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

« 2017-08-23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栏目分类

统计信息

  • 访问数:645862
  • 博客数:545
  • 建立时间:2008-06-15
  • 更新时间:2017-08-19

我的好友

RSS订阅

  • RSS 2.0
  • 版权声明
  对于任何事物,我们必须站得高,才能望得远;必须想得深,才能看得清。对新移民问题也该如此。
  
  首先,我个人认为: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人口结构将逐渐发生重大变化(人口老化加速、种族比例失调)。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综合竞争力将迅速减退乃至丧失(“我们”年轻一代的竞争意识减弱)。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社会经济发展将受到制约而停滞不前(各种人才短缺、国内市场萎缩)。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华人子女学习华文的权利/机会将减少(华文教师短缺,水平下降)。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大专学府不但将无法扩充发展,反而可能甚至倒退(楚材晋用是个前提条件)。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想发展为东南亚教育中心的目标,将无法实现(“他们”能带来更多留学生)。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一些科研机构将难以维持现状(从事研发与学术研究者,多是外来人材)。
  如果没有了“他们”,新加坡文化必然将进一步彻底沙漠化,只剩下钢骨水泥(在文化领域,到处可见外来人材的身影)。
  {如果没有了“他们”,“随笔南洋”即使不会立即收档,也会黯然失色(理由就免说了吧)。}
  一言以蔽之:如果没有了“他们”,“我们”的日子未必好过,甚至将很不好过。
  
  其次,我个人认为,“我们”需要非常认真地再换位思考以下一些问题:
  假如你我移居美国并取得国籍,是否能够在放弃公民权后也放弃“新加坡情结”?
  假如你我移居英国并取得国籍,是否一定能够融入英国社会或英国华人社会?
  假如你我移居澳洲并取得国籍,需要多少时间来作心态的自我调整、成为地地道道的澳洲人?三五年、七八年还是一辈子?
  假如你我移居加拿大并取得国籍,需要多少岁月来和当地人打成一片、不分彼此?
  假如你我移居中国并取得国籍,是否能够把在新加坡的亲朋戚友都当成了外国人?是否能忘掉养育你我的这片土地?
  假如你我移居外国并取得国籍,虽然奉公守法,勤勉工作,却遭到当地人的歧视、排斥,心中有何感受?
  歧视、排斥新移民的社会行为,既然是你我都不愿见到、不能接受的,为何让它在新加坡出现?为何忘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古训?你我都办不到的事情,为何要“他们”办到?为何如此苛求、如此不近人情事理?又为何往往将个案放大、渲染,再用一支竹竿打翻一
船人?

  所谓新移民问题,对我国而言,其实就是楚材晋用问题,也是国家人口政策所带来的问题。因此,我认为政府有责任通过媒体和社 团,向“我们”解释清楚,并且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进行心理辅导,以消除其不同程度的傲慢、偏见与无知!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08-7-23 09:51 编辑 ]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8-07-23 11:10:53
非常赞同
非常赞成懋濂兄的观点,我想补充一句:那些对新移民不友善的极少数所谓的精英分子,他们并不是无知,但是他们因为自己的成见与偏见很深,言论出现严重偏差。这应了一句西方名言:成见与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
老柳 发表于 2008-07-23 13:34:37
谢谢楼主的换位思考。新加坡还是大度、理性的人。
焚琴煮鹤的个人空间
焚琴煮鹤 发表于 2008-07-23 14:21:29


QUOTE:
原帖由 老刘 于 2008-7-23 13:34 发表
新加坡还是大度、理性的人。
是不是想说新加坡还是大度理性的人居多?
光之子 发表于 2008-07-23 14:29:14
甚麼叫‘他們’,大家都是‘我們’,都是漢人,何必分先來後到?
一個移民國家排斥新移民,本來就是矛盾而可笑的。
mr5hate 发表于 2008-07-23 15:02:06
换位思考,很好也很对啊。但对以下的话有点意见。特别是文章使用了“我们”。

