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园地里的山竹

2019-02-10 15:48:15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回味园地里的山竹
                                                                 


            
读了《难忘山竹情》一文后,触动了我熟悉自家园地里的果中之后——山竹。自小居住在柔佛州东南隅的山乡僻野,家父拥有几十“依葛”的土地栽种橡胶,间中有些空地长着榴梿、上竹、水蓊、红毛丹等热带水果,每年果王果后同时成熟,吃了榴梿吃山竹,这样便能取得中和作用,一燥一寒便不怕起热病。山竹印象中不到十棵,都是三四十年的老树了,但从不会中断吐蕾结果的任务。从小孩懂事起它就屹立在那里了,十多年后我离开了它,回到新加坡继续学业,之后在学校假期便回去看看义父、哥哥、姐姐,当然也不忘每年榴梿成熟时,回去嘴谗一下。
          
当我还在读小学时,父亲年迈永别了我们,那时我们四兄弟各分得十几“依葛”的胶园,幸运的还包揽一些果树,尤其是榴梿树,榴梿树大概也有十几棵吧,有十几层楼般高,可能它的存在要比山竹久远呢!榴梿树怎么来的,我们都不曾听父亲提起过,更没听说他老人家亲手栽种的,这大概是前园主栽种的了。小时候,我还记得三更半夜自提手电筒去拾取榴梿,然后卖给邻村人家,卖得的钱便压在枕头下,大约有百多元,当年正是马共活跃的年代      ,殖民政府时不时派兵下来搜查,一见这些凶神恶煞的士兵,小孩不免害怕,任由他们进屋翻箱倒柜,一不留神,过后发觉百多元已不翼而飞,心痛加仇恨,永世牢记于心,你知道那是摸黑担惊受怕所得来的酬劳呃。
          
山竹树高十多公尺,果皮成熟时呈褐黑色,圆形,下端有凸显的印记,分为678瓣眼,瓣大内里的果肉也大,多瓣少瓣与外面呈现的一模一样。采摘果实时要懂得方法,爬上树比较危险,而且伸手不能及,也只能采完全熟透的果实,有些还未熟透的也可以采摘,但要避免跌伤,一旦跌过的果实熟时一打开果皮便发现肉里带有黄色黏液树脂,不好吃有苦味。小时候我们利用竹杆将尖端破开有如鱼笼的入口,用竹片撑开有如漏斗形,从果实下端托住,轻轻一转便安稳地夹住果实,取下便没有伤及果肉的弊病。
          
山竹已阔别我们多年了,园地也已被柔佛州政府征用,铲平,只能凭印象才能回味几许。在组屋区我还能发现几株山竹树,叶大而浓密,不久之前,我经过那里,在地上还能检到成熟了的山竹,拿回家观摩良久,果实不大,新树,第一次结果,打开果皮白色的肉洁白似雪,尝一尝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现在市面上售卖的山竹源源不绝,季节一到不难买到,有来自马来西亚、泰国等的品种。

刊越南华文文学第43期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