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襄阳烈士陵园内乱象丛生、亟待整顿

襄阳报社集团并转襄阳烈士陵园管理处:

我是一名在襄阳出生,成年后即离家外出求学工作的老襄阳人,而今离乡整36年,在京定居也32年了,对家乡的印象,烈士陵园是个重要的节点。那是因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正值自己小学和中学期间,每年清明节前后,都要步行去那里扫墓,为此还专门利用周日,画过那里的烈士纪念亭(见附图一),也成为自己对家乡记忆的重要参照和情感坐标。这次回乡过春节时,由于老父亲意外跌倒,在中心医院樊城院区住院后,利用料理之余时间,专程骑共享单车到那里再次凭吊和瞻仰烈士,同时也是找寻儿童少年时期记忆的一次经历吧。

但是,当进入园区、登上台阶,一路攀登,就被一些不和谐、不严肃,乃至亵渎英灵的一些现象所震惊,这里一一列举:

在半山腰,就见用打气枪游戏招揽游人:将靶心幕布缠在纪念亭的围栏上用以打靶,地上满是投掷玩具用以圈钱,一干人在那里嬉笑玩乐,大声喧哗,完全没有肃穆严肃的氛围,让人感到与这里的景象格格不入(附图二)。如果说,这里只是大声喧哗和游戏经营,已经让人感到不解和难过,而在山顶上,也就是纪念碑下发生的一幕,更让人感到气愤和悲哀了,只见这里依然是摆开“战场”,让那些游客们在碑座下面的靶子前一试身手,不仅如此,还增加了两项“自选项目”:一个是粘捏糖人,一个是抛掷篮球(附图三、图四)。前一项,明显违反了禁止山上取火的林区规定(附图五),后者更是将半山腰使用的“娱乐活动”推向了极致。等我再到其他地方看看,发现不合规范,或者说不合常理的地方比比皆是,首先,上山之前,先去了襄阳烈士纪念馆(附图六)。那是我离开襄阳后建成的,以前没能感受,也想利用此次登山的机会瞻仰一下,没承想不仅因为是春节期间,就是平时,这里也有开放时间的限制,更匪夷所思的是,居然中午时间也不开放,如果对照北京的抗日战争纪念馆等就可以发现,这样的公益纪念馆,除了每周一休息外,其他时间,尤其是节假日,都是需要向公众开放的日子,虽说我可能是春节期间去,工作人员也需要欢度传统节日,但是,平时也是定期才开放,且中午还雷打不动的需要午休,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再有,结合上述现场的喧闹,无论是现场告示,还是回到北京后,今天专门到烈士陵园的官网上查看有关信息,都会发现,无论在哪个栏目,都没有明确管理细则,有的只是引用一些国家法规中的规定,而没有园区自己的要求和规定!如,免费参观时间这样界定:每周三、六、日上午900-1130,下午200-430。其余时间(除国家法定节假日外)闭馆,结合上述乱象,我浏览官网后发现,早有人这样评述:

发现“襄阳烈士之墓”顶端摆着五个打气球的靶场,异常热闹。顿时,游览之前网友诗文如“勘问三春情有缘,登上葱茏羊祜山。热泪欲零祭旧土,冷风吹雨洒新天。壮士英名彪史册,襄阳战事写华篇。遥望长空怀今古,人民安康福无边。(《登襄阳烈士塔感怀》)”之感全无。相反,当地政府让子孙后代瞻仰革命烈士的英雄业绩,发扬革命烈士的光荣传统,继承烈士的未竟事业修建的这座烈士陵园,也因该尴尬现象而让游人感到“装点此陵园,靶场更难堪。”为此,这个游人建议:摒弃烈士之墓顶设靶场、摆地摊等不良现象,还陵园一片净土。

时隔好几年了,等到我瞻仰时,景象依然,我不知道园区管理处的工作员作何感想?有关规定在官网上一查便知:烈士陵园为重点防火单位,严禁在陵园区域内野炊、烧纸,以防火灾;严禁携带猎枪、气枪、弹弓进入陵园区域内鸣枪、打鸟(附图七、八)。

