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的思想

北大小忆

2017-04-19 22:24:22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北大小忆

 

近期,常常车载路过北大,同时,看到有关网站和报章介绍学校的知名人物,如季羡林等人,也就勾起我对北大的记忆。

最早进入北大校园,是入人大读研后的第一个中秋之夜,那时,我们每个人都是骑单车进入校园,没有单车的同学,也就坐在其他有单车的同学车子的后座进入校园。当年是不是有明月,已经记不清了,但是,第一次到北大校园的经历,却记忆犹新:一干人进入一个草坪,京籍同学让“找地儿坐下”一个极重的京腔,让我领略儿化音的音韵和理解上的含义,这是小插曲。后来,随着各种机缘,去那里的机会越来越多,尤其是由于工作的需要,在位于朗润园的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成立后,先后结识了许多老师,并且接触和撰写了其中的一些人士,如宋国青等人,后来他任央行的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和自己曾经的“娘家”有了交集,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缘分,随着去朗润园等地的机会越来越多,对北大校园各处也相对较熟悉了,俗称“一塔湖图”的地方,其中的新图书馆,还是我在清华圆中结识的关肇邺先生设计的,类似这种两校的交集,还有许多例子,当然,就我熟悉的人士而言,也就局限于曾经的经历和际遇。如当年认识刘伟时,是因为他是“京城四少”之一,彼时是经济学院的副院长,而今,他已经是我的母校人大的校长了。

     当年的北大,校东门有个雕刻时光咖啡馆,也是第一家有特色的咖啡馆,北大留学生等学子们常常光顾的地方,记得我曾经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囫囵吞枣般浏览了《追忆似水年华》这部名著的梗概,并且和比邻这里,居住在勺园的一位外国留学生进行了短期的交流。

    北大的景点中,未名湖畔的斯诺墓,是我凭吊过的地方,那里长年树木茂盛,在湖畔的制高点上,俯视湖面,让人仰慕这位对北大、对中国革命有着独特情怀的外国友人,还有当年的“三角地”,是我进入校园后,只要有时间,必去的地方,虽说当年的风波,给这里蒙上一层“激进”的色彩,但是,它的秉承一贯的传统色彩的一些求知探索的精神,却是留下了当年的一些痕迹的。听说这里即将拆迁,也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后来,随着多次进入北大校园,对那里的人文气息和历史积淀,也是越来越有感悟,当每次从位于西山脚下的一个寓所,回五棵松的家时,所乘坐的公交,都要从北大老校门,也就是西门穿越,每每看到聚集在老校门的参观团队也罢,进出的学子也罢,我都会对这座校园,再投去一瞥,不仅如此,北大的新的一片校舍,在远离校园的巴沟迤南地区的万柳地区,每次穿越西门时,都会遇到一些学子们上车,并且一路议论北大校园的方方面面,让我这个对北大也有一种情节的人,还能时时感受到那里的点点滴滴。

      如果说,北大是我到京后,除了自己的母校人大外,第一个进入的外校的话,那么,随着对这座学校认知的越来越多,在心态上,在理念上,也不自觉的把这个学校,当作自己在京多年的一个最初的节点和后续的追溯了。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友赏

暂时没有申请个人空间
删除+0 Guest 发表于 2017-04-22 09:10:14
斯诺跟北大没半点关系! 他是燕京大学讲师, 由于燕大校园为北大所占,才会有斯诺落葬北大。 
爱社的个人空间
删除+0 爱社 发表于 2017-04-22 21:42:23
博主所言极是:就像当年西南联大汇集一大批教职工和学子一样,但是,他们中的著名人士,后来去世后都只能安葬在新的地址,而不是当年的“西南联大”了,因为,西南联大已经不存在了!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