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 阴雨 心情: 平静

【人性的道德灰色地带】——作家节座谈(1112日)

(作者:丁云)

 

整个世界都笼罩在灰色地带中,看看菲律宾、马来西亚、美国,选举不像选举、总统不像总统,左派不像左派,右派不像右派,犹如海南人说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们还能恋栈“文学的洁癖”,相信人性只有黑和白吗?

我们身处的社会有一定的道德规范。如不可偷盗、不可奸淫、不可杀人、不可贪,诚实、良善、怜悯穷人等等。这些道德规范没什么不好,反正也很少人会去干这些“坏事,即使干了,也不敢振振有词。

 

在文学创作的世界里,有个词,叫作“超道德”。远藤周作的《深河》,矶边的妻子患癌症末期而死,他却相信在印度某处,妻子将转世为人,这样的私心,道德么?木口是个生活严谨的人,但多年来一直为二战时走过“死亡之路”的战争阴影所缠绕,他道德么?美津子是个纵情恋欲的职业女性,看起来潇洒玩世,却为年轻时故意引诱一虔诚的教徒犯罪而愁苦。严格来说,他们都不是道德的一群,但却愿意在印度恒河之旅中寻找生命的救赎,洗涤身心灵的污秽。

 

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下,如监狱吧,关押着一些“坏人,还有什么道德规范么?在《惊栗岛》一书描写的安乐岛上,是一群来自不同帮派的私会党徒,他们在被捕之前,早在街头收保护费、械斗、杀人、盗窃、强奸,坏事做尽,来到了岛上,讲求的同样是强者为王、弱肉强食的规范,道德是什么?根本不屑一顾。但他们再怎么无道德,仍然受到法律制约!可是,当有一天暴动来临,他们就变成了可怕的野兽,杀戮、虐待、烧毁一切,心里无道德,还有什么可以制约他们?

 

有趣的是,《惊栗岛》里面的监狱官火旺与囚犯阿昌,本应是“黑白分明”的角色,但在我的设定里,两人的道德观是模糊的。他们在童年时原是住在同一个村落的好朋友,长大了,一个选择加入警队,一个因生活所逼做了流氓,因此两人渐行渐远。然而,发生暴动那一天,阿昌在患难中却舍身救了火旺。他在坐牢时会惦记家人,还有堕入风尘的小女友,更为自己的过错悔悟。可是作为正义的化身的火旺,理应更有道德吧?他却只想到自己,一到了安乐岛,马上要利用阿昌做他的卧底,有了卧底,便可好好管控这些无恶不作的囚犯。

 

最后,两人都幸存下来。但阿昌重返社会,勤勤恳恳做修车,成家立业。踏踏实实作个“好人”。而火旺因为当警察,对犯人施加暴力结果被停职,竟然做起前囚犯的偏门生意的跑腿!

 

火旺和阿昌,谁比较符合道德规范呢?

这两个处于道德“灰色地带”的角色,并非我耗费力气去塑造出来的,而是经过大量的资料收集、采访,雕雕琢琢,摩摩擦擦之后,沉淀下来的人物原型。

我想,每个人内心都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在某一刻,魔鬼得胜,在另一时,天使得胜。作家犹如在人性黑暗的隧道行走,但却要赋予他的作品,一种道德的亮光——有如隧道尽头的亮光!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散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