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高度重视新柔关系

2010-08-02 10:07:08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应高度重视新柔关系

 

 

 

柔佛州新山华社15位知名人士,于717日下午越过长堤到怡和轩俱乐部与陈嘉庚基金属下先贤馆参观访问,受到怡和轩与先贤馆负责人的热烈欢迎,宾主就今后加强联系与合作的课题进行卓有成效的交流 (见早报726日报道) 。这是柔南华社领导人首次组团来访怡和轩与先贤馆,以新柔的深远历史渊源与近百年来的密切关系,这次来访是稍嫌迟了一点,但是迟来总好过不来,这第一次也绝不是最后一次。

 

在马来西亚各州当中,跟新加坡关系最密切的应是柔佛,且不说新柔在历史上曾是一家,就说近几年吧,新柔关系依然比西马各州密切。每天约有四万名柔南工人、5000名学童经长堤到新加坡工作、求学,每天有10万部车辆,数万名游客,来往于新加坡和新山。每天清晨与黄昏,长堤的车龙与人龙构成一道无比壮观的风景线。具有80余年历史的新(加坡)柔(佛)长堤不长,只有四分之三公里,但却是全球最繁忙的通道之一。

 

新加坡建国初期发展工业需要大量外地劳工,那时,西马半岛从北到南都有大批工人涌入,以致整个文礼区几乎成了“马国劳工新镇”,一到华人新年(春节),工人几乎全都回家过年,整个文礼的组屋人去楼空。

 

今天,由于中马、北马大力发展工业,中北马工人南下新加坡的盛况大不如前了。但是,柔南(特别是新山)占尽地利,仍有数万客工来新加坡工作,他们每天清晨“出国”到新加坡,傍晚放工“回国”。实际上,柔南的工人往返来两地,他们都不习惯说“出国、回国” ,因为他们在新加坡并不觉得是在外国,从这一点也可见新柔关系之密切。

 

       新柔的互惠互利关系还因为新加坡综合娱乐城的开幕而有了新契机。柔佛旅游业界正努力争取到新加坡综合娱乐城观光和“搏杀”的旅客在新山做一日游,并夜宿新山,第二天才到新加坡,他们使出的一招是向中国旅客宣告:在新山住宿至少比在新加坡便宜一半。看起来像是跟新加坡抢“大蛋糕”,但实际上只是分去一小块蛋糕,让中国旅客住新山一晚,第二天还是会到新加坡来的,新加坡的客源并没有流失,综合娱乐城的生意也不会受影响,说到底这还是双赢的举措。

 

       另一项值得注意的新动向是: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日前宣布,柔佛与新加坡将联合在柔南依士干达经济特区兴建保健养生城,这个全新概念的新城占地500英亩,兴建模式或采用滨海建造模式,预计可在今年底之前推展,全盘计划估计需五年才完成。

依士干达经济特区就在新加坡对岸,近在咫尺,这个特区刚刚起步时,长堤彼岸不时传出刺耳的怪声,说什么这个特区可能成为新加坡的“领土”,或是完全受新加坡控制的“租借地”。经过两年的规划开发,引进了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外资,还包括国际名牌高等学院,最近又推出新柔合作的保健养生城,这一切都证明,马国特区的主权完全掌握在马国政府手里,如果真有主权被侵犯的情况出现,马国人民和反对党会默不作声吗?

 

柔佛的发展可以借助于新加坡的资金、技术与管理经验,那么柔佛州是不是也有些领域是值得新加坡学习与借鉴的呢?我认为,至少柔南地区(特别是新山)浓郁的人文气氛,华社领导人对于文史的重视,对于优良文化传统的继承与弘扬,对于民族语文的执着,都值得我们钦佩和学习。请别忘了,风行全马,并在新加坡各校咚咚响起的“二十四节令鼓”就是发源在新山,原创人是新山音乐家陈徽崇。新加坡人创作的歌曲《传灯》(杜南发词,张泛曲)是从新山传向全马的,马国华社比新加坡华社更熟悉这首新加坡人作的歌曲。还有陶德书香楼,开幕不到一年的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经常到新山的新加坡同胞,你们去参观了吗?值得一提的还有五福城综合商场,去年年中主办了为期一个月的“陈嘉庚与李光前生平事迹”的大型展览,今年年中又举办“食物与文化”大型展览,一个商业机构有如此浓厚的人文意识,不能不令人钦佩。咱们新加坡人态度放谦虚一点,完全可以向柔佛的朋友吸收好经验,学到好本领。.

(上文发表于201082日联合早报言论版)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杂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