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元旦断想之一

2018-01-02 22:29:24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元旦三天假,原本想将因为装修家,而致绘画工具四零八落的家伙什儿再收集起来,涂鸦一番,至少是“新春第一只”的创作,但是,面对还是堆积如山的家什,依然无计可施,也就放弃了通过书画对新春的感受,到中国美术馆看看大学生美术作品展和国展美术中心的国家画院书画展,看看最新的美术作品,元旦当天,又到离家不远的时代美术馆看了中国画院的年度作品展,看完三个展览,我的感受是,当下的美术作品,的确是时代的映像和个人感受的体验,如果说,当年的大学生,也就是青年美术作品展,可以涌现出如罗中立这样的《父亲》的作品,但是,而今的大学生作品展,除了也就是看到有关一两副有关农民工等几乎已经老生常谈的作品外,联系当下大事件的佳作,几乎没有一幅!看到这样的画作,我的确感到现实的大学生作品,已经不足以“感动中国”的模样,来刻画当下的中国和当下的时代,漫说当年的《父亲》轰动全国,远播海外,就是前几年的全国美展中出现的木刻《三十而立》也是通过细节,表达了当下青年人的面部特征,倒时在时代美术馆展出的老艺术家们的画作,凸显了一个美术工作者的时代担当和对时代的细腻观察,都说姜还是老的辣,为什么?那是因为,也只有历经生活的积淀和岁月的磨砺后,才能画出最新最美的图画,才能用生活的积累去回报生活的馈赠,而一个在浮华时代,用浅表的呈现方式表现时代和表达个人感受的东西,一定是缘木求鱼,这也是我看到今年的三场美术展览的个人感受和体会,这样的心绪,也只有在经历许多的生活岁月,才能从一个个的个案中去体察能折射时代和岁月的艺术呈现方式。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