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本投降65周年说起

2010-08-19 10:00:26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几个需要厘清的日治历史问题

 

 

       今年815日是日本无条件投降65周年纪念日,9 12日则是日本南方军代表板垣征四郎在新加坡向东南亚盟军最高统帅蒙巴登签投降书的日子,没有听说新加坡有什么纪念活动。人们不是常说要“以史为鉴”吗?一个国家、民族所经历的重大灾难和严峻考验,都应该成为这个国家、民族的共同记忆,如果人人都不关注历史,不学习和重温历史,那必然导致“集体失忆”,以史为鉴就会成为一句空话,前人用生命换来的经验教训就会化为乌有。

 

       历史虽是过去的事情,但是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如果没有厘清的话,往往会在现实中起作用,这作用有可能是积极的,也有可能是消极的。因为很多现实的问题都有历史背景和原因,人们对这些历史问题缺乏共识,就会对现实问题意见分歧,甚至对立。简言之,历史问题有可能是现实问题,确有厘清的必要。这里,我仅就新加坡被日本统治时期的几个还未完全厘清或取得共识的问题,提出来跟大家探讨:

 

一、            华侨协会的性质与林文庆扮演的角色。新加坡沦陷后,在日本占领军强权威逼下于19423月成立的华侨协会,究竟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汉奸组织,还是表面上与日本当局合作,暗中帮助与拯救有难同胞的组织?作为协会会长的林文庆,在日治时期与日本人合作,他帮助日本占领军干了哪些坏事?又救了哪些遭日本当局迫害的华人?还做了哪些好事?总之,日治时期林文庆的所做所为,算不算他一生中的污点?这一系列问题,历史研究者分歧很大,甚至是南辕北辙。

 

华侨协会的组成,有个关键人物,那就是曾被英国殖民当局以间谍罪拘捕的篠崎护,他在沦陷前公开职业是日本驻新加坡领事馆(当时还没有大使馆)的官员,实际上是高级情报官,日治时期任昭南市政府厚生科长,他的主要任务是管辖新加坡的社团,此人战后写回忆录,说他在日治时期尽力“保护”千千万万华人,这话有人相信,有人不信,究竟篠崎护是个什么人物?这也是需要厘清的历史问题。

 

二、新加坡被日本统治究竟是三年八个月还是三年半?这个问题我几年前提出过,至今还看不到有权威的机构提供明确答案。过去,当新马还是一家的时候,我们把新马两地遭日本占领的日子合起来算,即从1942128日到1945815日日本投降,确实是三年八个月,但新加坡是在1942215日沦陷的,从那一天算起到日本投降,经历的是三年六个月,就以英军重新开进新加坡的9 月初来计算,也不过三年七个月,而不是八个月。李光耀资政的回忆录写的也是三年半,而不是三年八个月。

 

最近我查看国家文物局属下的国家档案馆出版的展览图集,书名是《昭南时代,新加坡沦陷三年零八个月》。我到过好多所中学与初级学院讲新加坡历史,我说的是日治三年六个月,学生们大感困惑,因为学校历史课教是三年八个月。这个问题已经拖了好多年了,我真不明白,厘清这个问题究竟有多大困难。

 

   三、对1939年赴中国参加滇缅公路运输的南侨机工的历史地位与贡献的评价,也是需要有明确结论的历史问题。三千多南侨机工支援中国抗战,应视为新马人民对世界人民反法西斯事业的重大贡献,理应给予足够的重视。目前在本地,有关南侨机工的史料,在陈嘉庚基金属下的先贤馆(设置怡和轩俱乐部楼下)就有展示,但是全面深入研究南侨机工的工作还没有真正开始。西马半岛的槟城、吉隆坡与马六甲都有纪念抗日战争与南侨机工的巨碑,唯独作为南侨机工集训与出发地点的新加坡没有,这是一大缺憾。

(上文发表于2010年8月19日联合早报言论版)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三江小厨
单超 发表于 2010-08-19 10:28:08
哈哈!韩老的历史经验丰富。佩服!
那日在地铁上看见韩老,本想上去打个招呼。又怕韩老不认识会尴尬!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8-19 12:14:14
千万别客气
以后您就上前打个招呼吧,我是喜欢交朋友的,尤其是对文史有兴趣的朋友。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10-08-19 22:57:25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8-19 10:00 发表

