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过如此。既没什么了不起的好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利益。所以并不需要那么的拘束与恐惧。(徐岱)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对于毛泽东,虽然我知道有不少书值得阅读一下,但读过的很少,谈不上了解,更不用说了解的非常深刻了。所以让我来导读这么一本书,我是硬着头皮上的,不敢托大,所以也不得不找了一些其他人或者文章的观点做参考。这是一本很厚的书,里面谈到了从毛泽东出生一直到死去相当长的时期。所以想面面俱到的讨论这本书,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想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谈一谈这本书。

先大概介绍一下这本书。这本书是张戎与他的丈夫乔 哈利戴合作的一本关于毛泽东的传记。 先出的是英文版,然后再出中文版。中文版由香港开放出版社出版。此书的英文版在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国都是畅销书,很受好评,卖了1000万册以上。

对于这样的书,我个人的期望大概是这样的。我很想看到的是一些有可靠证据的史实,帮我理解,20世纪的中国,特别是1920年以后的中国,为什么会出现毛泽东这样的人物?毛泽东在各个不同的时期,对当时的中国和社会有些什么样的认识和变化,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这些认识或者变化,如何改变了中国共产党,如何改变了中国。

首先,书中提到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情。一方面,可能是我孤陋寡闻,另一方面,作者确实也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包括开放不久的苏联的。比如作者说不存在红军飞夺泸定桥这回事,泸定桥对面根本没有架机枪; 又比如说,作者猜测张自忠,胡宗南是所谓的“红色代理人”,也就是说是共产党的人; 又比如说,蒋介石放走红军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要斯大林释放在苏联做人质九年的儿子经国; 还有陕甘宁边区的鸦片种植和交易等等等等。还有一些我已经知道的事情,但真相依旧在重重迷雾中。比如打AB团,富田事变,比如延安整风运动的一些细节。虽然因为一些明显的缺点——等下我会提到这本书的一些缺点——因为一些明显的缺点,这些优点在我这里,也总显得缺少说服力。

接着,我想说一说这本书的缺点。这本书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

“毛泽东,这个主宰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命运数十年,导致至少七千万中国人在和平时期死亡的统治者,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我很讨厌这句话,连带着开始讨厌这本书。这么短短的一句话,作者就打算给毛泽东盖棺定论了。我非常失望。这应该是一本给人拨开迷雾,用无可辩驳的事实来证明一些事情的书,却用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直接盖棺定论,非常的不负责任。再说,就算和平时期死了7000万人是事实,责任也不能都推到毛泽东一个人头上。

我们再来看看结尾。

“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零时十分,毛泽东死了。他的脑子直到临终都保持清晰,清晰地转动着一个念头:他自己,和他的权力。”

我想问问的是,这又不是小说,作者又不是上帝神仙,凭什么知道毛泽东临死的时候在想什么?对于毛泽东这样富有争议性的人物,作者写作的方式是如此的主观,至少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作者是极其不负责任的。除非作者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写一部哗众取宠的通俗读物,我才能理解。

我本来期待看到的这本书,就如张戎自己所说的:

是一个认识毛泽东的新的视野,希望给读者提供一个崭新的角度了解毛泽东。

书中没有作者的主观评语,没有用字眼去批判毛泽东。

只是用事实说话,由读者自己去感觉毛泽东值不值得批判或夸奖。


不过很可惜的是,这或许仅仅是张戎的一厢情愿。


若一个对毛泽东一无所知的人,看完了这本书,肯定对毛泽东没有好感。因为作者在整本书里,没有对毛泽东有一丁点的夸奖,我想问一问的是,毛泽东这样的人,影响如此巨大,没有优点?没有魅力?毛泽东身边的将领对手们,哪一个又是省油的灯?就这么任由毛泽东恣意妄为?用傅国涌的话说,这是“全盘否定的思维定势”,把眼光“局限在个人的阴暗心理、狂妄野心上”。“历史最好的表述方式应该是实录,是让事实本身说话。”可惜这两位作者没有这么做,白白糟蹋了这么多的资料。

我并不想举什么例子来解释上面所说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全书都充斥了这样的写法。第二十,我非常讨厌这种写法。从一个极端来批评另外一个极端没有什么意义。我想用别人的话,来说明这个问题。美国著名汉学家史景迁在纽约书评上对这本书写了一篇书评,其中提到:

紧盯毛邪恶面 说服力打折扣
由於紧盯毛的邪恶面而排除其他因素,本书作者令其说法所可能发挥的力量大打了折扣。作者试图彰显毛一开始即是个恶人,而後一辈子为非作歹,但这麽做却否定 了人会改变的现实,不论是成长或堕落。至於毛的资深同僚和准同志则多半被描绘成可悲的人物,易受操纵,显然连毛最粗浅的权力运作及欺瞒行为也看不懂。由於 毛一个人的人格力量,造成中国人民受苦受难,而这些人民全都欠缺个人能动性。
在我看来,即便毛泽东真是个病态怪物,历史学家也应对他持平而论。若不试着持平,叙述便会欠缺细腻,毫无明暗感。反正怪物一定会步上某些自身所造成的可怕 道路。如果毛毫无良知良能,除自认为至高无上之外,眼中根本没有不同的世界,而其敌人却不断地遭羞辱,人民挨饿受苦,那麽我们从这种人身上就根本无法学到 什麽。这种结论正是古今历史学者总会试着抗拒的。