因此,我认为政府有责任通过媒体和社 团,向“我们”解释清楚,并且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进行心理辅导,以消除其不同程度的傲慢、偏见与无知

楼主说的理由事实上是政府多位领导重复又重复说过的话,媒体也一直在报导,社团也一直有在做,但一个社会永远会存在不同声音,也因为有不同声音政府才能发现问题而加以解决,但很多事情是需要时间来融合的,解释清楚非常对,但竟然建议政府并且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进行心理辅导,不知这是什么样的统一言论心态!

记得有一个中国教授写了篇批评青中年移民海外中国人心态的文章,新移民有理有据反驳的有,付之一笑的有,却没有如新加坡人韩先生一般的对号入座写回应时感情泛滥到哭的,你能因为别人不了解你爱祖先国的情怀而哭是你的自由,一个刘学敏自然也能发表他为新加坡忧虑的文章,不管他的观点如何,只要没触犯种族宗教法令,这是他的自由吧。

看了不少新移民反应的文章,发觉很多人在据理力争之余也比较能体谅一些新加坡人的情绪。反而不知楼上1和2两位是否也能和刘学敏以及其他不同阶层,教育程度的[我们]换位思考一下,除非楼上两位认为自己代表的[我们]比起其他的[我们]高贵的多,不然还是别动不动就一股脑的把傲慢、偏见与无知的字眼安在其他处于不同生活状况,因为不同原因而有不同程度情绪的[我们]身上。

[ 本帖最后由 mr5hate 于 2008-7-23 15:03 编辑 ]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08-07-23 15:09:21
回复 #5 光之子 的帖子
我使用“他们”与“我们”,并不表示我个人赞成将国人作如此划分。

恰恰相反,我反对将国人作如此划分。

使用“他们”与“我们”都加上引号,是表示取自一篇文章。

谢谢你的提醒!
文达辛 发表于 2008-07-23 16:07:08
少数 VS 多数
根据刘学敏的文章,他的观察对象似乎就是“随笔南洋网”,他直接把它当成新移民的一个缩影。所以符博士所说的“如果没有了‘他们’(按:新移民),‘随笔南洋’即使不会立即收档,也会黯然失色(理由就免说了吧)。”似有自我吹嘘之嫌。

如果翁德生的观察正确的话,“拥新移民派”除了这个网的两位本地人:韩山元和符懋濂之外,没有别的人。可是这两位先生好像以“新加坡大多数”自居,韩山元说:

QUOTE:
那些对新移民不友善的极少数所谓的精英分子,他们并不是无知,但是他们因为自己的成见与偏见很深,言论出现严重偏差。
韩、符两位先生总说别人是“一小撮”,那么自己算什么呢?又是什么人选你们当新加坡的代表呢?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8-07-23 16:53:51
我没有说代表大多数
郑重声明,我没有说自己代表新加坡。
我也没有说别人是“一小撮”,我没有说的话,请别塞进我的嘴里。
“拥新移民派”这个说法我不接受,我只是一个对新移民友好的老新加坡人。
文达辛 发表于 2008-07-23 17:10:07
回复 #9 韩山元 的帖子
山叔,你这招不管用了,要我逐字分解你的文字吗?

那些对新移民不友善的——极少数——所谓的精英分子,他们并——不是无知——,但是他们因为自己的——成见与偏见很深,言论出现严重偏差

看得出他们“破绽”的,当然是正确的大多数,因为这人正用“悲悯”的眼光看着这一小撮。
符懋濂的个人空间
符懋濂 发表于 2008-07-23 18:28:52
回复 #8 文达辛 的帖子
韩、符两位先生总说别人是“一小撮”,那么自己算什么呢?又是什么人选你们当新加坡的代表呢?

请问:我们在何处用过“一小撮”这个贬义词?难道“一些人”或“极少数”与“一小撮”是同义词?为何曲解原意?

