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

2013-10-18 10:00:46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堅守 
uJ#qk%ZGuest

 

       重看《闪舞》,故事说做烧焊工的年轻女孩在劳累、汗水、铁星四溅的火光中,在黯痖沉闷,死水无澜,了无希望的生活中;唯一向往渴望的是站在舞台上,腾跃飞姿,一展她的舞蹈,完成她一次生命的闪亮。──舞蹈仿佛是她生命的支撑,是她前路所有的光源,是灼热的痛楚;也是欢乐。

       女孩的执着,忽然翻掀起我澎湃的内心熔岩。在同样的劳累、汗水、焚烧的柴枝的火光中。在黯痖沉闷,了无希望的芭场劳动的日子里,唯一支撑我的,唯一诱导我的光源,就是一本稿纸,一支笔,一颗灼热的文学心!──文学遂成为我的生命的“救赎”。如果不是文学,读书很少的我,来自贫穷农家的我,性格内向孤僻偏执的我,可能沦为街头流氓,可能成为没有明天的赌徒……可能堕落,可能万劫不复……

       写作30年,回顾自己的“文学路”,深刻记得的,不是自己出版了那几本苍白的书,不是得过的那几次荣耀的文学奖;深刻记得的,是在我“自我救赎”过程中,给我启蒙,给我鞭策,给我鼓励,给我温暖篝火的朋友。我永远不能遗忘那位静悄悄和我通信数年,从未谋面的文友Yong。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失去了踪迹!直到好多好多年以后……却闻说他曾

 

在“铁窗”下受尽精神折磨,终至崩溃。出狱后,回到家乡,便把自己关在房间,一条粗绳子绕过屋梁,打个死结,套上颈项,就这样了结了自己年轻的生命。随笔南洋网6v U Ut'P7@U;\
       我一直想写一部小说来纪念他。但情节一开展,却发觉东西太多,越来越超出原有的架构。Yong的故事,竟然衍生成长篇《卫土三部曲》(后改名为《赤道惊蛰》)。为什么叫“卫土”呢?小说里阐述的是保卫乡土、保卫人的尊严、也保卫民主的含意。
K|Ke N1Ao/{&kGuest       每个文学人的一生,都渴望写一部巨著吧?就让《卫士三部曲》成为我安身立命的所在。这部长篇几时完成呢?计划写多少万字?准备在哪儿发表?出书?题材好像很敏感,会不会?……所有的这些问题,都不重要。犹如电影《秋天马拉松》阐述的:“意义在于跑道上的过程,不是终点……”
"QAj;K&EGuest       除了息交绝游, 埋头“ 打稿” , 最近也常常向朋友推销“摇晃的哲学”──正如一杯水,看起来是清澈的,其实不然;生活累积了不少沉淀物,你必须不断地摇晃,才能使沉淀物浮现上来,化为诗篇,化为小说。广义来说,旅游是一种摇晃,看书是一种摇晃,走到生活的泥浆里,打个滚,也是一种摇晃,对陌生文化的震撼,也是一种摇晃,敢敢闯出目己的生活“舒适区”,更是一种摇晃!“沉淀等如死灰,摇晃是生命的重生。”──仿佛又看到《闪舞》中女烧焊员在舞台上的身影,随着音乐,在旋转、腾跃、劲舞。生命在摇晃中,原来如此美妙、如此高贵、如此光彩夺目……
YIV Iu%WtGuest       文友问我: “ 你一边搞电视剧, 一边写小说, 可有冲突?”我坦然回答:“这也是一种摇晃……”随笔南洋网HI+\!g oI&s

随笔南洋网'`zn0Q4{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3-10-18 10:03:20
注:原载于“世界华文文学网”。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