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岁南侨机工忆往事

2010-03-28 09:02:03

天气: 晴朗 心情: 高兴

 

98岁南侨机工

王诗伟的抗战历程

 

文:韩山元        

 

再过两年就达百岁的南侨老机工王诗伟,尽管记忆力渐渐衰退,好多事情已记不起,但是,70年前赴中国参加抗战救亡的几件死里逃生的往事,他却是记忆犹新。与好多奋战在滇缅公路的机工不同的是,王老在战时先后奋战在桂(广西)越(南)和滇(云南)缅(甸)两条公路上。

 

今年131日,我在马六甲海南会馆的协助安排下,由该会馆的一位负责人赖朝珠开车从会馆出发,送我到马六甲郊外王诗伟老先生的寓所拜访这位老机工。见到这位老人时,我不免有些惊异,快要达百岁了,王老依然神采奕奕,行动自如,口齿清晰。也许是长期在战火纷飞的军旅生活中经受了锻炼,王老的身体一直保持健壮。

 

王老祖籍是海南,家乡是孟里(现归琼海市管辖),16岁时离乡背井到南洋,先到新加坡,再转到马六甲,最初是学习驾驶巴士,学成就当了巴士司机。那时新马一家,他常常来新加坡,结婚也是在新加坡。我问他“您当自己是新加坡人还是马六甲人?”他毫不犹豫就回答“马六甲人”,交谈之后才发现,他对马六甲的感情十分深厚。

 

 

响应陈嘉庚号召加入机工队

 

1938年,中国抗日战争爆发的第二年,王老仍在马六甲驾驶巴士,马来亚半岛与新加坡华社正如火如荼地开展援助中国抗战的民众运动,中国武汉合唱团来新马进行抗日宣传演出,并为抗战筹款。武汉合唱团到马六甲演出,王老去看了,深受感动,加上马六甲的抗战宣传工作做得十分出色,深入民心,王老的爱国热情被激起了,他当时想:“我除了出钱之外,还能为抗日救亡多做点什么呢?”不久,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向新马和东南亚的华侨发出号召,请大家支援滇缅公路的运输,除了捐款购买卡车之外,最迫切需要的是驾驶与维修卡车的司机和技术人员。

 

       1939年初,27岁的王诗伟已经有个两岁大的男孩,报国心切的他毅然报名当机工,留下年轻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在马六甲。此去不是回国旅游探亲,而是要在枪林弹雨中奋战,死神天天擦肩而过,很可能死在战场。难得的是他的妻子深明大义,没有半句怨言,默默支持丈夫的行动,在王老回国参加抗战之后,王太太一个人扛起生活的重担。在日本统治期间,这位年轻妈妈去当家庭工,还到餐馆替人洗碗碟维持生活,一直熬到1947年王老复员回到马六甲。王太太苦撑了7年,在丈夫音讯全无的日子里,等待的是一个渺茫的希望。如今老伴已经过世多年,提起这段往事,王老就有点激动,一再说自己太幸运有这么一位好妻子。

 

 

在新加坡集中受训

 

1939年8月王诗伟与马六甲的百多名机工到新加坡集中及接受短期培训,然后作为第9批回国服务的机工共590余人,在813日乘“丰庆”号轮船离开新加坡。“丰庆”轮经过43夜在南中国海上航行,到达西贡市(今胡志明市),再改乘火车,走了65夜的路才抵达昆明。在火车上,这批归国的机工每天仅以面包和罐头沙丁鱼充饥,没有好好吃上一顿饭。

 

初到昆明,王老和战友们被编入西南运输训练所接受为期两个月的军事训练,训练项目包括操练、扎营、枪械的使用,急救方法以及防空训练等。如果不是熟练的司机,还得继续接受开车与修车的训练。王老是技术熟练的司机,所以军训结束后就直接编入第15运输大队45中队62 分队当班长,开始执行与死神和日军较量的艰巨运输任务。

 

跟多数南侨机工的服务路线不同的是,王老最初是被派往桂越公路服务,这条公路以广西的南宁为起点,直达越南的首府河内。王老所属的中队共有25部卡车(新马俗称“罗厘”),运输队的总部设在南宁市。

 

 

全队撤退到越南日子难捱

 

跟滇缅公路的机工遭遇一样,日军飞机几乎天天飞来越桂公路轰炸扫射,好多卡车被炸毁烧毁,许多司机伤亡。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运输队不得不改在夜间行车,每天傍晚6点半开车,到次日清晨到达目的地。不久,日军从广东攻入广西,南宁沦陷,运输队总部被占领,桂越公路被切断,王诗伟的中队奉命撤到桂越边境的镇南关(今名友谊关),寄宿在一所庙宇待命。

 

没想到两天后,如狼似虎的日军进攻镇南关,全队只好撤退到越南境内。到了法国人统治的越南可就惨了,全队成员只有王诗伟一人身上有护照和能证明身份职业的驾驶执照,其他的队友的证件全留在南宁的总部,法国人审查了王老的证件后,允许他一个人自由行动,其他人都要留在临时的住处,不得任意走动。

 

王老那时肩负重任,他一方面要为队友买食物充饥,一方面要联系中国政府,那时中国在河内似乎没有外交机构,他只得打电报给在重庆的中央政府,好不容易与重庆方面取得联系,中国政府派人到河内与法国殖民当局交涉,法国当局这才允许全队人员转移到越北的凉山待命。

 

 

滇缅公路上运输任务无比艰巨

 

这时中国正加紧修筑一条从越北高渊县直达广西岳溪县的新公路,公路修好通车,王老全队就马上投入运输工作。但没多久,日军攻进越南,河内被日军占领,王老的运输队只好撤退到滇越边境。在云南的边境小镇河口,因桥梁被炸断,通往昆明的铁路有15公里的路段被毁,完全不能通车,王老与队友足足步行了15公里,才到达一个小站,在那里上了开往昆明的火车。

