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救!

2016-07-18 10:13:03

天气: 晴朗 心情: 平静

【求救!】

 

1

刘一刚站在38层高楼的天台边缘,正准备往下跳。

他万念俱灰……

死了,一了百了。”

死了,痛苦就结束了。”

他遭遇了一连串倒霉透顶的事,是命运把他推到悬崖边缘,他没有毫无挣扎能力、扭转命运的能力,唯一的选择就是往下纵身一跳!他野心勃勃,创办的高科技企业扩张过度,借贷负债率过重。于是金融风暴一来,银行就像冤死鬼一样上门逼债,他补了A洞补不了B洞,就算AB洞全补了,还有CDEFG……公司最终不是倒闭,而是被另一家早就虎视眈眈的企业接管了。

他的洋房也被查封,豪华车被车行拖走。

更糟糕的是,合伙人陷害,他卷入失信官司。

而他那美若天仙、性感迷人的国际模特儿未婚妻林芝玲竟然取消婚约!你猜她的分手对白是怎样的吗?在结婚前夕,她还在天桥上走秀,展现一袭又一袭的新娘婚纱。她真的是个令人赞叹的美人儿,这个女人,真的让他自惭形秽。她需要钻戒、名贵时装、豪华跑车、海景别墅洋房、排场派对、佣人来包装,来点缀。但这一切,将随着他的破产化为乌有。他本来就安排了下台阶的词语,准备跟她告白,提出分手,解除婚约,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她就先脱下婚戒掷给他,并杀出一句:“一刚,我爱你,但我更爱钱。”

这惹怒了他,反唇相讥。“我也更爱钱!”

林芝玲困惑。“你……你不是破产了么?”

他强撑。“再丢失多少钱,我也有本事赚回来!”

她看穿了他。“抱歉,生命短暂,我不能等你了。”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拖着长长的婚纱裙子,摇曳生姿。

他恨得牙痒痒,但只能目送。

头头撞着黑,他生无可恋。

对!跳下去,痛苦就结束了!”

但就在刘一刚跳下去之前,手机响了!要不要接听?会是谁打来的?债主吗?同行吗?死党吗?还是亲人?……挣扎了半响,他终于接听这一通陌生人的电话。原来是SOS防止自杀辅导中心打来的!一把甜美、温柔、娇滴滴的声音传来。

刘一刚先生吗?我是莫妮卡,SOS防止自杀中心的莫妮卡。

你……你怎么会有我电话的?”

哦,是你的一位前同事把你电话给我的。”

有何贵干?莫妮卡小姐。”

你现在哪里?方便见个面么?”

我?我在哪里?我现在正站在38层楼的天台边缘,准备往下跳。”

刘一刚,请等一等!”

为什么要等一等?”

因为……因为你还没见到我,不会感到遗憾么?”

你?你……他笑了,是苦涩的笑。“再美的美女我都见过了,而且她还差一点做了我的老婆,但她刚刚退回我的婚戒,说:她爱我,但更爱钱。”

求求你,刘一刚,我知道你生无可恋。但见一见我,你有什么损失嘛?见过我之后,你再找一栋更高的楼,也许50层,也许80层,再往下跳啊!”

他握着手机,仍然站在38层楼的天台边缘。他望向天空,天气晴朗,蔚蓝的天空,突然觉得云朵很漂亮,形成山峦、溪流、深谷的形状。噢,云朵不断改变形状,甚至形成美女的轮廓,远处还出现了彩虹!啊,何妨见一见这位美丽、温柔的辅导员,再死不迟啊!

 

——医院急救室里,躺着一位奄奄一息的伤者。

——伤者手脚被包扎得像个木乃伊,鼻孔插着输送管。

——心电图发出微弱的“嘀嘀嘀”声音……

 

刘一刚终于和SOS防止自杀辅导中心的莫妮卡见面了。

她果然是个美女!她的美,与林芝玲完全不同。林芝玲艳丽,她淡雅。林芝玲美得张扬,她内敛含蓄。林芝玲声音粗俗,语调轻浮,她声音甜美,有一种疗伤的力量!她对他讲了一大堆一般辅导员都会讲的要珍惜生命啊、该对人生积极啊、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你只剩下半杯水?还是我还有半杯水?

这些在听在刘一刚耳中,等如废话。

唉,这次,真的是白来了。

去找另一栋更高的楼吧!”

你听过么?恨也是一种力量。”

莫妮卡显然采取了刁钻的策略!

你什么意思?恨也是一种力量?”

这世上固然没有你眷恋的,难道没有你怨恨的么?”

有,我恨我自己,干嘛不从38楼跳下去?还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刘先生……”

 

2

刘一刚准备去找另外一栋高楼。

但就在他走出防止自杀辅导中心时,却遇见了损友老杨。损友是刘一刚的旧同学,年轻时一切泡妞,一切抽第一口大麻,当然,也在超级市场一起干偷窃,在考试时一起作弊。他们毕业后各奔前程,但在刘一刚创业当了IT公司老板后他们又再相遇。老杨西装笔挺,头发梳得光光溜溜,掏出一堆卡片,且故意炫耀他的一堆信用卡,但这些伎俩怎能瞒过刘一刚的眼睛?

