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从遗嘱开始

2018-08-09 10:31:37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一切都从遗嘱开始

(作者:丁云)

 

1

以世俗眼光来看,我方博园算是长寿,且安享晚年了。

我身体一向健康,没有“三高”,骨骼也强壮!只有白内障、胃寒,偶尔便秘等小毛病。但刚过82岁生日,早晨起来晨运,突然胸口剧痛,手脚痉挛抽搐,晕眩过去。菲佣玛利亚吓坏了,赶紧把我送人医院紧急部门救治。

我一入院,就没再醒过来。

虽然被插管,呈昏迷状态,我还是能感觉到家人都陆续来了,围绕在病床前。我虽不能说话,不能睁开眼睛,手脚也不能动弹,但只闻声音,也能依稀辨识到我的子孙们都到齐了。数一数,没有遗漏,足足26个,都齐了!也真难得,他们几乎有一半成员在外州,远在外国的也有一些,都闻讯赶回来了。5个子女,加上他们的配偶,还有8个内孙8个外孙。呵呵,如果是办寿宴,看到这样的场面,心里必然宽慰极了。

然而,在我弥留之际,26个人都围绕在身边,还真的不好受。唉,反正我眼不见为净,懒得理了。呃呃,到底怡保这家私人医院怎么订的探访规矩?怎能允许26个病人家属像地铁故障,沙丁鱼一般挤在一间闷热的车厢里一般地挤在病房里?你能否想像那可怕的情景?哭号、吵架、推挤、讲手机,甚至甩东西。还不时有人扯我的手、掴我的脸、捏我的脚,或在我耳边哭诉。

“醒来,醒来啊,爸爸!”

“您不能就这样走了,没一声交代。”

“阿公,你说话呀!”

“爸爸,为什么有这么荒谬的遗嘱?”

“你是不是受了谁的唆使?”

偏偏我不能动!连眨一下眉毛,睁一下眼睛也不行。但这些纷乱嘈杂的噪音,直击我的耳膜。啊,这里是7楼,外面有个空中花圃,有水梅、七里香、福建茶盆栽,有花树,有果树,有蜂蝶飞舞,有暖暖的阳光,温熙的微风。如果我能睁开眼,坐起来,我准会发出怒吼:“你们让我清静一点,行不行?行不行……都给我离开病房,让我休息!让我休息,听到没有?”

医生出现了,但显然也赶不走他们。

26个人,如狼似虎,继续喧闹、哭号,争吵。我一直以为我把5个子女都教养得很好。大女儿是律师,二儿子从政,三儿子是企业老板,四儿子是数学老师,小女儿是古典音乐家,擅长大提琴。儒家的孝义,都灌输在他们脑海里,我要求子女们的行为要尊重父母、不行差踏错,孝顺、孝敬、孝养、孝承,他们都能做到。儒家的核心价值,不外仁、恕、诚、孝。男的,君子坦荡荡,品性修养都上乘,女的,能做到顺从,仁礼兼备,同情弱小。

既然他们都能如此,相信也能把我的孙子孙女教养得品学兼优吧?

也不能太苛求了,他们的确很孝顺,每一年都回来看我,帮我庆祝生日,或买些补品给我。平时无论多么忙碌,也会摇个电话慰问我。看我无聊,给我买了高清电视,给我买新款手机,新平板电脑,教我怎么上网看政论、养生、娱乐节目。还偶尔安排我去旅行,中国大江南北我几乎走遍了。

然而,当我躺下去,两脚还没伸直,他们就在吵,到底吵什么?

固然他们七嘴八舌,我还是隐约理出个头绪,他们聚焦的,不外是钱的问题!唉,原来是那份遗嘱惹出来的!我昏迷了两个星期,他们有时间从律师楼挖出那份我立的遗嘱,当他们一知道我把遗产留一部分给一直来照顾我的菲佣玛利亚,其余的则捐做慈善,他们都跳了起来!

大女儿首先质疑:“这份遗嘱的是真是伪?”

二儿子说:“爸爸生前从没有提起,这不合逻辑。”

三儿子到底是商人,已经在盘查我的财产:“哇哇,不得了,原来老爸留下那么多钱啊?除了房产,还有债券、黄金、古币。估算一下,恐怕有七八百万。”

哇!七八百万?有那么多啊!”

四儿子冷笑:“老爸生前节俭,怎么一下子变得如此慷慨?”

