餐厅的女老板娘很漂亮,说话优美。我们吃到久违的米饭,连续让她添了好几碗。孩子们说终于回到了Natural Habitat,当然吃得多。酒足饭饱后,我们坐缆车上山。

这是一条有轨缆车,二十世纪初一战前开始建造,建造的目的并不是观光,而是为住在山上的居民提供交通便利,二战德国占领期间,山顶是防御工事,这个缆车用于运送军事物资。现在虽然主要用于观光旅游,也有居民利用火车回山腰中间的家。有一对夫妇带着雪橇,到了山顶就向黑暗中滑去。我们也直达山顶,Begern的城市夜景尽收眼底,近处有湖和湖边的游乐场、魔天伦,它们周围灿烂的灯光如同天上的繁星,其间和远处的黑色则是大海。走向观光台的路面结了冰,很滑,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到悬崖边上照相,幸好人不多,如果是夏季,如果是在亚洲某个城市,这样的景色一定游人如织。

第二天吃完早餐,我们来到码头边,准备坐船游峡湾。海风刮来冷飕飕的,栏杆上有一层薄薄的雪。孩子们在栏杆上写了“风萧萧兮易水寒”。船开了,坐在舱内,就很暖和,想睡觉,来到甲板上,风极大,刺骨地冷。旁边有几个欧洲女游客,整个旅程一直在睡觉。我们可不是来睡觉的,是来经受体验寒冷的,大家一次次冲上甲板拍照。一开始人还比较多,后来就越来越少了。我们到船尾,跟在寒风中飘扬的挪威旗一起照相,又跑到船头顶着飓风照相。舱内的驾驶员看到我们的样子都在笑。原定路线的海道十分狭窄,只能容一艘船通过。但这天那条海道被冰封住了,我们只好改道,在宽阔的海面行驶,风就特别大了。在大家都受不了进舱时,我在甲板上看到太阳穿破云层,难得地露了出来。我照了几张太阳、山和海面上的金光的照片。

游船归来,那“风萧萧兮易水寒”几个字还在。趁着天色还亮,我们先去坐缆车看城市日景。游人很多,车厢里挤满了人,缆车的班次也比晚上增加了。来到山顶,一大群人俯瞰着城市,对着太阳唱圣诞歌曲。不久人群散了,我们走到悬崖边看日景,房屋、建筑、车流、游船、海湾等尽收眼底,一道难得的阳关从远处的山峰间照射下来。Bergen是著名的雨都,几乎没有不下雨的天,我们在游船和山顶都看到太阳,十分难得。从山上下来,天已经要黑了,我们去同样的泰国餐馆吃午饭。漂亮的女老板不在,我们依然吃同样多的饭,吃到女店员说要额外付费了。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11:24
Bergen游二
下一站是去KODE博物馆。原来我们安排来Bergen游玩,主要是为了看KODE博物馆中的圆明园藏品,这里有全世界最多的圆明园藏品。订好了机票,才发现中国产品延后展出,要等到2018年春。我们只好去看Edvard Munch的画作,他最出名的Scream和Madonna在Oslo,这里也藏了其他有名的画作。接着我们准备去海洋馆,据查坐11路公共汽车可以到。天下着蒙蒙小雨,我们等到一辆汽车,却发现方向反了,问司机,他说下一辆开去海洋公园的汽车是半个小时后,就是他这辆车。因为下着雨,我们都走累了,就决定坐他的车。汽车顺着盘山公路上山,送居民回家,向下看是若影若现的城市夜景。到了山顶的汽车终点站,司机休息十分钟,再往山下开,往海边开。到了海边就是海洋馆。下车前,司机告诉我们他一个小时后再开到这里,如果错过一辆车,需要再等一个小时。我们谢了他的好意,进海洋馆参观,里面空荡荡的,几乎没人。爸爸妈妈觉得跟新加坡大同小异,乘机坐在一边休息,孩子则玩兴不减。

接着,我们准备去Magic Ice,可以走去,不用坐车。细雨还在下,外面的马路在修,路灯昏暗,黑黢黢的。在一个岔道,我们在看地图犹豫怎么走时,有个挪威老太太热心地跟我们说,因为修路,公共汽车改道了。我们说要去Magic Ice,她说OK,Good,走下去,就在前面。她是一个典型的欧洲老太太,说话很像《哈利波特》中荣恩的妈妈,十分关心,坚决果断。