请问:我们帖子何处显示我们以新加坡代表自居?批评是需要摆事实、讲道理的,不能靠猜测!

其实,为了避免误读,我帖一再使用“你我”一词。白纸黑字还在,岂能歪曲?
文达辛 发表于 2008-07-23 18:40:38
符韩双簧
:对于任何事物,我们必须站得高,才能望得远;必须想得深,才能看得清。

:非常赞成懋濂兄的观点,我想补充一句

:我认为政府有责任通过媒体和社团,向“我们”解释清楚,并且对“我们”当中的一些人进行心理辅导,以消除其不同程度的傲慢、 偏见与无知!
 
:那些对新移民不友善的极少数所谓的精英分子,他们并不是无知,但是他们因为自己的成见与偏见很深,言论出现严重偏差。这应了一句西方名言:成见与偏见比无知离真理更远。



由于二老站得高、看得远,所以看出是极少数精英分子的偏差,这个成见和偏见很深,不是一般的问题,而是心理素质的问题,这些人心理有病,需要专业辅导和治疗,故明眼人如符、韩二位高人都看得出他们离真理很远
yenyenlee的个人空间
yenyenlee 发表于 2008-07-23 19:04:30
不管他的观点如何,只要没触犯种族宗教法令,这是他的自由吧。
岛国,为了人口问题,已竭尽法宝。人口老化,生育奖励不能凑效。屋漏偏逢雨!
环球化的今天,国内人才往外流,又不能阻止。套句俗语“那里凉,那里坐”。
只能采吸引外才政策。

自己家的屋檐漏了雨,跑到别人家避雨。可怜老爸老妈请了外人来维修。跑到别人
家躲起来的亲亲,又怨言满天飞,指这责那,这现象,已是司空见惯!

中华之狮,沉睡了那么多年,一旦腾空,叫人心里酸溜溜的,就是不服!特别的香
蕉人心态。也难怪!已经给自己换了血,香蕉人一个了。四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转回头,又宠起,这些脑子里固定的型像,内里都黄,“土里土气”的一群。
一提起这固定型像不由我记起当年在国外电视上常有的黄飞鸿,西太后型像。

也许,新移民应该是白种人?要黄的,也应该是日本人,韩国人!
几年前的一次岛国调查,不是说希望自己生为英美,日韩人!

种族宗教是敏感问题,因为种族宗教的敏感度,引出的惨痛,层出不穷!所以立法。

如今,是不是要把移民问题也严重化,引起新移民,旧移民情绪的大波动!

然后由国会来辩论,是不是应该立法,列为敏感问题!
就如邻里街坊的争争吵吵,还要讨论,是不是应该立法来减少。
mr5hate 发表于 2008-07-23 20:11:16


QUOTE:
原帖由 yenyenlee 于 2008-7-23 19:04 发表
岛国,为了人口问题,已竭尽法宝。人口老化,生育奖励不能凑效。屋漏偏逢雨!
环球化的今天,国内人才往外流,又不能阻止。套句俗语“那里凉,那里坐”。
只能采吸引外才政策。

自己家的屋檐漏了雨,跑到别人家避雨。可怜老爸老妈请了外人来维修。跑到别人
家躲起来的亲亲,又怨言满天飞,指这责那,这现象,已是司空见惯!

中华之狮,沉睡了那么多年,一旦腾空,叫人心里酸溜溜的,就是不服!特别的香
蕉人心态。也难怪!已经给自己换了血,香蕉人一个了。四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转回头,又宠起,这些脑子里固定的型像,内里都黄,“土里土气”的一群。
一提起这固定型像不由我记起当年在国外电视上常有的黄飞鸿,西太后型像。

也许,新移民应该是白种人?要黄的,也应该是日本人,韩国人!
几年前的一次岛国调查,不是说希望自己生为英美,日韩人!

