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相忘于江湖——读《一个人的修行》有感

(本文作于124日)

新加坡《联合早报》4号刊发了言论组主任叶鹏飞的文章《一个人的修行》,笔者读后,对文中列举的例子颇有同感,也就在这里附和一下,并表达自己的看法。

文中所举例子,其实,在任何一个国家,或者组织里都会遇到,这个结论是笔者在中国的中央政府机关,中央企业和时下所称的社会组织和民营企业等长期工作后,得出的“基本结论”。之所以这么说,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后的无奈,也是“人情练达皆学问”后的顿悟,为什么这么说?何许叶鹏飞先生列举的是新加坡社会的例子,但是,人性都是类似相同的,也是基本相通的,就像当年中国经济腾飞时,大量的学习日本的企业管理和西方的人际关系,以为前者的管理融入了儒家思想,后面的人际简单的只有纯粹的工作关系,但是,当日本的年功序列制等企业管理的“三大法宝”受制于中国的现行体制而显得水土不服时,当所谓的西方单纯的工作关系也显出它的局限性时,一个还是本土化的自我修行也就显出它的特有内涵和表现形态了。此前,中国网络上,大众探讨的“中年保温杯现象”何许能成为这一现象的佐证和中国式人际关系及其折射效应的表征。

再以笔者为例,也是到了该捧着“保温杯”的年龄了,但是,多年的市场历练,既没有真实的伴着保温杯的悠哉乐哉,而是时刻处在忧患危机的边缘,也没有可以高枕无忧的退出江湖,“日暮乡关何处是”的到处游历的休闲日子相伴,而是时时依然战战兢兢,可以说是警钟长鸣。

为什么这么说,笔下这些年,在职场所遇到的险恶和不测,远非叶鹏飞先生所说文章中那般情形,就以当一个被老板信任,或者说不得不信任的人而言(如被一个自己曾经的司机、秘书,因为自己的不检点,或者违法乱纪抓住了把柄,不得已授予其“德不配位”的职务),当这些人对自己飞扬跋扈时,自己也是经历了不能承受到逐渐忍受的过程,至于叶鹏飞先生所举例的挣扎在道德和情感边缘的案例,窃以为,只要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划清“职务行为”和“个人行为”的界限,属于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就责无旁贷的尽到“善意提醒”的义务,如果和自己的职责不搭界,也就任其“好自为之”,既不隔岸观火,也不幸灾乐祸,按照职业操守做好份内的工作即可,尤其是嘴下积德,既不“津津乐道”,也不“岸上观火”,一切顺其自然,多年的历练,倒不是宿命,相信冥冥之中的所有安排,都有其内在的因果关系,就像当年在一个中国北京的“土地爷”企业中,为了曾经一腔豪情去做自以为是正确的事情,并且垫付费用以为替老板分忧,当那些个不专业不敬业,但是,和老板有着不为人所知的“猫腻儿”的人,或者就是叶文中所述的“牛鬼蛇神混杂”搅局时,当时,尚有着正义感和责任心的自己就是愤而指责,但是,当这些把握人际“话语权”的人,恶人先告状,为了反村自己“在理”,他们可以先将污水泼在你的身上,同理,叶主任文中所述的例子,幸而这位与我一样有着同样心忧企业的人,采取的柔性的处理方式,不然,也会落的“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并且在临近淡出江湖之际,而被江湖的险恶所淹没,那就是得不偿失了。

我们希望再出现《新唐书·卢承庆传》记载的卢承庆式的人物,像青天大老爷一样的明察秋毫,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个一千多年前的例子,未必能诠释今天的行为,倒是中国的企业家,而且是自主创新代表的企业家:任正非的所做所为,代表了一个有着正义感和同理心的企业家的责任和担当,他在一个内部讲话中说:我们应当提倡那些背对着老板干事情的人!也就是对那些当面谄媚者,当面搬弄是非者,当面挑拨离间的人,统统视为“庸余”,为了企业的发展和群体的未来,应当彻底摒弃之,而对那些背对老板干活,既有职业操守,又有道德涵养的人,就是应当启用并重用之。

再回到时下议论的“中年保温杯”现象,其实折射了当下社会的浮躁和混沌的一个断面,设想一下,一个按自然规律步入中年时期的人,就会被一些同样将经历这样时期的人所揶揄和不屑,那么,当这些人在经年以后,同样步入需要“捧杯”的年龄时,我不知道,届时的他们,是随着彼时的时代做着相同的“捧杯行为”,还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做着也许是更有“品味”的事情?但是,无论是“捧杯”,还是被人“捧场”,当下需要的都是理解和宽容,毕竟,你所嘲笑的当下的别人,也就是多年以后,你未来的自己,即便你没有“捧杯”,但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和人生法则,谁都无法回避并且必须接受其安排。

作为同样受儒家文化熏陶,并且早在李光耀治理新加坡时期,就实践多年的新加坡的独特企业管理,早在“亚洲四小龙”经济腾飞时期,就和也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韩国,香港和台湾地区一样,凸显出独特的魅力和成效,而今,随着经济发展带来的突变和时代的变迁,也无例外在企业管理上有着嬗变,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企业的发展,人际关系也不是一成不变,但是,就像儒家文化熏陶出来的人伦文化往往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一样,中国流传多年的《增广贤文》有言:相逢就像初相识,到老总无怨恨心。同理,对待前述的“一个人的修行”,既要“知耻近乎勇”,我以为,相忘于江湖,也就是在职场,用职务行为对待之,在江湖,就用个人行为对待之,不失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毕竟,“知耻近乎勇”还要看是职场,还是“疆场”,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值得费心费力的人,搭上自己的职业生涯,乃至自己的职业操守,毕竟,我们都是凡人。建议叶文中的主人公,听听李宗盛的《凡人歌》,也就释然了!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