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善忘的动物,时常忘了快乐和憧憬!

随笔南洋

2007-09-22 20:30:48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随笔南洋

 

 

时光回流数十年。

 

话说当年,在家乡讨海为生的小李,由于受不了内战连年,土匪横行,又道听途说:南洋遍地是黄金,于是横下了心,过番下洋。

 

 帆船在南中国海飘流了七天七夜,济满了整条船的新客,先被送去棋樟山关押、检疫,终于来到了石叻坡。

 

小李在红灯上了岸,想去投靠一名老亲。只见一名头戴一顶黑帽,身上围了一块布的男子走过(他后来才知道那顶黑帽叫宋谷,那块围布叫沙笼),忙上前问路:“怎样去四脚亭?”对方竟一连向他喊叫了几声“阿爸!阿爸!”小李被吓到不知如何是好,赶紧走开。

 

好不容易,他来到了四脚亭,甘榜里到处都是亚答屋。找到了老亲,他一口答应让他弄帮几天。甘榜里住了很多唐人,他也见到几个番仔和吉宁人在路边工作。不同人种之间都是用巴刹巫来由沟通。小李后来也学了几句,这才知道喝东西叫米隆,蛮干是吃东西。最叫小李吃不消的是“我的爸爸”,被当地人说成是“爸爸我的”。

 

作为见面礼,老亲请小李吃臭气薰天的果王榴梿。小李连声赞好,过后连忙躲进毛坑里大吐苦水。说到吃,初来时小李一时被辣倒,但最终爱上叻沙、米暹和那是罗马。

 

过番的隔天,老亲就带他下坡到处找工干。他们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只见河中济满了大。老亲原本想带小李去一间土库当财富,可是红毛头家却嘲笑他连一个红毛字也不懂,只能当估俚。就这样,小李住进了估俚间,一天的辛金几角钱。

 

苦干了几年,小李一心想升为甘巴拉,但希望总是落空,真是他妈的没法度。但工作了多年, 有了一点钱,小李也想早日娶个老婆好过年。他先是看上一名娘惹,但她嫌他老土。他又喜欢上一位妈姐,但她说早已誓死不嫁。他也曾爱过一个红头巾,对方却说她早在家乡有了老公,也有了孩子。

 

一日,他因拒交保护费,被几个三星当街毒打。好彩大狗、马打和暗牌及时赶到,阿飞才慌忙逃跑。他被送入四排坡,缝了几针,住了三天才出院。

 

失望、失恋、失意之余,他先后去了婆罗洲打工,又到州府割胶,再回到星洲驾霸王车。最后他又狠下了心:千好万好,还是落叶归根、衣锦还乡好!就这样,过番南来四十年之后,李老伯伙同一名原住在火城,一生做牛做马,却染上打牌九和抽鸦片等恶习,以致欠了大耳窿一身债的老猪仔一同悄悄回唐山去了。

 

时间一转眼,几十年又过去了,当年南方那块土地,不但如今国家林立, 其实早就有了一个正式的名称,就叫东南亚,官方的招牌是亚细安,也叫东盟、东合机构。至于什么南洋、什么石叻坡,土生土长的年青人早已不知道那是什么东东了!

 

                                                                                          18.8.2007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友赏 人文历史

浪子天涯
删除+0 秋天的菠菜 发表于 2007-10-01 11:25:53
给人印象深刻的文章! 
习惯陌生的个人空间
删除+0 习惯陌生 发表于 2007-10-02 14:35:14
好苦啊!!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