冬天Bergen的夜晚没有什么可玩的,在旅游手册上找了很久,才找到Magic Ice夜晚也开。妈妈之前以为Magic Ice是一个冰雕的游乐园,去了之后,才知道是一间酒吧,用冰杯坐在冰凳上围着冰桌喝酒。这天是周日夜晚,顾客不多,除了我们一家,还有一群公司的员工。孩子们很开心,以前未成年不能喝酒,老二刚刚到能喝酒的年龄,这是第一次喝酒。老三老四选了没有酒精的啤酒,只有妈妈选了苹果汁。墙和隔墙都是一些冰雕的挪威名画,例如Edvard Munch的画作。我们都穿了酒吧的黑色斗篷,带了酒吧的手套,照出的照片很特别。

喝完酒,走路回家,路过一间超市,买了些食物。酒店有微波炉和洗衣机,但我们都没有时间利用。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餐,我们就踏上了著名的Norway in Nutshell之旅。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13:50
Norway in Nutshell之一
先坐Bergen Railway火车到Voss。这里是整条铁路的起点,车站建在火车的尾部。找到我们的站台,孩子们在老大的带领下兴奋地向前走,直到车头部位上车,因为是自由入座,车头车厢的人比较少。同行的一半以上是亚洲面孔的游客,本地人则大多带着雪橇等滑雪工具。从火车启动开始,天逐渐亮了,走出城市,美景马上展现在铁路两旁,如同水墨画般的黛山白水。也许是为了让乘客观景,铁路两边没有防护林遮挡,美景一览无遗。只见墨绿色起伏不定的山峰上点染了层层白雪,冻结的瀑布上,偶尔有涓涓细流顺着冰柱流淌下来。下面是或宽或窄的河流小溪,河水绕过岸边以及河中间的石头上的积雪,欢快向前,有些表面结了冰,下面的水依旧不停流动着。河面宽阔时,远处的山峰中间有变换着形状的白雾飘过,仙女精灵应该就隐藏在白雾中。这里寒冷湿润,如同把中国的三峡北移了。这里的仙女最适合屈原的名句:“帝子降兮北欧(渚),目眇眇兮愁予。”而我们看到的景象是“曲终人不见,江上素(数)峰银(青)。”

火车驶入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的Voss站。只有十五分钟转汽车的时间。我们坐在前面的车厢,下车后,老大领头按着路标来到汽车站,后面的亚洲游客跟着我们。我们第一个上汽车,坐在汽车最前排景色最佳的位置上。有两辆汽车,乘客几乎都是亚洲人,很多是年轻的留学生,也有旅行团的。汽车公路两边也没有树木,特别是有美景的那边。感觉同样的美景比火车更近了,我们深入到了仙女的地盘。司机边开车边讲解。他说冬天这里的积雪可以达几米厚。当我们驶过一大片结了冰的湖面时,他开玩笑地说这个湖可以当天然的飞机场。汽车停在一个宁静的小镇上,司机说这个小镇只有几十户人家,每年却有几百万游客路过这里。这是个轮船码头,看那厚厚的没有任何印迹的积雪,感觉这里像是一个被人遗忘沉睡多年的偏僻山坳,突然被我们两车人惊扰了。两辆汽车丢下我们开走了。我们好像也被遗忘,被丢弃在这无人烟的地方。山峰肃穆,静水深深,与世隔绝。后来,大家都到一座木桥上照相,桥摇晃着,感觉人气旺了些,但是如果中国不富裕,这里没有亚洲游客时,冬天会是怎样的景象呢?桥对面有条古老式样的船,大约就是著名的维京船。大家扮作水手跟船照相。不久,远处峡湾转弯的尽头,一艘船乘风破冰驶来。

