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从一件小事说开去

2015-02-26 14:11:5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从一件小事说开去

 

     事情过去许多天,我还记得必须写一篇文章,反驳一下一个网友的说辞。事情起因是这样的:我隔三差五还登陆一个交友网站,那

是多年前,起码十年了,在当时还是初创时期动员浏览他们的网友们去免费注册,于是乎,我也发布了一则启事,也就是征友之类,多年挂在那里,隔三差五有时看看,还有不有人搭理,大约元旦吧,想起这个网站,也是为了将我的这个博客,向诸如美利坚合众国等国家的人们推介,也就按照片显示,自以为面相还可以的网友打个招呼,为此,有人善意的也回复了,于是,开始了网聊,为了表达诚意,一开始,我就将我的这个随笔南洋的实名网址发过去,请一个网友阅览,但是,人家并不买账,以为是有病毒网站的链接,即便这样,我也能理解:毕竟网聊虚拟世界里,什么人都有,万一如王菲《传奇》歌声所形容的那样,“只是在人群中看了一眼,也就忘不了你的容颜”而一下子掉进了“陷阱”,如果是“无菌世界”还好,万一是“邪恶世界”呢,岂不损失大了?于是,我也就按人家的引导,按话题应答,但是,几个来回下来,也就想了解一下有关情况,人家就不高兴了,不仅不愿回答,而且附带的一句话,让我感到匪夷所思:又不是我主动给你打招呼,而是你主动联系我的!

这样一句话,不仅凸显了人家的“高姿态”:不是我去主动攀谈你,而是你主动搭理我,所以我才可以居高临下,我才可以颐指气使!

当时,我也能不想再答辩,也就删去了其人的QQ号,但是,当时我就想,亏你还生活在号称头号世界强国,同时也是法治国家最完备的国度里,也许你还为自己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沾沾自喜,但是,这里作为最完备的契约精神却知之甚少,甚至毫无感受。

试想,在一个法治较为完备的社会里,你的挂在网站上的行为,就如同商业行为里的“发盘”一样,也只有你的“发盘”,有意向的商家才可以去“询盘”,也就是说,是你的主动行为在先,才有后来的商务互动行为,而不是你挂在那里的启事,我按照你的设定条件去“询盘”倒成了我的主动约你,而你“高高在上”礼贤下士了不成?

正因为以为身处美利坚合众国就高人一等,所以才会有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还是在这个契约精神遍布社会生活的各个角落却没有“吃透”这样的精神,并且还是按照国内思维方式,也为主动搭腔就是搭理你了,而不是你的类似主动“发盘”行为在先?我不知道这样的人为什么有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心态,但是,我深深知道,许多去国外多年的人,其实,他们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模式,与在国内无异!

为什么这么说,哲学上有这样一个基本的观点和命题,那就是“存在决定思维”,这个观点,据说是区分“唯心论”和“唯物论”的判断标准之一,根据我对有些中国人,即便是已经加入当地国籍,被国内称之为“华人”的人而言,其实他们就是身处国外而已,要想“融入”当地社会,门都没有!还慢说其思维习惯和行为方式。为什么这么讲,就以上述的事例为例,在西方社会而言,人家认为你挂在网上,就是主动“发盘”的行为,没有你的“发盘”,我干嘛要去“询盘”,而我们这些半路出家到了美利坚合众国也罢,西方其他国家也好的那些人,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到的那里,即便你是因为八九年的风波中一些去世人士的“阴庇”导致你白捡一张美国绿卡也罢,取得美国国籍也罢,其实,由于你的思维方式融入不了这个社会,其实,你就是“华人”而已,至少,就你以上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我就能判定:你压根儿不是一个美国人,只是一个“假洋鬼子”,或者一个“美漂”而已!

除了上述哲学命题,还有一个,就是语言是思维的载体和外现,当你不是在幼年时期就在美国也罢,其他国家也好,也就是出生在美国后,就应当用英语,或者准确的说,是用美式英语思维并表达时,而是半路出家到了美国也罢,其他国家也好,其实,你的思维方式已经定型,你的表达方式也已经定型,所以,那些自诩为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国民也罢,永久居留者也好,其实,你的骨子里,根深蒂固的就是一个中国人,或者说是定居在美国等外国的中国人,你想如当地人一样,向国内的人们炫耀,门都没有!

既然已经将你定性,那么,你的思维也罢,行为也好,也就不难理解:如将你的行为用逻辑学解释,就如易中天先生所说的那样,他曾将中国逻辑归为三点:问态度,不问事实;问动机,不问是非;问亲疏,不问道理。我以上所举的例子,也就是如此。

有这么一件“佚事”,据当时的“文革旗手”之一的陈伯达秘书缪俊胜回忆:“文革”时期,有一次在京西宾馆开会,会议室厕所未标男女,其间陈伯达上厕所,出来碰到江青,江青火了:“你怎么上我的厕所?”陈解释,这里并未标示男女。“啊?你今天上我的厕所,明天就会闯我的卧室!”——这就是江青的不讲逻辑或“中国逻辑”,其一是霸道,将会议室的厕所的主权作为自己的专用厕所,就因为自己用过了,不是公用而是专用了;其二是附会,将厕所与卧室等同,将“上我的厕所”与“闯我的卧室”混为一谈,按逻辑学而言,厕所与卧室本不相干,“上错厕所”并不必然会导致“上错卧室”,二者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强行牵连在一起,势必混淆了逻辑的关系。

说到这里,我还要说说,当年,也就是2006年时,有一位美籍华人为我办理了Q1签证,并且美国国务院已经将面签表格和体检报告寄给我,让我去驻广州总领事馆预约面谈,但是,在与那位华人再次沟通后:我下决心不去办理手续,而是后来去了新加坡工作,原因之一,就是久居美国的那位华人,同样用国内的思维要求自己,同时又用美国式处理问题的方式来办理有关程序,这样的不中不洋,我想,还是脚踏实地的做我的北京居民为好,至少,这里是我的根,这里有我的可以为之着迷的京味文化和悠远历史,这里有我可以用当地的方言俚语表达我思维与感情的载体,这里还有我可以相伴一生、终老于斯的皇城厚土!

写到这里,我会问那些久居国外也好,已经“入籍”也罢的人士,包括我列举上述例子的人士,而您,虽然身居海外,但是,那是你可以终老一生的乐土吗?我可以做到的一切,你可以做到吗?!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