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不了的海南情(杂文)

2017-11-30 15:15:10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忘不了的海南情(杂文) 

         在马来亚北加河畔的橡胶园里,父亲除了教我用海南文昌话背诵《三字经》、唐诗《春晓》、《江雪》等,还自编了几小段教材来教我呢。这就是我的学前启蒙教育,也许他相信“三岁定终生”吧?他经常问我:“nong di mi nang (侬是什么人)?”我必须按照教材,用文昌话大声回答:“nong di dongkok nang(侬是中国人)”<>。然后,我还得加上一句,他才露出满意的笑容:“侬爱中国,侬爱家乡!广东省海南岛文昌县沧海村,是侬的家乡!”幼小无知的侬,其实根本不明白父亲的意思;但无论如何,“中国人”、“海南岛”、“文昌县”、“沧海村”这四个词语,从此烙印在侬的心版上,中国结与海南情就永远相连在一起了,谁也拆不开、抹不掉!

         早期南来的华人,绝大多数是文盲,而我父亲却是个文化人。他非常重视教育,把攥来的钱带回家乡,除了买田地、建房子,还送侄儿上大学,资助家乡兴办学校。上世纪80年代,文昌中学校长来新加坡探亲,我在二姐夫家和他相会。他简要介绍文中,并出示一份校讯,我赫然发现“符功敉”在文中创办人(赞助人)名单之中。那时父亲过世已十多年,他生前从未提起这事,只是多次嘱咐我:将来如有能力应为家乡教育做点好事。因此,尽管当时我的财力有限,捉襟见肘,我还是尽了一点点心意:赠送文中一套扩音广播系统与一台电脑,还捐出了一笔钱作为贫困学生助学金。

         我的海南情是跨疆域、跨国界的。1949年,紧急法令把我们赶出橡胶园,关进“新村”,变成了难民,只好流亡到新加坡来。在大姐夫的资助下,我好不容易读完高中,并且在南大注册处工作。我开始一面储蓄,一面准备报考南大,三年后美梦终于成真。但储蓄仅够两年经费,幸亏马来亚琼州会馆雪中送炭,颁给我四千元奖学金(每年千元),解除了后顾之忧。我当然感激不尽,牢记在心,但愿有朝一日,能够“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在几年前,我先后捐了两笔现款给马来西亚海南联会,作为贷学金和奖学金,我的心愿终于部分实现了!为了支持华文独立中学,我还会持续资助海南联会设立独中奖学金,报答海南乡亲帮助我读完大学。

    我的海南情是忘不了的,但如果要让它显得较有意义、有风采一些,我就得把它系于鲜艳亮丽的中国结之上!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7-12-02 22:43:48
赞!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