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陈蒙鹤老师

2010-08-29 15:21:34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怀念陈蒙鹤老师

读了邹璐的《初见原上海书局负责人》,我有无限感慨。我的童年是于现在百胜楼所在的一条老街度过的,这条街叫加华街(Carver ST.)住了6年,大约在1955年就搬到佘街(俗称海南三街),我先后的两个住家附近都是书店林立。我从小就跟上海书局、大众书局,后来加上青年书局结下不解之缘。尤其是上海书局,可说伴随着我成长。上海书局第二代掌门人陈蒙鹤老师,是我至今仍深深怀念和景仰的人。这里,我就讲点陈蒙鹤老师的往事吧:

第一次见到陈蒙鹤老师是在1956年初,我在中正中学念初中一时,她那时是中正的英文教师,但华语讲得非常好。那年下半年到第二年,中正处于“兵荒马乱”时期,英文老师严重短缺,有个便衣警长也被拉来当部分时间的英文教师,他有几回还带着枪来上课,学生见到这个“带枪的老师”没有不害怕的。还有一位英文老师是某富豪的太太,每天有司机开着豪华大汽车送来学校。蒙鹤老师教的班特别多,她经常要代课,我只上过蒙鹤老师几节课,那时,我那班有整整一个学期没有固定的英文老师。

当时蒙鹤老师经常穿着旗袍来上课,那个年代的女教师多半穿裁剪得较宽松的旗袍,而且多数是白色或浅色的。那时的女老师看起来都很端庄,举止尔雅,现在想起来,该是跟穿旗袍有点关系吧。

虽然只上过蒙鹤老师几节课,但她给我留下的印象却非常深刻。一是她劝我们把英国殖民统治和英文分别对待,她说英国殖民统治不好,不等于英文不好,掌握多一种语文,就等于多了一种本领,多了一件武器和工具,这有什么不好呢?

二是蒙鹤老师几乎任何时候都带着笑容,这几乎是她的“注册商标”,即使她批评学生,也是脸带笑容。她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温和恭谦,后来我到上海书局帮忙做点事,跟蒙鹤老师有较多接触,一直没见过她有凶巴巴的样子,我有时发出奇想:这是个不懂得什么叫着生气的怪人。

然而,蒙鹤老师却有坚韧强悍的一面,她爱憎分明,疾恶如仇。在上世纪5060年代,她是活跃的社会工作者,她担任新加坡妇女联合会主席,这个团体是旗帜鲜明地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并极力捍卫和争取妇女的权利。在群众集会上的陈蒙鹤,多次以犀利的词语,批判和谴责英殖民统治的劣迹,以及压迫和歧视妇女的种种不合理制度与风气,为广大被压迫的妇女表达心声。

后来新加坡妇女联合会被英国殖民当局封禁,蒙鹤老师也被捕入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蒙鹤老师在60年代再次被捕入狱。

在监狱被关了几年,出狱后蒙鹤老师就没有回去教书,而是到英国留学去了。从英国回来后,她就继承父业,掌管上海书局的业务,一直到病逝。我在三十多年前曾经在蒙鹤老师手下当兼职的“校阅”(帮忙校对上海书局出版物的错别字),还编过一本学生课外参考书,这份兼职的工作让我加强了识别错别字的本领,让我终生受用不尽。

蒙鹤老师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精英”兼“精华”(精通英文和华文),还兼通马来文,她也是新加坡妇女运动当之无愧的领袖。要整理和研究新加坡妇女运动历史和书业历史,值得用浓墨重彩来书写陈蒙鹤。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yenyenlee的个人空间
yenyenlee 发表于 2010-08-30 22:08:29
" 蒙鹤老师被捕入狱。如果没记错的话,蒙鹤老师在60年代再次被捕入狱。"

原来蒙鹤老师有这么一段经历! 曾与她相处了好一段时光, 只觉得她为人和蔼可亲!  惭愧! 惭愧!

" 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她是活跃的社会工作者,她担任新加坡妇女联合会主席,这个团体是旗帜鲜明地反对英国殖民统治,并极力捍卫和争取妇女的权利。在群众集会上的陈蒙鹤,多次以犀利的词语,批判和谴责英殖民统治的劣迹,以及压迫和歧视妇女的种种不合理制度与风气,为广大被压迫的妇女表达心声。"

没听她提起过往事. 默默耕耘, 毫不嚣张! 失敬! 失敬!
水边一棵树
邹璐 发表于 2010-08-31 09:53:30
回复 #1 韩山元 的帖子
韩老师的笔下,蒙鹤老师的形象跃然纸面,谢谢你的分享,希望继续“挖掘”
一点红炉雪
心闲牵风 发表于 2010-08-31 11:30:08
外柔内刚。。。。值得敬佩的一个女子!

“蒙鹤老师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精英”兼“精华”(精通英文和华文)”,不失幽默。
荷舞紫馨的个人空间
荷舞紫馨 发表于 2010-08-31 20:15:10
妙笔生花!赞
童心的个人空间
童心 发表于 2010-09-01 17:45:27
敬佩这样的老师!

祝所有老师们教师节快乐!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