种族宗教是敏感问题,因为种族宗教的敏感度,引出的惨痛,层出不穷!所以立法。

如今,是不是要把移民问题也严重化,引起新移民,旧移民情绪的大波动!

然后由国会来辩论,是不是应该立法,列为敏感问题!
就如邻里街坊的争争吵吵,还要讨论,是不是应该立法来减少。
我不知你对香蕉人抱着什么定义。但你能把一篇用中文讨论新移民的文章,反应成怨言满天飞,指这责那,甚至说成是酸溜溜香蕉人心态,不知何解?而这和你所批评的反移民心态又是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处?

一篇文章就能把移民问题也严重化,引起新移民,旧移民情绪的大波动,我认为是夸张了。而如果你也认同言论自由的话,应该认为刘先生有权利发表他的意见,正如报纸上也立刻有反驳他的几篇文章,通过讨论才能让彼此了解观点。又或者你认为一切都应该藏在地毯下,提也不能提,假装根本没有这么一回事才是正确的解决办法。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08-07-23 22:00:19
我的几点说明
精英分子不是少数人,难道是多数人?究竟社会上是精英占大多数还是非精英占大多数?

有”拥新移民派“吗?如有,那么是不是也有”反新移民派“呢?谁又是”反新移民派“呢?

我恳切希望,大家有不同意见可以平心静气辩论,请不要分什么派,对新移民问题有不同看法,那是很正常的事。
yenyenlee的个人空间
yenyenlee 发表于 2008-07-23 22:57:17
一篇文章就能把移民问题也严重化
提出建议。客观讨论,冷静分析。不作人身攻击。
当年种族暴乱,说是块猪肉引发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多言了
逗号的个人空间
逗号 发表于 2008-07-23 23:01:06
刘学敏好像是“精华”里的“精英”。
他如果在海峡时报发表类似的文章应该会得到更多的支持者,但他的似是而非的论据不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与回应。
在早报发表该文章,新瓶装老酒,纯粹为了炒作。
逗号的个人空间
逗号 发表于 2008-07-23 23:45:20
刘学敏对新移民很有看法呀,南洋网应该礼聘他当顾问才是。


刘学敏在上海算是他讲的那种“新移民”吗?他一定喜欢在上海也区分“侬”与“阿拉”了?他想办法要忘掉自己是新加坡人了吗?中“新移民”丑化而非体谅新“新移民”,滑稽。

他不打小算盘而是去上海当义工。他也没有抢别人的饭碗,因为自己不吃饭。他做生意不为钱而是为了慈善。他去中国是为了腾出位置给洗碗工。一句话,高尚!
食为天
Eri 发表于 2008-07-24 12:04:45


QUOTE:
原帖由 逗号 于 2008-7-23 23:01 发表
刘学敏好像是“精华”里的“精英”。
他如果在海峡时报发表类似的文章应该会得到更多的支持者,但他的似是而非的论据不会引起如此多的关注与回应。
在早报发表该文章,新瓶装老酒,纯粹为了炒作。
真正“含英咀华”的人,比如李慧玲、吴韦材,认识早提高上去啦,是不会拿个案来说事的。 http://www.zaobao.com/yl/yl080723_506.shtml

某君梗个脖,逮谁和谁抬杠的样子挺招人想的,哈哈哈。
mr5hate 发表于 2008-07-24 12:48:54


QUOTE:
原帖由 yenyenlee 于 2008-7-23 22:57 发表
提出建议。客观讨论,冷静分析。不作人身攻击。
当年种族暴乱,说是块猪肉引发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多言了
当年种族暴乱,背后有政治组织操控,不是简单的单一事件。

现在在讨论的双方都是使用同样语文的同种族,除非阁下认为双方都是神经极度敏感,对自己信仰信念受到置疑就要兵戎相见血肉横飞的人。

星星之火的确可以燎原,但把它当成所有事物课题的讨论标准,这世界的人就都变哑巴了。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