另外,我提一提一个小插曲。这本书原本打算在台湾出版。不过书中提到“胡宗南有可能是红色代理人”,遭到胡宗南的后代的强烈反对。结果出版社老板决定不出了,于是中文版后来改在了香港出版。
在书中,作者是如此叙述的:
“从毛泽东的各种表现,到胡宗南的一系列行为,经过多年研究,我们得出结论:胡宗南有可能是红色代理人。”
也就是说,作者并没有直接证据来说明胡宗南是红色代理人,而仅仅是猜测。对于如此重大的颠覆性猜测,没有过硬的证据,是不应该随随便便抛出来的。

•        中研院近代史所所長陳永發認 為,“沒有足夠証據”顯示胡宗南是中國共產黨的間諜,“張戎要這麼質疑,必須要舉証。”“不能把戰爭勝敗都說是特務的問題”。他說張戎的作品太快跳進結 論,對毛澤東有先入為主之見,“所以尽管取得了大量苏联、东欧档案和口述资料,却只看到其中不利于毛泽东的各种批评和指斥”,這本書可定位一本“有學術根 底的通俗著作”。在書評的結尾,陳教授提到:
“        毛泽东如何成功地成为中国民族主义和马列主义的诠释者和代言 人,是中共建国以前党史的主要问题,而如何解释中国民族主义和马列主义,则是中共建国以后党史的最重要问题。很遗憾的是,张戎夫妇耗费了极大的心力,发掘 了所谓我们所不知道的毛泽东,却无助于这两大问题的解答。毛泽东带给中国人民的,既有解放,也有奴役,既有浴火重生,也有红色恐怖,既有信仰,也有咀咒; 他从小就有救国救民的主观愿望,有用世之心;在拥抱马克思列宁主义以后,相信阶级斗争是科学真理,是促成社会进步的不二法门。但是他为了实践马列主义所的理想,也主张冲破所有外在世界加在他身上的各种网罗和限制,虽千万人吾往矣,尤其不在乎是否犠牲部份人命……


对于陈教授的评价,我个人认为是很中肯。这本书并没有打算回答这些问题,并不打算客观的来表现毛泽东和还原当时的中国。

还有,这本书的中文版几乎没有脚注,也就是说当你在阅读的时候,你无法知道资料是从什么地方引用来的,甚至你根本不知道这是不是来自其他的资料还是作者自己的评论。作者在书后面列举了大量的人名和参考资料,但仅仅是列举。不过还好的是,在开放出版社的网页上,有详细的中文注释,只是非常的不方便。若把这本书带到大陆,多半是无法看到出版社网站上的中文注释的。

结论:

这本书旨在打破毛泽东的神话,把毛泽东从神坛上拉下来,也许作者还希望能够还原毛泽东的本来面目。不过对于我这样的读者来说——我不讳言我是讨厌毛泽东的,主要原因是,他没有做好他该做好的事情,当然这主要是针对建国后的——对于我这样的读者来说,此书没有为我解答一系列与毛泽东有关的问题,没有为我合理地解答为什么中国会出现毛泽东这样的人,为什么毛泽东取得了革命的成功,为什么毛泽东要发动以及能够发动文革等的一系列运动。很明显,这些运动不是毛泽东一个人就能发动的,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毛泽东头上,把毛泽东描绘为一个完全是负面的人,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推卸责任。在这一方面,我不得不说,这本书是很失败的。

当然,就如作者在中文版自序中所说,“对现代中国来说,没有人比毛泽东更重要。即使在他去世多年后的今天,他的幽灵依然在中国大地徘徊。可是他怎样成为中国的统治者,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世人知之甚少。真实的毛泽东,还在云遮雾障之中。”不管是张戎夫妇对毛泽东的评价,还是邓小平的“三七开”,李锐的“功劳盖世,罪恶滔天”,都无法对毛泽东盖棺定论,仅仅是他们自己的评价,或者说一部分人的评价。我个人认为,毛泽东对中国现代史是如此重要,对他以及那些历史的深入研究,是非常必要和迫切的。我所希望的是,更多关于毛泽东的著作或者文章——不管是正面的,负面的,不管是大师的还是半路出家的作品——都能够面试,都能够不受限制的出版,和不受限制的讨论。哪怕是像这本书,因为写作方法技巧以及作者本身的原因而引起我非常讨厌的书,也应该不受限制的出版和发行,这样才能让更多的人,更好的了解毛泽东和中国现代史,也更好的了解中国的现在。

[ 本帖最后由 木鱼桥 于 2008-3-31 00:11 编辑 ]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毛泽东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