等乘客下船,我们上船,行李就堆放在入口处,大家登上船顶。一开始大家都在外面甲板上上照相,甲板上也有很多凳子。但天太冷,没有人会坐下来。在船上看峡湾的美景当然比火车汽车更好了。船开得比慢,可以破冰,只有一开始有些冰。风没有在Bergen坐游船时大,但还是很冷。在美景的连番轰炸下,大家都产生了审美疲劳。过了一阵,刚才还拥挤着找位子拍照的人,逐渐稀少了,都躲到有暖气的船舱里,聊天休息了。一进暖和的地方,就昏昏欲睡,想着不能辜负这绝世美景,我们又走到甲板上,抓拍看似一样,但仔细分辨却又不一样的美景。如果在中国,例如三峡,每一座峰,每一个摊,每一道弯,每一弯水,都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凄美的传说。记得以前游雁荡山,在月色下游玩,导游带我们从不同的角度看山的剪影,像是不同的雕塑,而且在一对恋人接吻的山峰下拍照留念。挪威的峡湾也许也有自己的传说,可以付费上网听它的解说,因为没有中文解说,几乎没有去听。我们也没有去听,全靠自己欣赏想象。中国的美景之所以美,全靠古人留下了许多诗词、传说和真人事迹等。而纯自然的美景,挪威则是极致,它有中国南方的湿润空气孕育出的葱茏山峰,崎岖水道,又有北方的冰瀑雪雕点缀其间。我们看到挪威画家画出的美景,可惜没有读到挪威文学家笔下的美景。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15:13
Norway in Nutshell之二
船停靠在著名的flam小镇,这里因 Flam Railway而世界闻名。这条铁路在二十世纪末就提议建造,到二次大战德国占领期间才最终完成。这是一条由峡湾山谷通向山顶的一条铁路,建造的目的是连接水道和铁路主干线。这是一条盘山而上的铁路,斜度大,而且要凿通很多隧道,在那个机械不发达,主要靠人工的时代,难度可想而知,所以进展十分缓慢,成本不断攀升,直到德国占领期间,才加快了进度,最终通车。专制和战争能够提高生产效率。火车站边上有个铁路博物馆,介绍了这条铁路的历史。我们主要参观陈列的实物,如老式的蒸汽火车头等。有几辆在铁路上骑的自行车,孩子们都没有见过。它有两个轮子分别在两条铁轨上,骑者带动一个大轮子,小轮子在另一条铁轨上,乘客坐在中间。当年的扳道工,铁路的维护人员,就用这个自行车在铁路上穿行。

走进火车站,见到的是穿着制服的铁路工作人员,那种很老式的制服,跟中国解放前铁路上的人穿的制服一样,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穿的那种。欧洲是铁路的先驱,中国学习欧洲建造铁路时,制服也学得一模一样。火车也是老式的绿皮火车,里面温暖,座位宽敞舒适。火车沿着陡峭的山崖,盘旋着向上爬行,在火车的左边或右边不时出现悬崖深谷,山谷中积满了厚厚的白雪,只有很深的底部才有黑色的流水,景色壮丽。火车中间停靠在一个瀑布下,游客可以下车观景照相。在春夏秋季,瀑布后林木间会有精灵跳出来舞蹈。而现在是冬季,瀑布全部结了冰,成了冰雕,精灵则在冰屋中冬眠。铁路工作人员吹起了口哨,催促大家上车。几个工作人员吹响了站台上没有游客的口哨后,火车就开动了。

我们在Vatnahalsen Hotel站下车,列车员吹起了口哨,火车开走了。我们这才发现,站台上只有我们一家六口,周围白雪皑皑,山坡上是酒店的红房子,不见人烟。铁道对面是深深的峡谷,男孩跳下轨道,走到对面看看风景。我们本想在这里看日落,但现在乌云密布,天色灰暗,看不到日落。站台上有个小候车室,里面有厕所暖气,十分温馨。我们决定去酒店休息。踩着厚厚的积雪爬上山坡的时候,有个人从酒店里出来,她似乎很久没有见到人了,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酒店里空空荡荡的,只有一个中年妇女接待我们。她说二楼三楼都是餐厅,我们可以随意坐。大家就近坐在了二楼。服务员不久端来冷水和午餐的菜单。她说这水是优质的高山雪水。妈妈和老三又去三楼探险,妈妈继续沿着楼梯向上走,发现是个阁楼,用于储藏。下到三楼的餐厅,昏暗的黄黄冷光,空空的桌椅周围有些精灵的摆设,老三和妈妈都感到了一种诡异的气氛。看到妈妈来了,老三大着胆子走进去探索。走到尽头,打开门,是一个阳台,积满了雪,面对着峡谷的美景,只是现在天色已暗。回到二楼,午餐已经上桌,是北欧著名的开口三文治。食物只是填饱肚子,氛围很不错,大家坐在舒适的椅子上聊天,消磨时光。服务员问我们要不要点上篝火,我们谢绝了,屋内的暖气已经挺暧和了。下一班火车差不多要来了,我们穿好衣服离开酒店。服务员说火车还要半个小时才来。我们来到候车室等待,这里的座位是木头条凳,没有酒店舒适,但只有我们六人在房间里,可以随便打打闹闹。火车来了,几乎空无一人。如果坐这班火车从flam出来,只能看到黑黢黢的夜,看不到任何美景。车开了五分钟就到了终点Myrdal站,我们下车等去Oslo的火车。刚才跟我们坐同一条船,同一趟从flam出发的火车的游客,在这个候车室等了两三个小时了。回Oslo的火车就是睡觉休息,到Oslo已经十点半了。如果在夏天,天还亮的季节,沿途山多水多,景色也是十分美丽的。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29:53
在Oslo学生宿舍
找到在车站附近的廉价连锁酒店Citybox,发现门口只有几台机器,没有服务员,我们用机器自己服务自己,付钱后,它吐出两张房间的门卡,用卡才能进入酒店的大门和电梯。酒店充分利用空间,住得很挤很满,但看不到人,感觉不到满。妈妈和老大回宿舍住,在去火车站的路上看到有骑着高头大马的女警察在巡逻。即使是深夜,市中心和宿舍所在的郊区都很安全,交通也便利,只是人很少,特别是宿舍,感觉空荡荡的大楼,只有我们两人住。妈妈想如果女儿一个人来住会不会危险害怕?女儿说她曾一个人住过,习惯了,没什么好怕的。表面上看,宿舍大楼感觉不到其他人,看不到保安和邻居,可安保工作做得很好。进大门用卡,还要用钥匙开好几道门,外人很难进来。宿舍里住了很多人,但感觉不到。第二天,女儿还收到有人投诉吵闹的消息,不知道具体投诉谁,但我们全家在宿舍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被别人投诉。一天烧饭时,突然火警铃声大作。女儿说炒菜油烟多一些,就会触发警铃。我们当时正在烧饭,但是在煮东西,应该不会触发警铃。后来发现,是其他楼层的人触发的。

