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滁州一瞥

2017-05-05 05:20:01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去滁州,更是偶然,因为要在“五一”前赶回北京,从马鞍山回京,要么从南京转车,要么从宿州换车,但是,都没有座位,只好从滁州转车。

关于滁州,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读中学时,读到欧阳修的《醉翁亭》中的第一句“环滁皆山也”而记住这个地名,记得当时学习时,语文老师要求背诵,自己是不是过关了,已经不记得了,但是,那位老师的形象,一下子又浮现在脑海里:中等身材,体态微胖,脸上有个像是太阳晒出的斑块,对人一向很严肃,但对我似乎又很和蔼,轻易不笑,但笑起来很灿烂,用当下的话说,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吧。名字已经记不清了,但是,他的音容笑貌,就是写这篇文章的当口,一下子浮现在脑海里了!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且很神奇的事情?写到这里,查阅了《醉翁亭记》全文,也再记述一下吧:

  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峰回路转,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醉翁亭也。作亭者谁?山之僧智仙也。名之者谁?太守自谓也。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

  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滁人游也。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山肴野蔌,杂然而前陈者,太守宴也。宴酣之乐,非丝非竹,射者中,弈者胜,觥筹交错,起坐而喧哗者,众宾欢也。苍颜白发,颓然乎其间者,太守醉也。

已而夕阳在山,人影散乱,太守归而宾客从也。树林阴翳,鸣声上下,游人去而禽鸟乐也。然而禽鸟知山林之乐,而不知人之乐;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醉能同其乐,醒能述以文者,太守也。太守谓谁?庐陵欧阳修也。

再次领略这篇美文,就像领略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全篇美文都值得记取,但是,最经典的还是那原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同样,欧阳修的这篇美文,除了”环滁皆山也“这一极简练的开头语外,还记下的有: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如果说,在滁州短暂的几小时内,唤起了我对自己中学语文老师的音容笑貌的回忆,这是收获之一,而且又将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再次回味一番,这是收获之二,但是,还有两个的收获就是,一是在停留的高铁车站的餐厅里,陈设的老牌匾、老对联等让我有意外惊喜的感受,将相机直拍到没电才罢手,还有就是偶然买回家的滁州酥糖,让患有糖尿病的父亲吃一个就感到回味无穷,原本是不打算让他品尝这些个含糖高的食物的,没成想却让老人意外惊喜,这也是到滁州转车的又一体会了。为此,我按食品厂的电话打过去,询问北京有否销售,答案却是没有,虽说有些失望,但是,逗留滁州的几小时,就让我回忆起中学语文老师的模样,回家后又让老父亲开心片刻,还有就是偶然获取的老门联的影像资料,这些也都是我的这次滁州短暂行的体会和感受。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友赏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