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7-22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统计信息

  • 访问数:305764
  • 博客数:543
  • 建立时间:2008-04-15
  • 更新时间:2017-07-13

我的收藏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第九十四回 迷魂谷底遇奇缘 俊刚喜逢亲爹娘

离开净莲宗之前,张重生先去玉女峰找若君解释非礼事件,抵达时求见四季美女道明来意。

“小淫贼,你还敢来?”春桃一见张重生便大发雌威怒骂。霍然她想到张重生不是被关在后山,缘何会出现在这里,便十分武断道:“好呀!你竟敢私自逃出来。”

“妳脑残是吗?我哪有本事破开符阵?”

“那是谁放你出来?”

“妳就别管太多,麻烦叫若君出来吧。”

“你还有勇气见她?

“我并没有非礼她,那是萧面虎和云妮设计陷害我的,请师姐们行个方便,叫若君出来当面对质便能水落石出。”

“听说你杀了九罗汉师兄,武功想必十分了得,只要你能打败我们四姐妹联手,便让你见若君。”

“那就请四位师姐赐教。”张重生晓得不把这四位心高气傲的四季美女教训一下,灭灭她们的雌风是很难见着若君,便尾随她们来到广场的比武擂台。一些消息灵通的弟子获悉四位师父要和大帅哥师叔比武,一传十,十传百,大家蜂拥至擂台,把擂台挤得水泄不通。

目前张重生的境界高出她们一级出,再加上五星神掌的特殊功能,结果不到廿息时间便将四季美女打得落花流水,心服口服。围观的女弟子们深情款款的目光皆定焦于张重生这大帅哥的身上,无奈四个师父皆在场,大家爱在心里口难开。

随着四季美女步进大殿里面,芳径两旁种满五颜六色的奇花异草,飘来阵阵药香。不久来到一座优雅的凉亭,春桃命侍女去叫若君过来,过了片刻,一阵醉人的香气袭来,若君已我见犹怜出现在众人眼前,她美得有点憔悴,可能非礼事件影响到她的心情。若君看见张重生,羞恨交集,又有点莫名其妙的喜悦,张重生一时也不知要如何开场白,幸亏春桃适时打破尴尬,她对若君道:“妳将当晚的情形描述一下。”若君害羞的偷窥一下张重生,说道:

“当晚我昏昏欲睡之际,蓦地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裳,惊醒瞧见一个穿黑衣的蒙面人,对方见我醒来便逃之夭夭,我正处于惊慌失措之际,云妮跑进来问我发生何事?她说看见一个很像张师叔的蒙面人如飞逃去无踪。”

张重生边听边连连冷笑,不客气的问道:“仅凭云妮一面之词妳们就深信不疑判我死刑?”

“这个是你的吗?”若君呼吸有点急促,从怀中拿出一面千年天珠佛牌问张重生。张重生尚未回答,心急的春桃便抢先问道:

这个千年天珠佛牌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上回两峰弟子集会时,九罗汉师叔当众送给张师叔的,那时我正和张师叔在聊天,而这块千年天珠佛牌是当晚那个蒙面人遗落下来的。”若君爱恨交集的望着张重生。

张重生此时方恍然大悟九罗汉为了爱徒萧面虎的前途而“用心良苦”,他是担心自己抢了其爱徒的掌门继承人位子,因为萧面虎若当上掌门,他的身份和地位也会水涨船高而高居十八罗汉之首。

小师弟,真看不出你长得斯文帅气,原来是披了人皮的大色狼,自从萧面虎和云妮双双逃离净莲宗,我还和大家一样以为他们是畏罪潜逃,而你是含冤的大好人。”春桃尖酸刻薄的挖苦张重生。

“大师姐,别用妳牙尖嘴利的脏嘴巴含血喷人。”对方若不是大师姐,张重生肯定会狠狠送她一巴掌。

“物证人证皆有,妳还有何话说?”春桃振振有词的说道。

“若君,我的千年天珠佛牌在这里。”张重生含笑的拿出千年天珠佛牌给若君看,若君一见张重生的千年天珠佛牌还在,暗自松了一口气。春桃一时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大师姐,用一下妳的猪脑想一想,九罗汉至少拥有两面千年天珠佛牌,若君的千年天珠佛牌肯定是萧面虎交给云妮,由云妮事发之前放在若君身边。”张重生不客气的讽刺她,春桃低垂着头,羞愧得哑口无言。

