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二哥

2018-05-08 11:34:25

一直不敢提起笔写二哥,因为怕触动伤心处。

二哥是我们八个兄弟中最早离开我们的,在世仅六十四载,距今匆匆已十几寒暑。

当时,母亲还健在,白头人送黑头人,老人家怎能承受这个打击呢?

二哥在中学的时期,喜欢打篮球和打羽毛球。

他和三哥与几个邻居朋友曾组成了一支篮球隊,取名「火矩」,常与其他球队进行友谊赛,有一次还〝远征〞至柔佛新山,给那里的小镇的夜晚,造成了有如节日般的热闹气氛。

他对打羽毛球的兴趣,持之以恒,几十年如一日,常和二嫂与一组人在联络所或体育馆打羽毛球,锻炼身体。

在我的记忆中,二哥的口琴吹得棒极了,由於他懂得打拍子的技巧,因此他吹奏的曲子,不但有旋律,还有节拍感。

我自己也学过口琴,就是吹奏不出二哥的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节拍和感觉。

还有一件事要提的是,二哥的英文讲得特别流利,对一个华校生而言,这是难能可贵的。

三舅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哥,年龄与二哥相近,是念英校的,他和我们住在一起,二哥为了学好英文,便和他以英语交谈,只不过一年时间,二哥的英语已有显著的进步。

二哥是公务员,英文与英语刚好可以派上用场。由於工作表现好,甚得上司的器重,被派以担当执行人员的职责。

可惜僵化的官僚体系一直无法使他获得擢升成为正式的执行人员,因此让他常有一种〝怀才不遇〞的感慨。

但他还是有〝得意〞的时候,那年他被调到教育部,认识了一个在师资训练学院肄业的受训教师,也是他口中常提到的〝一个漂亮的女生〞。

后来这个〝漂亮的女生〞,成了我们家的〝二嫂〞。

婚后先后有了一女一男。二哥对自己很节俭,但对儿女的栽培从不吝啬,长女大学毕业后,步她的母亲的后尘,从事教育的工作,儿子工艺学院毕业后到国外继续深造。

二哥患的是肝病,那是在一次在医院输血的时候受到感染的。

虽然经过长期的治疗,病情却不见好转。每次的发作,都是一段漫长、难以忍受的痛。

犹记得那天半夜时分,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当我们赶到医院时,二哥已经走了。

火化后,我陪二哥的两个孩子去捡拾二哥火化后的骨骸,有一个负责人问我,你的亲人是否因病去世,我没回答他,但我心想这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二哥从此解脱了,不再受痛苦的折磨。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萦绕在我脑里的是大哥告诉我们的一句话,他说二哥在病重的时候曾对他说,希望自己能夠多活几年。

是啊,二哥还年轻,距离我们华人常说的〝人生七十古来稀〞,还差六年呢。

老天何其忍心,二哥的这个小小的最后的心愿,竟也不让他如愿以偿!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8-5-8 11:47 编辑 ]


black-ribbon.jpg

友赏来了
友赏来了 发表于 2018-05-08 21:11:22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8-5-8 11:34 发表

这些日子以来,一直萦绕在我脑里的是大哥告诉我们的一句话,他说二哥在病重的时候曾对他说,希望自己能夠多活几年。

是啊,二哥还年轻,距离我们华人常说的〝人生七十古来稀〞,还差六年呢。

老天何其忍心,二哥的这个小小的最后的心愿,竟也不让他如愿以偿!...
重要的是二哥从此解脱了,不再受痛苦的折磨。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5-08 21:38:51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2018-5-8 21:11 发表


重要的是二哥从此解脱了,不再受痛苦的折磨。
二哥还是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希望他的病可以治好,可以多活几年。

他是个斗士,不向病魔屈服!
友赏来了
友赏来了 发表于 2018-05-08 23:24:56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8-5-8 21:38 发表

二哥还是没有放弃生存的希望,希望他的病可以治好,可以多活几年。

他是个斗士,不向病魔屈服!
他的求生意志令人钦佩。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5-09 10:40:49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2018-5-8 23:24 发表


他的求生意志令人钦佩。   
谢谢,我二哥的病情,〝每次的发作,都是一段漫长、难以忍受的痛〞,这么多年来他都忍过去了,只有〝身受其苦〞者,才能〝感同身受〞。

容我解释一下。你在二楼引用我的文章中的两段话〔〝这些日子以来...竟也不让他如愿以偿!〞与〝重要的是二哥从此解脱了,不再受痛苦的折磨。〞〕
,其实并不矛盾,两者的时间点不同,前者是二哥去世之前的事,后者是二哥去世之后的事。你在二楼这样引用我的文章中的两段话,可能让人误会,以为我说后一段话去回应我二哥说的前一段话,那就陷我於不白之冤了。
友赏来了
友赏来了 发表于 2018-05-09 20:44:13
[size=3]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8-5-9 10:40 发表

容我解释一下。你在二楼引用我的文章中的两段话〔〝这些日子以来...竟也不让他如愿以偿!〞与〝重要的是二哥从此解脱了,不再受痛苦的折磨。〞〕,其实并不矛盾,两者的时间点不同,前者是二哥去世之前的事,后者是二哥去世之后的事。你在二楼这样引用我的文章中的两段话,可能让人误会,以为我说后一段话去回应我二哥说的前一段话,那就陷我於不白之冤了。 ...
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友赏来了
友赏来了 发表于 2018-05-09 20:57:31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8-5-8 11:34 发表

二哥患的是肝病,那是在一次在医院输血的时候受到感染的。......

我想进一步了解为何输血会感染到肝病 ?还有其他风险吗?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5-09 22:18:09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2018-5-9 20:44 发表
size=3]


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我明白。
苏杭的个人空间
苏杭 发表于 2018-05-09 22:46:53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2018-5-9 20:57 发表


我想进一步了解为何输血会感染到肝病 ?还有其他风险吗?


我不是很了解。
友赏来了
友赏来了 发表于 2018-05-10 20:06:13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8-5-9 22:46 发表

我不是很了解。
谢谢。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