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来了个怪客人

2018-10-03 16:07:44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民宿来了个怪客人

(作者:丁云)

 

1

他站在民宿的柜台处,拎着个小旅行包。

他腼腆地说,他只想在民宿住一晚,回味一下农村生活。他看来穿著体面,彬彬有礼,像个退休教师模样。老郑接手经营这有机农场也快20年了,除了提供参观、卖蔬果、开小餐馆,也办民宿。时至淡季,学校刚刚开学,老师带学生作“生态之旅”浩浩荡荡的情景不复见了,客人,有一个是一个吧!

“欢迎欢迎。民宿分ABC三类,有冷气的、没冷气的,还有家庭式的,你要住哪一种?”老郑问那名双鬓已斑白,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客人。

那名客人支支吾吾半响,略露歉意,终于坦言:“我姓谢。我只是想体验一下农村生活,住得多简陋都无所谓,你提的民宿等级我都没概念,你可否带我去看看?我看了,再作决定。”

老郑于是带着谢先生到处参观。民宿有独立式小木屋,也有大间可容纳一家人的有冷气设备,烹饪用具齐备,布置犹如度假村的房间。谢先生兜兜转转,都不满意。最后,他竟然选择了那间在堆肥房旁边置放农具的小木屋。

就这间吧……”

这……这根本不算房子。”

只要能挡风遮雨就好了。”

这只是工人宿舍……”

真的没关系,我照付你钱。”

老郑拗不过他,尽管心里纳闷,还是把小木屋打扫一番,把帆布床搬来,还加了把风扇。但谢先生只要了两块木板,往凳子上一铺,加了一叠旧报纸当枕头,就说:“行了,不要再加添任何东西了,我只想体验一下真正农村生活。”

那么,蚊帐,蚊香,被单,总需要吧?”

不用了,谢谢。”

那么……请自便吧,晚餐7点,在餐厅。”

老郑尽管觉得此客人耐人寻味,但一转身,忙别的去了。

 

2

剩下谢先生一个人了。他搁下行李,就往有机农场四处溜达。

园里都栽种着一些蔬菜、瓜类,还有小麦草。木瓜、红毛丹、芒果果树是不缺的,只见龙眼果累累地垂挂,伸手可摘。还有新栽种的龙珠果,虽然刚刚长得及人高,但已经冒出花蕾,看来再过一阵子就有收成了。再过去,就接近农地边缘了。他跨出篱笆外,继续往北行,蜿蜿蜒蜒走着,经过一些养殖渔场,一些未开发的荒地。再往北去,就靠近了海岸线,只见连连绵绵而去的是沼泽树林,红树林的根露出被潮水浸泡的部分,呈现被腐蚀的乳白色。然而,树还是一株株坚强屹立,没有轻易向海潮与劲风屈服。

海风剌剌扑面吹袭,他感到一阵凉意。

远眺,前面就是迷蒙的海峡,对面朦胧的岛影该就是柔佛了?这就是他曾经向往的自由之地!仿佛有股魔力吸引,他不脱鞋,也没卷起裤管,就朝着潮水退去的海滩踩踏下去,那里几乎是松软的烂泥沼泽,他一脚踩下去,马上被陷入,再拔起脚,踩入,脚陷得更深,几乎至膝。尽管艰辛,步步难行,他仍然不愿回头,一步一步往海水跋涉去。但潮水退得很远,他几乎没有机会碰到海水,更何况从海中游向彼岸?他一直在烂泥里挣扎。沼泽地有螺壳类,还有各种软脚蟹在爬来爬去,有些海星海葵也静悄悄躺在那儿。它们仿佛数个世纪以来就栖息在那儿,甘于平凡、甘于卑微。

但他不行,他不愿蛰伏,他要在烂泥中踏出路来!

——树林真好,又深又沉,但我要在天黑之前走得更远。

他继续缓慢前进,遥望柔佛彼岸,还很遥远。

他一脚踩入,烂泥咬住了他的脚,再也动弹不得了。

他无奈放弃了,往回走。

仍然是一步踩下,深陷烂泥,脚拔起,再移动!

他终于回到岸边陆地,已经汗流浃背,精疲力尽。他顿坐下来,脱去鞋子,把烂泥一片一片刮下,裤管更惨不忍睹,全沾满了泥巴。他看着天色渐暗,归鸟纷纷飞向红树林栖身,而对岸已一片迷蒙,连海岸线也无法辨认了。记忆中的画面,乍然与现在的画面完全交叠。

——自由真好,但我被困在这里了。

——何去何从……

 

3

谢先生回到民宿,换掉脏衣服,洗了个冷水澡。

旁边堆肥房传来的阵阵恶臭,他一点也不介意。

他还特地站在堆肥房外,看着农场工人把枯叶、糠、果壳、树枝,其他杂七杂八的垃圾往里面堆,作了翻动与搅拌,不管是什么东西,都融合在一起了。过些日子,必然成为有机肥料,可作施肥用途。

脏衣服怎么处理?”