第二天早晨起来拉开窗帘的时候,发现太阳出来,照着白白雪地,十分美丽,赶快照了一张窗前的景色。妈妈出门去超市买菜时,回头一看,一道彩虹挂在天空,很可惜没有带手机,没有照下来。冬天的彩虹比较难遇到。但挪威空气潮湿,也许冬季也常见彩虹。Oslo超市跟哥本哈根差不多,有些比新加坡便宜,特别是鱼,鳕鱼,三文鱼等。我买了一大块特别便宜的猪大排。拿回家,女儿说因为表面抹了一层盐保鲜,所以便宜。烧出来还挺好吃的,是鲜肉的味道,不是咸肉的味道。急急忙忙饭还没有烧好,爸爸就带着三个孩子从市中心赶来吃饭了。吃饱,再装满一大盒中午饭,爸爸带着三个孩子去滑雪博物馆和滑雪场参观。妈妈陪着老二在宿舍做功课。老大在Tromso的时候,就开始跟新加坡的同学讨论作业,老二抽空就看论文,现在老二需要用一到二天写出一个报告提交。妈妈让她做快一点,争取明天可以大家一起出去玩。

在妈妈的陪伴下,老二的效率比较高,吃完中午饭,看天还没有黑,妈妈建议去Sognsvann Lake走走。天飘着小雪,湖周围一片白茫茫雾蒙蒙。我们走到湖中间的小岛,又绕过小岛,走到之前看似小船的平台上,女儿捡了一根树枝当做钓竿,她的裤子是防水的,就坐在台子的边上,妈妈给她照了一张“独钓寒江雪”。妈妈的裤子不防水,蹲在那里照,效果不是很好。走回家的时候,路灯都亮了,照着白白的雪。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6-5 17:04 编辑 ]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42:26
Oslo滑雪
第三天早晨又去超市买了鲜肉煮了一大锅给六个人吃和带。老爸和儿子吃完先去滑雪,等老二做完报告,妈妈和三个女儿去滑雪橇。临走时,发现儿子忘记带手套。我们坐从Sognsvann Lake出发的四号地铁转乘去山顶的五号线。五号线是从市中心的海边盘旋着向山顶开。沿途有依山面海的民居和一些体育设施,以及奥林匹克滑雪中心和滑雪博物馆,倒数第二站是滑雪场,最后一站是滑雪橇的租借地。雪橇的租借地在一个幼儿园边上,100挪威克朗玩一天,也不需要押金。从附近的雪道滑下去,到下面某个地铁站终止,乘坐地铁上来,再继续滑,直到天黑。我们买了七天随便乘坐地铁和巴士的公交票。女儿们都滑下去后,妈妈一个人坐地铁去滑雪场找爸爸和儿子,给儿子送手套。出了地铁站等巴士直达滑雪场门口,在学习的坡上一下子就找到了爸爸。爸爸已经能不摔跤地在学习坡上滑了。儿子从绿道滑下山了,等他坐缆车上来。不一会儿儿子来了,对于忘记带手套很内疚,看到我来给他送手套又惊又喜。这是太阳出来,照在雪道上十分耀眼。妈妈分别给爸爸和儿子照了像。妈妈要走了去看女儿。儿子急于要给我展示他的滑雪水平,他滑向绿道,让妈妈看他是怎么滑下去的。也许要展示技巧,他刚一滑就摔倒了。他爬起来,向妈妈挥挥手,消失在视线之外。

