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藏书一得

2017-11-08 22:47:45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刚读到一篇文章:《书痴悔悟记》,说的是一位书痴,在读书藏书上的“劣迹”,读后颇有同感,也就在此附和一下:、

其一,摊大饼:原作者以为,“早就明白,书太多的话,一旦搬起家来会十分费事。所以在定下搬家日期前半个多月,就开始慢慢倒腾了。每天晚饭后大约两个多小时,都用在这上面。下架,分类,打捆,堆放在客厅的一个角落里。常言道“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却是要说“书到搬时才知多”。”笔者感触更深,正值在下也是搬家不久,为了处理那些堆如小山的藏书,搬家前的半年前,就开始规划我的搬迁计划,由于没有余秋雨那样的可以利用学生接力搬书,只能自己一边“甄别”还要利用的书籍,一边“清剿”需要处理的书籍,也就是利用业余时间,将列为一堵墙的书籍,全部重新归类并反复斟酌:那些依然需要“再回首”,哪些需要“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也就是放弃了,不然搬家公司面对这样的书山,也会发憷的。

再就是想当初,爱屋及乌,看上一本书,一个作者,将其所有的书都收罗到家,日积月累,也就是书山文海了,如读研时期,赵鑫珊的《哲学与当代社会》阅读后,将他的系列出版物几乎悉数收罗,再比如,加西亚·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能见到的不同版本,也是几乎全部收罗了。这样的经历,也许是每一个书痴的共性吧?这是其二。

其三,由表及里,也就是明知许多书也就是对经典著作的解读和阐述,依然再去费心费神的看一些解读也罢,阐述也好的书,如北京历史,其实,一套《北京通史》也许就能将这座城市的子丑寅卯了解了,但是,仅胡同方面的解读书,我就有许多,这不是叠床架屋吗?

但是,正因为有这样的劣迹,所以也就成为了有名无实的藏书状元户,也成就自己的“学富五车”与“满腹经纶”,其实,也就是在“学负无车”和“满负经纶”因为,大部分书籍,除非是为了查阅史料,平时是很少翻到的,就像一部《西藏大事辑录(19491985)》,如不是写作中印洞朗对峙,可能也不会认真的去翻它,但是,正因为书到用时方恨少,所以,看来有些藏书还是有必要的,就像前文作者,虽说历数了藏书累,读书疵的“劣迹”并发誓将改进后,但在在结尾处却又说:

以我现在的年龄,正常情形下还有三四十个年头可活,即便按照一周读一本书的速度,也不会超过两千册,而我书柜里迄今为止买了未看的书,已经是这个数字的好几倍。资源浪费,罪过罪过!今后再不能这样了。

决心既下,感到一阵轻松舒畅。沏一杯茶喝,随手拿过一份读书报纸闲翻一下。报纸上在介绍一本新书《书痴忏悔录》,从这个书名揣摸,主人公该和我是同类,他因为什么而忏悔呢?先买回来看看吧。

这那是忏悔,绝对是旧态复萌吧!我是不是也是这样呢?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