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权与保权

2016-02-01 09:46:11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放权与保权

 

  李显龙总理127日在国会参加政府施政方针的辩论时,发表了长篇演讲,深入全面阐述新加坡政治制度的基本原则,并且针对非选区议员的权力、集选区与民选总统的体制,提出一系列的改革方案。

   我的观察是:这个改革方案的核心是“放权”,放权不是弃权,而是权力下放,或许也可以说是“让权”。适当地、循序渐进地下放权力,不是弃权,恰恰相反,那是为了保权,甚至可以说是最高明的保权,这就是保住政权的辩证法。执政者最不明智的做法是,在该下放权力的时候却死抓权力不放,最后导致人民不满情绪高涨,起来造反,社会动荡,国家大乱,到最后是当权者政权也保不住。

纵观天下,有些国家的领袖治国无方,又死抓权力不放,试图运用其掌握的国家机器(包括军队、警察)镇压要求改革的民众,结果是“官逼民反”,天下大乱,到头来当权者不仅保不住权力,可能连自己的性命也丢了。

    关于政治权力的转移与变更,通常有两种情况:一是自上而下的放权(或让权),一是自下而上的向当权者施压,逼其放权。前一种情况是当权者掌握主动权,控制大局,后一种情况是当权者失去了主动权,局面失控。


    从李显龙总理的国会发言我们不难看出,这次的政治改革是由政府主导的自上而下的改革,这个过程是按部就班,不是一步到位。这样就能确保改革是有序的,平稳的,不是暴风疾雨,而是和风细雨。


    能主动下放权力,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掌权者对自己有信心,二是掌权者对自己的人民有信心。那些不肯下放权力的当权者往往是因为对自己缺乏信心,对人民尤其不放心。


    这次人民行动党政府主动进行政治改革,释放出一些权力,让国会里的反对党的人数增多一些(从最多9人增加到12人),反对党的声音也就增大一些。但是,不能简单的理解为执政党在帮助反对党壮大声势。全世界实行议会民主制度的国家,执政党没有义务助反对党壮大来威胁自己。


    行动党政府放出部分权力,依我看,主要目的是一、让执政党的议员有更多更好的磨练的机会,如果对手一直很弱小,一打就倒,一辩就输,行动党的议员就很难不断改进自己在国会的表现;二、让选民比较执政党与反对党的能力、素质。


    经过去年9月大选的一场考验,给行动党信心大增,也让行动党领袖看到新加坡选民在政治上更加成熟。作为最大反对党的工人党没有对行动党构成巨大威胁,工人党不缺出席竞选群众大会的群众,缺的是能在国会里给于执政党巨大威胁的高素质的人才。几届的大选,都显示在野党最缺的是人才,而行动党每一届大选都能招揽到出类拔萃的新秀。这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新加坡选民政治上越来越成熟,他们在三个方面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一是对国会议员的要求越来越高;二是希望国会有多些不同的声音;三是希望社会更开放,人民的民主权力更扩大。从李显龙总理宣布的政治改革方案可以看出,政府是注意到人民的心态与要求的变化。

(上文刊于201621日联合早报言论/交流版)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东方情的个人空间
东方情 发表于 2016-02-01 11:44:53
喜见新加坡越来越民主。
小民 发表于 2016-02-02 09:41:09
回复 #1 韩山元 的帖子
新加坡是西方民主体制民选政府,权力来自于宪法及各种法律制度,公民政党政府的权力是明白地摆明陈列在法律中,公民党派政府都可以依法去取得权力,而不是政府或执政党可以任意“释放“或“保护”权力。外表看执政党通过国会修改法令“释放权力”,但是如果直接解读为执政政府的“保权放权”行为,在体制道理上就是概念偏差了。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6-02-02 09:50:15
是宪法赋予执政党放权、让权的权力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6-2-2 09:41 发表
新加坡是西方民主体制民选政府,权力来自于宪法及各种法律制度,公民政党政府的权力是明白地摆明陈列在法律中,公民党派政府都可以依法去取得权力,而不是政府或执政党可以任意“释放“或“保护”权力。外表看执 ...
是宪法赋予执政党放权、让权的权力。执政党下放权力也必须按照宪法与相关的法律程序进行。

现在新加坡执政党,不正是按照宪法与相关法律的规定进行的改革吗?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