 

回到昆明运输队的总部,王老被编到第12运输大队的抢运队,正式加入滇缅公路的抢运工作。这次的任务十分艰巨,原因是国外的数万吨物资堆积在缅甸的首都仰光,必须尽快运到昆明,否则,一旦仰光或滇缅公路的任何一段被日军占领,公路被切断,那些抗战急需的物资(包括药品、衣服、机器的零部件等)就会落入日军手中。

 

战争时期在滇缅公路上开卡车运输,几乎死神天天擦身而过,日军派飞机在机工的头上投弹,向车队俯冲扫射,机工为了避开日军的空袭,不得不将车子拐左转右,一个不小心,人和车就会掉进千尺峡谷,车毁人亡。据统计,从1939年初到19425月的4年间,3200多名南侨机工奋战在这条千里公路上,有1000多人牺牲,平均每天都有七、八名机工死在这条血路上。

 

 

日军飞机俯冲扫射死里逃生

 

参加两条战时运输线的服务(也可说是战斗),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

王老说:“最难忘记的是在云南保山县的一次日军空袭。由于警报失灵,日本飞机来袭时,警报不响,很多老百姓来不及躲避,被日本军机投下的炸弹炸死,仓皇跑出屋外的人遭遇低空飞翔的日本军机的机关枪扫射,伤亡惨重。

 

“看到一间间屋子被炸倒,被一团团烈焰吞噬,到处是老百姓凄厉的惨叫声,还有地面上伤者的呻吟、哭泣,还有在血泊中的尸体-----我现在想起来还很害怕,很伤心。”

 

我问王老“当时你也在场吧?你有受伤吗?”

 

王老说:“那时我正开着卡车(运输车)经过,我赶紧把车子停下来,人往外跑,日本飞机低空飞来,飞机上的机关枪向我扫射,我按照平时受过的训练,整个人倒在地上,身体拼命翻滚,嗖嗖嗖嗖-----子弹在我身边射过,而我却奇迹般地没有被击中受伤,唉,捡一条命回来。”

 

好不容易熬到19458月日本投降,第二年王老由美国资助的国际救济总署安排,经过一波三折,每人领到50美元遣散费,才在1947年复员回到马六甲。回家的路之所以那么曲折漫长,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国民政府集中力量打内战,对于南侨机工复员的事态度不积极,而英国殖民地政府最初也不欢迎南侨机工回来新加坡和马来亚。经过多方努力争取,英国人最后才允许他们回来新加坡和马来亚联邦。

 

 

       机工复员之路曲折漫长

 

       王老作为第5批复员者的领队兼总务,带领从马六甲赴华参加抗战的机工回来。他们是在194611月离开昆明,开始了漫长的回家之路,他们这批复员的机工是先到广西南宁,再到广州、香港,在香港乘船到新加坡,住在孟里南旅同乡会的会所,然后坐车回马六甲,这已经是1947年的事了。

 

       回到马六甲之后,王老先后与同乡合伙经营巴士公司,也当过小贩卖冰块、水果,62岁退休。王老育有三男四女,都受高深教育,现在和王老住在一起的是大儿女菲媚,她曾在马来西亚政府部门担任高级官员,现已退休。我在采访王老时,幸亏有菲媚一直在老爸身旁帮助老人家追忆往事,否则,好多惊心动魄的战时故事都追不回来。

 

       王老对于海南同乡的事非常热心,战前就参加马六甲孟里南旅同乡会活动,还当过协理员。

 

       别看王老已近百岁高龄,他对于穿着却是一点也不含糊,见客人时他一定要穿得整整齐齐,头发梳得光光亮亮。这也许是个性使然,也可能是在部队养成的习惯。

 

       离开王宅时,我对王老说:“看您还那么硬朗,再过一年多,大家来庆祝您百岁大寿。”他听了哈哈大笑。

 

(上文发表于2010328日联合早报星期周刊)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卡保山的个人空间
卡保山 发表于 2010-03-28 09:42:28
回复 #1 韩山元 的帖子
山叔真有东西写,至佩!

接近白寿(99岁),离茶寿(108岁)还有一段时光。

不能祝王老先生长命百岁,就祝他寿比许哲好了。
华英园
华英 发表于 2010-03-28 09:43:46
回复 #1 韩山元 的帖子
对王老先生与其他南桥机工致以万分的敬意,也谢山叔把王老先生的事迹和大家分享。
内山自留地
内山 发表于 2010-03-28 16:35:10
真的.....要对这些无名英雄致敬!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3-28 23:19:42
抢救机工史料
感谢各位网友对拙文的回应与鼓励。我和几位关注南侨机工的朋友正在努力搜寻还在世的老机工的踪迹与资料,这项工作是越做越艰难,因为还在世的机工年事已高,记忆衰退,有些悄悄地走了,我们却不知道。

能到马六甲找到王诗伟老先生实在是很幸运的事。希望知道老机工踪迹与近况的有心人赶紧跟我们联络,我们一有机会绝不错过。
灵魂的语言
韩山元 发表于 2010-03-28 23:20:25
抢救机工史料
感谢各位网友对拙文的回应与鼓励。我和几位关注南侨机工的朋友正在努力搜寻还在世的老机工的踪迹与资料,这项工作是越做越艰难,因为还在世的机工年事已高,记忆衰退,有些悄悄地走了,我们却不知道。

能到马六甲找到王诗伟老先生实在是很幸运的事。希望知道老机工踪迹与近况的有心人赶紧跟我们联络,我们一有机会绝不错过。

我来说两句

(可选)

OPEN

Powered by X-Space 1.2 © 2001-2006 Comsenz Technology Ltd