几个需要厘清的日治历史问题

二、新加坡被日本统治究竟是三年八个月还是三年半?这个问题我几年前提出过,至今还看不到有权威的机构提供明确答案。过去,当新马还是一家的时候,我们把新马两地遭日本占领的日子合起来算,即从1942128日到1945815日日本投降,确实是三年八个月,但新加坡是在1942215日沦陷的,从那一天算起到日本投降,经历的是三年六个月,就以英军重新开进新加坡的9 月初来计算,也不过三年七个月,而不是八个月。李光耀资政的回忆录写的也是三年半,而不是三年八个月。

最近我查看国家文物局属下的国家档案馆出版的展览图集,书名是《昭南时代,新加坡沦陷三年零八个月》。我到过好多所中学与初级学院讲新加坡历史,我说的是日治三年六个月,学生们大感困惑,因为学校历史课教是三年八个月。这个问题已经拖了好多年了,我真不明白,厘清这个问题究竟有多大困难。
我想,这个问题时间清晰,没必要搞得那样复杂。

日本南侵时期,新马一家。既然是一家,就没有必要分出来两个时间,所以应该按1942年12月8日到1945年8月15日计算。
同理,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应该从1931年9月18日算起。近期,已经有很多大陆学者意识到了这一点。
(BTW:抗日战争从1942年7月7日算起,似乎有嘲笑918张学良政府军不抵抗之意)

既然是历史问题,就应该如实反映当时的历史状况。新加坡1965年脱离马来亚独立,但无法改变之前与马来西亚一统的历史。
所以,不宜将日本南侵新加坡沦陷的时间另算。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8-19 23:21:43
昭南时代又该怎么算?
当我们说新马两地被日本占领时,三年八个月没错,但是当我们讲昭南时代时,三年八个月肯定是错的.这就是李光耀不说日本统治三年八个月,而是说三年半的道理。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沦陷,日本将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意思是“南方之光”,昭南时代怎么能从1941年12月8日算起呢?,从1942年2月15日算起,这才是尊重历史事实。

新加坡1965年是脱离马来西亚独立,不是脱离马来亚独立。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8-19 23:22 编辑 ]
南洋小筑
村夫 发表于 2010-08-20 00:29:50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0-8-19 23:21 发表
昭南时代又该怎么算?

当我们说新马两地被日本占领时,三年八个月没错,但是当我们讲昭南时代时,三年八个月肯定是错的.这就是李光耀不说日本统治三年八个月,而是说三年半的道理。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沦陷,日本将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意思是“南方之光”,昭南时代怎么能从1941年12月8日算起呢?,从1942年2月15日算起,这才是尊重历史事实。

新加坡1965年是脱离马来西亚独立,不是脱离马来亚独立。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8-19 23:22 编辑 ]
“昭南时代”应该从日本把新加坡改名为昭南岛算起,从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沦陷算起也有道理。
这和日本南下入侵新马的时间并不矛盾。
昭南时代应该理解为日军入侵新马,在新加坡统治的时期。

(可参照“满洲国”)
满洲国(1932年3月1日-1945年8月18日)是日军入侵中国东北后扶植的伪政权。
满洲国是1931年9月18日日本大举入侵之后成立的。
dancerw 发表于 2010-08-21 10:31:55
南桥机工
韩先生
十分赞同先生对南桥机工研究的建议,近日看了两部电视机,“我们团长我们团”及“滇西1944”,都是描写国民党远征军抗日及中缅边境的历史,看完实有前去考察的冲动,想来其中定有3000机工壮士的事迹,在迟几年可能就永远难以了解当年的真相了。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8-21 10:46:37
历史叙述的整体与局部
昨天与朋友交流历史学习心得,受到启发。历史叙述有整体性与局部性两个方面,就整体而言,日本对马来亚地区(包括新加坡)的占领是三年八个月,就新加坡局部而言是三年六个月,这样的表述也许更为准确恰当。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8-21 10:56:32
树立南侨机工的纪念碑
感谢dancerw网友的回应与对南侨机工的关注,我们得共同努力,以适当的方式纪念和表彰机工的功勋。一群热心朋友期盼在新加坡找个地方树立南侨机工的纪念碑,这样的纪念碑在槟城、吉隆坡、马六甲都有,唯独新加坡没有,遗憾!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