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8-21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45261
  • 博客数:545
  • 建立时间:2008-06-15
  • 更新时间:2017-08-19

我的好友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从注册处看南洋大学(回忆录)

19601月到19656月,我一直在南洋大学注册处(The Registrar’s Office)工作:前三年是全职文员,后二年半是兼职文员(工读生)。五年半的工作,让我深入了解南大注册处的行政状况。

南大注册处原名教务处,在大学行政管理系统中居于最重要位置,可以说是南大行政的神经中枢 。注册处由注册主任(The  Registrar )来掌管,其学术地位很高,行政权力很大,仅次于校长,拥有全校教职员聘用权<1>。在毕业典礼上或其它场所,注册主任都是和文理商三院院长平起平坐,可见其学术地位之高。他们都是拥有行政经验的大学教授级精英分子。

我进入注册处时,注册主任是著名经济学家谢哲声教授。在他领导下,注册处建立了一套严密而高效的行政系统与规章制度。 主任之下是作为他左右手的秘书,处理日常书信往来、会议记录,以及保管全校教职员的个人档案。秘书之下设有三个工作小组,即课务组、考试组、学籍组,每组三名职员,由组长领导。组长都拥有学士学位,通晓双语,组员都是华校高中毕业生,是一支很优秀、很难得的团队。小组的分工仔细、合作无间,工作效率很高,给我留下非常深刻印象,也让我从中学到不少东西。 

先谈谈分工。我所在的课务组,主要工作是:1)每年开学前,从各院系取得有关课程、任课教师等信息;2)然后编制各院系必修科、选修科课程表,供学生选课参照;3)根据学生所呈交的选课证 (卡片)<2>,进行统计选课数据;4)根据学生选课统计数据,编制全校学生上课、教师授课时间表(含课室分配);5)利用学生选课证,审查其选修科目的上课时间有无冲突;6)编排年中考试与年终考试、补考时间表(含考场分配)。可见我们的工作相当繁重。

考试组的任务也不轻,主要包含1)抄写、打印、保管、分发年中考试、年终考试、入学考试的试题;2)布置考场,委派教师为主考官、监考员;3)检查答卷以确保没有遗漏评分,分数计算正确无误;4)登记各科测验+考试成绩,制作并分发成绩单给学生(每年两次);5)保管全校每名学生的成绩档案,计算他们的毕业总成绩。

学籍组的工作同样不简单,主要包括1)每年招生时,负责审查报考学生高中文凭 ,以确定其报考资格;2)审查新生报名申请表格,并且收取报名费用 3)设计各院系学生学籍表,供他们填写,而后长期保存,作为学生个人档案;4)制作、颁发学生证给全校学生,处理毕业生证明书(testimonials);5)处理学生退学、休学、留级、重修等事宜;6)填写大学学位文凭,编制毕业生名单。

从以上陈述,大家可以发现,三组的工作量都是因时而异,有时很繁忙有时较轻松。换言之,当一组特别忙碌时,其它两组通常比较轻松,所以在分工之后的合作就显得特别重要。例如:每年招生前后,学籍组都忙得团团转,课务组比较空闲,所以必须 参与招生工作。入学考试从开始到成绩揭晓,都是考试组牵头的全体总动员,才能保证如期完成任务。筹备毕业典礼也是如此,它是秘书领导下的三组人员的共同职责。值得一提的还有:主任对我们的工作表现非常满意,每年(至少一次、多则两次)自掏腰包,在当时最著名的北京饭店或新香港酒家(在新山),特设“庆功宴”慰劳注册处全体职工(包含司机、校工在内)。    

至于南大注册处规章制度的严密性,我不妨举出几个实例,让事实来说话。实例一:各院系都设有必修科与选修科,后者分为全校选修与院系选修两种。英文、马来文、日文、法文、德文是提供给全校各年级选修的,而有些非语文性选修科目也可能出现“跨院 选修”现象,如中文系必修科《文字学》最受学生青睐,居然成了文理商三院学生的选修科。选课情况如此错综复杂,但其前提是上课时间必须允许,不能有一节冲突。我们得利用选课证核查一些特殊选课状况,一旦发现上课时间有冲突,即刻要求学生退选或改选,绝对没有例外。

实例二:考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么多年来,南大从未发生试题错误或泄漏事故。你可知道注册处 如何处理试题保密?原来在考试前一周,两名职员就必须开始“坐月子”,即住进两室一厅的教职员宿舍, 开始 制作试题,即包括抄写、打字、校对、印刷、装订、密封、保管等工作。在考试结束前,他们不得离开宿舍半步,也不得和外界有任何联系、接触,一日三餐均由餐厅送到门口。考试结束后,试题即刻公开透明化,所有试题都按照院系分类,装订成册,并分发给校长室、 图书馆 、各院系办公室,任何“南大人”都可以查阅。

