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观画有感

2018-01-02 22:39:5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中国国家画院,在时代美术馆展览中,有一个四个人物组成的条屏,其中之一,就是胡适先生,面对需要仰望,才能一窥全貌的此君画像,我在脑海中搜寻与其相关的信息的同时,还感受到,在艺术造型领域的“拨乱反正”,曾经何时,在非白即黑的时代,凡是留在大陆的“旧知识分子”,就是通过“运动”中可以改造的人物,而不是留在大陆的艺术家,就是“反动学术权威”,我曾经说明,如果当年于右任接受邀请,留在大陆,不见得能扛过“文革”等政治风雨,而作为自由艺术家,南美的风土也许更适合他生存,同理,如果曾经的“驻美国大使”胡适,留在大陆,也许早在“反右”中就一命呜呼了,好在他没有留下,也没有出任那些学术外的“官职”,不然,昏头混老的他,也许会在另一个政治势力中当作“祭刀”的人物,正因为看清形式和自己,他在著名的《差不多先生》中,塑造了一个代表中国人固有特性的人物,几十年,一百年过去,对我们那些不认真,同时,视不认真为另类事务的人而言,重读他的这篇文章,更有现实和当下的意义。

     顺便说说,我还注意到,画作中的胡适,随心随意,就像一幅他和蒋介石的合影所表现的那样,蒋氏中规中矩,端端正正,倒是胡适翘起二郎腿,在蒋面前“显摆”,这样的和“领袖”的合影,也许只有胡适可以真实的表现出来,所以,将他的造型塑造的那么“高、大、上”,也许本来就是历史释然!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