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文学的刹车器——关于负能量

(作者:丁云)

 

1

中国作家毕飞宇有一段话是这样的:“汽车之所以好,还得有好的刹车,如果一辆车只有马力,是灾难!刹车器就是负能量。不管我们如何讴歌拥抱正能量,但我们的文学,尤其是小说,永远不能忽视,不能不呈现负能量,这是小说的使命与职责。”

这话厘清了长期以来在文学界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如果文学创作需要高大全的角色形象,需要讴歌、振奋、指引方向的“群众作用”,需要反映现实的大主题,那么,这无疑是一部汽车该有的马力。但设若一部汽车唯有超群马力,却没有刹车器,岂不是灾难么?

疑问是,那些拉下正面形象,只写小人物的,甚至是基调灰暗的、消极的、魔幻的、另类的小说,该冠之于“负能量”的作品,都应该被打倒么?

 

2

争议最多的恐怕是马共小说。

马共书写,若是落在“人民文学家”,或者是军旅出身、革命战士出身的作家笔下,必然的选项是服从“教育民众、启迪人心、解放思想”为己任。因而几乎政治正确地不能忍受那些在马共小说中披露了太多任何战士软弱、堕入情欲的书写、肃反悲剧、离党叛逃,或通敌卖党的情节描写。人物必然是铁血丹心、献身革命,哪容许半丝消极的负能量?

对比之下,那些自由派、现代派的作家们,刚好反其道而行之。大胆地解构马共的斗争史,甚至扭曲事实,把马共描绘成“瘟疫”一般的贪婪小人物,或者会神功附体的骗子。更有甚者,故意篡改历史,把“南洋共和国”魔幻化、虚拟化,把马共战士虚化为幽灵,鬼魅般在密林中游行。

 

3

负能量真的是文学的大敌么?是对文学的耗损么?

远藤周作的《沉默》,却是负能量弥漫始终的巨著!《沉默》叙述葡萄牙宣教士费雷拉神父在日本长崎受到“穴吊”的酷刑,已宣布弃教!于是他的学生洛特李哥向葡萄牙教廷毛遂自荐,携同伴偷渡日本,暗查恩师弃教之谜。那是个幕府统治时代,禁教令的恐怖阴影笼罩整个日本,无论是赴日的宣教士还是当地的信徒,都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都可能惹上杀身之祸。

因为你只要被当局查到是个信教者,便得遭受酷刑,甚至逼迫你“踏绘”——脚踏圣母玛利亚手抱圣婴耶稣的画像,承认弃教,不然就会被杀害。

洛特李哥与同伴到达日本,在传教与寻访恩师的过程,经历了连番磨难。他本不相信恩师有此坚定信仰者,不可能会是个“弃教者”,但当他重复地走过恩师的宣教路,亲身体验了强权与卑微、受难与恐惧、坚定与隐忍,甚至遭遇了自我的信仰与挫败,他终于懂了,恩师是经历了多大的磨难,才弃教的呀!他最终也附和了幕府强权者所阐述的“真理”:“日本真是一块福音的硬土呀,基督教完全不适合此地,你们再努力也是徒然的。”

读来心沉甸甸的,完全没有感受到丝毫的亮光与正能量,只有幻灭、灰暗、了无希望,有如被禁锢在地窖的宣教士的灵魂,在没有光线下,伸手摸索着被前囚犯在留在石墙上经文铭刻。

哪来的正能量?全是负能量!

 

4

负能量在文学书写中,长期被打压成政治不正确。但毕飞宇为它平反了。“如果一辆车只有马力,是灾难。刹车器就是负能量。”

《沉默》成为远藤周作的重要作品,也得到全世界的赞誉。评论者充满赞叹、热情地说:“这是部非同凡响的作品,忧郁、冷峻、深沉、雅致,引起心灵深处的共鸣。”

请特别注意以上的措辞,“忧郁、冷峻、深沉”都非正能量。而那些形象高大、热血沸腾、追求光明、讴歌良善的正能量作品,却如马力十足的跑车向前奔驰——当然,希望它们都是有刹车器的作品!

但负能量的“忧郁、冷峻、深沉”,甚至灰暗、隐晦、流露绝望的作品,可以带领读者,直达灵魂的深处。

 

 

稿于新加坡

8/6/2017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9-02-08 09:41:01
注:发表于“热带”文学杂志第15期。
披着狼皮的羊 发表于 2019-02-08 13:28:25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D4bn*?]t

Y^
N&Hwx\i6@1Dh新加坡,狮城,论坛,博客,文化,文学,社会,时事,文史,摄影,书画,移民,留学,校园,美食,投资
什么“正能量”、“负能量”的我觉得更多的是哗众取宠的花枝。尤其是对于文学来说,是谁有这个权力来裁定何者为正何者为负?更何况...更多的时候正负也是随着时代的变更而异。R;t7Q w*L-x V


cZ2O*mc#r8Qv0c/F*o]
以汽车和刹车器来譬喻文学更是匪夷所思。为什么用汽车而非飞机做例子呢?其实,相对于“刹车器”的应该是“加速器”。因此,就算是要用汽车作为例子,汽车就是“文学”而正能量就是加速器,负能量是刹车器。新加坡华文论坛#?jd7q?*ooE
随笔南洋网$[B m;{Zo7dT+Z
啊哈,讨论文学的正能量其实很容易陷入牛角尖。因为加速器也可能是负能量,这时候刹车器就得显示出它的正能量的能力。R#n#Kf%tLa
新加坡,狮城,论坛,博客,文化,文学,社会,时事,文史,摄影,书画,移民,留学,校园,美食,投资AY0P8VY,j j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所谓饱暖思淫欲,正能量的时代很容易就异变成为负能量的温床。不是一番寒彻骨那得梅花扑鼻香,负能量的时代,常会有大块头的文学问世。

TOi)f_
n%y8Q6t
新加坡华文论坛rL(RQv#TwpJ _        |r
所以,结论是,文学本来不应该有正负,让百花齐放,让百鸟齐鸣。然后,时间将会决定谁是玫瑰吐芬芳,谁是麒麟凤凰。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