实例三:答卷审查与分数计算都是费时费力的工作,但我们一点也不马虎,因为“分数无小事”,小事会变成大事。考试答卷(含入学试)在评分完成后,都一律送到注册处审查、封存,以确保评分没有遗漏,加分绝对正确无误。登记分数也非常谨慎,一再核对,避免了任何错误。每一名毕业生的毕业总成绩,是以他七次年度考试(四次年中、三次年终)总平均分数,加上他毕业考成绩总分,各占50%来计算的。毕业总成绩决定毕业生名次,注册主任当然特别关注。当时未有电子计算器,分数计算都是靠手摇计算器来完成的,加上反复核对,所以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实例四:注册处既然是大学行政中心,它和校长办公室、各院系办公室、图书馆、总务处以及所有教师,都需要进行沟通、协作、来往,所以信息传达必不可少。在那个年代,电话还未普及,注册处和上述办公室之间虽有电话联系,但为了避免“口说无凭”,白纸黑字的书面信息传达成为全校遵照的规章制度。所有来往公函乃至便条,都需要送交对方签收,以确保不会出现所谓的“沟通中断”( communication breakdown )。 教师对于授课时间如有意见或特殊要求,也得以书面提出、并经注册主任批准,否则我们课务组一概不予受理。

或许有人会问,回忆录追述半个世纪前的往事,我因何记忆犹新?我想原因有两点:一是当时我很年轻,好记性是我的优点;另一是我在注册处长达五年多,工作每年都是周而复始,一再重复。

尽管南洋大学已不存在,但从我的真实回忆录中,大家不难回答:南大成立几年后,在行政管理上是否已经上了正轨?那些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局外人,假借所谓“报告书”来诋毁南大“行政紊乱”,究竟是何居心?他们是否应该受到董狐之笔的严厉批判?这也是今天研究南大历史者无法回避的问题。

20178月4日)

<1>教师是由系主任推荐、院长批准,再呈交注册主任审核并颁发聘书。

<2>选课证分文理商三色,每式有三联:一联给注册处,一联给任课教师,一联学生保存。选课证内容除了选修科目、任课教师,还包含学生中英文姓名、性别、身份证号、学号、院系、年级等。

<3> 有部分科目试题,得由任课教师提供打字好腊纸,并在印刷后进行校对。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6 10:12:25
《魏雅龄报告书》诋毁南大行政混乱,其居心叵测,完全不顾事实真相。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6 11:18:31
回复 #2 符懋濂 的帖子
《王赓武报告书》与前者一唱一和,同样歪曲客观事实,极力诋毁南大课程结构与学术水平,其居心叵测,不言而喻!
德下花园 发表于 2017-08-17 14:16:21
南大被关闭已经写入历史了。看看以后怎么复名吧。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7 17:32:34
回复 #4 德下花园 的帖子
我们不需要什么“复名”,但必须尊重历史,还南大历史以真相,绝对不许任何人自我辩护。他们必将受到董狐的严厉批判!千古骂名是免不了的!
粗茶淡饭 发表于 2017-08-17 20:43:05
回复 #5 符懋濂 的帖子
南大第一任校长林语堂的一封公开信,离历史真相有多远呢?

林语堂:共匪怎样毁了南洋大学
http://www.wpoforum.com/viewtopic.php?fid=1&tid=11205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8-17 20:56 编辑 ]
super007 发表于 2017-08-17 21:41:50
所谓回忆录,自然是以自己立场角度说事情了。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8 10:12:53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8-17 20:43 发表
南大第一任校长林语堂的一封公开信,离历史真相有多远呢?

林语堂:共匪怎样毁了南洋大学
http://www.wpoforum.com/viewtopic.php?fid=1&tid=11205
林语堂是什么货色?请看以下便略知一二:
http://www.sgwritings.com/24917/viewspace_48243.html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8 10:23:58
回复 #8 符懋濂 的帖子
还有这一篇短文,提供较多信息: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83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8 10:41:43
回复 #1 符懋濂 的帖子
"每一名毕业生的毕业总成绩,是以他七次年度考试(四次年中、三次年终)总平均分数,加上他毕业考成绩总分,各占50%来计算的。"

作为资深教育工作者,我认为以上的办法非常正确、可取,它充分体现了每名毕业生在大学四年的学业表现。

单凭毕业考试来评估,显然是不合理的、不公平的。
粗茶淡饭 发表于 2017-08-19 07:12:56
一个与左翼势力完全切割的南大回忆录,就像是梁山好汉离开的梁山泊,空空洞洞,失去了“替天行道”的豪情壮志和“侠义”色彩。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19 11:42:00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8-19 07:12 发表
一个与左翼势力完全切割的南大回忆录,就像是梁山好汉离开的梁山泊,空空洞洞,失去了“替天行道”的豪情壮志和“侠义”色彩。
真是语无伦次!   回忆录讲的是南大注册处(行政中枢)的真真实实的情况,哪能有什么“替天行道”???