“真相经已大白,告辞了,”张重生施展佛光莲步,快过闪电,一下子不见踪影,若君遥望张重生消失的方向,心中充满惆怅失落。

张重生先到最靠近净莲宗的城镇,上酒楼品茗时,给了店小二一些赏钱,问明去魔煞宗的方向,然后直奔魔煞宗而去,途中还利用了几个大城镇的短程空间传送站,每个空间传送站每人单程须付费十颗灵石,为了省钱及张俊刚可以在小乾坤世界内修炼,所以全程皆是张重生独自在赶路。幸亏当日张重生出外历练时,空如大师给了他一些晶石及灵石,并告知他换算法,如今正好派上用场。过了约五天的时间,便到了魔煞宗管辖的天魔宗,倘若不利用空间传送站,至少要一个多月才能抵达这里。入城费一人十颗晶石,进城后,张俊刚便从小乾坤世界内出来,他在里面已修炼了约六年,不但寂无大师的那三种极品阶秘笈全学会,修行也增进一个境界出,如今和张重生同样是缘觉境中期。师父给的盘缠经已花光,张重生如今一贫如洗,只好问人家哪里有收购兽肉,知道地点后,两人便来到一间相当大型的兽肉收购店,将储物空间内的兽肉全部卖掉,赚了好多颗高品阶灵石,一颗高品阶灵石等于一百颗灵石、一颗灵石等于一百颗晶石,一个高品阶灵石等于一万颗晶石,由于不大须要用到高品阶灵石,故全部换成灵石和晶石。张重生有了小乾坤世界,已不须要储物空间,便除掉印记,叫张俊刚滴血认主。有了钱,两人快步找一家酒楼要了一间客房,一晚十颗灵石。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原本是不须要吃喝的,但既然有了钱,便在酒楼的餐馆点了几道菜喝两杯宠宠自己。给了店小二一些赏钱,叫他帮忙买一张地图,一张地图居然要了二十颗灵石,不过物有所值,以大魔城为中心,东方是魔煞宗,距离约一百里;西方是净莲宗,距离约五千里;西北方是大山门天庭宗,距离约六千里;西南方是野门宗,距离约四千里;魔煞宗东面再去约一千里是土豪宗。由于大魔城是属于魔煞宗的,所以对魔煞宗有详细的介绍,迷魂谷是属于魔煞宗的,距离魔煞宗的中心的东面约一百里。

翌晨,张重生和张俊刚离开酒楼,朝迷魂谷而去。两人施展佛光莲影,一个时辰左右即抵达魔煞宗。山门有守卫,外人不得而入,两人利用隐身术轻易便混进去,魔煞宗的范围很大,张重生抓了一位魔煞宗的弟子,问明迷魂谷的地点后,将他弄晕及洗去目前的记忆。一番疾驰,终于抵达迷魂谷,只见乌云密布,恰似巨浪汹涌澎湃的翻滚,像极了净莲宗后山的地狱夺魂谷,只不过这里没有吸力,灵气也没有格外充盈。

蓦地前方出现几个人影,张重生兄弟俩赶紧施展隐身术躲在一旁,对方朝两人这边走来,一共五个人,张重生仅认识冷面魔王,他如今的修行已增进至和张重生一样缘觉境中期,其他四人除了一位菩萨境初期,余者皆缘觉境巅峰。

“我们用计骗空如大师,说其师被我们打落迷魂谷生死不明,而他居然傻乎乎上当而前来被我们围攻偷袭,终于不敌跳落迷魂谷,看来他应该已经陨落了,如今净莲宗已无高手,我看我们可以收复净莲宗了。”冷面魔王满怀欢心的说,当年被空如大师封印在地球千多年之事他兀自耿耿于怀,因为地球能量薄弱又被封印,故不能修炼,而且掌门位也被师弟笑面魔王师弟接管了,目前师弟的武功比他强,他也不好意思要回来。

“师兄,师父叫我们要多巡视几天,以免功败垂成。至于收复净莲宗容后再计划。”现任魔煞宗掌门笑面魔王说道,他是冷面魔王的师弟,因为当年冷面魔王失踪后,大家寻了许久皆无消息,以为他已死亡,他们的师父前任掌门恶魂魔神便叫笑面魔王接替掌门位,如今笑面魔王修行已达到菩萨境初期,而他们的师父恶魂魔神和空如大师一样菩萨境巅峰。