给我好了,我交给老板娘。”

工人看见脏兮兮的衣服,愣住了。

这么脏?掉进鱼塘啦?”

哦,我到海边挖沙螺去了。”

哪还有沙螺?早就被挖光了。”

晚餐是7点。他回到民宿餐馆,老郑的妻子亲自捧上丰盛晚餐,有蔬菜沙拉,香煎柠檬鱼,还有果汁、薯条、面包,几乎都是有机农场栽种的或养殖的。老郑妻子的烹饪水准不错,味道很好,他把盘中餐吃个精光。还有四五个民宿客人,看来是一家人,各吃各的,甚少交流,吃饱了便颔首微笑,回民宿休息。杯盘狼藉后,最后只剩下老郑夫妇,还有谢先生。

食物还可以吧?”

不错!很美味!”

你喝茶的吗?谢先生。”老郑问。

哦哦,喝,喝,是什么茶?”

是桑叶茶,习惯吗?”

好,可以,谢谢。”

外边飘着微雨。这里偏僻,晚上餐馆大概没顾客来了。反正闲着,三人不着边际,天南地北聊着。谈起生活的艰难,老郑坦言,自己曾经开一家物流公司,但竞争激烈,内部几个合伙人也勾心斗角,争股权搞到上法庭。老郑心灰意冷,又因为妻子得了癌,就想让她有个宁静环境,所有把股权完全放弃,拿了钱搞了这个有机农场。起初几年不断亏损,不得不变通,开餐馆、办民宿,希望能收支平衡,把有机农场办下去。

你太太的病情怎样?”

我们在这里十多年了,她的癌没有再复发。”

啊,谢天谢地。”

雨继续叩答屋檐,池塘蛙鸣来凑热闹,桑叶茶添了几轮。谢先生显然不是个健谈的人,今晚特别按捺不住,发了许多牢骚。他感慨,现在的世代,职场上、生意场上,都是兽类,你争我夺、血刃相见,都想付出最少努力,得到最大的报酬。争功诿过、栽赃嫁祸、无所不用其极。还有,大家都戴着面具做人,有时面具不只两副,一副对至亲的人,一副对同事,一副对弱小者,一副对权贵者。然而,当你每天早晨照镜子,几乎遗忘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老郑与妻子都很有共鸣。

夜深了,谢先生才回去小木屋休息。

老郑妻子忍不住问:“天冷,需要被单吗?”

谢先生笑了笑。“我看不用了,晚安。”

 

3

隔天,谢先生梳洗后,来餐馆吃为他预备的最后早点。

“睡得好吗?”

呃,几乎难以入眠。”

也难怪,你选了最差的环境,木板床又太硬。”

不关床的事情,是我爱胡思乱想,影响了睡眠。”

蚊子多吧?”

还好,我睡过更多蚊子,更糟的环境。”

早餐是素粥,加上炸花生、煎蛋、豆干、腐乳,还有小麦草汁。谢先生默默吃着,仿佛心事重重。外面突然传来汽车的“叭叭”声。

“呃,是谁来了?我出去看看。”

是来接我的。”谢先生抓起他的小旅行包。

只见一辆豪华马赛地驶进来!农场主人老郑夫妇都一脸迷惑!

谢先生终于解释说:“谢谢你们的招待。30多年前,我被政治部的人追捕,曾经逃到这一带农村,也就是这个有机农场的旧址,在好友的菜园小木屋躲了两个星期。白天,我帮他种菜,晚上就铺两块木板,睡在小木屋里。后来我往北走,在靠近海边的地方,可以看见柔佛,我曾经想游过海峡,投奔自由,但我泳术不行,一直没有勇气这么做。我不敢联络任何人,后来,我偷偷回家探望年老的母亲,但马上被埋伏楼下的政治部特工逮着了。我……呃……我只是想重新体验一下那艰苦的时光,感受活着的意义。唉,人啊,富裕了、安逸了,很容易就忘了初衷,忘了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啊!我做过违背良心的事,害过人,出卖过难友。我……我不想再戴着面具做人,谢谢你们,让我可以掏心的、没有提防的与你们喝茶聊天。”

谢先生紧握老郑的双手,画面重叠,他仿佛看到的是三十年前收留他的农场主人敦朴、老实、没有诡诈,毫无心机的脸。

欢迎你再来,谢先生。”

谢先生递给老郑卡片。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联络我。”

呃呃……”

我还要再住那间小木屋,请为我保留着。”

老郑无言望着谢先生上了那辆豪华车马赛地远去。

妻子挨近他。“想不到我们接待了一位大人物啊!”

老郑吁口气。“啊,我该去浇水了。”

 

 

稿于新加坡

19.1.2017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8-10-04 07:51:43
注:发表与《书写文学》第4期。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