妈妈坐巴士一站,正好停在雪橇租借地。女儿们还没有回来,妈妈背着相机在周围走走照相。这里是山顶,山下是林海雾海,城市民居点缀其中。近处有个餐馆,典型的北欧小房子。周围有两个幼儿园,孩子们穿着连裤防水衣,在雪中游玩,一人或几人一起滑雪橇。天黑之前二三点,就有爸爸妈妈就开车来接孩子。有些孩子由老师带着坐地铁,在某个站,妈妈来地铁门口接孩子。孩子们因为在户外活动多,小脸都长了皴,红红的。天黑了,我坐在租借地的小房间里等女儿回来。听到楼梯上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只见老二架着老大走上来。原来老大在一个转弯处,把脚崴了了。问店员有没有冰来敷。店员犹豫了一下说,外面都是雪。妈妈拿出口袋里的塑料袋装了一袋雪,老二老三是处理外伤的专家,给老大冰敷。她们随身带了绑紧的带子,给老大绑好。我们让店员叫了一辆德士,送妈妈和老大直接去宿舍。老二和老三接着去市中心逛圣诞市场和动漫店。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7:43:14
Oslo市内游,离开
第四天早晨,Citybox传来消息,说儿子肚子痛。妈妈烧好早餐,送去市中心。在网上查好地铁到站时间,赶着出门,很快就到了酒店。妈妈用追风油给儿子按摩,过了一会儿,他就可以出发继续玩了。这天是周四,国家画廊免费开放,大家一起先去国家画廊参观,主要是看Edvard Munch的《Scream》和《Madonna》。走出国家剧院地铁站,一派典型的北欧古典广场和建筑,还有鸽子点缀期间,走过几个雕塑和柱形大楼,就看到国家画廊的标志了。看完Edvard Munch,其他展馆就走马观花了。儿子喜欢绘画,看得最慢。接下来,我们兵分两路,爸爸妈妈带儿子去滑雪橇,老二和老三去溜冰。儿子虽然被别人撞了几次,还算一路平安地滑了好几个来回。天黑后,大家来到老大的宿舍汇合。老二和老三溜完冰后,又去Sognsvann Lake玩了一圈。吃完晚餐后,只留老大一个人住在宿舍,其他人都回酒店。

第五天早晨,先去海边歌剧院附近走走。接着去雕塑广场游玩,游客又大部分是亚洲面孔。广场很大,很气派,照了很多像。接着,妈妈去超市买东西,到老大宿舍准备晚餐。爸爸带着三个孩子去Sognsvann Lake玩。这天天气晴朗,湖边景色优美。虽然玩了很多次,但似乎还没有玩够。老大在上学期间常常去湖边散步,见证了Sognsvann Lake从夏到秋到冬的不同景色,直到现在,还时时怀念那里的宁静和清幽。

这是在挪威的最后一晚,我们收拾好行李,退掉宿舍,全部挤到酒店。看看时间还早,孩子们手上还有些现金没有花完。妈妈就带着老三和儿子去一个二手店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买。因为之前,总听说北欧的跳蚤市场很出名,因为是冬天,跳骚市场不开,就去二手店弥补一下。但坐地铁找到那间店,遗憾的是已经关门了。我们就去圣诞市场,买了六双厚实的驼羊毛袜子,准备送给在中国的父母,又买了挪威特产黑芝士,用羊奶做的。又去动漫店买了比较贵,但新加坡买不到的T恤衫等。