二儿子补充:“都说不合逻辑咯。”

只有小女儿默然无语……

幸好孙儿孙女们还算单纯,流泪的流泪,黯然神伤的黯然神伤,摇晃着我的手,呼唤着:“阿公,你不要死,我们还没有去迪斯尼呢。”“阿公,我答应教你怎么上网的,你还没有学会,怎么可以走?”“阿公啊,你说要出席我的毕业典礼的,看我表演舞蹈的。”

 

2

我以为这26个人闹够了,累了,自然会停歇。

哪知道他们仍然精力旺盛,仿佛吃了亢奋剂般占据在病房里,显然非把遗嘱的问题搞清楚就誓不罢休!医院的护理人员与保安人员已经来干涉了,他们就是赖着不走!他们还嚷嚷的把医生护士叫来,要他们想办法把我唤醒,医生说无能为力。他们各种难听的话——愚蠢、白痴、没大脑都骂出口了,凶神恶煞恫言要告医生,告这家医院。医生不胜其烦,溜走了。

医生走后,我的心电图突然成水平线,“滴滴滴——”

这表示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他们慌慌张张拉来一个护士,为我做急救,拿起振动器,往我的胸口作电击!一次,两次,三次!心电图依然成水平线“滴滴滴——”屋漏偏逢连夜雨,突然间,停电了,电击器不能操作。子女们慌了手脚,命令护士用手掌按压我的胸口,作急救。心脏还是不能跳动,我的嘴唇已发白,脸呈死灰色。护士乏力,竟然爬上床,用尽力气,双掌拼命挤压我的胸口,我的胸口很痛,我想发出呼喊:“够了,停止!我的骨头快要断了!够了,不要救我!快停止啊!”

没人理会我,因为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

护士力竭,我大女儿竟然推开护士,亲自爬上来,亲自动手了。她是个体重80公斤的胖子,庞然大物压在我胸口上,双掌像熊掌一样,拼命挤压我的胸口,唾液也淌流下来,睁着布满红丝的眼睛,不断嘶喊:“爸爸,你不能死啊,你醒来啊,无论如何,你要作出个交代,那份遗嘱,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是怎么回事啊?爸爸,你醒来啊,醒来啊……”

他们继续围拢着我,哭号、指责、争吵声此起彼落。

菲佣玛利亚无端端成为众矢之的,被揪了进来,被掌掴、被呵责。

——为什么我爸会留遗产给你?

——100万啊,不是一笔小数目。

——是不是你对他下了降头?还是用女色迷惑他?

——你凭什么?你只是个女佣,凭什么得到我爸爸的遗产?

——你说啊,你说啊……

SIRMUMI AM SORRY。”

“我不想听到SORRY,我要听到真相!”

玛利亚只能流泪,不晓得辩说什么。

我继续发出呐喊:“停止!停止啊,不要吵,让我死。”

终于,我听到了胸前肋骨“格勒”一声,被压断了。

我终于完全失去了知觉……

 

3

唉,老伴,你走得早,该庆幸没看到这一幕吧!

老伴,是我的家教失败了么?还是人性本就如此?我们下南洋,走过战乱、饥荒、疾病,颠沛流离的岁月。好不容易有个栖身之处,我起初养猪种菜,后来地被政府收回去,便开了杂货店,无论做哪一行,都没有让我们大富大贵,但也把孩子一个个养大成人,吃饱穿暖,也顺利供他们读完大学,并开创了各自的事业。

儒家的核心价值,仁、恕、诚、孝,难道出了问题?

还是我们本身出了问题?我们的贪婪、骄傲、嫉妒、自以为是出了问题?如果是钱作怪,难道是我错了么?我应该继续过清贫的日子,不该做精明的投资?还记得你走了那年,我才45岁,怕老来孤单,50岁那年,想找个伴续弦,但孩子们都激烈反对!我在想,他们是什么居心?不外是怕我死了,财产全归给了后母。我不怪他们,这些年,孤独寂寞也走过来了。

我只坚信,仁、恕、诚、孝是做人的道理,因为仁心,留一笔钱给玛利亚是对的!我跟她绝对没暧昧,玛利亚很可怜,在家有两个孩子要养,丈夫酗酒,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她悉心照顾我十多年,我死了之后,她回到菲律宾乡下,总要生活的呀!留一点钱给她,有错么?至于把其余遗产全捐给了慈善机构,也是对的呀,这也是儒家的仁字啊!而且你40岁死于癌症,我一直耿耿于怀。我把钱捐给了“防癌基金会”,有什么错呢?我们这5个子女,律师、商人、从政、老师,还有音乐家,生活从不缺啊,还争个什么呢?老伴,如果你在,也一定会同意我这样做的,对吗?对吗?……

唉,他们在病床前的丑态,我都目睹了。

我终于死了,可以来见你了……

唉唉,我的胸口仍然很痛!

 

 

 

稿于新加坡

10/10/2017


la7R Y1oY?Guest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8-08-09 14:10:43
注:发表于“热带”文学杂志第14期。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