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中美相争之我见

2018-07-01 00:18:5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中美相争之我见

(本文刊发于2018年3月31日《联合早报》“言论版”,刊发题目为《中美之争将以妥协结束)》)

 

 中美相争硝烟已起,首先,是否会爆发如外界评论的那样贸易战:一旦动真格的,将两败俱伤。我们拭目以待。但是,如果溯源中美恢

复邦交后的贸易情况,我们会发现,其实,早在建交后的头十年,中美贸易已经形成了现在格局的雏形,也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国对外贸易,也就是进出口的十分之一几乎都来自与美国相关联,而今更是互为第二大贸易伙伴,为此,和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共同开启中美重新交往大门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所著的《真正的和平》一书中就这样评述:

     我们两国的经济关系是一种很自然的关系。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它需要在经济方面取得迅速进步。中国需求最大的两个方面,正是美国最有能力提供的两个方面,即农业和技术。

但是,除了农业产品外,受制于“巴统”,美国在技术贸易方面一直限制对华出口高技术产品,尤其是军工产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那场风波后,对中国转让高技术更是坚如磐石,这就使得出现如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刚结束“两会”上闭幕后答记者问所说的那样:去年中美贸易规模已经达到5800亿美元。能走到这一步是依靠市场,是按照商业规则来推进的,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总量。“当然,我们不愿意看见有比较大的贸易赤字,不仅是对美国,我们希望贸易总体平衡,否则的话难以持续。”他进一步阐述:

“从(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来看,2017年中国对美出口2.91万亿元,增长14.5%,自美进口1.04万亿元,增长17.3%,对美贸易顺差1.87万亿元,扩大13%。”为此,他进一步解释:然而,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并非由中国造成,而是中美贸易结构所致。对于如何缩减贸易逆差,李克强又强调:其实美方企业是可以抓住机遇的,但同时我们也希望美方能够放宽对华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我们会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希望美方不要丢了这个平衡中美贸易的重器,否则就是丢了赚钱的机会。

话虽这么说,但是自打特朗普签署有关对高达600亿美元的来自中国的产品拟征收高额关税后,一场硝烟四射的贸易战一触即发。目前,双方均放出狠话,大有斗智斗勇的势头,但在笔者看来,这是特朗普有意而为的一招妙棋,如何见招拆招,也考验中国领导人的智慧。为什么这么说?

除了拟对高达 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外,特朗普还同时祭出了其他两个措施:一个是《台湾旅行法》,一个是持续在南海寻求“航行自由”。这样做,就是要让中国在应对美国上,头、尾、身全方位受到限制、掣肘和威胁:头——涉及贸易问题,征收高额关税,身——涉及“台湾底线”,出台鼓励官方交往的法律,尾——触及南海问题,让美军舰艇闯入“争议岛屿”周边,其实是中国划定的“十二海里”。可以说,特朗普作为一个以商人当选美国总统的人,就其上任一年多的的表现,远非外界所揣测的那样,不是一个谙熟治国理政的单纯“生意人”,而是一个有着敏锐政治嗅觉的“两面人”。

自打他上任以后,在对待“中国问题”上,处理的可谓老道:既不像当年克林顿那样,当选伊始,就对中国挥起大棒,在贸易问题上频频制造麻烦,“银河号”事件更是让中国政府难堪至极,随后的台海危机,尤其是南联盟大使馆蒙难,都让中国蒙羞。虽说克林顿在回忆录中,将后者撇清了干系,但是,发生在其任上的三件事件,让中国政府迄今记忆犹新。

如果说,这三件事件,是在克林顿两任任期内分别发生的,而这次如上所述的三个决定,却是特朗普政府在上任后第二年,就连续出台的三大撒手锏,这不能不引发对这个由商人入驻白宫的总统所具有的政治谋略和果敢决断所侧目和猜测。

卡尔·多伊彻在《国际关系分析》中,把国际冲突分为以下几种类型,笔者以为,也适用于对国际贸易之争的描述,也就是:

  1. “打到底的”(bitter-end)冲突与“共存亡的”(joint—surVival)冲突。如“二战”中联合国家和轴心国。
  2. “根本性”(fundamental)冲突与“偶然性”(accidental)冲突。
  3. “可驾驭的”(manageable)冲突与“不可驾驭的”(unmanageable)冲突。如“一战”中协约国和同盟国冲突。

       而威廉·考普林认为,正是为了避免上述消极的结果,取得积极的成效,国与国之间讨价还价的手段有:1.说服。2.允诺。3.威胁。4.施惠。5.使用武力。从目前特朗普所祭出的三大杀手锏来看,中国政府只能分别对待,目前,对贸易争端,继在世贸组织内寻求解决外,相信中国政府也准备了一揽子应对措施,目前态势而言,就上述选项,除了第五项外,其他四项都可以为我所用。

       基于上述,中美之间,解决贸易问题,还有上述另外两项问题,如再以K. J. 霍尔斯蒂在《国际政治——分析的结构》一书中,冲突解决的几种类型:1.回避。2. 征服。3. 屈服—撤退。4.妥协。5.裁决。6.消极解决。据作者对“二战”后20年间39起冲突实例分析:其中妥协比例最高。由此可见,中美贸易争端,最终也会是以双方的妥协作为结果。

       但是,即便贸易危机可以妥善处理,但是,上述有关“台湾旅行法”,还有所谓“南海航行自由”的问题依然在考验中国领导人的智慧和管控危机的能力,在强调“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当下,无疑是个巨大的挑战和检验成败的试金石。

      “中国拥有十亿世界上最有才干的人民和极其丰富的自然资源,它可以成为不仅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而且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这是上面提及的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拉开中美恢复接触并最终建立外交关系的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在其另一部作品《领导人》中对中国的展望,在当下中国面临一系列挑战的当下,实现上述目标,不仅考验领导人们的智慧和远见,更寄托着一个打开中美重新交往大门的美国前总统所寄语的愿望和理想。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