回到酒店睡到早晨4点起来出发去机场。退房也是使用机器完成。这是我们第二次去Oslo机场了,坐了一辆更快捷的机场火车。跟上次的国内航班的自动化不同,国际航班还是有工作人员服务的。飞机准时到达多哈。但多哈到新加坡的飞机延误了。我们去休息房间睡觉。因为分男女房间,爸爸让服务员进来叫我们,去Marche餐馆吃免费的延误餐。孩子们把我们在多哈餐馆吃晚餐的照片发到朋友圈,引起了一片赞叹。整个北欧之旅一直十分顺畅,除了这次延误。也许是老天不想让我们这么早回家,要我们多玩一会儿。也许是孩子们想要多玩一会儿的心愿,被老天听到了,就让飞机延误来满足了他们。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6-5 18:41 编辑 ]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8-05-25 18:00:19
北欧人为何长得俊美
在哥本哈根看到那么多美丽面孔,使我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何北欧人为何长得这么美?根据我自己的理论,人长得美,一定是因为处于通商要津,各族人员流动往来交流通婚,造成的结果。回新加坡后,就正好读到这本书:【英】彼得 弗兰科潘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摘录了关于维京人的部分。维京海盗,让我联想到水浒好汉。他们是西北欧最早开化的人种。从唐宋时期开始,他们就活跃在欧洲大陆了。他们有最务实的商业性格,跟新加坡相似。北欧国家都是五十年代就跟新中国建交了。二战后,苏美英法为了防范一个统一强大的北欧国家的威胁,把北欧分拆成几个国家。

书摘:

维京人在哥伦布探险之前几个世纪就已经抵达了北美。但在维京时代,这些最勇敢、最强壮的勇士并未把目光投向西方,而是东方和南方。这些人叫罗斯(Rus或rhos),这也许得名于他们的红发(red hair),也可能是因为他们擅长划桨(oar)——他们就是俄罗斯(Russia)的祖先。

鼓励维京人开始向南方开拓的,其实还是商业利润的诱惑和伊斯兰世界的富有。自9世纪初,斯堪的纳维亚人就开始与草原部落和巴格达的哈利法积极沟通。那些能在里海和黑海地区的市场中确保安全的人至少要身体强壮。“他们精力旺盛,耐力持久。”某穆斯林作家写道。伊本 法德兰也提到罗斯人身材高大,“像棕榈树”,他们总是全部武装,非常危险,“每个人都带着板斧、长剑和匕首”。

他们的行为更像冷酷的犯罪团伙。虽然他们并肩抵抗敌人,但他们之间并非相互信任。“他们从不单独行动、放松警惕”,“并总会带三个随从负责保护自己,人人手持长剑,因为他们互相不信任。”没人会觉得抢劫同伴是不当行为,哪怕把他杀了。他们经常纵酒狂欢,当着别人的面尽情做爱。任何人得病后都会被抛杀。他们的装扮也很特殊:“从脚趾到脖颈,每个人都有深绿色文身,图案还各不相同。”这是一些生活在艰难时代的硬汉。好比《水浒》中的赤发鬼刘唐。

从斯堪的纳维亚至里海,旅程长达3000英里。风险和艰辛需要丰厚的毛衣利润加以回报。通过水路运往南方的货物有很多种,最重要的是奴隶。

以“块头、体重和勇猛”著称的维京罗斯人,原本就是“毫无文化、靠掠夺为生”,一位阿拉伯作家这样评价。人们给被抓的人取了个名字:斯拉夫人(Slav)。罗斯人对待俘虏非常小心翼翼。“他们善待奴隶,并让这些人穿着得体,因为对他们来说,奴隶是一种贸易商品。”漂亮女人的价格特别高,通常被卖给可萨人和伏尔加保加利亚的突厥人,再转卖到南方。当然,这些都是罗斯捕手和她们性交完之后的事情了。

从出土的钱币来看,9世纪下半叶曾呈现出贸易繁盛期,波罗的海和瑞典及丹麦南部,特别是Hedeby,Birka,Wolin,Lund等城市都得到了快速扩张。钱币的发现地点沿着俄罗斯境内的河道一路扩散,一直延伸到中亚,直通到今日的阿富汗国境。

到了10 世纪末期,罗斯人已成为西部草原上的主要势力,占有从里海、黑海远跨至多瑙河流域的大片大片疆土。然而,他们在这些土地上并非拥有绝对的权威。因为资源竞争,他们和游牧民族之间的关系通常十分紧张。

近来的研究资料表明,在11世纪的波斯湾沿海,很可能已经存在一个由维京人建立的殖民地。

维京人在哥伦布之前就达到了美洲。

因为北欧跟海上丝路有关,我把此文放入中国海洋文明和海上丝绸之路文集总目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8-5-25 18:10 编辑 ]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