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变(短剧)

2010-06-05 09:57:46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演变

(短剧)

 

男的朝女的走来。

女的突然拦住男的。

 

女:今天我们去哪儿?

男:(诧异)去哪儿?我们能去哪儿?

女:(风情万种瞟对方)嗬嗬,你真幽默,廉价酒店,高级酒店,或者公寓都可以,难道我们找个公厕,或者在公园里“解决”不成?

男:喔,这我可纳闷了——

女:纳闷什么呀?

男:我们认识吗?

女:(亲昵挨过去)唉呀,您太健忘了吧?

男:健忘?健忘什么呀?

女:前天我们不是刚约好了的,要找点刺激的玩意儿。

男:刺激?我——我心脏不好,受不了刺激!

女:死鬼,不是那种“刺激”,是找些“新鲜”的玩意儿!比如整套的陪游,加上SHOPPING,烛光晚餐,跳舞,当然——最后的是午夜温存。

男:我们认识吗?

女:有关系吗?

男:喔,当然有关系,你可能认错人了。

女:认错人?不可能!

男:我今天才刚到新山——

女:哼,你还真演得似模似样哩,当作不认识,都是第一次,(暧昧,吃吃笑,捏男的一下)有意思,有意思。

男:什么有意思,没意思?我真的没见过你——

女:好吧,既然你要“演”,咱们就继续“演”下去吧!

男:谁跟你演了,我赶时间。(欲走开)

女:(急拉着男)我也赶时间,不过当然不能就地解决吧?

男:就地解决?你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女:好吧好吧——(投降状)先生,要造爱吗?

男:(吃一惊)什么——什么,造——造爱——

女:嗬嗬,干嘛?被吓着了吧?

男:你们——你们干这行的,都这样单刀直入吗?

女:不不,这随着社会的进步,兜客的言语当然也不断演变。

男:最初是——

女:先生,你寂寞吗?

男:喔,我寂寞不寂寞,关你什么事?

女:所以嘛,后来就演变了。

男:演变成什么?

女:先生,要春风一度吗?

男:春风一度?我们这里的华文水准,谁听得懂?

女:所以嘛,又演变了。

男:演变成什么?

女:先生,要找乐子吗?

男:找乐子?哪里有乐子找?

女:当然在女人“身上”找——

男:不对,喝酒也是乐子,跳舞也是乐子,赌博也是乐子,就算是吃,也是乐子。总之吃、喝、玩,都是乐子。

女:对!完全正确,所以,我们要演变了。

男:演变成什么?

女:演变成:“先生,要造爱吗?”

男:(信仰难耐,冲口而出)要!

女:等一等,没那么快——

男:我还要赶回新加坡,非快不可。

女:等一等。

男:还等什么?

女:价钱还没谈妥呢。

男:不就照前天的老价钱吗?

女:前天?你不是今天才到新山吗?

男:喔——

女:哈哈,穿帮了吧?

男:喔,我真的是今天才到新山!

女:你想继续演下去,没关系,我喜欢那种感觉!

男:什么感觉?

女:新鲜的感觉,像遇到初恋情人那样——我们去哪儿?

男:廉价酒店行了,省一点。

女:出来找乐子,干嘛要省?

男:你不晓得,新加坡什么都贵,退休后没有收入,不省一点怎么行?

女:哦,难怪你们都过新山来了。

男:对呀对呀,看医生、买药、抽烟、理发、吃大餐、看电影,上卡拉OK,都用马币付账,便宜多了。

女:嫖妓也用马币?

男:嘿嘿,我可不是好此道者哦。

女:我又没说你是。

男:我很好奇,听你口音,来自中国吧?

女:你猜对了,我来自辽宁。

男:干嘛不在新加坡赚新币?

女:哦,最近扫荡得厉害!

男:所以就躲到新山来了?

女:随机应变嘛——

男:干嘛要沦落到干这一行?

女:沦落?你说谁沦落了?

男:难道不是吗?出卖肉体,还不算沦落?

女:我告诉你,什么叫沦落!

男:什么叫沦落?

女:(连珠炮,一口气地)巴结高干,谋取利益,才叫沦落。贪官污吏逃亡国外,才叫沦落。欺凌弱小,剥削民工,打击钉子户,才叫沦落。给资本家当文化打手,才叫沦落。职业不分贵贱,我卖,你买,价钱公道,两相情愿,怎么能算作是沦落?

男:喔,你牙尖嘴利,我说不过你。

女:你到底还要不要造爱?

男:要!

女:要就走啦,我赶时间。

男:我也赶时间,不过不急——

女:赶时间,又不急,是什么意思?

男:没意思,就是虽然赶一些,不过还可以聊几句。

女:去床上聊嘛——

男:上了床,就不能聊了,只能“做”了。

女:好吧,我的时间是金钱,就聊几句吧,你要聊什么?

男:问你一个问题,万一你遇到警察,怎么办?

女:嗬嗬,真是个笨问题。

男:为什么说是个笨问题?

女:这里的华人都不愿意当警察!

男:你的资讯还不错,晓得马国华人很少当警察的。

女:这还用说吗?

男:我明白了,你就瞄准华人下手就对了。

女:不只是华人,是口袋里有新币的新加坡华人。

男:你怎么分辨?

女:我就是能分辨!

男:等一等,不管我口袋里是不是有新币,我可是用马币付账的哦!

女:行啦,你真会精细打算。

男:彼此彼此——

女:我才不会那么现实。

男:喔,还有“不现实”的流莺?

