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栽种文学

——第2届“乡土海洋”文艺营纪实

 

(1)  点燃篝火

“憩园桑林”真是个好地方!

两年前我曾经在这里憩息,清晨乍醒,走出厅里,赫然见到有只松鼠钻进厅里来,也不惧人,旁若无人,四处游荡。当然,雀鸟的吱喳嚣嘈是不缺的,站在园子里远眺,在氲氤的雾气中,一股田园气息扑面而来。唯有山坡上的凤凰木稍嫌不够苍翠,缺水般地伛偻着。但这次重临,惊见凤凰木已经挺拔屹立,像把大阳伞在山坡上迎风照扬。树上吊挂了秋千架,参加文艺营的年轻朋友们,雀跃地像冲出囚笼的狡兔,纷纷荡起秋千,或者斗胆爬上树桠拍照、嬉闹,笑声飞扬。

这棵凤凰木当然不是我们的要栽种的“文学树”!

“文学树”是原产于印度的辣木(又名鼓槌树)。诗人王涛讲解了这种树的特质,其树皮与树叶还有果子苞都有医疗功能,你嘴嚼了豆荚里的果子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所喝进口的水都是甘甜滋味的——这就是圣经里讲述摩西带领以色列人来到旷野,他们寻找到水源,但水是苦的,不能喝,于是上帝指示摩西丢一棵树下去水里,水便变甜了。这就是故事里的那种树了:辣木!

 

当我们把这棵“文学树”栽种下去——

 

当我们把营会的篝火点燃,当熊熊火光耀亮了一张张兴奋的、欢欣的、年轻的脸(学员最大的16岁,最小的才13岁)。我们晓得,火种点燃了,种子洒出去了。我们浇灌了、培育了,而叫“文学树”得以成长的,唯有靠年轻学员们持之以恒的努力了。

 

(2)  交心讲座

文艺营当然免不了有文学讲座。

第一场由丁云谈戏剧创作。他播放DVD,先让学员们观赏了17分钟的舞台剧《情系红丝带》片段,再进一步分析作品的编剧手法与戏剧的基本原则。再来,他介绍了戏剧的种类以及其特点,包括历史剧、歌剧、写实剧、荒诞剧、谈论剧等。接着,他抖开了一张报纸的分类广告,和学员们玩一场“脑力激荡”的即席创作游戏。

即席创作,怎么“玩”呢?

先从分类广告中挑出几样如搬家服务、私家侦探、当铺、婚姻介绍、女佣服务、水喉修理、买卖汽车等,然后发挥想像,在20分钟内组合成一个短剧故事。学员们分成4组,在导师循循善诱下,果然发挥了创意,在短短20分钟内呈现上精彩绝伦的短剧故事,又讲又演。有些故事编得峰回路转,有些写实,有些则荒诞惹笑,让大家都拍案叫绝!

丁云也兼主讲小说课。他告诉学员们,写小说没有秘诀,只有耐心的观察、聪明取舍、勤于思考,从生活中提炼出感人至深的作品。当然,最痛苦与最快乐的记忆总是叫人难忘,这些最难忘的记忆往往具备了小说题材的特质。他形容,小说家犹如只剩下最后一张菲林的摄影师,你必须作出抉择,把最值得拍摄下来的画面“咔嚓”拍下来!

他总结:“小说家是个诚实的历史见证者!”

 

再下来是诗人王涛主讲诗歌创作。

 

他认为,诗人看来不食人间烟火,但一定要在人间烟火处寻找诗!他坦言,生活是诗的来源,但生活本身不是诗,而且是血淋淋的、血泪交织的。你一定要经过提炼,才能成为诗!他也朗读、分析自己的作品,并阐述了什么是“诗眼”,什么是诗意。

王涛以感性的语言,谦卑的态度,讲述他的写诗心得。他那一身黝黑肤色,在桑林里种植、采撷、写诗、接待“民宿者”,与生活,与大自然仿佛融为一体,更加对学员们有种很强的说服力。尽管生活颠簸、艰苦,糅着血与汗,但他豪情地自许,在诗歌创作中,他始终是“一尾浪里翻卷不倦的鱼”!