他慨然把他引进公司,给他一个闲差。

老杨也继续扮演他的损友角色!

什么叫损友?就是帮你花钱、帮你出主意,大难临头各自飞就对了。

刘一刚当然看透这些,想不到老杨还真的有点讲义气,在面临公司被敌意收购,银行催债,房子、车子、未婚妻全没了,众人如见瘟疫,纷纷离他而去时,老杨仍然肯坐下来,陪刘一刚喝一杯,还耐心听他发发牢骚。当刘一刚提到自己的处境,老杨却拍胸膛说:“天无绝人之路,你跟我来!”

不是吧,又要带我去见辅导员?”

不是的,我带你去改运。”

改运?改什么运?”

当然是改掉霉运,转为好运啦!”

接下来,老杨带着刘一刚东奔西跑,到邻国找风水师、命理师改运,找西藏喇嘛教他静坐冥想,找印度瑜伽大师教他瑜伽,只图打消他闹自杀的念头。还记得有部电影,挺有意思,讲述有架飞机失事坠落在沙漠中,一堆乘客幸免于难,却开始吵架,争论坐于待毙,还是自寻生路。后来有个人突发奇想,想把飞机残骸重新组装,飞出沙漠,有人怀疑这个“疯狂想法”是否行得通?一个很有智慧的老人说:“身处绝境时,总该找些事情让他们做做吧,不然,他们准发疯。”

对了,应该找些事让刘一刚做做吧!

练瑜伽也好、静坐也罢,风水改运都行。

渐渐地,他就会淡忘自杀的事了。

但刘一刚仍然生无可恋,准备寻死。

当他站上70层高楼时,手机又响了!他妈的,连死也如此多阻拦?莫非又是损友老杨?他迟疑了一阵,还是接了电话。想不到竟然是莫妮卡,这次莫妮卡没有长篇大论的激励话语,也没有柔声细语,她用行动来表示:“只要你不自杀,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

这句话有莫大的诱惑力!

他再一次面对莫妮卡,瞪着丽质天生,皮肤白里透红,身材姣好的她,一颦一笑,都令人产生遐思。办公室没有其他人,她的:“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包含了挑逗意思,他再问她一次:“你真的什么都愿意为我做吗?”

当然!活着,就有希望。”

临终前的狂欢……”

他心里涌起这句话,内心突然涨满了欲望!他呼吸急促,满脸通红,肾上腺激素骤然飙升。他凑近她,她丰满湿润的嘴唇微微颤抖着。莫妮卡,噢莫妮卡,为什么不早点认识你呢?为什么要迷恋虚伪的林芝玲?最终成为他的梦魇?想到了可恨的林芝玲,他刚刚吻下去的动作突然变成咬!他狠狠咬破她的嘴唇,粗暴地撕破她的衣服,露出野兽般的面目,把她推倒在办公桌上。他趴在她身上,欲望像随时崩断的琴弦,他伸手要扯脱她的最后防线。

你不是说恨是一种力量么?我恨这个女人!”

莫妮卡挣扎、呼救,想摆脱他。

我不是那个女人呀……”

你还说什么都愿意为我做。”

不是那个意思……放开我啊!你疯了!”

但他继续对她施暴,直到老杨冲进来,阻止了他。

莫妮卡哆嗦在一旁,惊慌失措,流泪满面。

小姐,你千万不要报警!”

报警?我也不怕,反正我生无可恋。”

算了,我不会报警的……”

你还想辅导我吗?”

你……想死,就去死吧!”

 

3

“恨也是一种力量!”

恨是一种力量……”

刘一刚离开了SOS防止自杀辅导中心,脑海里老是萦绕这句话。损友老杨突然冒出一句:“如果你真的觉得恨是一种支持你活下去的力量,我可以帮你。”

你怎么帮?”

我自然有办法,你到底最恨谁?林芝玲?陷害你的合伙人?”

损友老杨果然比辅导员莫妮卡务实多了,也有办法多了。老杨帮刘一刚买了枪,在他安排下,找到陷害他,令他破产有吃公司的合伙人,他瞄准他的脑袋,开了枪!砰,砰砰!又找到林芝玲,他瞄准她的脑袋,开了枪,砰砰砰!

“啊,太痛快了!”

 

医院急救室的伤者突然醒来。

他颤动着、挣扎着,按下床头的紧急铃声。

医生和护士紧张兮兮冲进来,又量血压、又查看心电图、又测脉搏。折腾了一番,终于确定了伤者苏醒过来,并脱离了危险。

哈罗,刘一刚,你觉得怎样?”

我……我昏睡了多久?”