女:嗬嗬,还能说出流莺两个字,华文水平不赖哦!

男:你是在讽刺我们新加坡的华文水平吧?

女:我讽刺干嘛?这是事实啊,南大——“难大”,夭亡之后,华文早就节节败退,只剩下奄奄一息,苟且偷生状态。

男:哇,一下子就抛出三个成语!节节败退、奄奄一息、苟且偷生。

女:服了吧?

男:唉,连个妓女文化水平都这么高,我们怎能不服?

女:春宵苦短啊,怎么我们还在闲聊?

男:你真是迫不及待,心痒难耐——

女:还辗转反侧,求之不得呢!

男:不过一讲到华文,我就意兴阑珊了。

女:对什么意兴阑珊?

男:还有哪回事,不就是“那回事”咯!

女:“那回事”到底是哪回事?

男:不——不,不就是“造爱”那回事!

女:造爱?你真的很不文雅,词汇贫乏。

男:这不都是你说的吗?随着社会的进步,自从改革开放之后,兜客的言语也不断演变了。

女:也对,开始是“你寂寞吗?”

男:跟着演变成“春风一度”。

女:再来是找乐子——

男:然后是造爱!

女:等一等,华文消亡,跟造爱有什么关系?

男:喔,是没关系,但也有关系。

女:没关系,也有关系?

男:没关系的意思,就是你可以像猪一样,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天塌下来当被盖!地陷下去当泳池,华文没得念,就念英文,英文没得念,就念马来文,念日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俄罗斯语,甚至什么什么什么什么鸟语也无所谓。

女:有这样的人吗?

男:(激动)是猪,不是人!

女:喔,是猪!

男:(大声的)猪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你给他吃木薯,他就吃木薯,你给他吃番薯,他就吃番薯,你给他吃马铃薯,他就吃马铃薯。你给他吃残羹剩饭,他就吃残羹剩饭,从来不反对,不抗议。

女:那么,你是猪,还是人?

男:(挺胸)我当然是人!

女:所以,这里也有个演变过程。

男:什么演变过程?

女:就像从“春风一度”,到“找乐子吗”,到“造爱”啊!

男:我不明白——

女:你真钝啊!

男:什么钝?

女:笨钝,人变猪,也有个演变过程啊!

男:对,演变,我明白了。开始是人,脊梁挺直,还有示威游行,罢课、罢工、罢市、罢驶。慢慢萎顿下来,匍匐在地,只看着槽里是食物。再慢慢的,只会用四只脚走路,发出“嗯嗯嗯”的声音,连抗议的勇气也没有了。可悲啊,可悲啊,这些猪群!只能吃“马铃薯”了!

女:吃马铃薯?

男:你还不懂吗?“吃马铃薯”,就是洋化呀!

女:我还是搞不懂——

男:你来自汉语国度,当然不懂!

女:那就你指的所谓——“有关系”了?

男:“有关系”,意思就是说:母语是一个民族的脊梁,母语教育垮了,我们血脉都没有了。脊梁断了,血脉没有了,还有性欲吗?没有性欲,还能造爱吗?还能传宗接代吗?

女:我可没想跟你传宗接代!

男:我懂,你只想——造爱。

女:脊梁断了,血脉没有了,性欲也没有了,嗯,有点道理。

男:当然有道理,报纸上写的,美国经济危机一发生,根据调查,人们的性生活马上下降了10个百分点!

女:也有点道理。

男:当然有道理——

女:还道理?哼,简直是岂有此理!

男:你怎么骂人了?

女:骂人怎样?浪费我半天的口舌,一宗生意也做不成!

男:抱歉——

女:没有华文教育,会死么?没有了母语,会死么?没有了文化传统,会死么?看你如丧考妣的,我告诉你,没有饭吃,才会死!你在浪费我的时间!

男:抱歉——

女:说声抱歉也什么用?你怎么弥补我的损失?

男:喂喂,你不要太过分哦!

女:我过分?我过分什么了?

男:你怎么没有一点骨气?(指斥的)吃饭重要吗?南大开办时,搞筹款,维护母语教育,义不容辞,连三轮车夫、工人、小贩,还有妓女都慷慨解囊呢!

女:我没有骨气?(双手叉腰)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老男人,才没骨气呢!

男:我哪里没骨气了?

女:你是华文斗士,有骨气的话,就不要嫖我啦!

男:喔,也对。谢谢你提醒我,我宁愿把嫖你的钱,都捐给华校。

女:(嘲讽)新加坡还有华校吗?

男:新加坡没有,就捐给马来西亚,捐给印尼,捐给有华校的地方。

女:(揶揄)嘿嘿,看来你还真的有点骨气哩!

男:至少比你强。

女:还要不要造爱啊?

男:不要了,再见!(转头走)

女:再见?最好不要再见了。

男:祝你生意兴隆。(挥挥手)

女:祝你挺起脊梁,像个男人!

男:谢谢——(大步而去)

女:(顿足)真倒霉!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日落冬苑
日落冬 发表于 2010-06-07 00:00:10
回复 #1 丁云 的帖子


c0eLi3qg8Q随笔南洋网
新加坡,狮城,论坛,博客,文化,文学,社会,时事,文史,摄影,书画,移民,留学,校园,美食,投资:A1BhtS(g
痛快!新加坡华文论坛GL5u l`7D5U7iYdm
+@;O"vK*DA/hC        j)O
学习了。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0-06-11 08:47:41
日落冬兄,刚好与你相反,写完了,发觉自己很不痛快,还有点沮丧。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