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与戏曲(杂文)

2017-05-06 12:12:11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方言与戏曲(杂文

方言即地方性的语言(口头语),是与国语(普通话)相对应的。中国历史悠久,地广人众,加上山川阻隔,所以方言很多自然不在话下。戏曲即地方性的表演艺术,基本上是靠方言来演唱的,所以唱腔各具特色,异常丰富多彩,据说多达三百余种。但就我所知,在中国大陆,它们的传播似乎受到了地域、方言的某种局限——南腔北调无法沟通。

有趣的是,在海外华人社会里,至少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地,这种局限早就基本上消除了。这是由于来自福建、广东、海南各地的华人祖辈杂居一起,下一代来往、通婚频密,老一辈通晓多种南方方言,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我本人祖籍海南文昌,除了会讲海南话,还会讲广府话、潮州话、闽南话,会听客家话、广西话。在儿童少年时代,最主要的娱乐就是看(露天)电影,还有各种方言的“大戏”(戏曲),临时搭台的露天演出。

依稀记得,在影片、大戏里,《三娘教子》曾经多次出现,主要是在广受欢迎的粤剧、潮剧,至于是否还有在闽南剧、琼剧,我就记不得了。当时的方言大戏水平不高,而且没有座位,观众都得站着看,或者得自备凳子,所以我不久就远离它了。然而,我对地方戏曲的兴趣依然如故,只不过转移到电影中去看罢了。当时我们能看到中国电影很少,一年最多两三部,几乎每部我都没错过,其中内容当然包括古装戏曲。除了最受欢迎的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天仙配》、《花为媒》之外,潮剧《苏六娘》、《十五贯》、粤剧《搜书院》、《秦香莲》、《帝女花》、琼剧《红叶题诗》等等也曾红极一时。至于古为今用的现代京剧《白毛女》、《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四部影片,在狮岛解禁之后,同样喜迎包括我在内的不少观众。

这回去上海探亲,正想到上海大剧院看场演出,恰巧儿媳妇问我是否对京剧《三娘教子》感兴趣,我当然不愿错过啦!看“大戏”毕竟是我童年的趣事之一嘛。如果和过去所看过的舞台戏曲相比,当晚(428日)“星星点戏金牛座”演出的《三娘教子》颇具特色:人物服装、舞台布景,朴实无华,但演技水平之高超,海外艺人难望其项背!我这个门外汉觉得,其中老仆人(范永亮饰)的演唱最佳,可见常言“姜是老的辣”,并非虚言妄语。对于“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我更深信不疑。这场演出至少还有两项特点值得一提:一是“旋宫使者”戏服扮相,谈吐自然、动作幽默风趣,让人颇有新鲜感;另一是由复旦大学教授解说剧情,并主持演员与观众的互动交流,是一种很好的、很必要的做法,值得提倡推广!为了让观众听懂唱词,中英文字幕清晰可见,可惜只出现在左侧,右侧观众看不清楚,这是美中不足、有待改进之处。

拥有600多个座位的别克中剧场,当晚几乎满座,还有不少年轻观众,掌声经常响起,可见当天演出的圆满成功,难能可贵!

众所周知,戏曲历史悠久,丰富多样,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在今天,它和其它传统文化一样,面对如何传承的严峻挑战!一方面,戏曲既然主要以方言为媒介,方言一旦失传(如在新加坡),戏曲自然难以继续生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另一方面,随着时代的变迁,在“一切向钱看”的钱塘江大潮的冲击下,传统戏曲还有多少“市场价值”?还有多少的生存空间?答案不言而喻。为了力挽狂澜于既倒,为了保存中华各民族的传统戏曲(文化遗产),中国文化部与地方政府都责无旁贷,必须在国家政策上、地方财政上给予大力支持、帮助!我个人认为,其中还应该包括:沿着现代革命京剧的思路,对传统地方戏曲进行某些必要的改革创新,并且不妨让旧瓶装入新酒!

201756日)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删除+0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5-06 14:35:45
在此,所谓“沿着现代革命京剧的思路”,是指毛泽东一再强调的“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应该作为传统戏曲改革创新的指导思想。《白毛女》、《红色娘子军》就是“洋为中用”的尝试或成功范例。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删除+0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5-06 14:54:00
关于中国的南腔北调,犹如“鸡言鸭语”,非常有趣。侯宝林相声里,曾经提到上海话“打头”是“洗头”。不过,也许他有所不知:潮州话里的“打”是“说”,而广东话“打”仍然“打”。广东话里的“打”,闽南、海南、潮州三语都是“怕”。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删除+0 符懋濂 发表于 2017-05-07 08:08:35
有人估计,曾经出现的戏曲共有360种之多(按照唱腔),如今幸存200多种,其中观众最多的是京剧、评剧、豫剧、越剧、黄梅戏等“五大剧种”。扶持对象当然不能限于此,每一省区至少要有两三种获得国家的扶持。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