但是,就像时下形容一些社会现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在全国人大即将通过《英雄烈士保护法》的当下,为什么襄阳烈士陵园,在春节期间还出现这样的陋习和亵渎英灵的现象呢?再看烈士陵园的官网,还会发现,早在 200981日,也就是建军节的当天(襄阳烈士陵园主要就是纪念解放襄阳的英烈而建),就有游客反映:(烈士陵园官网原话)很多游客反映纪念馆内烈士群雕和烈士英名录下开馆时有鲜花和绿树相衬为什么现在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了,这与此地环境极不协调。另外纪念馆后面为什么养了一些大型猎狗,每日狂叫与纪念馆安静肃穆的气氛也是极不统一,望及时纠正,还纪念馆一个好的环境。 版主回复:(应答照录:无内容)。

对照上述,我以为,狗的狂吠也许是无意识的生物生理活动使然,而有些无良小贩(何许还是平时住在山上的看守人所为,我观察就发现,使用燃气罐卖糖人的人,就是从纪念碑下,何许是看守人住的小屋里拿来一些操作工具和加工物,经过煤气罐现场升火加工后,再将做好的糖人卖给游人的),却是在光天化日下,用自己的不良行径,亵渎了烈士的英灵,并且影响他人对英烈的凭吊和感怀。

查阅《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管理保护办法》第八条 革命烈士纪念建筑物及其周围的建筑应当纳入当地城乡建设总体规划,绿化美化环境,实现园林化,使革命烈士纪念场所形成庄严、肃穆、优美的环境和气氛,为社会提供良好的瞻仰和教育场所。上述现象,是不是太出格了?

等下山之时,我转到后山的陵园墓地和过去上山时的狭窄甬道,发现需要改进的工作更多了:首先看有关刻在石头上的“规定”,明显没有涉及英雄烈士安息场所的国家法规的相关规定,也就是“上位法”的规定;墓穴地方,几乎每个墓石上,都被横七竖八、粗大无比的,也许是电缆线覆盖着,我思索这些电缆用途,将电力引至这里用作夜间照明,还是为了节假日装饰墓碑?(附图九)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我就住在离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不远的五棵松长安街上,过了永定路口和玉泉路口,就是八宝山正门。长安街沿线,每到周末和节假日,特别是春节、国庆等传统重大节日和奥运等重大涉外活动,包括当下的“两会”等时分,我所居住楼宇等的沿街建筑物,都是华灯齐放、光彩夺目。但是,无论何时,八宝山公墓里,都是一派肃穆,从未见那里有任何的灯火和装饰,这也是对英雄烈士的致敬和礼遇!

回头再看襄阳烈士陵园,就是那里的树桩状的垃圾收纳桶,都可以看出经年有余,已经堆积如山了,依然在那里发酵和“陈列”(附图十)。

由上所述,对照国家有关规定,这里需要改进的工作太多了,细节上,更是需要认真:至今,半山腰的英烈碑上,依然还没有镌刻英烈的名录,难道是无字碑?(图十一)再有:山顶上的“管理规定”,没有将有害行为界定和指出,是不是有些“视而不见”,还有:半山腰的民间墓地,占满山坡,是不是由前述转意为“装点此陵园,墓地更难堪”。更有:需要将山下的英雄群雕塑像,认真清洗(图十二)。

我以为,襄阳市烈士陵园办公室园区管理和改进工作任重而道远!

由于襄阳市烈士陵园办公室在官网上留下的联系办法没有邮政编码,也就寄给襄阳日报报业集团的邮箱,希望能引起党报媒体的关注(如能照登来信,不辄是对他们工作的督促),也是即将出台的《英雄烈士保护法》赋予我这样一个公民的权力(草案有: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应当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认真履行职责,做好英雄烈士保护工作),并转给襄阳市烈士陵园办公室以改进有关的工作,让襄阳烈士陵园这样的,在力争创建襄阳文明城市的进程中,将发挥独特作用的所在,用心呵护好,让英雄烈士的英灵焕发出璀璨的光芒!

附:少儿时期写生的烈士陵园素描稿和现场拍摄的有关照片

李爱社

201838

图片链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3d2f7d0102xxf1.html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