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作 - 怀念美食

2018-01-11 11:21:2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精华I

我小时候住的地方,楼下就是一个菜市场。

每天早上,天还没亮,小贩们就陆陆续续到来摆摊做生意。

附近华人村庄和马来甘榜的家庭主妇,几乎倾巢而出。

於是,小贩的叫卖声,加上顾客的讨价还价声,整个菜市场,一下子,就活了起来。

市场里,有卖猪肉的,也有卖鱼和卖蔬菜的,但,我们小孩,最在意的是,售卖食物的摊位。

至今,令人念念不忘的,有一摊印度人卖的〝米暹〞〔MEE SIAM〕。

摊主身裁瘦削,每天推着他的手推车,停在一个固定的地点,稍微做些准备,就开始做生意。

他特别调制,由阿叁、椰酱和大量虾米,熬成的浓汤,辣中带甜,是我的最爱。

我常由家中拿个大碗去买〝米暹〞,摊主从不吝啬,给我满满一碗汤。

每次吃完〝米暹〞,就用双手捧着大碗,然后一口一口的,把剩余的一大碗汤,全部喝进肚里,那种爽快的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记得有一回,一大清早,摊主一不留神,在推车过桥时,手推车竟一头栽入大水沟中。

人虽没事,车己毁,害得他好一段日子,无法做生意,而在这期间,我因没〝米暹〞吃,茫茫然,若有所失。

我常光顾的,还有一摊马来〝隆冬〞〔LONTONG〕。

摊主是一个有点年纪的马来妇人,身体稍胖,手脚倒利落,从不怠慢顾客。

她可是有车阶级,每天早晨,她的媳妇会载她来菜市场,帮她把一大锅的〝隆冬〞,拿到她的摊位,方才离开。

她的〝隆冬〞,主要的材料是,类似波罗蜜的面包树果〔BREADFRUIT〕,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如芥兰花,吃起来软软的、脆脆的,非常爽口。

她不用包菜和长豆,正合我的口味,因为,我小时候,不喜欢吃菜类。

记得她有个忠实的顾客,是住在附近的一个英国妇人,丈夫是开律师馆的。

每逢周末,她总会出现在摊位面前,交给摊主一个手提铁罐子,就去买菜,过了一会,才回来拿装得满满〝隆冬〞的铁罐子。

由於是老顾客了,因此,交易尽在不言中。

另一摊是潮州卤味。

摊主是个标准的潮州人,中年,身体结实,皮肤幽黑,这和他常年踏三轮车,到处卖卤味有关吧。

他的卤鸭特别驰名,顾客要卖趁早,否则只好空手而归。

当然啦,他还卖其他的卤味,好像他的猪耳朵,又便宜又好吃。

但,我最难忘的,是他的鸡饭团,圆圆的,每粒只卖一角钱。

每次,我总是捧着圆圆的一粒鸡饭团,上面加点卤汁,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吃,那种满足的样子,任何小孩看了都羡慕。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2-11-14 13:39 编辑 ]

IMG_6026a[1]a.jpg

IMG_3431[1].jpg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怀念美食

桃园
桃子 发表于 2012-11-14 14:45:24
看到照片,流口水啦
九重葛 发表于 2012-11-14 19:47:18
苏杭老师又不动声色地馋俺们了。

口水打湿了脚面。。。

“隆冬”我在马来朋友家做客时吃过一次。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5 08:46:42


QUOTE:
原帖由 桃子 于 2012-11-14 14:45 发表
看到照片,流口水啦
桃子乃好〝食〞之徒也。。。老苏也一样啦!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5 08:51:41


QUOTE:
原帖由 九重葛 于 2012-11-14 19:47 发表
苏杭老师又不动声色地馋俺们了。

口水打湿了脚面。。。

“隆冬”我在马来朋友家做客时吃过一次。
注意到版主的反应,好〝激动〞哦!

好一个〝口水打湿了脚面。。。〞,哈哈!
食为天
Eri 发表于 2012-11-15 20:08:40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2-11-14 12:26 发表
每次,我总是捧着圆圆的一粒鸡饭团,上面加点卤汁,就这样一口一口的吃,那种满足的样子,任何小孩看了都羡慕。
小时候我也羡慕过我们的一户上海邻居家小孩吃的一种饼干,当地买不到,是邻居家亲戚从上海托列车员捎过来的。

那是一种用蛋白、面粉、白糖烘焙出的椭圆形饼干,软硬度介于蛋糕和普通饼干之间,样子看上去比我能吃到的桃酥、江米条、三刀蜜都要精致。
古长龙的个人空间
古长龙 发表于 2012-11-15 22:47:01
我看见咖喱饭菜 就反胃。。。。没口福吧。。。。。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6 09:30:32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2-11-15 22:47 发表
我看见咖喱饭菜 就反胃。。。。没口福吧。。。。。
马来〝隆冬〞是没有咖喱的,有机会不妨试吃看,可能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6 09:45:15


QUOTE:
原帖由 Eri 于 2012-11-15 20:08 发表


小时候我也羡慕过我们的一户上海邻居家小孩吃的一种饼干,当地买不到,是邻居家亲戚从上海托列车员捎过来的。

那是一种用蛋白、面粉、白糖烘焙出的椭圆形饼干,软硬度介于蛋糕和普通饼干之 ...
小时候的〝需求〞很简单。我念小学的餐厅,有买削冰球,圆圆的一粒,淋上红色和棕色的糖汁,捧在手心里,一口一口慢慢地吸,那种甜在口里,〝冰〞在心里的感觉,十分美妙,至今忘不了!