“哗!魔煞宗的胃口还蛮大,居然要吞并净莲宗。没有听到他们提及白芙蓉师叔,想必她尚未抵达。”张重生心中暗忖道。等他们过去后,张重生叫张俊刚进入小乾坤世界,自己快速来到谷旁,用符阵弄了一只巨鹰,然后控制巨鹰慢慢滑落。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才降落谷底,解除符阵,巨鹰消失不见,仰头一望,方知上空有一个能落下不能上去的符阵,不过这符阵难不倒他。他将张俊刚从小乾坤世界放出来,两人小心翼翼寻找空如大师的踪迹,走了好一段路,前面出现两个山洞。

“老大,我发觉左边的山洞,对我的血脉有一种强烈的呼唤。”张俊刚惊喜交集的说道。

“这可能和你的身世有关,那我们就进入左边的山洞吧。”张重生说着并拿出小乾坤世界,对张俊刚说道:“为了安全起见,小乾坤世界你暂时保管,我进入里面,这样我们一明一暗提高戒备。张俊刚摸黑朝前慢慢前进,以两人目前的修行境界,身处黝黑的环境,也能隐隐约约能看见周围的景物,蓦地眼前一亮,已进入一个光洞。洞内有一位老人家,他冲着张俊刚跪拜道:

“老奴拜见少爷,请少爷随老奴去会见老爷和太太。”刹那间老人变成一张椅子,说道:“请少爷上坐。”

老大,如何处理?”

“去看看。”

张俊刚一坐上椅子,椅子便在山洞中快速前进,速度并不比火箭慢,也不知过了多久,霍然停在一个湖光山色无比美丽的风景区。张俊刚从半昏眩中醒了过来,眼前立着一对俊男美女,对着自己微笑,他有一冲奇妙的感觉,这一对男女和自己有一種特殊亲密的关系。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椅子即刻变回老人,对他道:

“少爷,这就是您的爹娘。”张俊刚还楞在那里,耳边传来老大从小乾坤世界内对自己说道:“俊刚,赶快叫爹娘。”

“爹娘。”张俊刚本能地冲口而出喊了一声爹娘。

“乖儿子。”那位美女眼角噙着泪紧紧抱着张俊刚。

“孩子,叫你朋友出来吧!我们一块进屋内谈。”俊男出声道。

张俊刚尚未出声,张重生已出现在大家身前,朝俊男美女点头微笑,喊了一声:“伯父伯母,您们好。”

“爹娘,这是我的老大张重生,我叫张俊刚,一路来,都是老大照顾我的。”张俊刚对爹娘说道,他们满含感激的向张重生道谢。

“伯父伯母甭客气,我们是好兄弟。”

这时张重生兄弟俩才有机会仔细认真欣赏四周的旖旎风光,但见前面不远之处有一座宏伟壮观占地颇广的宫殿,周围琼台庭阁数不胜数,云雾缭绕,众鸟自由飞翔,而且这里的灵气不会弱于小乾坤世界。大家朝着宫殿走去,宫殿内部装潢美轮美奂,进入一间古色古香的会客厅,张俊刚爹娘和张重生兄弟俩坐下来后,张俊刚的爹也叫立于旁边的老人坐下,侍女适时送上香茗点心。张重生晓得他们迫切想要知道俊刚的一切,所以自动将自己和俊刚的关系原原本本说给他们听。

“重生,真多谢你了。”俊刚的爹娘再三的向张重生致谢。

“伯父伯母,您们无须客气,就把我当成一家人吧!”

“爹娘,您们就把大哥当着是您们的儿子吧!反正我们已是兄弟了。”

“好呀!就不知重生愿意吗?”俩老微笑的看着张重生。张重生自小失去娘,而和爹也很少机会在一起,后来还为了枯木老怪之事和父亲产生摩擦,总之,他获得双亲的爱很少,如今凭空出现了爹娘,他满怀感恩、幸福,欣喜地喊声爹娘。

如今一家四口乐融融,旁边的老人也喜上眉梢。

“重生、俊刚,以后你们称呼他龙伯。”爹指着身旁的老人对他们说,两人忙齐声喊道:“龙伯,您好!”

好、好。您们也好。”龙伯乐开怀。

“我姓龙,而你们又姓张,这有点怪怪。”爹又说道。

张重生也不执着姓什么?于是便道:“那我们往后就姓龙,我的名本来叫小虎,那么如今我们便叫龙虎和龙刚。”

“不错,这两个名很有霸气。”爹娘和龙伯都蛮喜欢。

“相信你们两个都疑问重重,我今天便详详细细地告诉你们,首先让你们先震惊一下,我和你们的娘都不是变异灵犬,而是人族,我们是龙门世家的人,说来话长,你们就耐心地听。”

(欲知后事,请阅下回)Totol Words 261,690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武侠小说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