 

3)拔木薯

除了枯燥的讲座,当然不能漏掉营会里安排的亲近乡土和海洋的一些活动。

比如大清早拉大队去天定海峡罗梦海湾远足、桑园打水战、药草讲解,拔木薯等。“憩园桑林”从来不缺这些自然的田园景观,它座落在绿色的屏障中,北面是原始森林,左右两边一边是油棕园,一边是椰林,穿插着乡居小屋。狭长型的别墅庄园中,还有鱼塘、桑林、果树、凤凰木,在凤凰木开花时,满树红焰如火。还有吊挂在棚架上的累累百香果,嘴馋的话,随时可以采撷下来熟的,大快朵颐。

我们在进行讲座时,雀鸟、松鼠都成为我们的听众。

大自然与我们融为一体了!

营会还安排了拔木薯活动!对于乡下的孩子来说,拔木薯自然是“小意思”,但对于来自城市的孩子,他们感到新奇。一棵木薯终于被奋力拔起来了,惊叹丰硕的累累薯实,还有一些薯实断了,卡在泥土里,学员们七手八脚挖起木薯来了,挖得满手是泥。女学员挖到一条蠕动着的蚯蚓,尖叫起来!但随即也不怕了,互相传递蚯蚓在手掌之间,又兴奋又好玩,仿佛上了一堂生物课。

这就是生活!抓一把泥土,让自己沾染了对泥土的认知与喜悦,拔一拔木薯,了解木薯的生态,采撷桑叶,了解它的钙、磷、钾含量,与医疗功能。爬上凤凰木,才知晓它几月开花——“凤凰花开六月红,沸腾热血指向长空,迎风笑,看云逍遥,岁岁年年”。在第三天早晨的创作时间里,王涛牵引学员们静静的面对自己的心灵,尊重和不干扰别人;一首诗、一篇散文、一篇小说,是可以这么涌出年轻学员们心底,请摊开稿纸,去叙写吧——学员们都很乖,果然交出了不少作品,包括诗歌、散文、小说,还有营会感想!水准都不错哦!

 

4)分享

除了文学写作课题,间中也穿插了三场分享会。

一场是林佑德——第一节大马星丽奖国内组十大歌曲获奖歌曲“故乡水,萧枫演唱,莎露羚作词”——来自邦咯岛的恩扬的创作歌曲分享,他除了谈谈作词作曲的心得,还弹奏起乐器,与学员们一起练唱营歌“乡土.海洋”,顿时,整个营会里都充满学员们高亢的歌声!

“我歌唱大鹰展翅飞翔,

我梦想,我启航,

我创造,我微笑。”

树林里的雀鸟和松鼠,是否也屏息聆听?

   吃过午餐后,踏浪从邦咯岛赶来,年轻的马伟棋老师携带木吉他,在憩园桑林大厅与学员分享创作诗曲,分别弹唱了陈绍安的“纯文艺的恋爱”,霹雳怡保谢伟恩谱曲的“渔人的晚餐”,周金亮谱曲,王涛写词的“旅”——90年代初,由曼绒县青少年文友会承办,在曼绒南华独中举行的马华文学节文艺生活营的营歌,优美的旋律,挑起了当年的回忆;悠悠旅程延续的文艺生命

 

   晚间,是黄兆嬿的电影短片分享。大家先观赏了这部20分钟的得奖短片《回家》,再由编导兆嬿分享创作这部影片的动机。她本身是实兆远人,影片在卡玛卢丁客家重组村取景,乡土味浓郁。电影讲述的是“游子归家”的故事,但影片采取今昔交错,虚实相间的技法,甚至连阴、阳两界的界限也打破了,创意非凡,奈何许多年轻学员都大喊“看不懂”。

但这不影响大家的兴致,讨论异常热烈。

 

5)再见!

再美的饷宴,总有曲终人散时。

三天两夜的《乡土.海洋》文艺营终于在诗人王涛、大会主席紫梦羚、文友会主席郭进光,副主席吴明月老师,讲师们、曼绒文友会同仁们的见证下,当然还有受邀嘉宾南华独中董事长陈志成的主持闭幕仪式下缓缓落下帷幕。

学员们纷纷收拾行李回家,把依依不舍的眼泪,把眷恋乡土的感情都留给憩园桑林;而装满行囊带回去的,将是讲师们满满的祝福与激励。行囊里,当然也装满了买来的书籍,或是才艺表演、讲故事比赛中得来的奖品。对了,行李的确比来时更沉重了些,但脚步却轻松了——因为有欢歌笑语伴随他们上路啊!

再见了,文艺新兵们。

再见了,憩园桑林!

 

12/6/2010稿于新加坡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