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一路同行

2017-08-07 21:31:01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早在多年前,应当是2000年前,还是抱着收音机消遣单身生活的时间里,偶然听到一个和王菲同名的歌手演唱的《一路同行》,也就记住了这首歌以其演唱者,这个《一路同行》,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对其中的歌词,更是脱口而出:你何必说,我属于你,我何必说,你属于我,但在彼此心中,还有个角落,像首诗,像首歌……

    这首朗朗上口,舒畅抒情的歌曲,和不多首的可以记载心里的歌曲一样,让人记忆至今,尤其在北京电台对其采访的介绍,才知道她也叫王菲,俗称小王菲,这一下,我想起来了,应当是和《大花轿》一起流行的歌曲,因为,在主持人对其采访时,也和《大花轿》进行了对比,为此,我还埋怨在这个歌曲播放时,又插播了其他歌曲,后来,这首曲子再也没听到,就是在网上,也没有检索到,也许没有仔细检索,通常我会按一打,也就是12个网页检索有关的信息,而这次,前三页全是大王菲的信息,也就放弃检索小王菲了。

当时,听到这首曲子,就一下喜欢上它的旋律,它的歌词,多年以后,前几日,在公交上又看到一个同名的歌曲在反复歌唱,但是,相比较我所听到的《一路同行》,可以说天壤地别。言归正传,今天在一个群里,看到了同名的文章,都是和“一路同行”的主题一脉相承,这里也就不加剪辑,附后,也请我的博友们看看,正值边疆告急之时,权作不同的体验和感受吧。

 

在山东曲阜车站上车时,看到十几名士兵,身背各自的行装,排成一列,按照车站工作人员指定的位置,安静地等候上车。列车进站后,检票进站的旅客从各处涌来,把排队的士兵们冲得七零八落。士兵们几次重新自动排好队,但车厢门口被争先恐后的旅客挤得水泄不通。列车只停三分钟。士兵们脸上淌着汗珠,头上冒着热气,在旅客们都挤进车厢后,终于在列车启动的瞬间,全都上了车。

  古人曾传“妇孺与王师争道”,我想此言不虚。我跟在士兵们身后,在已经启动的列车上,寻找坐席。正巧,按座号我和这十多名士兵坐在一个区域内,比肩而邻。我的对面,已经坐着一位带孩子的年轻女士。她看了看我,又对正要坐在她身边的一名士兵皱了皱眉,把头转向窗外。

  士兵们静静地安置好各自的行装,像执行统一规定一样,脱下厚外衣,整齐地叠好放在座位上,坐在上面。我对面那个聪明活泼的男孩儿,努力挣脱对面那位女士的束缚,跑到我身边那位士兵身旁,去抓他的军帽,那位士兵在叠外衣,见状就把帽子给他。孩子把军帽戴在自己头上,接着又去抓士兵的外衣。士兵直起腰,裂开干裂脱皮的嘴唇,朝他笑笑,看了看他妈妈,把叠好的外衣打开,披在他身上。

  孩子转回身去,欣喜地跑向脸冲着窗外的妈妈,他妈妈从从窗外转回目光,看到孩子的装扮,吼道:“谁让你穿的?快脱下来!脏!有味!”

  车厢里的其他士兵都红着脸低下头去。我身边的那位士兵接过孩子的妈妈扔给他的帽子和外衣,羞愧地无地自容。他转过身去,舔着刚才因对孩子笑而干裂流血的嘴唇,嘴里呼着粗气,用布满冻疮裂痕的双手,认真按照衣服原有的印缝,仔细叠自己的外衣。外衣叠好后,他抱在怀里,悄悄看了看四周,闻了闻衣服,自言自语地说:“这衣服发下来俺都没舍得穿,今天第一次穿,新的,咋会有味来?”其他士兵谁也没有说话。

  我想起多年前我在青藏高原当兵时,每年发下新军装,总也舍不得穿,只在重大活动或探家时才穿。问起来,这些士兵果然是去参加部队的重大活动,他们是从各连队选拔出的优秀士兵,到师部驻地参加对抗演习。他们激动得昨天夜里没睡好觉,今天一早换上新军装,赶了很远的路来坐火车。

  乘务员推着盒饭餐车走过来,有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许多乘客起身围观,询价挑选。这十多名士兵见状,默默地把脸转向窗外。正是午饭时间,我的肚子已经叫了,对面的母子把盒饭一打开,味道闻起来诱人。

  我注意到身边的士兵们,虽然尽量让目光远离诱人的盒饭,但他们很多人却在悄悄地吞咽口水。这些十八九岁的大兵!正是见了食物就会感到饿的年龄。我问身边的士兵:“为什么不买盒饭?不吃午饭吗?”士兵腼腆地一笑说:“太贵,一盒也吃不饱。等到了部队再吃。”说着,红了脸低下头。我想起有次我步行几十里从连队到县城出差,因县城的饭菜贵,舍不得买,饿着肚子赶回连队的情景。那天是星期天,连队吃两顿饭,我赶回连队时已过了下午开饭时间,结果饿了一天。

  我起身走到车厢后部的餐车,告诉餐车人员:我买二十元一份和三十元一份的两种盒饭,各要十六份。我把八百元人民币递给餐车人员,悄悄对他说:“这些盒饭是送给前面车厢里那十六位士兵们吃的,请你告诉他们,这些盒饭是本次列车专门为他们订的。他们还都是孩子,一定是今天一早就赶来乘车,可能早饭都没吃。”餐车工作人员听了,睁大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当餐车人员把两种盒饭分别送到每个士兵的手中时,士兵们眼里流露出孩子般的惊喜。过了一会儿,列车长和一位乘警,在那位餐车人员引领下,来到我的座位前,请我到餐车去一下。在去餐车的路上,列车的音乐广播中断了,列车广播告诉大家,本次列车有位不愿留下姓名的乘客,为乘坐本次列车的子弟兵买了盒饭……。广播员刚说完,走在我前面的列车长转身指着我大声说:“刚才广播里说的,就是这位乘客……”

  话音刚落,我经过的车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一位旅客站起身和我握手,对我说:“我也当过兵,三年前退伍,在外打工,现回家过年……”他手心里夹有一张一百元的钞票。见我发愣,他说:“给战士们买盒饭也算我一份,我挣得不多,只能表示一点心意。”接着,又有几个人上前和我握手,每人手里都握有一张钞票。

  面对众多旅客的热情,我想起古书上所说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那句话。试想,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到了餐车,列车长让我免费点一份喜爱吃的午餐。我把刚才经过各车厢时许多乘客塞给我的钱铺开数了一下,总共一千九百块钱。我让列车长在广播里,替我感谢刚才给我钱的乘客,并请他把这些钱转交给那十六名士兵,让他们在接下来的途中买一些食物。

  列车到达下一站前两分钟,我身边的士兵们静静地收拾好自己的行装,排队悄悄走向车厢门口。列车停站后,他们鱼贯而出,列队跑向车头方向。当列车开动时,乘客们从车窗里看到,这些士兵们面对开动的列车,致以庄严的军礼。

  如果一个国家的广大人民,都尊重和爱戴自己国家的军人,这个国家就一定立于不败之地

  通读过后,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发给谁哪,伟大的群是一定要发的,感谢正能量........这是我看到的好文章(细腻 进心)。

  没有人民的军队,没有这些孩子们。谁来保卫国家,谁来保卫我们。没有他们我们是否还能这样安逸的生活在这里?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