学校行政还有左翼、右翼之分?真叫人笑掉门牙啊!
粗茶淡饭 发表于 2017-08-20 00:35:23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7-8-19 11:42 发表


真是语无伦次!   回忆录讲的是南大注册处(行政中枢)的真真实实的情况,哪能有什么“替天行道”???

学校行政还有左翼、右翼之分?真叫人笑掉门牙啊!
那个时代,谁不知道左倾思想有多严重?学运、学潮等政治斗争不断,这岂是符老师可以矢口否认的?只有掩耳盗铃的人才会笑掉门牙。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20 10:14:44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8-20 00:35 发表


那个时代,谁不知道左倾思想有多严重?学运、学潮等政治斗争不断,这岂是符老师可以矢口否认的?只有掩耳盗铃的人才会笑掉门牙。
粗先生最拿手的就是转移话题与滥用成语。回忆录讲的明明白白是注册处的行政措施,而你偏偏胡拉胡扯什么“左倾”、“学运”,岂不等于说明自己的想象力非同一般?不然就是理解力出毛病了?

请问:学校行政和“左倾思潮”究竟有什么关系?注册主任谢哲声教授、刘行骅教授及其马秘书、赵秘书,都是来自台湾的。
kitan89 发表于 2017-08-20 10:26:02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7-8-16 11:18 发表
《王赓武报告书》与前者一唱一和,同样歪曲客观事实,极力诋毁南大课程结构与学术水平,其居心叵测,不言而喻!
非常对!王赓武只不过是一个卖族保位,无骨气文人而已!
kitan89 发表于 2017-08-20 10:31:45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7-8-20 10:14 发表


粗先生最拿手的就是转移话题与滥用成语。回忆录讲的明明白白是注册处的行政措施,而你偏偏胡拉胡扯什么“左倾”、“学运”,岂不等于说明自己的想象力非同一般?不然就是理解力出毛病了?

请问:学校行 ...
欲与罪,何患无词?连”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都有罪!何况”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是官方说了算!草菅人命到这等层度!历史会恢复公道!


[ 本帖最后由 kitan89 于 2017-8-20 10:33 编辑 ]
粗茶淡饭 发表于 2017-08-20 10:57:50
回复 #14 符懋濂 的帖子


QUOTE:
请问:学校行政和“左倾思潮”究竟有什么关系?
若学校无法执行纪律,约束学生,或默许学生举办学运,对社会造成滋扰,那么这学校在行政上就算是失败了。需知道,学府不只是培养学术人才的场所,它也是为学生建立良好品德和纪律的地方。
笑言春秋 发表于 2017-08-20 11:20:41


QUOTE:
原帖由 kitan89 于 2017-8-20 10:31 发表


欲与罪,何患无词?连”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都有罪!何况”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是官方说了算!草菅人命到这等层度!历史会恢复公道!
”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引用典故都被“东风”“西风”污染?

清风非“东风”,何故车大炮?
笑言春秋 发表于 2017-08-20 11:27:07


QUOTE:
原帖由 kitan89 于 2017-8-20 10:31 发表


欲与罪,何患无词?连”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都有罪!何况”东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是官方说了算!草菅人命到这等层度!历史会恢复公道!
小心!这个“东风”也会引发文字狱,被上纲上线哦。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20 11:35:25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8-20 10:57 发表


若学校无法执行纪律,约束学生,或默许学生举办学运,对社会造成滋扰,那么这学校在行政上就算是失败了。需知道,学府不只是培养学术人才的场所,它也是为学生建立良好品德和纪律的地方。
又是胡扯!世界各国名牌大学学生都曾经搞过学运,它们“在行政上就算是失败了”?如五四运动不就是北大学生搞的?在反越战运动中,美国大学生包括小布什、克灵顿都是主角。这点常识认知也缺乏?

况且你没看懂我帖子,也不知道注册处的职权范围——纪律不在其中。

哪儿凉快哪儿站去吧?别在搅局了。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7-8-20 11:40 编辑 ]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8-20 11:55:13
回复 #20 符懋濂 的帖子
既然提及学运、工运,不妨告诉粗先生:李某就是靠学运、工运起家的!他是否“对社会造成滋扰”?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