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正在举办,按有关方面界定,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节点城市有西安、乌鲁木齐等,“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节点城市是泉州,对我而言,这三个城市都不陌生,可以用一二三四归纳,“一”是指一去泉州,“二”是指去过“两广”,“三”是指三去新疆,“四”是指四到西安。

    早在1987年夏天,因为到连城县为当地乡镇企业讲课,回来路上,去了泉州,过去三十多年了,残存在记忆的,就是到最大的清真寺看看,并留下一张与其的合影照片,再就是到隶属泉州的石狮去看看,纯属猎奇——彼时是录像带大行其道的事情,尤其是从港台泊来的录像带,石狮也是个地下交易市场,尤其带色的带子,据说石狮很多,但是,我去那里,纯属想看看石狮的风光,一路上遇到盘查,也安之若素,毕竟,我不会夹带那些个“违禁品”,当时叫做“毛片”。

    在泉州停留的日子,印象中那是个热气腾腾的城市,但也显得安宁和祥和,可能是我去的较早,那时,所有的区域,除了石狮,都没有什么人,而整个福建,虽然作为对台的“前线阵地”,由于两岸关系的解冻,早已没有临阵的态势,事先我还去过可以眺望金门和大小旦岛的厦门,但是,早已没有了需要规避什么,或者回避什么的景象。这是我对这些个“福建前线”的印象,而今,重现发掘“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价值,将泉州作为一个中心和节点城市,我以为,这既是尊重历史,也是重整这个城市及其整个福建沿海地区沿海贸易的好时机。

    去“两广”,其实,早在1981年就学柳州时,已经去过这个属于西南边陲的内陆城市,彼时距1979年开始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也就过去两年,边陲硝烟尚在蔓延,我们这些在远离边陲的城市求学,虽说远离边境,但是,意念中还是担心会受到战争的波及,原来以为,广西不属于沿海,后来才知道有个北海就在广西,而这个城市还是对外开放的窗口,了解这个情况,也是后话。

    至于“两广”之一的另一个广东,也是仅去过广州和深圳两个城市,且也是2011年前后公干去那里走马观花,虽说早期通商留下诸如“十三行”这样的痕迹,但现实中早已荡然无存的凭吊都没有的现状,也就是发思古之幽情,深圳也就是后起的新兴城市,虽说比邻最早的商港相邻,但是,没有历史上的传承和两者之间的渊源。

    三是三去新疆,一次参加论坛,一次调研课题,一次参加扶贫,从位于北疆的乌鲁木齐,到位于南疆的和田,算得天山南北都到了,印象最深的还是参加最后一届“乌洽会”,彼时刚发生暴恐不久,许多商业场合尚未恢复,大巴扎也是在严密保卫下正常营业,即便如此,夜幕下的游人依然川流不息,

    四是四去西安,第一次去西安,纯粹就是旅游公干加项目对接,除了华清池和骊山等没去外,其他都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彼时的西安,也没有了当年长安的四海进贡,商贾云集的盛况,第二去很有意思,一个猎头公司,邀我去西安和当地的老板会面,清晨出发,中午到西安,谈完后直接送机场,也就是“半日游”,由于已经去过西安,也就没打算停留几日,第三次第四次,均是商务活动,几乎没再去任何一个景点看看,除非华山,可能其他景点,都意趣阑珊了。

    当初,去上述“一带一路”的节点城市时,第一次感受,都是在没有“一带一路”的概念出台前走马观花的看看,而今,提出“一带一路”且入列这些范围内的上述地方,想必已经有了更明显的变化和有了更加清晰的未来,

    已经游历的地方,虽说都有感受,但是,最大的感受还是都留下一些遗憾,也就是美中不足,如福建去过也就是一次,但是,缺漏掉了武夷山,同理,去过这些地方,都是在“一带一路”国策没有出台前到过那些个“节点城市”的,也就是“一二三四”次去不同城市,不同感受的体验和回味,如果没有“一带一路”作为引线再次回忆当年的活动和场景,也许,早已湮灭在记忆之中,但是,也许是“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再次回想的发凡和由头,上述“一二三四”所涉及的城市,一下子又清晰的浮现在记忆中,也许,这就是“一带一路”对我而言,最直接的感受和记忆,并且随着“一带一路”的建设和布局,将有更多的记忆碎片,在“一带一路”这个沾合剂下被拼接和粘连,有关它的消息,也会越来越多的被传导到到我的脑海中。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