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逆旅,福音启航!

2013-04-20 11:12:07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文学逆旅,福音启航!


C#Sy.G*n!eGuest

曾经做了个“属灵测试”。事后,有位弟兄好奇问我:“你的属灵恩赐是什么?”我回答:“是写作。”他不以为然:“写作是才能,非恩赐!”我认真回答:“信主前,我一直以为写作是才能,信主后,才发觉是一种恩赐。”再谈深一点,就说来话长了。

以我受教育不多的资历,生长在农村的经历,家涂四壁而至辍学的窘境,选择踏上文学道路,根本是一场逆旅,一场绝对的冒险,成功的机率根本不大!但文学路一走30年,虽然走来磕磕碰碰、颠颠簸簸,仍然写了那么多短篇、中篇、长篇小说。来到了2004年,突然临到了一个巨大的拐弯,一个巨大的转折点,竟然是峰回路转,一头栽进了“福音写作”(神性书写)。我的文学界同道、文友、读者们,大概都眼镜掉破满地吧?福音写作,那是另一场逆旅?抑或顺途……

2004年11月悔改得救受洗成为基督徒。聚餐时,牧师与主持坚信礼的大主教就坐在我面前。聊起事奉,我几乎毫不犹豫的说:“往后,我的笔将用来事奉主!宣扬福音!”那肯定是一场顺旅,如约书亚过约旦河,有神与他同行。我开始了福音散文“片羽500”的写作。受洗不久,刚好回老家吧生,买了份星洲日报,就从星洲日报读到了这样的“征稿”信息,指福音版将增版,稿件可投“文桥”晨砚等等。我一次过E-MAIL了10篇稿给晨砚,晨砚很快回覆了,表示有些稿会刊登在星洲或南洋的福音版,有些会安排在“文桥双月刊”刊登,有些则不适合刊登,只好割爱了。
/y9}DuG;wGuest太棒了!神早在我前面,为我预备了道路。
(B F{nowGuest“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言16:9)

在往后的日子里,我也尝试写福音小说。刚巧 “青年书局”特别开辟了“四海慈爱丛书”,主编便把我的第1本福音小说《男孩不哭》收录丛书系列中。我的福音文字事工,每每都有神奇妙的安排。因为给电视台编写“向U转”资讯节目,误打误撞认识了悔改信主的前“少年私会党徒”ALEX,因受圣灵感动,我为他写了《逆风少年》传记。胡里胡涂的,因为一位电视台的基督徒旧同事的推荐下,我挑起了良友电台的2009年重头福音广播剧《鲍伯‧鲍曼的故事》的剧本编写工作。随笔南洋网!Mu1j h)er
当然,我也写了福音电影《十字路口》的剧本。
!h[V+G5}F)Y4}RGuest我也负责把“芦苇艺术团契”的一齣福音舞台剧《情系红丝带》改写成电影剧本,这部电影完成了,将录制成DVD,完成其电影布道的使命。当然,每一篇福音散文、每一篇福音小说、每一个电影剧本,我都祷告,求神带领下并神速般顺利完成。

当《人生一台戏》访问我时,主持人兆锦问我:“写作是痛苦的,写这些东西,会不会绞尽脑汁、搜索枯肠、失眠、没胃口等煎熬?”我笑着说:“搞文学,也许很痛苦吧,但写福音的文字,刚好相反,我祷告,然后开工,都毫无拦阻,一切都乐在其中,感受神与我同工的喜乐。”

诗人王涛几乎与我同一时期信主。他同我分享,指他信主之后,上帝彷佛拿走了他写诗的恩赐,他整个人空泛了,对事物的敏感度减弱了,触角也钝了。我勉励他说:“上帝取走的,是你身上不好的东西,相信我,我就是个好例子。你仍然可以写诗,只是那些憎恨、焦躁、黑暗、淫邪、败坏的因子被取走了。”随笔南洋网Fee%Ij(@.p?U%_
谈论至此,你还认为写作纯粹是一种“才能”吗?
e f5L+hn&h2Q wTGuest还是恩赐?……随笔南洋网!|c7^os'LIM/r
 
S ?u,g+N}Guest忽然想起了在写《鲍伯‧鲍曼的故事》广播剧时,深深烙印在脑海的一些话──鲍曼先生是良友电台的创办人之一,他少年时叛逆、放纵自己,但在误打误撞进入“圣学院”念书时,神给了他一句话:“你不可像那无知的骡马,必用嚼环辔头勒住他;不然,就不能驯服。”(诗篇32:9)因此,他不再做“那无知的骡马”,而创办了良友电台,而有了“借广播‧传基督‧到地极”60年来的辉煌成绩。

是的,我们何尝不一样?自以为才能出众,在文学中大展拳脚,攻城掠地,争取无数文学奖的荣誉,但那一枝笔却始终吝啬为神所使用,任看福音园地继续荒枯,任看福音文字无人耕耘,那我们岂非也与“那无知的骡马”一样,需要被“嚼环辔头勒住”呢?
5|W:`&yX4h&gnGuest──没有异象,民就放肆。
'O0c%q yBZGuest鲍伯‧鲍曼认为:“每一个基督徒都应当求神赐下异象。是的,让我们驯服在神的权柄以下吧!”

相信我,文学是逆旅,而福音文字是顺途。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