整整一个月了,我们原本不抱什么希望了。”

谢谢你,医生。”

护士帮他拆下脸部的纱布,他终于看清楚自己的脸!他就是刘一刚!尽管已经恢复知觉,他仍然感到浑浑噩噩,脑袋更是一片空白,犹如产生记忆断层。到底在38楼的天台边缘,他有没有接那通电话?他最终跳下去了吗?跳下去为什么又没死?是否撞到什么?阻了阻,没有摔成肉饼?

还有还有,对莫妮卡的轻薄,是真的吗?

还有那一连串企图改变命运的过程,像风水师、喇嘛静坐、学瑜伽,是真的么?还有还有,损友老杨给他枪,“砰砰砰”杀人,是虚幻?还是真实的?

无论如何,该庆幸的是,他从鬼门关兜了一圈,回来了。

躺在病床上,逐渐康复,可以下床走路,绷带都弃掉了。

他几乎可以出院了,但感到茫然无措。回到原本的生活,仍然需面对一大堆问题,公司怎么办?破产怎么办?还有受牵连的失信官司怎么办?回到职场继续帮人打工么?还是重新创业?他完全没有头绪。已经斩断关系的未婚妻,该怎么安抚?重新开始么?还是完全放弃?他也没有个谱。

 

4

就在此刻,年迈被他遗弃多年的老妈妈竟然来到他的病床前。

一刚啊,我可怜的孩子,若不是医院通知我,我还不知道。”

妈,您怎么来了?”

听说你从38层楼天台跳下去,为什么这么傻?”

妈,你别理我,我是个混蛋,把您丢在疗养院,不闻不问。”

我怎能不理你呢?再怎么样,你也是我儿子啊!”

我还拿走你的储蓄,去开IT公司,结果亏光了钱。”

宝贝儿子,妈妈早就原谅你了,以后别再做傻事了,你还年轻,养好自己的伤,重新出发。妈妈希望看到你成功,即使你成功了,飞黄腾达,过得好,不理妈妈,我也不会怪你的。”

妈妈,我错了……”

他跪了下来,抱着母亲的脚,泪流满面。

一刹那间,他突然大彻大悟,什么风水改运、相命、静坐、瑜伽,杀人泄恨,都是徒然的,他需要作出改变的,就是他的贪婪、霸道、骄傲、冷酷无情、自私自利。

他租下一个房子,把妈妈接回来一起同住。

他悉心侍奉妈妈,煮好吃的东西给她吃,妈妈膝盖不好,他带她去看医生,做复健。偶尔也陪她去疗养院探访她的老朋友,和他们一起听粤曲、唱圣诗。疗养院的老朋友,都羡慕她有个这么孝顺的儿子,“真是浪子回头啊!”

改变自己,反而奇迹般转运了!

他的银行户头忽然多了几千元——是老杨以前欠他的吧?

银行不再向他催债了。

他的失信官司,也奇迹般被撤销。

为什么呢?”他问律师。

哦,可能良心发现吧,你的合伙人承担了全部刑责。”

他无债、无官司一身轻,特地回到SOS防止自杀辅导中心找莫妮卡,送了礼物,郑重向她道歉,莫妮卡仍然笑得很甜。说:“其实我没有怪责你,凡是想自杀,接受辅导的人,多数会做出许多怪异的举动,你算是好的了。”

他好奇:“什么怪异的举动?”

莫妮卡:“比如,伤害自己啊,在我面前,猛吞汉堡包啊。”

他纳闷:“你都没有脾气么?”

莫妮卡笑了,笑得像个天使。

他想,也许他会追求她吧!

哎哎,还是别动歪脑筋了,莫非“穷心未尽,色心又起?”

他为了往后的事业苦恼,莫妮卡突然提议:“你可以创办辅导中心啊,很多人需要帮助呢!有个辅导员曾经对我说:这个世界就像破了很多洞的锅,补了这个洞,那个洞又漏,永远有补不完的洞,我们真的是疲于奔命啊。”

我还未脱离穷籍,可以开这样的公司么?”

可以啊,但你可以先申请脱离穷籍。”

以刘一刚的聪明机智,果然排除万难创办了一家MIS辅导中心。一闻说中心开办,捐款就踊跃而来。刘一刚IT界的商友更慨然入股,而莫妮卡更自愿加入他的辅导中心任职。开张的第一天,刘一刚就接到第一通电话,那人正站在50层楼的天台边缘,正准备往下跳!

这个世界,遗弃了我,我死了算了。”

请等一等,先生。三个月前,我也跟你一样,站在38层楼的天台边缘,正准备往下跳。但今天,我仍然活着,而且活得很好。知道是为什么吗?让我告诉你吧……你来MIS辅导中心吗?还是我过去找你?……”

 

 

 

稿于新加坡

9/9/2015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小说

丁云的空间
丁云 发表于 2016-07-18 10:16:16
发表于“热带”第10期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