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李爱社:特朗普口中与心中的“伟大”

   (刊发于《联合早报》201937日“言论”)

    第六轮中美高级别磋商贸易磋商已经结束。特朗普在17日一大早发的推特上说道:

    今天,与我的工作人员就中国贸易协议举行更多的重要会议和通话。在如此多的不同方面正取得大进展。我们的国家拥有如此很好的发展潜力来实现未来更高层次上的增长和伟大!

这是特朗普在不同场合,对不同对象,发出的相同的描述,也就是“伟大”,而且特朗普所述的“伟大”,以笔者之见,可能是描述人物优秀的“伟大”(great),而不是有关于事务的“伟大”(large),虽然他用的是(greatness),以下是原文:

Our  Country  has  such  fantastic  potential  for  future  growth  and  greatness  on  an  even  higher   level !

那么,从特朗普上任以来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像他所描述的那样,都在朝着实现“伟大的(greatness)”方向而为呢?

特朗普口中的“伟大”

早在竞选之初,特朗普就以“让美国再次伟大”作为口号拉选票,等到上任后,先是退出许多个国家组织,认为美国负担太多的经费,“很亏”;尔后又发起对多个国际组织和国家的贸易战,试图通过强制贸易平衡的办法,实现上述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笔者以为,他口中的“让美国再次伟大”,如果通过搞乱国际组织和多边体系,达到其自以为必须按照其治下的美国政府要求,唯马首是瞻,去实现特朗普标准的国际事务“路线图”,或者收益的“美国优先”也就罢了,可能特朗普本人单纯就是“自比管仲乐毅”,但是,特朗普口中的“伟大”,通过特朗普过半任期的表现来看,他是心口一致,也就是心里所想和实际所做,完全一致,这一点,和历任美国总统有着不一样的行为方式和思维习惯,如果当初上任之初,我们还以特朗普是个商人,以商人逐利的考量去衡量他的所作所为,但是,通过特朗普的实际所为,尤其是不遗余力的打压中国贸易和排挤中国企业的生存空间来看,口中“让美国再次伟大”的他,的确和往届政府和历任总统有着本质的区别和很大的不同。

纵观美国名人,其实对“伟大”一词,有着不同的诠释,如美国散文作家、思想家、诗人,被美国前总统林肯称之为“美国的孔子”、“美国文明之父”的爱默生,作为美国文化精神的代表人物,他就说:完成伟大事业的人,起初并不伟大。如果以这个名言作为衡量,作为以非主流人士入主白宫的人而言,特朗普的确特立独行,就像美国科学家、发明家,还是政治家、外交家,同时又是哲学家、文学家和慈善家的富兰克林所说的那样:平凡的人的最大缺点,是常常觉得自已比别人高明。也许口中言必称“伟大”的特朗普就是这样的人物。

特朗普心中的“伟大”

    美国历届总统上任后,都会按照自己的意愿重新布置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特朗普也不例外,但是,他在总统办公室中新添一幅画作的消息却在网络上引发热议。画作中,经过瘦身处理的特朗普,身穿白色衬衣和佩戴红色领带处于画的中央,谈笑风生,而多名出自共和党的前任总统,包括林肯、尼克松、罗斯福,以及老布什和小布什都成为陪衬。这样一幅堪比梵高笔下的非现实主义的画作,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但是,特朗普确对作者称赞有加,甚至全然不顾这是一幅印刷品,而非原作。有述评道:画中的这一幕看起来极为魔幻,很不真实,甚至有人质疑这则消息的真假。因为,这样幻想出来的画作,一般只会出现游客礼品店和网上美术馆中,难登大雅之堂。但经美国多家媒体证实,这幅画的确被挂在总统办公室里,而且特朗普对该画极为满意,甚至亲自致电其创作者表达喜欢。

这样一来,艺术批评家在社交媒体上对此冷嘲热讽,声称该画“俗气”、“是一种拙劣模仿”、“亵渎”……部分网友还表示,它看起来更像是著名画作《狗狗玩扑克》的政治翻版。—— 一个创作于1894年到1906年间的一系列画作,是美国家居装饰中媚俗的例子。

不仅处事与众不同,特朗普做人也当总统也与众不同,此前,特朗普拜谒了生前有言:“我也许不能成就伟业,但我能以伟大的方式做好小事情”的黑人人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纪念碑,但是,仅仅停留2分钟后就离开了,但是,事后却在推特里发长文说明,美媒对此评论称,特朗普此次对马丁·路德·金纪念碑的短暂访问与几位前总统形成了鲜明对比。美国总统通常会在当天公开庆祝这一节日,发表讲话或是参加纪念活动。

早在去年1月,美国《纽约时报》网站披露,正在佛罗里达度假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自己不是一个种族歧视者,然而这位要让美国再次伟大起来的总统,对非洲国家和海地等国大爆“粗口”,与美国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相比,真是高下立判。

1998629日,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在北京大学有个演讲,提到一件作为 150年前美中两国关系沟通的见证”的历史事件:“从白宫往窗外眺望,乔治·华盛顿的纪念碑高耸入云。这是一座很高的方尖碑,但就在这个大碑邻近有块小石碑,上面刻着‘米利坚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这些话并非出自美国人,而是由(中国清朝)福建巡抚徐继畬所写,1853年中国政府将它勒石为碑作为礼物赠送给我国。我十分感谢这份来自中国的礼物。它直探我们作为人的内心愿望:拥有生存、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也有不受国家干预的言论、结社和信仰等自由。这些就是美国220年前赖以立国的核心理想。这些就是引导我们横跨美洲大陆登上世界舞台的理想。这些就是美国人今天仍然珍惜的理想。”

事情原委是:184874华盛顿特区为华盛顿纪念塔奠基,并向各州、各国征集纪念物,在来华美国传教士帮助下,浙江宁波府向美国赠送了一块石碑。碑文上写着:“华盛顿,异人也。起事勇於胜广,割据雄於曹刘。既已提三尺剑,开疆万里,乃不僭位号,不传子孙,而创为推举之法,几於天下为公,骎骎乎三代之遗意。其治国崇让善俗,不尚武功,亦迥与诸国异。余尝见其画像,气貌雄毅绝伦。呜呼!可不谓人杰矣哉。米利坚合众国以为国,幅员万里,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创古今未有之局,一何奇也!泰西古今人物,能不以华盛顿为称首哉!”

结合上述,我以为,特朗普口中的“伟大”,可以自我定义,毕竟他是出自一个言论自由国度的总统,可以率先垂范并模范实践,但是,他心中的“伟大”,我以为,这需要时间和历史的检验,而不是单纯把自已的画作“跻身”于历任总统肖像就能“证明”了的,虽说有“不循世及之规”,然还必须“公器付之公论”才能盖棺定论!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