希望有朝一日,Eri 能找到让你至今还念念不忘的那种饼干。
食为天
Eri 发表于 2012-11-16 13:23:40
[quote]原帖由 苏杭 于 2012-11-16 09:45 发表
希望有朝一日,Eri 能找到让你至今还念念不忘的那种饼干。
/quote]

还是您善解人意。

我在上海真的找过这种饼干。大、小超市内的糕点部,大、小西饼屋,不果。

我也尝试着自己烘焙过,却没吃出小时候的那种味道。

或许,童年的简单不再、单纯不再,那种饼干清爽、单纯的味道也再也无法找回。

也好。心中就此保留了那个味道和美好。

P.S. 邻居家的叔叔阿姨都很和善,家中的男孩胖胖和我姐同龄,女孩芹芹和我同龄,两家的孩子和得来,常相互串门玩耍的。在邻居家玩耍时,有时阿姨会从饼干筒里拿两块这样的饼干分给我和姐姐,我也因此记住了她家那只好看的、印着北京天安门的红色饼干筒)。当然,我家有好吃的时,赶上邻居的孩子在我家玩,我妈也会招呼邻居孩子一起吃。

有一次,胖胖和我姐去楼后的体育场玩,见到一群马蜂。胖胖跟我姐说:“你别动,哥哥我(他比我姐大两个月)去给你逮蜜蜂,逮回来我们让蜜蜂酿蜂蜜。”

不消多时,就见胖胖鬼哭狼嚎地往回跑,头上被马蜂叮了N个大包。
食为天
Eri 发表于 2012-11-16 13:33:59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2-11-16 09:45 发表



小时候的〝需求〞很简单。我念小学的餐厅,有买削冰球,圆圆的一粒,淋上红色和棕色的糖汁,捧在手心里,一口一口慢慢地吸,那种甜在口里,〝冰〞在心里的感觉,十分美妙,至今忘不了!
我念念不忘的是4分钱一根的白糖冰棍。

有时会在上学的路上吃一根,有时会在看露天电影时和小伙伴们一起买来吃。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7 10:45:15


QUOTE:
原帖由 Eri 于 2012-11-16 13:23 发表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2-11-16 09:45 发表
希望有朝一日,Eri 能找到让你至今还念念不忘的那种饼干。
/quote]

还是您善解人意。

我在上海真的找过这种饼干。大、小超市内的糕点部,大、小西饼屋 ...
〝也好。心中就此保留了那个味道和美好。〞

说得好!

只在乎曾经拥有!


〝不消多时,就见胖胖鬼哭狼嚎地往回跑,头上被马蜂叮了N个大包。

可怜的胖胖!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7 10:51:21


QUOTE:
原帖由 Eri 于 2012-11-16 13:33 发表


我念念不忘的是4分钱一根的白糖冰棍。

有时会在上学的路上吃一根,有时会在看露天电影时和小伙伴们一起买来吃。
每个人的童年都有许多难忘的美好記忆。

送上一首罗大佑的《童年》: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2-11-19 10:31:57
回复 #3 九重葛 的帖子
感谢版主为此文加〝精〞。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3-05-16 10:10:25
前几天拿汔车去维修,替我修车的老板〔全间店就他一人〕和我己有几十年的交情。

顺便到那里的餐厅吃午餐。或许是周未,整个餐厅除了卖茶水的,就只有一个马来摊位开档。

试过它的椰浆饭,一流,蛋和煎魚制法,道地马来家庭式,和我小时吃过的一模一样,那天叫了一盘椰浆饭,扫个精光!

这回吃它的〝隆冬〞,那汤汁,那椰丝,是那么地熟习,一面望着对面不远处人们在练习打高尔夫球,一面吃我的〝隆冬〞,不一会,吃得连那汤汁都不剩,爽快!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23 05:07:29
苏杭先生可否把马来摊位的地址留下,有空的话我也想去品赏哦!  谢谢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3-06-23 10:01:18


QUOTE:
原帖由 黎蛤蛎 于 2013-6-23 05:07 发表
苏杭先生可否把马来摊位的地址留下,有空的话我也想去品赏哦!  谢谢。
SIN MING AUTOCARE 4楼

BLOCK 176

SIN MING DRIVE
黎蛤蛎 发表于 2013-06-23 17:23:30
非常感謝蘇杭先生分享的地址!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3-06-23 20:59:18


QUOTE:
原帖由 黎蛤蛎 于 2013-6-23 17:23 发表
非常感謝蘇杭先生分享的地址!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