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五二零的后话

2017-05-27 23:28:40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刚过去的五二零,又在混沌(婚登)所掀起一轮热潮,等到热度减退,又是一轮“退潮”(离异)的景象上演,周而复始,这样的“人间喜剧”已经被世人见怪不怪了,就像黄安的《新鸳鸯蝴蝶梦》中所说的那样:

昨日象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飘流,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爱情两个字,好辛苦!是要问一个明白,还是要装作糊涂。知多知少难知足,看似个鸳鸯蝴蝶,不应该的年代。可是谁又能摆脱人世间的悲哀,花花世界、鸳鸯蝴蝶,在人间已是颠、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温柔同眠。

    记得当年传唱时,正值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一场事变后,人们对“政治”不再抱有热诚,而对如何自娱自乐大行其道,有“小道消息”说,彼时,京城大街小巷流行“搓麻”,也许就是一个例证,而同时,一部来自香港的电视剧风靡一时,上述歌词,就是同名剧内容的演绎,同时期,还有内地的一部连续剧,博得了大众的认可和许多粉丝的追捧,也就是由姜珊和王志文联袂主演出的《过把瘾》,将人们对时局的关注引导至家长里短的言情剧中,一样的悲欢离合,不同的地域风情,将现实的人间喜剧演绎得有声有色,过去许多年,再想起这些的言情剧,对比当下的时尚,生出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慨,今年的五二零,正值五一九,也就是自己的生日以后,家人为此专门做了特色的冰激凌蛋糕,我自己吃了一些,然后带到病房,由母亲递到卧于床上的老父亲跟前,尚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父亲,在母亲一只手搀扶,一只手递到嘴边的盘子上,勉强吃了一口蛋糕,我在一旁,利用手机,拍下这组照片,权作为一个影像的记载和对上文中提到的歌词,对比今天的“时尚”所表现出的时代演绎的注脚(母亲脸部的红色痕迹,那是半夜抓痒时留下的,也是被半夜疼痛的父亲折腾的不能入睡时挠痒后留下的瘢痕),

    拍摄这样的场面,我想到比前些年焦波拍摄的《我的父亲母亲》更生动的影像,也就记录于此。权作为过去的五二零印象的后记和自己的理解与诠释吧。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友赏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7-07-21 00:09:03
每次在街上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相携着牵手慢慢走过街口的时候,我都会投以羡慕的眼光多看他们一会儿,因为这是我心目中的最完美的爱情。其实,生活中所有的人、所有的日子,都会有磕绊和无奈,甚至是争吵,但能相携着走到银发飘飘,一定是有着深爱和包容的胸怀。祝福所有老人健康长寿!祝您的父母身体康健!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